黑色時空space
小說推薦黑色時空space
欧式的建筑物,中西元素融合的服饰,像是漫画的世界。华丽的魔法——光氛,是主宰着这个世界的能量。“呐—”一切美好,却还是觉得空了啊。。。华丽的房间,大面积的落地窗旁一个小女孩头靠着墙沿,就这么着,灰色眼眸里含着和这个年龄段不相符的忧伤,好像化不开一样。“变强啊。。。”脑中想起在那片混沌天地那位美丽的人对自己说的话。。。
在这个异世重生,陌生的一切,一直就未被填满过,一直空着。。。
华丽的洋装,一切的一切多么华贵,这是属于皇室的奢侈这是那个所谓的“父皇”赐予自己的,只是华贵的外表,并非实质的荣耀、、
“潇儿~~~”轻灵的小女生的声音传来,坐在窗旁的女孩站了起来,背对着落地窗,背对着阳光,阳光仿佛在她身上镀了金边一样,像是小天使一样的小女孩。空气中的能量在聚集,汇聚在女孩面前,点点光能凝聚成了一个人形,
“——”点点光尘落下,出现一个女生。黑色的发上缀着点点金光,妖异的湖蓝色眼眸如皇室最好、切面最完美的蓝宝一般美丽。小脸上挂着梨涡,一副兴奋的样子,又是一个可爱的小天使。
戎馬江山策
“测试仪式在下午举行啊~~潇儿~~今年你必须去的噢~~”有些怪异的画面,一个比女孩大一些的女生正在拉着女孩撒娇。
“我今年才7岁”摆明了的拒绝,不带任何的修饰色彩。
“潇儿~~下午的仪式对你来说很重要,而且,你父皇为了让你去参加,故意放出消息说你母后也会参加···”女生不禁将女孩的手握住,女孩反握住了女生的手,越握越紧。
“好,我会去的。”在这个异世,母后是除去蓝翎之外,唯一值得她去在意的人了。。。眼帘微闭,脑海浮现那温柔女人的笑容,她也不禁一笑,被握住手的女生不禁微微失神,被那一笑晃失了神。。。
巨大的石碑在这可以用宽阔来形容的场地中立着,就这么立着,散发着来源于血脉的威压,严肃、石碑上刻着繁复的文字与字符,古老、
宽阔的会场四周的空中悬浮着石座,不时轻轻上下微微的浮动。偌大的会场,空空的,隐隐看见在某个隐蔽的位置坐着那个女孩。岩羽大陆皇室唯一的公主——翁潇儿。正捧着一本书专心阅读,来得最早走的也最早,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不论是在哪个世界。有些孤僻的她并喜欢热闹。随着人们的陆续到场,悬浮的石座上除去少数几个座位仍是空着的,包括潇儿身旁的这个位置。潇儿感觉自己身旁的位置一直空着,直到仪式开始——
“看来蓝翎是不会来了。。。”
黑色巨大石碑前浮现出一大块黑曜石桌,一整块。石桌正面同时出现一个红色符印,闪着红光,在阳光照耀下无比耀眼。“——”石桌后忽的出现两道华服身影,一男一女,“母后!!!”潇儿手中的书滑落,已半战起来,手腕却被拉住,跌坐了下来。身旁,蓝翎不知什么时候来的。
“潇儿~你就是太在意你母后了~所以才会被你父皇束手束脚~利用你母**住你~”蓝翎一脸怜色。
潇儿也不想这样,只是那种从心低发出的想要去呼喊与去接触的感觉牵引着她,或许是那股血浓于水的亲情,或许是母后在自己小时候对自己的好的种种令她控制不住吧
这是岩羽皇室两年一度的测试仪式···在这仪式里,皇室尊老会对皇室子孙进行测试,从而挖掘人才,大力培养。这是实力说了算的事,就算是长老院、国皇也不能插手去做“小动作”的。
