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羽戰記
小說推薦緋羽戰記
“魔鹰钻!”沙里梅尔调集着八人的力量,空中的能量鹰呼的一下冲上高空,然后,迅速的俯冲下来,原本浓青色的魔鹰,在俯冲的过程中,身子,尾羽,双爪,双翅,鹰头,都在极快的淡化,而鹰喙,则是越来越浓,一点一点从浓青变成淡蓝,再成深蓝……如果仔细看的话,那最前端的一点尖上,甚至出现了一丝淡淡的紫色。
“呦~”随着一声鹰鸣,整只鹰重重的穿进杀伐暗血阵里!
“噗!”沙里梅尔突然喷出了一口鲜血,刚才强行控制调集那么强的力量,对他的身体产生了高强度负荷。
顾不得擦一下嘴角的血迹,沙里梅尔猛的大吼一声:“爆!”
“轰!”比刚才更强烈的爆炸声响起,这一下,杀伐暗血阵的浓雾被爆炸产生的能量全部驱散,露出了阿金费耶夫他们的样子。
衣服破损,身体一条条血道子,嘴角都带着血。只不过……受伤最重的控阵之人阿金费耶夫才仅仅是吐了几口血,虽然样子看着挺掺,实际上,他还能行动,只是中度伤害!至于其他几个,只能算是轻伤!根本不会影响行动!虽然浓雾散了,可是阵并没有破。
沙里梅尔全完惊呆了。他想不透,这已经是自己几个人的全力一击了,可是为什么带来的结果却只是让对方吐几口血,连一个人都没死!
“咳咳!”阿金费耶夫咳嗽了一声,冷笑着说:“没想到你们还都有些本事,是不是觉得和你们想象的不一样?哈哈,要不是刚才大意先受了点小伤,你们连现在这种伤害都给不了我们!能够做成这样,你们已经表现的很好了。现在,去死吧!”
他说的没错。以杀伐暗血阵所承受的能量,天空八鹰是根本不可能破开的。可恰巧天空八鹰的攻击方式是能量叠加攻击,然后近身引爆。这一叠一爆,所产生的伤害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了。再加上一开始阿金费耶夫他们轻敌,先受了点小伤,再随后的攻击中只能是被动的防御。天空八鹰能够驱散浓雾,给他们造成伤害,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血刃地刺!”四周传来一种阴沉沉的声音,不知道是在什么方向。
“啊!”“妈呀!”
突然,从地底穿出了许多血色的地刺。将一个个佣兵像穿串似的穿透。运气好的只是蹭伤,断臂断腿。运气不好的直接没命。
只一瞬间,就有二十多个佣兵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哈哈,这回,你们可都跑不掉了!”阿金费耶夫眯着眼笑着。
“糟糕!黑暗仪式开始了!”沙里梅尔眉头一皱,焦急的说。心中缺是不断的在暗自祈祷,“大人,你快来吧!要不然,我们可真顶不住了!”
面对这被大陆人们深深忌惮的黑暗仪式,沙里梅尔要说心里没事,那才是假的呢。
“呵呵呵呵……”一声声轻笑在四面八方都蔓延着。
“血·泡泡……”阴柔低沉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让人不寒而立。
只见地上涌动的血液缓缓的从地面上漂浮起来。组成了一个又一个的血泡泡,如果不是血液组成的,再换一个场景,这些泡泡看起来会是那么的可爱。可是,此时此刻,它们却是剥夺生命的召唤物。
“啵!”轻轻的一声响,一个泡泡突然破碎了,正巧在它的旁边,一个刚才在血刃地刺中幸免于难的佣兵猛然凄惨的嚎叫起来!
“啊!”他拼命的用手抓着他的脸,手指深深的插入眼窝,指甲刺破了眼球,脸上的皮肉被泡泡迸碎的血液腐蚀着,只一会,他脸上皮肉就消失了,一副人类的身体顶着一个骷髅头,那样子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腐蚀他皮肉的血迹并没有停留,而是顺着他的脖子,向下流去,所过之处,皮肉尽失。转眼,那名佣兵就变成了一副骷髅架子,倒下。
同样的情形到处在上演着。有聪明的佣兵发现它只会腐蚀皮肉,就飞快的脱下外层的衣服,或盾牌,或武器,反正只要不让它接触到自己的皮肤,什么东西都会被他们拿来抵挡。可是,那么多的血泡破碎了,是那么好挡的吗?还是有不少沾染到佣兵的皮肤上,还有些勇气的佣兵,只要皮肤上一沾染,毫不犹豫的就是一刀割下,虽然疼痛了一些,也好过被腐蚀成一副骷髅。
天空八鹰也在苦苦的抵抗着,他们还好一些,因为实力的原因,即使刚才他们消耗过大,可也能把能量在身上布下浅浅的一层,维持着自己的防御。
阿金费耶夫几个则是坐在地上调息着,在他们周围,同样是一圈血色的能量,把他们围着,不受任何的干扰。
我非梟 陋室寒山客
“你们,知道血杀的厉害了吧?”阴柔低沉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随着他的话说完,一道血色组成的利箭从远处急速射来,一下子突破了其中一人的防御,刹时,那人化为一摊血肉泥。
“老四!”
