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日复一日,计缘早已完成了自己的字画,枣娘则还在炼制那把扇子。
这一天,有一柄飞剑从天外而来,在宁安县上空盘旋着久久不去,计缘看向枣娘,见她全神贯注地在炼制扇子,自己抬头朝天一看,居安小阁以大枣树和匾额为核心的特殊意境顿时破开一个口子。
天空的飞剑瞬间感受到了什么,立刻化为一道流光从空中落下,计缘一伸手就到了飞剑自己手中。
被一众小字环绕着悬浮在《剑书》边上的青藤剑微微转动了一下剑身,见只是一把飞剑便不再理会。
“天机阁的?”
计缘的桌面上,獬豸已经变回了一幅画,因为计缘留在画上的法力已经被獬豸挥霍光了,自然无法再维持人形。
计缘看了一眼獬豸画卷,点了点头静心体会飞剑中的神意。
“看来没有什么动静啊……”
计缘喃喃自语,天机阁有诸多长须翁,又有天机轮在手,即便算不到真正背后的执棋者,但肯定也能算到些蛛丝马迹,计缘自己也可能在意境中看到对方落子,现在至少表面上两边都没动静。
‘难道是因为时间太短了?’
天禹洲之乱过后,天禹洲修士立刻杀入了黑荒,也算轰动天下了,不过当然很可能是在酝酿更大的事情,计缘也只能随时通过自己的渠道留意,同时步步推动自己的设想。
“计缘,你再用你那变化之术借我点法力啊,我这样干什么都不太方便啊。”
计缘在飞剑上留下神意,然后将之甩向天空,见其化为剑影之后直接消失在虚无中才收回视线。
“计缘,计缘,哎哎,化龙宴没多久了啊,我这幅尊荣怎么赴宴?”
這不可能是我妹妹 落家小沫
因为情绪稍显激动,獬豸画卷上都腾起一阵阵气息危险的黑烟,但这对计缘毫无作用。
“那你就不赴宴了呗,我带的是枣娘和胡云。”
计缘将说面上自己写的字画一点点卷起来,那边的獬豸有些急了,看向那边一直认真看着枣娘的胡云。
“呃咳,咳咳……”
胡云耳朵一动,看向桌上,顿时反应了过来ꓹ 站起身走到了计缘身边。
腹黑甜妻纏上身
“计先生,那个ꓹ 师父要指点我修行了,这样有些不太方便……”
计缘侧目看看胡云,再看看桌上的獬豸ꓹ 无奈摇了摇头,伸手朝着獬豸画卷虚点一下ꓹ 以自身变化之道施法。
下一刻獬豸画卷上有光芒亮起,獬豸画卷飞到了桌边ꓹ 化为了一个栩栩如生的中年汉子ꓹ 算不上温文尔雅,但也器宇轩昂,看气质更像是什么江湖豪侠。
“哟哟哟!哈哈哈哈,这次的样貌我更喜欢一些,啧啧啧,这次也更像真人了,我就说你上回还是敷衍我的……”
说话间ꓹ 獬豸还空嚼了一下牙齿,发觉感受更为真实ꓹ 顿时心情大好ꓹ 看胡云也觉得更为顺眼。
“来来来ꓹ 师父我指点你一些真东西ꓹ 如今一些个妖怪算个球,光妖气骇人妖力强大就行了?”
胡云眼睛一亮ꓹ 赶紧凑到了桌边。
“师父您说!”
“嘿嘿ꓹ 你的妖气虽然很正妖力也纯粹ꓹ 又有自身道路,但根本没找到修行精髓ꓹ 以妖怪而言,妖气妖力是另一个你,包含了强大的意念方才能跨出第一步。”
“比如,慑!”
