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指
小說推薦惡指
劳恩的魔法测试水晶掉在地上碎了一地,克雷尔刚要坐下却摔了个狗吃屎,强尼的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任火真的很想提醒他,口水流出来了……
衣錦還香 默溪
夏佐微微颤抖着身子,转过身,咽了口口水,有些僵硬的说:“小师弟,不要开玩笑,这种事不能乱说懂不懂?有的时候祸从口出……”
“喏……”任火叽里咕噜的念了一句咒语,就见他手上冒出了一个篮球大小的水球,水球晶莹剔透,里面的液体还在不停地旋转着。
重生之傲嬌千金妻 偷吃豆豆的果果
“四阶……真的是四阶!”克雷尔像个小孩子一样跑到任火的面前,看着任火手中的水球,眼中突然溢满了泪水,“老师终于后继有人了啊……”
“是啊。”夏佐用手指轻轻的戳着水球,把水球戳出了一个个凹槽,“我们这些愚笨的弟子,跟随老师学习魔法多年,却怎么也不能突破那层膜,我们辜负了老师的期望,也败坏了老师的名声啊。”
“小师弟,你才是最适合继承老师魔法的人啊。”强尼叹着气,“这是老师当初无聊时改进的魔法,却是个鸡肋,因为需求的等级需要四阶,要求等级高,但是却没有多少的治疗能力,我们一直以为老师早就把这个魔法扔掉了……”
“我想老师了……”劳恩轻轻的摩擦着手中储物袋上的魔杖标志,“时间过得可真快,转眼就是几十年过去了,我们从当初跟着老师时的小屁孩,一个个都白发苍苍,却都没有突破那一层膜。小师弟,你的天赋如此之高,老师的道统发扬光大就在你的手中了……”
“不说那么多了。”克雷尔从劳恩手中接过了储物袋,慎之又慎的把它别在任火的腰间,“小师弟,千万要保护好这个储物袋,而且,最好不要让太多人看到这个储物袋。虽然已经没有多少人认得老师的私人标记,但是认得出来的人绝对都不是你现在的实力所能够匹敌的,所谓有财不外露……”
“小师弟,克雷尔的废话有点多,这是他的**惯了,你也别在意。”强尼直接打断克雷尔的话,“克雷尔的意思就是说,老师毕竟活了那么久,他的朋友大部分都逝世了,敌人自然也是。只是如果有偶尔存活下来的敌人,那实力绝对不是你现在实力能够匹敌,你要知道,活的久才是最大的胜利。所以要尽量注意,小心保护好自己,明白吗?”
網遊之冥帝
任火笑了笑,说:“明白了师兄,不过我倒不觉得大师兄的话是啰嗦,唔,这叫关心,嘿嘿。大师兄,我说的对吧?”
“唉,我就说老师怎么收了你们这几个愚笨的弟子……”克雷尔的眼睛都笑的眯了起来,“看看看看,还没有小师弟看得透,我平常唠叨你们那是唠叨吗?那都是爱啊!”
“……”
“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带小师弟去进行魔法进阶测试……正好把那几个老家伙叫来,看他们整天说自己的弟子天赋多么多么好,看这次不吓死他们!”劳恩急忙说道,因为他实在被大师兄那句都是爱吓到了。
“走走走!”克雷尔迫不及待的拉着任火就走,“这次一定要让那几个老家伙丢丢脸,让他们整天气我!”
“可是大师兄,我还衣冠不整啊!”
“怕什么?在魔法公会里还有谁敢跟你计较这个?看我不拍死他!”
枕邊有誰 餵小白
“……”
魔法进阶测试,这是魔法公会测试魔法师等级的一种机制,魔法进阶测试一般由魔法公会当天的值班魔法师进行监督测试。而要确认一个魔法师的等级很简单,一阶魔法师可以很轻松施展出三个一阶魔法;二阶魔法师可以很轻松的施展出五个一阶魔法和三个二阶魔法;三阶魔法师则是可以很轻松的施展出七个一阶魔法和五个二阶魔法和三个三阶魔法。
这是低阶魔法师的测试方法,而四阶魔法师要求则高的多:四阶魔法师要快的施展出三个四阶单体魔法,一个四阶群攻魔法。这里面多了一个“快”字,就多出了许多困难,因为魔法师要施展魔法是必须念咒语的,而咒语的念快念慢就是体现一个魔法师的战斗力还有魔法钻研的程度。
而且,四阶的群攻魔法咒语更是复杂晦涩,这是低级魔法师完全想象不到的,所以四阶魔法师的魔法进阶测试比起低级魔法师的难度高出了好几倍不止。而魔法进阶测试并没有什么可以作弊的方式,能施展出魔法就是能施展出魔法,不能施展就滚蛋,很简单的规则。
只是,今天的监督人员有些不一样:首先,八百八十层的劳恩,三个比之劳恩层次还要高的克雷尔、夏佐、强尼。而另一边跟劳恩等人瞪眼的是八百七十九层的布兰登、还有他的好朋友八百八十层以上的伯文、戴纳。还有站在他们身边的一个年轻人,有点小帅得年轻人卡尔文。
王爺床上是非多 蔡小雀
这种规格,是魔法公会历史以来都没有的,因为没有什么人值得魔法公会八百五十层上的魔法师亲自监督现场,尤其是在场的各位大魔法师,最低的一位层数也在八百七十九层,这足以说明今天魔法进阶测试的人之重要性。
眾生 少主
此时的两方**味相当的浓,两方人都互瞪着眼睛,就差大打出手了。可是作为当事人的任火却很淡定的站在场中央,时不时好奇的摸两下墙壁,碰碰墙上挂着的魔法灯,就好像乡下的穷小子头一次进城,什么都好奇。
丞相大人懷喜了 西年華
场中第二位的年轻人卡尔文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看着任火,在他看来艾伦就是一个乡下来的小子,走了狗屎运,学会了一点点魔法,就骗过了劳恩那几个老糊涂,还找来这么多人,真是土鳖。
“那个谁谁谁,要是不行就赶快下来,别浪费我们时间,你难道不知道魔法师的时间多么珍贵么?”卡尔文一脸鄙夷的看着艾伦,催促道。
“嗯?”任火转头看向卡尔文,一脸好奇的问:“你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