“四弟!”
“四哥!”
又是一道血光!
“八弟!”
紅樓之林家璟玉逆襲記
沙里梅尔和剩下的五个弟兄无不怒目圆睁,双眼血红!
“啊!!!!!!!!!!!!开!”沙里梅尔双拳紧握,两臂朝天!额头青筋绷现。
“燃我生命之火,佑我生死之交!”
“禁·火云涛天!”
“大哥!”“老大!”
沙里梅尔自知不敌,为了能够保住自己剩下的几个兄弟,毫无保留的燃烧着自己的生命,发动禁术对抗着黑暗仪式的领域。
其余的几个人无不泪流满面,亲眼看着自己大哥慢慢消逝于空气之中/
“兄弟们,保重!来生,我们再一起闯荡这世界吧!”
“大哥!”剩下的几人除了这声大喊,其他的都已经说不出来,因为,他们的大哥,沙里梅尔,已经消失在了空气之中,唯有他们四周燃烧的火云,证明他曾经存在过!燃烧了灵魂,是和灵魂自爆一样,什么都不会留在这个世界上。
“呵呵,还不错嘛。在我黑暗仪式领域中,禁术,也只能发挥二分之一,没用来攻击,算你聪明,不过,护着你们走出这范围,还是可以的,也罢,没有了利爪的鹰,是无论如何也飞不起来的了……”
“走!不能浪费了大哥用生命制造的机会!”老二沉痛的说到。几个人聚在一起,尽量减少被攻击的面积,慢慢的退却。
重生之陣法之王 紛飛的煙花
變身之女俠時代 龍之宮
尽管那声音的主人那样说着,可也没真正的放过他们。血刃血泡,不断的朝他们身上招呼,可惜,沙里梅尔释放的禁术,将一切都挡了下来,不管是左边还右边,头顶还是地下。禁术毕竟是禁术,何况还是一名青级颠峰高手用生命释放的!即使,它因为缺少足够的能量消弱了一半!
雇佣的佣兵已经快死绝了,地面上一片枯骨血泥。还幸运活着的已经不足三十个人,他们被攻击的次数都是最少的。
“黑暗血术·血骨箭”
一块接一块的人骨漂浮飞起,地面、空气中的血泡附着在上面,化为一支支骨箭,朝天空八鹰剩下的几人冲去。
那些慘不忍睹的日子
火云在他们周围吞吐着,烧掉一切来犯的攻击。可是,火云的面积也很快的缩小着。照这样下去,他们根本走不出黑暗仪式的领域,火云就会消散。因为,这里面,可没有火元素让它补充。而他们,也根本不能跑快,因为火云涛天这个攻击技能被用来保护,其移动速度会大大降低。他们只能引导着朝一个方向走去。
嫡女重生:深閨記事
眼见火云一圈圈缩小,已经不足以护住他们。如果再来几波攻击的话,他们全得交代在这里。
老二咬咬牙,紧握着双拳。暗道:“对不起了,兄弟们……我,先走一步!”
耀眼的青光再他身上闪现,其他人立刻都发现了变化。
“二哥!你要干什么!?”
“昆牧,兄弟就拜托你了!这样下去,我们谁都走不了!”
“不,如果真要拼命,那我来拼,你带着弟兄们走出去!”那叫昆牧的双手紧抓着他的手,阻止道。
“来不及了!你想想大哥,想想老四老八,难道,还要我们更多的兄弟折在这里吗!?”老二大声吼着!
昆牧一楞,就在他迟疑的一刹那,老二毫不犹豫的冲出货云的保护!
蝕骨甜寵:餓狼老公纏上身 洛洛
極品修真高手
“来吧来吧!我到要看看,你们有什么能耐!”
“哼,不自量力!”又是那个声音,带着不屑的语气。“既然你求死,那我就好好招待招待你。”
“喀、喀!”地面上死去的佣兵骨架机械的站了起来,那喀喀的响声正是骷髅骨架活动的声音。
“这、这是什么?”老二咽了一口口水,这画面,太诡异了……
“哈哈哈哈,我的宠物们,好好的陪我们的朋友玩一下。等会,我会亲自把你做成我最好的骷髅侍卫的!”
血组的小屋里,古缔哈迪阴沉的声音响起:“看不出来,他们兄弟感情倒是不错。”
“哼哼,我们兄弟的关系也不错啊!”迪斯的声音随后接到,只不过,看向古缔哈迪的眼神里却有一丝笑意。
古缔哈迪看了,也没答话,只是嘴角微微一扬,心中想到:“兄弟么……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