“今日是我岩羽皇室内族两年一度的仪式,在这,本皇向各位来场观阅仪式的各位来观者致谢。”威严浑厚的声音掺杂进了光氛能量,令在场的每一个人听的清清楚楚。“下面,请各位皇室年轻成员入场上前,接受测试!”纤细的声音随后响起。如果仔细的听,会发现,声音中夹着僵硬与无赖,还有着激动;话音落下,坐上大部分年轻人纷纷从座上跃下,在场中聚集,潇儿微微走神,旋即恢复,轻轻一跃,下跃至场上,缓缓向场中走去
小小的身影向人群靠近,侍者特地向潇儿介绍了这个仪式的有关详情;
参测者的年龄并无下限,最大上限为17岁,正好比成年年龄小一岁。大致分为三个阶段,1~7岁为第一个阶段,8~12岁为第二个阶段,13~17岁为第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也就是1~7岁的皇室小孩,测试的内容是体内是否有光氛的存在或是已经被唤醒光氛能量,虽说光氛宿体并不是那么容易,这些小孩并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但为了皇室的壮大,只有期待奇迹的出现,在第一阶段是天赋的展现,如果第一阶段未被光氛选中者,会留于第二阶段观察,再做定论;有的人或许一辈子也无法被光氛所选择宿体……
8~12岁为【第二阶段】是测试比年龄的皇室成员的光氛阶别,将潜在能力值大的成员加1人训练交将仍未出现光氛择体的人淘汰,分布到皇室的商业网学习、经营。
【第三阶段】为13~17岁,也是皇到成员选择去留的阶段,换一种说法就是成人礼,首先经过前两个阶段而筛选出来的已被光氛选择的皇室成员,通常也就双手之数,让这些皇室成员选择留在皇室发展还是出门到外冯闯闯,当然被禁固在皇宫已久的他们通常都会选择后者。
当潇儿走进人群处时
“潇儿”
名門婚愛,高冷老公太任性 妖妖逃之
苍老的声音,潇儿脚步一滞,向人群前望去
“爷……翁袭爷爷!”
翁袭—岩羽皇室实权持握者,对潇儿来说很亲切、慈祥、强大、严格,惊喜将潇儿包裹,从4岁起,潇儿就再没在皇室见过这个爷爷了,翁袭本人也是一脸欢喜,这个可人的小家伙他一直是如视珍宝。潇儿快步快前,鼻子有些酸楚,这个人并不需要她去守护,因为他足够强大,和蓝翎一样
“潇儿,再过来些,让爷爷看看你现在怎么样了。
“潇儿再进一步,将翁袭的手握住,鼻子酸了,眼眶也是红的,心中五味陈杂,翁袭将潇的手紧握,暖暖的温度传向潇的手,曼至心房,温暖着那颗有些麻木与冰冷的心,晶莹压眶而出,像只受伤了的小猫,强装的坚强终是崩塌。
器煉武尊
“好了,好了,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我的潇儿长大了,别当着这么多人哭鼻子咯”
温暖的抚上脸颊,为我拭去泪水,苏袭的像是古老的玉枕,散发着令人心安的温度,在这个异世,有亲人—真好。
“好了,先回队伍去吧,等会爷爷会帮你们测试。”
小混混之光腦威龍 醉看吳鉤
“嗯”
雨过天晴的花朵绽出迷人的知,令场中所见之人失神。
“请客各位第三阶段皇室成员上至袭皇前,准备接受测试”一、二阶段皇室成员稍候,混厚的男声,人群忽的分为三个圈,年龄看起来稍大一些的人员陆续朝翁袭那行去,“第一个”翁袭喊道。
……三个圈有一圈在骚动,蠕动
“啊—!!”
