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天御靈
小說推薦封天御靈
对于白来说,厨房绝对是一个新鲜的地方。
傳說中的季太太 吾夢
他想不明白,这些他眼中的下等生物,为什么要弄那种怪怪的东西吃,难怪总是生病,想必就是那些东西作怪。
一直被南宫龙儿牵着来到了厨房门口,忽地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飘散出来,萦绕在白的鼻尖,白头屑贪婪的耸耸鼻子,白很沮丧,自己吃过很多东西,可没有一个能有这种香气,对一个靠吸食生命精华存活的小孩来讲,这样的香味有着致命的诱惑,情不自禁的慢慢向厨房走去,南宫龙儿笑笑,松开白的小手,站在一旁看着缓慢走向厨房的小孩。
不用猜都知道屋子里的香味是怎么回事,除了晚起的乐乐,谁没事这会儿才去吃饭。
屋子里
撿漏
小丫头吃的很带劲,昨晚没吃完的烤肉这会儿吃起来格外爽,少了些腥味,更显美味,不时抬头用双手抹一把嘴角,然后低头接着吃 。
白知道里面有人,从上楼时就感应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从另一个房间跑到这里来了,只是不知道她来这里是干嘛的,刚才牵他上来的人可是说带他来吃东西的,明知道那不是生命精华,明明记着姐姐不让自己吃除此以外的东西,但是那蚀骨的香味一次又一次的挑动着白的味蕾,就像是天使牵着你的手,慢慢走向低于,想抗拒,又不愿意放手。
婚來婚去,冷戰首席上司 席安
难道他还请了其他人吗?她不知道王是要一个人吃东西的吗?白下意识回头看来眼,南宫龙儿以为白石害怕,于是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有指指关闭的大门,让他自己去,从他刚才松开自己的手开始,南宫龙儿就知道,白是真的看得到周围的一切,虽然南宫龙儿也很惊奇,但是聪明的她并没有马上问白,她想让孩子自己告诉她。
见南宫龙儿似乎完全没明白自己的意思,白有些气馁,但想了想,便伸手打开了他这人生中第一扇大门。
乐乐正吃的欢快,听到背后响起开门声,想也没想就说道:“姑姑,人家可没有偷吃大家的东西,我只是把昨天自己剩下的食物消灭干净而已,今天人家可没有浪费,你不许再说人家”单手拿着一块烤肉,在头上晃了晃。
白很肯定,发出那迷人香味的就是这东西,这会看到面前坐着的家伙把那东西拿的高高的,似乎打算送给自己,虽然态度不够恭敬,居然不知道她要送到自己面前,实在可恶,但大肚的白还是决定看在食物的面子上宽恕她,然后南宫龙儿就看见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白伸出右手,因为还缠着白布,此时看起来还有些怪异,以手掌尾中心,一团可见的血色光圈环绕在手腕处,手背上出现一个晦涩的图案,一直向着五根手指延伸,知道爬满整个手掌,加上被白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身体,看起来阴森可怖。
当南宫龙儿想起要去保护乐乐不受伤害时,只见原先乐乐手上的靠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消失,白的手掌处此时红光翻腾,渐渐的,一只和乐乐手上一模一样的烤肉赫然出现在百度手上,南宫龙儿呆了,这又是什么术法,自己居然完全看不懂灵力的运行方式,更不要说结构图样,本来在南宫龙儿心中就已经神秘的少年,南宫龙儿更显复杂的盯了眼白,默默走进了厨房。
发现自己手上突然消失的烤肉,乐乐说道“姑姑,哼,你再不把烤肉还给人家,乐乐就不和姑姑亲了,失去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孩子的爱,你绝对会后悔的”乐乐鼓着自己的小嘴,气哄哄的,边说便转过身体。
白有些好气的看着手里的东西,完全不顾目瞪口呆,转而尖声大叫的乐乐,也忽略掉闻声而来,很快挤满整个屋子的人,更加不在乎满屋子怪异的盯着自己的目光,他只想知道手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南宫龙儿悄悄向沈姨一行人,简单的说了下刚才屋子里的情形,乐乐也恢复了冷静,只是会是不是盯着屋子中央的小孩看,她已经知道面前这个拿着自己的烤肉的家伙,就是船底关着的哪位时,之前的害怕又被浓浓的好奇所取代,那家伙把自己包的那么紧,我倒要看看塔式怎么吃东西的 ,而这也是在场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不管别人打算怎么做,白现在已经决定尝试一次下等人的食物,只这一次,暗暗想着的白将烤肉移向嘴边,然后众人就看到,烤肉变成一股烟气一般的东西,顺着白布包着的大概是最大位子,快速消失不见,乐乐惊呆了,满屋子的人都惊呆了,哪怕之前看到过这样神奇一幕的 南宫龙儿,依旧难掩内心的惊讶。
“姑姑,他是把肉吃下去的吗?”乐乐看着白问南宫龙儿
艷鬼 公子歡
“啊。。嗯。。或许算是吧。。”南宫龙儿也不知道该样回答乐乐的问题
醉美一世 雙喜一哥
于是,白在慢慢回味肉的味道,众人则在看着他回味。
不同于自己一直吃着的毫无滋味的食物,刚才的东西为什么会那么好吃,好吃到眼睛都在流口水,白不明白这是一种怎样的情绪,只是感到自己的眼睛微微胀痛,自己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吃过这样的东西。喉咙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发出来,胸膛憋闷的难受,白努力忍受着,不发出一丝声音,这一刻,白好慌乱,好想姐姐,想问问他自己怎么了?
四周很静,大家不约而同地看着屋子中央身躯颤抖的孩子,心情不知不觉的变得糟糕起来,虽然白在努力忍受着自己从未遇到过的感受,但在场很多人都看出了他在哭,哪怕完全看不到他的脸。
都说情绪可以感染,哪怕是乐乐,此时也有些不太好受,他应该饿了很久了吧,不然怎么吃了一口很普通的烤肉就哭了呢?
南宫龙儿觉得自己的胸口很痛,看着场中的孩子,她很想走过去紧紧的抱着他,去安抚他受伤的心,于是她这么做了,白没有动,任由南宫龙儿抱着自己,这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姐姐,白这样想到,慢慢的靠在南宫龙儿的肩上。
脑袋沉沉的,等南宫龙儿发现怀里的小孩一动不动时,才发现白早已经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