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起凡落
小說推薦劍起凡落
“你觉得暗月这次的变化,与你琢磨时有何不同。”别无剑内,逍遥子反问道。
自上次飞鸟尝试直接喊出暗月,试图激发黑剑的能力,并未有结果,要说有所不同,区别就是黑剑上次并没有吞噬黑炎火。
重生貴公子 江湖貓
想到这里,他惊讶出声:“上次我这样对着剑喊暗月,它还未吞噬地坑中的黑炎火,难道是这个原因?”
逍遥子解释起来。
黑剑本身拥有释放黑炎火能力,但由于未认主,如同脱缰的猛兽,凭本身的灵性所释放出的黑炎火,很可能就是倾尽所有,这也使得黑剑内存储的黑炎火被掏空,无法再挥发出能力。
而黑剑现在能过储存的黑炎火容量,按等级来计算,属于初始级别,若级别越高,自然存储的黑炎火更多。
飞鸟的目光,一直锁定在暗月剑上面的那层黑炎火,听完逍遥子讲解,他伸手朝那黑剑上面覆盖的黑炎火触碰过去。
逍遥子并未制止。
飞鸟的手指即可被黑炎火沾染起,并未受到一点伤害,看上去倒是挺像他手指释放出的黑炎火,喃声道:“是因为我是它的主人,所以这黑炎火才对我不构成伤害吗?”
“如今你跟暗月有了契约关系,其本身的能力释放,自然与你是一体,不会对你造成伤害。”逍遥子说道这里,想起飞鸟先前的问题,继续说道:“你说暗月会吸收你的血,为何会吸?你又可尝试过别人的血,暗月是否也有反应?”
摇了摇头,飞鸟说道:“当时暗月吸我的血,是因为在签订契约时,并非只用了一滴,而是抽取了我很多鲜血才认主成功,自从认主过后,我再也未滴过鲜血给暗月,好像不一定要人血才能释放能力吧,需要用别人的血祭给暗月?”
沉思小会,逍遥子说道:“以我对神器的了解,所有神器在签订契约时,只需一滴血便可,至于暗月为何需要你的很多血液才认主成功,这我也没法解答,或许这把神器太久没有认主,出现了一些异样,才会吸收过多的鲜血,对能力释放,以及你这个主人没什么影响,那也不用多虑了。”
这时,暗月剑上覆盖的黑炎火开始消失,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把黑漆漆的剑身再次显现而出。
美漫之黑手遮天 西風嘯月
飞鸟手上刚刚沾染的黑炎火也随同消失,他有些不解,问道:“我并未解除暗月的能力,怎么黑炎火就这样自己消失了?”
逍遥子回道:“暗月剑虽排名不高,但是灵性极高,可以说是拥有自我意识的一把剑,你现在又没遇到什么危险,随意玩弄它的能力,好比一个姑娘不愿意跟你,你非得强求不说,在研究人家哪里翘不翘的同时,还要把话说出来,人家自然不高兴了呗。”
飞鸟一脸黑线,这逍遥子的比喻还真是够呛人,他也不多说什么了,至少也明白了如何运用暗月剑的能力。
随之,他将黑剑放回了桌上,问了一些逍遥子的灵魂状况,便盘坐在床上修炼。
修炼屋的天地能量远比外面强盛很多,任谁入住这里都不会浪费时间,飞鸟自然也如此。
而逍遥子对飞鸟说起自身没有肉身,只是一具灵魂寄宿在别无剑内,对于天地能量的需求,远比飞鸟吸收的要更多才行,不然难以维持传话,更别说恢复实力,相当于逍遥子吸收两天的天地能量,等于飞鸟的一天。
他在别无剑内,也开始着吸收天地能量,稳固灵魂状态,尽管这里的天地能量雄厚,相比以前他所处的灵域,还是相差甚远,要想恢复本身实力,还得需要很久。
愛情是無藥可解的毒 寧夏333
飞鸟修炼了很久时间,考虑到明天还要做云阁试炼,便睡了下去。
这半夜的修炼,他的战力并未有所增长,倒是起到了很大的巩固作用,若用点外物激发定然对战力有所提升,可想而知,修炼屋所释放出的天地能量有多么磅礴。
别无剑内,逍遥子感知到飞鸟熟睡后,他一边吸收着天地能量,一边警戒着附近的异动,稍有大点的动静,便会释放出能量波动去探查。
一夜很快过去。
清晨,周全便带上食物来到飞鸟所住的房子。
飞鸟下楼前,将别无剑任是藏在小腿处,暗月剑则背其后,外人也只知他有一把看似普通的黑剑而已,对于身上的俩把剑的来历,对外他绝不会多谈,不到关键时刻,他也不想使用这俩把剑的能力。
