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七律
小說推薦雙生七律
距离白夜城有些远的一个林间小路上,两道身着黑衣的人影匆匆奔跑着,像是那种正在逃命的人,事实的确如此,这两人正是白夜城中出来的陈孤雁和他的儿子陈旭日。
陈家的落败,已经是必然,相信凌苍耀也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回去之后必然会与柳家梁家一起,将陈家的余党给灭得一干二净,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虽然这样子有些不耻,不过陈家已经败落,他还想要好好活命,待到儿子成长起来,再去找他们报仇也不是不可以。
“爹,我们要去哪里啊?”陈旭日气喘吁吁,边跑边问。
“去天华城,你也该好好历练一番了。”陈孤雁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陈旭日,说道。天华城是临近落龙山脉最大的一个城市,很多佣兵和历练的年轻人都会在那里落脚。
至于陈家家业,也不是他没用,连陈敏伯和陈殿辉都死了,他要是留下来,也不过死路一条,他还不如躲得远远的。
而白夜城中,可谓是相当热闹,凌家、柳家、梁家,三家合作,将陈家硕大的家业给吃了个干干净净,至于那些剩下的陈家人,修为高的或是陈家的重要人物,都被这三家给控制起来了,陈殿辉一死,他们就没了支柱,当然也不敢造次。
虛妄的袖口
凌家,大厅。
“哈哈哈,这次陈家的财产,我凌家几乎分到了一半!”凌家大长老凌申爽快地笑着,心头的喜意难以掩饰,他的身边站着他的孙子凌尚。
此时的凌尚是恭敬的,他低垂着头,聆听着家族中长老们的话。
而凌夜,也在一旁恭顺地站着。
義氣水滸
將軍,你就從了我吧
平常这种类似议会的场合,他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可在知道了陈玉龙就是被他单独杀死之后,家族中的人都对他高看了一番,也因此,在这种场合有了他的一席之地。
当然,他自己知道,杀死陈玉龙靠的虽然是自己,但是自己和真正的强者比起来还差得很远,而且杀死陈玉龙后他就近乎力竭,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要不是需要平衡柳家梁家,不让他们对我凌家起心思,这剩下的五成其实都是属于我们凌家的。”凌苍耀摆了摆手,示意诸位长老们别太笑得合不拢嘴,倒不如多多修炼,增长实力。
要不是凌家实力还不够强,独吞下整个陈家都没问题!
“对了,那个逃跑的陈孤雁该怎么办?”凌杰也很高兴,但是他更加冷静,压着心中的欢喜,他提出了一个问题。
“陈孤雁始终是个祸害,我们三家会想办法寻找他的,另外,小辈们外出的时候小心点,万一陈孤雁在暗处搞破坏……”凌苍耀缓缓道,略微沉吟后又道,“还有陈孤雁他儿子,陈旭日也逃了。”
听到这里,坐在不起眼角落里的凌夜忍不住皱了皱眉,这样子可不行,陈孤雁在暗处,可他还要出去历练呐,而且言浠的身体,需要尽早替换掉……
虽然凌轻霄有办法让他的实力暴增至武极境,可那方法对她实在是不好,现在他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而她的身体还很是虚弱,只能让他抱着。
只怪他实力不够!
“唉!”凌夜低声叹了口气,抱着怀中的人儿无奈至极。
冷面首席俏逃妻 冰雪荒緣
“……陈家的事情就麻烦几位长老了。”凌苍耀环顾大厅,便发现了角落里似乎心情不怎么好的凌夜,笑着便结束了这场议会。
凌夜自己的小院子里。
凌夜百无聊赖地拿两片树叶蒙住了自己的眼睛,与凌轻霄一起躺在了草地上。
“唉……轻儿,我们可要想办法出远门才行……”被凌轻霄当作枕头的一只手动了动,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凌轻霄的眼睛上也被放上了两片树叶,看她那安详乖巧的模样,还以为她已经睡着,不过她却发出了低低的应答声。
“轻儿,我们该怎么办啊?”凌夜恍如梦呓般,喃喃道。他知道,这般轻声的话语,她也听得见的。
“什么怎么办啊?”一个嘹亮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声音传来的同时吹来一阵轻风,将凌夜眼睛上方的树叶给吹开了出去。
“爹。”凌夜睁开眼睛,因为手臂还被凌轻霄压着,倒是没有马上坐起来。
“你小子倒是悠闲,还坐拥美人啊?”凌苍耀倒也不介意,反而在两人身旁坐了下来,伸出一只宽大的手掌,轻轻摸了摸凌轻霄的小脑袋,目光转向凌夜,“有什么事瞒着我啊?”
“爹爹,哥哥想出门历练。”凌轻霄也睁开了双眼,软糯糯的声音含糖量超级高,也让凌苍耀的神色舒缓了几分。
“臭小子,你以为杀死个陈玉龙就了不起了啊?”不过,凌苍耀还是得理不饶人,“出门历练?你想去哪儿啊,我可就这么一个儿子,你要是一不小心出事了怎么办?”
“爹,你啰嗦了哎……”凌夜忍不住说道。
“臭小子!”凌苍耀一个暴栗敲在凌夜脑袋上,随即和声道,“你要是出去,可得小心陈家那陈孤雁和陈旭日,他们说不定会在暗处搞鬼……”
“爹你同意了?”凌夜惊讶地张了张嘴,“我去的可是落龙山脉……”
“历练么,无非就是让你多一些血的磨练,大部分的人都会选择去落龙山脉,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你也长大了,我估计也拦不住你,还不如放你出去……不要死了就行。”
乍一听,凌夜觉得还是挺感动的,不过,当听到最后一句,他的嘴角就忍不住抽了,有这么诅咒自己的儿子的么!真是奇葩的爹,奇葩的娘……
“那我可是要把轻儿也带走的。”凌夜撇了撇嘴道。
一旁的凌轻霄点头示意,轻声嗯嗯。
“去吧去吧,我老了,拦不住你们了……”
“爹,你别太伤心……”
“对了爹,我们历练过后就去立辉学院了……”
“爹……”
……
接下来的几天内,凌夜依着言浠的要求,准备了不少物资,安静地与家人一起享受了几天,便打算离开了。
豪門驚婚
只有稍微亲近的几人知道,没有大张旗鼓的送行。
他牵着她的小手,缓缓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耀,阿夜和轻儿不会有事的吧?”沈心蓝倚着凌苍耀,满脸的不舍和担忧。
“嗯,他是我们的儿子,不会有事的,等着他到学院给我们寄信吧!”
……
巨星從搞笑開始
行至城外,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影子不知从何处蹿出,加入了两人的队伍。
“动作有点慢哎。”言浠漫不经心的道。
“是啊,我们可是很弱小的人,当然比不上言浠师傅那么快咯……”
“言浠哥哥。”
最勇敢的事
……
【离开,新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