獬豸一个“慑”字话音落下,身上爆发出一阵可怕的气势,好似在听不见的意念层面从荒古传来一阵怒吼。
吼……
计缘反应极快,在獬豸说出“比如”二字的时候就已经挥袖往枣娘那边一罩,使得獬豸没能影响到还在炼制扇子的枣娘。
而直接面对獬豸的胡云,已经在那一瞬间从幻化的少年模样被吓回了赤狐状态,整个身子犹如石化一般,连灵动的眼珠子都僵住了。
“哈哈哈,不过是我一个念头,你家计先生借我的法力不多,我可不敢乱用,不过我告诉你,你心心念念的陆老虎,早已经领悟出这一手。”
胡云还在石化状态,计缘则在一旁也听得十分仔细,獬豸确实是在认真教胡云了。
……
時光,請將我遺忘 夏憶然
十二月下旬,就像是早就算好的一样,枣娘手中的扇子上,一切华光都收敛回扇子之内,枣娘欣喜地站起来,轻轻一甩扇子。
“啪~”
一把折扇随之打开,花边微飘秀图精美,上头有一颗清晰的枣树,树下则是应若璃,她一手负背一手以运剑手势持一根树枝,树枝斜着指向天空,有无数黄花顺着长剑指向化为一条花龙而去。
我的極品美女總裁
僵屍新娘 九九不加一
超級魔獸工廠
枣娘绣得极为细致,走线的痕迹之细密,让纸扇上最细小的黄花都十分清晰,用计缘上辈子的话来说,可以形容为分辨率极高。
獬豸凑过头来看看。
“没看出来你还真挺厉害的,这比计缘画得都不算差了,不过怎么有点像……”
七殺手
枣娘微微低头,抬眼看着计缘。
“先生……枣娘心中一直记着那一幕,听闻化龙,就自然而然绣上了……但这是送过若璃的,我就,就改了改……”
胡云呆呆看着扇面,之前一直被光隔着他也看不清,现在终于看明白了,也不由出声道。
“这,分明是先生当年舞剑送花……”
驚世田園:棄女芳華絕代
獬豸在一旁“啧啧”嘴。
“我说嘛!”
计缘倒是不以为意。
“哈,挺好看的,一定程度上既体现你们的友谊,也符合若璃化龙的意境,别说她不知道你偷梁换柱了,就算知道也不会如何的。”
说着,计缘看了看天色掐指算算。
“好了,时候差不多了,既然你已经完成了礼物,那我们就走吧。”
至尊狂妃:大月風華
……
应宏之女走水成功,并且竟然在一年之内蜕去蛟身化为真龙,这消息通过各方水族传遍天下,引得天下水族震动,通天江即将摆化龙宴,更是引得天下水族趋之若鹜。
通天江虽然很大,但通天江龙宫的大小也是有极限的,即便通天江龙君放出话来会在通天江水下沿江摆开百里宴席,但真正能入通天江龙宫必定是最有面子的。
别说是大贞境内和云洲内陆的各方水族了,就是四海水族也有许多自觉能搭得上一点关系的,全都往云洲南垂内陆的通天江赶。
云洲内陆不少水族因为本就是老龙麾下,也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不论哪一路河神水神或者正修,只要不是什么小河小溪,都能到龙宫近处赴宴甚至是入龙宫内部,有头有脸的更是允许携带家眷。
春沐江中,一条白蛟携带着一只老龟一条大青鱼,不断破开水流前进,虽没有行使河神的力量,但速度之快也超越寻常御水。
“江神老爷,老龟爷爷,你们说计先生会不会去啊,小狐狸会不会去呀?”
大青鱼在白蛟近处不断游窜,附近的一片水域都被白蛟带着走,所以它可以在这片区域随便游。
白蛟咧嘴没有出声,而老龟笑笑回答。
“计先生与龙君乃是至交,应娘娘更是称呼计先生为叔叔,她的化龙宴,计先生纵然在天涯海角,想来也会回来的,至于那小狐狸嘛,呃,我就不知道了……”
虽然这种宴席小狐狸八成是去不成的,但若计先生真的带了他,那谁敢驳面子?
“呵呵呵呵,应娘娘走水既成,化龙更是不到一年,确实天纵之资,叫人好生羡慕啊!”
白齐说得是好生羡慕,但话音中却丝毫没有过分艳羡,只有真心恭贺的意味,这换成几十年前的他,若听闻近处有蛟龙化龙,哪怕是龙君的女儿,也是会十分不是滋味,但此刻却十分坦荡。
“江神老爷,您一定也可以的!”
大青鱼很认真地说着,引得白蛟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那是自然!”
白蛟在江中舞动,身上竟然不再如当初那般光秃秃的,而是有些细细的白色的光纹映出皮表,虽然依旧无鳞,但这些光纹有时候看着却像是层层鳞片附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