一声惨叫,一男子被推出人群
“我……我”
这男子应该是伍代的血统吧,像潇儿就是二代,连将臣也不敢去招惹的上位者。
在场人员大多者是三、四代的血统,像二代和五代就都是单手之数
“孤见过你,翁·千若熏,上前把双手放在孤面前的无形空间。”
翁袭对这个孩子映像不错,很实在的孩子,可在这以实力说话的世道中,实在?没有用。
千若熏上前,抻出微颤的双手。
升仙 張自在
新流氓丁逸
双手轻放上去,却是有实质一样存在的手感。翁袭双方覆上千若熏的手背,沉沉吟诵
“孤今子孙,党孤之牵引,驻体之宿——形现!”
——白光忽笼两人四面空间
“切——最废材的白色”
嘘声一片。
可惜没人注意白光中放出灰色的隐动力在蔓延,在扭曲。
这是千若熏的宿体光氛的颜色,那笼在空间的白色光华只是对千若熏潜力的估测而已。光氛分为彩、金、紫、青、白同样,彩色金色出现的机率也是小之又小。
“连灵器都没有的废材,还不快滚回你丢人的家去!”
一“妖艳”男子从第三阶段人群人中走出,一双凤眼中的蔑视没有丝毫遮掩。
“就是一连去商业网做工的资格都没有吧~~~”
男虎女豹
房東房客gl 百斤龍
很多人应声附和,这个人是翁迅,潇儿曾在翁袭那见过他,一副衰样。
潇儿的目光落在千若熏身上,翁袭正在给他画符纹,这是代表成年的符纹。十三岁的千若熏干净清秀,稚气未脱,眼中有着星星光芒,令潇儿顿生好感。
嬌妻難寵,BOSS欠調教
“切——看这小白脸的模样,又是个废材,去当男宠人都不要!晦气悔气!”
翁迅摆出一副嫌弃样,说罢还迎合地扇扇口鼻。话音将落,周遭人群立刻响应,都是巴结跟应和;翁袭正在专心画符,千若熏大概是听到许些,垄着肩保持着一贯的沉默。
“翁迅,别太过分,你也不过是个四代而已”
翁潇儿清冷的声音在场中响起
‘你以为你是谁’
翁迅转身,话已脱口,但当看见说话之人的时候惊得赶紧退后半步躬身
“殿下!”
三圈人群一听到、“殿下”便惊醒,谁都该想到刚才那个安静在人群中,和翁袭那么亲密的小女孩,就是二代中第一的公主,翁潇儿!
唰——
人群全部跪倒
潇儿并不理会,见翁袭那边符纹也完成,径直走过去,
“薰哥哥,以后陪潇儿一起玩好不好”
灰眸中闪着童稚光芒
“公主殿下”
千若熏也听见刚才人群里的吵闹,语间便想跪倒,却被潇儿单手制止,表示免礼。
“爷爷,就让薰哥哥陪潇儿玩好不好?”
潇儿面对翁袭,话中满是撒娇意味。
“这倒无何不可,潇儿也要看看薰哥哥愿不愿意啊!”
翁袭很配合地一脸宠溺
“薰哥哥愿不愿意陪潇儿一块玩呢?”
潇儿转身去问千若熏,小脸上挂着梨涡
“——”13岁的小心脏渐渐暖和有些不知为何的沸腾,快要开出花朵
“嗯,那潇儿把手抻到爷爷面前来”翁袭早想看看这个孙女的实力了,听到这句话,黑桌后的潇儿的父皇母后更是高度集中注意力。
潇儿缓步到翁袭前停住,将小小的手放在翁袭面前那片空间上,翁袭激动的抻出颤抖的手覆在潇儿手上,在场的群从大都起立想看清这唯一的公主的实力到底如何,蓝翊淡定的坐在石座上“潇儿,让那老家伙,你父皇还有蕴雯(潇儿的母后)—惊讶吧”似笑非笑。
“孤今子孙,党孤之牵引,驻体之宿——形现!”
四壁空间在不住扭动,空气在游动
“咦——”
在场强者发出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