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方向入侵
小說推薦反方向入侵
原本宽阔的街道,突然在今天,一众三百余人的商队涌现。他们是游走四方的商人,将理想、探索、冒险、金钱和女人驮载到四方,人们可以看得见,在这绿毛兽背上驮载出的一束束转运贸易的金银闪光……
無限人生體驗師
一群群形形色|色的人,他们一个个伸颈伫立,只盼着来人呼唤——这些人力,之所以早早出来出卖其劳力,就是因为在大城市里,集中和往来着一大批百万巨贾,他们进行着各种商品的倒卖,所以货物搬运,就需要一个庞大的人力市场为他们服务。
为什么越危险的地方越有人来?
黑脸一边整理着刚收取的好处费,一边摇着头,不可思议的事,似乎越来越多,他苦苦地思考,想不出究竟来,只好转移意念,想起早上妹妹进城来卖鱼,被麻杆说笑时所展露的羞赧,和向自己歉意的微笑。
黑脸叹着气,觉得自己的人生失败得一塌糊涂——妹妹为生计奔劳,竟被男人调戏,而自己当的这个兵,在其他人眼里只是一坨狗屎。人和狗屎之间,若是画上等号,那么,悲剧就表面化了。
黑脸加入城卫兵,是自己不甘的开始。以他的见识而论,就算不能当卫兵头头,去收税也绰绰有余了,何以当个门卫?自己也想过申请退伍,但踌躇了好一阵子,为的是不知用什么借口才好。退伍这件事,牵涉到的事和人,相当复杂,过程也绝不简单。
海賊王之天下無雙
婚內纏綿
虽说半兽人安生了两年,但谁知道它们什么时候袭城呢?未战先逃这种事,在萧邦城还没有过先例呢!
黑脸正和麻杆述说着种种不满,被称作天才的贝多芬缓缓进入两人的视线,黑脸立即停止了唠叨,向贝多芬客气问道:“尊敬的贝多芬先生,请问您是要出城吗?”
贝多芬点头说:“是的。”
月魔(淩渡宇系列) 黃易
“先生好走,好走。”黑脸点头哈腰,恭送贝多芬,那模样好像刚收取了几百细钱似的。
麻杆目送贝多芬走远,回过头来,对黑脸说:“至于么?像见到你亲爹似的!”
黑脸哼了一声:“你懂个屁!如今有才华有财势的男人,堪比稀世珍宝独角兽!你知不知道?若是他看上我妹妹,我可是笑不拢嘴,做梦都笑呢!”
“我呸!”麻杆吐了一口痰,鄙视道:“攀权附贵趋炎附势的小人!我算看清你的禽兽面目了!贝多芬那个大爷你了解多少?就把妹妹往火坑里推?苏珊可是你的亲妹妹呀!你还有天理良心吗?啊!”
黑脸怒道:“狗屎!一派胡言!贝多芬先生的为人,萧邦城路人皆知,那是一等一的好人!你暗恋苏珊那点小心思,我脚指头都知道,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歪瓜裂枣!有本事你也腰缠万贯,别只会在背后诋毁人家清誉!哼!我看不起你!懒得和你讲话,闪一边去!”
“我操!狗日的!打你个生活不能自理!”麻杆心中盛怒,怒气槽一下子就给灌满了!
善男同人蛇蠍心腸
两人做了十年老友,如今翻脸动起手来,力道只大不小!劈哩啪啦,两人就像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立时拳脚相向,狠狠干上了!
却说,唔,贝多芬在昨日飞艇逃离时,本就有追踪过去的打算,但是一封加急的远方来信,阻止了他的脚步。那封信放在他的桌上,他先是粗粗看了一遍,然后又仔细看了三遍,仍然不禁皱眉。
信上的内容,说出来倒也很普通,如下:“贝多芬先生,我们亟盼望您能前来浮城,有一件很令我们头痛的事,要请您解决。推荐您的人是烟斗阿兄,他说只有您可以帮助我们解决困难,如果决定前来,请通知我们在萧邦城的人员。——浮城飞行部落协会谨启。”
浮城在应许之地东岸,离萧邦城十万八千里,以贝多芬的阅历,自然知道这个城市,它以神秘和奇迹而著名于世,其脱离地面漂浮于八百米的高空,传闻是月桂女神神秘力量的恩赐,但不管怎样,浮城都可以说是神秘之都。
至于来信中提到那位烟斗阿兄,贝多芬曾见过几次,但是并不太熟,而且自己不喜欢烟草味道太浓——可这位烟斗阿兄是烟斗从不离嘴的老烟鬼——总之,和他扯上边的事,都像那云烟一般不可捉摸。
这就是使贝多芬一面读信,一面皱眉的原因!一个自己不太熟的人,一个从来也没有到过的神秘城市,忽然邀请自己前去,这实在是太过突然了!
贝多芬叹了一声,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来信,倒也不是一封两封,他实在不想答应,虽然答应之后,可能真的有幸踏足浮城,增长一下见识,但如果每一封同样的来信,贝多芬都要加以理会的话,那实在太应接不暇了。前几天还有个愚民找自己合作开发定时**。真是可笑得很,**就是用来爆炸的,还用定时来做什么?
本来打算去看望安娜的事情也耽搁了,出门时,贝多芬很是心急。
恰逢此时又有狐朋狗友来找自己喝酒,大谈飞艇来袭和龙骑战士的话题,他们如此热情,盛情难却,还不知道要纠缠到什么时候,所以贝多芬陪他们喝酒谈天,几杯下肚,已然醉倒。
第二天,贝多芬收拾了心情,早早出门,决定寻着飞艇逃离的方向去查看情况。
網遊之修羅傳說2:天辰
海边的小村庄,一幢低矮的渔民房屋前,未织完的渔网在长风中摇摆,细沙上有一双女鞋,剪刀和一卷麻绳。贝多芬一双紫色眼睛这边瞧瞧那边望望,看来,女主人可能有急事刚刚走开,用来编织渔网的工具都还未收拾。
阳光照在贝多芬背后那富有光泽的金属筒状发射器上,闪闪发光,心爱的佩刀悬挂于腰,看起来威风凛凛。此刻,他面前的房门敞开着,就在阳光照射不到的房间里,一位老太太正在油灶上用一只小平锅煮水。她的三眼狗低声发出一声警报,老太太扭头朝外望去。
鬼火撩人
贝多芬在外边向老太太鞠了一躬,客气说:“老人家,多有打扰了。我想乘船去芝罘岛,能否借我渔船一用?”
鎮武司
老太太说:“不用客气孩子,我孙女进城卖鱼未归,而且今天不用出海,你就拿去用吧。”
“多谢老人家。”贝多芬说着步入屋内,从怀内掏出钱袋,摸出银灿灿的软钱,放在小木桌上,说道:“这是一软,算是租金,如返还时有任何损坏,我在赔一软。”
只是棄妃而已 哭得`真做作
一人乘的小木船,只值二百细钱,现听说有人愿出五倍的价格租用,老太太已然惊呆了:“什么?给这么多,这怎么成,万万不可,快快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