在食用完周全的送来的早晨,他便跟着周全前去试炼之地。
飞鸟跟着周全朝昨夜看到的哪所高塔走去。
清晨很多云阁弟子出现在他俩的视线下,其中不单单有人类,还有兽族与妖族。
云阁招收各类种族,在临城就见过各种种族,飞鸟也就不感到奇怪。
周全属于云阁的骑兵队长,有着一定的身份地位,那些弟子见的他带着飞鸟在走动,难免不会在背后讨论。
商界大佬想追我
飞鸟对此不在乎,跟着周全走着走着,便到了试炼之地附近,一座高塔更是看的清晰起来。
远处时,那座高塔还看不到有几层,现在已然可见有七层,看不出古怪,但是能感受到一股磅礴的能量从中散发而出。
“逍遥子,这塔有什么特别吗?”他知道与逍遥子传话,只需要将所想之事,在心中表达而出,逍遥子就能知道,也就好气的问了一问。
他昨夜见得前方那座高塔时,就感觉其中有种不亚于修炼屋的能量波动,现在越是离得近,他越发觉那座高塔的能量波动,比起修炼屋强上了好几倍。
逍遥子寄宿在别无剑内,由于飞鸟跟别无剑又有着认主关系,他可以通过飞鸟的视线,感觉外界的事物,回道:“这塔,名为七宝塔,出自灵域,其中有七种修炼空间,是专门为修炼者提供的宝塔,一般灵域的人,为了奖赏某人,便会分发出去,世间存在虽不少,但这塔的正品绝对是世间仅有,七宝塔原有十层,经后人研究复制,才有了现在的赝品,也就是七层的宝塔,只是我没想到这种穷乡僻壤也会出现这种塔,至少在我的认知当中,乱域绝对不会被分发七宝塔,除非有乱域以外的人带进来的。”
止住脚步,飞鸟抬头望向七宝塔,轻出声:“乱域的最强者吗。”
星禦乾坤 天空豆芽菜
他之前一直不确认乱域最强者是不是与他一样,都是来自其他其它地方,现在听逍遥子这么一说,他开始确信那个人最强者,就是乱域以外的人。
周全走在前方,虽然飞鸟的声音不大,隐约也听到了那么几个字眼。
回过头,他好奇的问了一问:“飞鸟,怎么,你对乱域最强者感兴趣?”
一怔,飞鸟看向周全,问道:“你知道乱域谁是最强者?”
他在临城打听过乱域最强者到底是谁,只是从富贵店主哪里得知了一个名字,且还不确定,现从周全的语气当中,感觉对方好像知道那人。
周全笑了笑,说道:“世人都知道,乱域有着几个大种族,人族,妖族,兽族,中立地区,也就是云阁,可以算的上四方势力,每一方势力都有一个顶尖的存在,按战力来排位置,妖族与兽族绝对是靠前的,人族的皇上与们我云阁阁主,都属于人类,其战力没有那种先天优势,也就要落后一些,但是真要说几方势力的顶尖谁最厉害,这个拿捏不准,一旦打起来,各有底牌,以及很多牵连在其中,所以,这么多年,天下虽然平和,纷争还是不少,真要有人能统一天下,我倒是更希望是人族,毕竟我也是人类,你资质不凡,要是日后能成为那样的人,人类也少受一点气了,别看云阁几个种族都和和睦睦,其实还是存在各种歧视,要不是云阁规矩在,怕是早乱一锅粥了。”
陳浩南的職業生涯
听闻,飞鸟是明白了周全误以为他将最强者当成目标了,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他俩继续朝前走去,穿过一面围墙,可见七宝塔前方,聚集了很多的云阁弟子,其中几个熟悉的面孔也是能瞧得见,慕芸清,慕辰就在那些弟子当中。
苏兮风站在人群当中,周围几乎所有目光都放在他的身上,且还窃窃私语着,几乎都是在讨论他的强大,他的身份地位,为何还要入云阁,对此,他看上去并未在意,静静的站在哪里,颇有几分高冷的感觉。
而他的面向,有一位漂亮的年轻女子。
此女子看面容应该也就二十几左右,穿着一身白色衣袍,亭亭玉立,很多的弟子则站在她的身后。
若不是周全跟飞鸟说她是导师,光从外表还以为她又是哪家的大千金,其名为,夏晴。
夏晴看到周全将飞鸟带来,点了点头。
九鬼禦龍 龍不相
周全对其回了一个笑容,便对飞鸟说道:“飞鸟,你自己走过去吧,夏晴导师就是你跟少爷的测试人,测试通过就是云阁的弟子了,我相信以你的实力,试炼对你并不难。”
飞鸟点了点头,便朝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