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樞境界
小說推薦天樞境界
已是酉时,白翎懵懵地醒来,看到自己正躺在擂台附近草地的一张简易的小床上,环顾四周,都是一些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人,白翎忍不住笑出了声,但是想想自己也在这,不禁觉得疑惑,难道自己也被打成这样了?但是并没有感觉那里痛啊!疑惑之时,见一个蓝衣少女缓步走来,又是笑了笑,下床迎上,道:“我是怎么了?”
白唯笑道:“你摔倒摔到头了!不过醒了就好,复测赛都快结束了,去看一看吧。”言毕,未等白翎出声,早已握住他的手奔到白衣老者所在的人群之中去了。
終極黑客
魅惑天涯 冷月寒
“这些人,都是获得门票的人?”白翎挤进人堆,反握住白唯的手,问道。
“是的,不过也就两千多个,别看下午人那么多,其实有好几千个是不足七阶的,统统都被刷下去了,赢的人就在这个地方站着,现在是输的人在挑战。”白唯贴近白翎,道。
“是这样啊……我怎么会摔倒呢真的是……”白翎拍拍脑袋,又问道:“那个言墨还好吧……你下手有点重嘞。”
白唯甩开白翎的手,叉在胸前,愤愤地道:“那个家伙现在就在七号擂台打,真不希望他赢。”
去相親吧爸爸 可樂
總裁的貼身保鏢
“怎么?有人这么喜欢你你还不要?”白翎抚抚白唯的头,笑道。
“可是……可是我——”白唯双颊通红,直面白翎,“……没什么,反正就是不喜欢他。”
絕品神醫
“好啦好啦知道了,以后他要是还来骚扰你你就来找我吧,毕竟被一个不喜欢的人缠着也不是很舒服。”白翎看着不远处那个缓缓走来的高傲少年,又道:“哦?!他好像挑战成功了!”
“嘁……”白唯扭过头去,懒得看言墨。
相继的,十几个擂台的复测也就测完了,被淘汰的人,只能再等三年,而成功拿到票票的人,则可以搭上翼骑车队,飞去百咫!
擂台离百咫也就几百里的距离,不到一刻,三千多名新生便到了百咫大门。
在空中看百咫的全貌时,百咫的外围是一个长方形,被四周的岭上林,太门山,顺涟河和魔孕湖包裹着,里面楼宇林立,整齐有序,有草有花,四处生机。当白衣老者推开百咫的大门时,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一条大道,两旁树木高长,直通中央,中央那座宏大的殿堂叫百咫堂,百咫堂包括周围的一圈水渠,一些花草,构成中央区。中央区是百咫高层的主要活动产所,里面也囊括了高级秘法,技能,书籍,高级药材,高级矿石等……还有专门任教的导师。
中央区的左向,是市区,这里是交易的场所,几乎应有尽有,三天一次普通拍卖,七天一次中级拍卖,十五天进行一次高级拍卖。
中央区的右面,是宿区,也就是学生住在那里的地方,也是食堂的所在。
回到明末當梟雄 東一方
億萬豪寵:帝少的迷糊妻
在中央区的正后方,是战区,这儿是学生切磋斗技的地方,一共五个擂台:一二擂是高级擂台;三四是中级擂台;五号擂台是低级擂台。不过虽然有定级,但是还是可以随便乱打的,擂台设有结界,几乎打不死人,所以这里也是愤怒发泄的好地方。
战区的后方,是修炼区,这儿是百咫学生的主要修炼场所,虽然表面看,这儿只有一层楼,其实深入地底,还有另外一百二十九层。而在地底,一百二十九层的下方,有一口泉眼,吸收千年天地精华,混有五行之气,天地之元。因为在地底,高温蒸腾得这口泉眼不断向上冒出水蒸气,如果吸收了这水蒸气,那对修炼是极有帮助的。一层有十二个房间,从一百三十层一直往下,直到一层,共有一千五百六十个房间,一至十二号房间是最靠近泉眼的,吸收的元气也就越密集;而第一千五百四十八个房间到最后一间房间,吸收的精华也就会相应的减少许多。
木葉之最強之劍 原來已入秋
而在百咫里面的通用货币,除了银币金币,还有一种在百咫里最为广泛的——百咫条。百咫条可以通过在战区获得胜利获得,也可以在交易中获得,当然也可以运气好捡到获得……获得途径十分多。百咫条携带不便,也可以存入一张卡中,这种可以存入无限百咫条,但它可以升级!
三百百咫条可以升一级,然后是八百,接着是两千,然后是五千。等级越高,这张卡的价值也就越大,分为“青,黄,橙,红,紫”五种颜色,每升一级,加深为一种颜色,相应的持卡人身份也会提高一大截;在修炼区里修炼所需的百咫条也会减少;购买时的消费也会变少;卡等级越高,可以学习的功法也会越多,越高级。
“所以,百咫条是一种百咫的重要货币。好啦,参观到此结束!都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吧!看看票上的号码是哪个房间,去找就行了!”白衣老者大松一气,笑着对那几千名新生说道,然后自己扬扬手背离而去。
魔妃嫁到:神尊矜持點
“五十六。”白翎看看自己的,再看看白唯的——“五十八?”
“嗯。”白唯道。
“兄弟这么有缘啊!我是五十五!”余游冲上前来,手臂搭在白翎肩上,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五十七……”木依看了一眼白翎,道。
捕惑君心,刑部x檔案
许愿看这边很热闹,跑过来道:“你们串号吗?我是五十九!”
“不知道那个言墨是在那儿,不过幸好白唯已经有左邻右舍了!你应该高兴啊白唯!”白翎打趣道。
“哈哈!”
……一片欢声笑语中,已经是晚上了,收拾好东西,体验了一番美味的百咫食物之后,白翎独自一人非常满足地在学院里乱逛,逛到了战区,见那里欢声笑语不亦乐乎,自己也去凑热闹。但是当他挤进人群时,却在三号擂台下呆滞了一会儿——
“这不是白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