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之輪迴
小說推薦幻之輪迴
风向城,某小饭馆里。
桌面上摆放着一块狭长的黑色铁块,表面可以明显的看得出几道暗红色的纹路,除了这一点外,其他地方倒是和普通的铁块没什么区别。
“这就是……他们用灵铁矿弄的东西?”
因为冰灵事先有提醒过不能乱动,依尘现在也只是好奇地探出头来打量。
且不说他们之前已经耗费的那部分,单单是昨天运来的三车灵铁矿刚才看时也已经剩下不到一车,那么多的材料,却只是炼得出这样一小块。
“如果没猜错的话……”在依尘的注视下,冰灵漫不经心地把铁块拿在了手上。“这些纹路,应该是某种术式。”
“术式么?”闻言,依尘顿时起了兴趣。
“说是术式,不过……只是一个部分而已。”
说着,她随手把铁块扔回了桌面,脸上依旧没有半点表情。
说好了不能乱动呢?!Σ(っ°Д°;)っ
担心地看着被残忍地扔回来的铁块,依尘在确认它不会自爆后稍微松了口气。
“既然只是一部分,应该还有别的。”
显而易见的结论。
白夜教会在每个城市基本都设立有分部,如果是在赶制,确实有可能会将工作量分成很多份交给各分部完成。
“最近的城市。”
“……托里尔城……等等,你问这个干嘛?!”(#°Д°)
“再多弄些。”
不要随随便便就做决定啊喂!
看着冰灵说出这话时依旧没有变化的脸,依尘真的有种要掀桌的冲动。
“算我求你了冰灵姐,刚才你一脚把人家分部给拆了,再这样下去是要被通缉的啊!”
而且……不是说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不能发动攻击吗……大姐你不会真的只是跺个脚而已吧?!Σ(っ°Д°;)っ
“哥哥,淡、淡定。”
看着用头狠狠地撞了几下桌面的依尘,坐在一旁的萝奈很单纯地被吓到了。
“所以说,这算是……同意?”
闻言,依尘停了下来。
我这不是点头啊喂!Σ(っ°Д°;)っ
—————————————————————
托里尔城,白夜教会分部。
“……”
“这里好像……没有反应……”
看了一眼面前地表陨石坑一般的凹陷,冰灵转回头,面无表情地冲依尘说道。
∑( ̄□ ̄)
“没有反应你拆人家分部干嘛?好玩吗?!”
“……我以为他们有什么方法……能扰乱我的直觉。”
“……”
说白了你是依靠你的直觉来辨别的吗?!
听到这样的回答,依尘的内心已经近乎崩溃。
“……下个城市?”
“我不干了!”Σ(っ°Д°;)っ
……
—————————————————————
玉手拿起两块赤纹铁块试着沿纹路拼接了会儿,在确认几次后,冰灵将它们放回了桌面。
“只是些不起眼的小部件。”
看着面前摆放零散的铁块,依尘和萝奈也学着她的样子拼合了几块,得出的结论同样是互相间并不契合。
“毕竟只是小城市,主体部分大概在高一级的分部吧。”
说到这,依尘意识到自己失言了。不过看到冰灵似乎没有因为他这句话而打算向大城市进军,他不由得松了口气。
“不过,说起来只是小部件,就已经包含有好几个咒术,看样子他们要弄的东西好像很不简单。”
“还好。”
冰灵点了点头。
“应该是用来对付半神的。”
“……”
别一脸淡定地说出那么可怕的事好吗?!
半神是什么概念?龙皇?幻神?
面无表情地看着依尘,冰灵歪了歪头:“你已经达到半神之境了?”
“你怎么看的。”→_→
“那他们……是要用来对付谁的?”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要说白夜教会的对头……
想到这,依尘愣了愣。
“翎儿……吗?”
“翎儿是谁?”
愛妻難哄,冷戰首席大boss
執掌好萊塢
“这不是重点!”
在冰灵还要再追问之前,依尘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她。
如果冰灵说的话不假,依尘确实需要好好考虑这件事。
以目前的情况看,白夜教会赶制的这件东西应该是用来对付蓝夕翎的,毕竟要说半神,最有可能的就是她。
能轻易解决掉杀戮之神的神魂,即便没有半神,起码也是十一十二阶的超级幻师。
不管怎么说,得知白夜教会在制造对付蓝夕翎的东西,他没有理由坐视不管。
“……哥哥”
察觉到萝奈的声音,依尘回过神。
“翎儿姐姐那么厉害,我们知道的事,她应该……也会清楚的吧?”
闻言,他迟疑了会儿,旋即拍了拍脑袋。
蓝尘宗是什么势力?既然能与白夜教会抗衡,在各地哪里会没有眼线的道理?
將孕記
所以说……
翎儿会处理好的吧?现在的任务,只是去幻兽山脉而已。
“想好了吗?这次去哪拆?”
(╯°Д°)╯︵┴┴不要连你自己都承认是在拆楼好吗?!
相比起冰灵的淡漠,依尘脸上的表情一分钟要经历几次大变化。
“计划改变,直接传送去幻兽山脉。”
他无可奈何地摆了摆手。
要是真的这样一路拆过去,傻子都能知道路线。
“传送……么?”
有那么方便的办法我们为什么非要走着去?我又不用经历八十一难。→_→
網遊之最帥神牧
不过……
按理说维持幻兽的存在不是要消耗幻力吗?为什么已经跟着她折腾了大半天,我却没有幻力减少的感觉。
想到这,依尘下意识地看向了冰灵。
“……”
算了,还是不问了吧。
看着那张本来很好看的脸,如今却因为没有表情让依尘觉得很不对劲。
“传送……有问题吗?”
“没有。”
“好、好吧。”
还以为她会先问距离。
末世之妖花燦爛
“那你还能保持召唤状态多久?”依尘想了想,决定换个方式问。
闻言,冰灵歪着头迟疑了很久。
“……”
“三十年?”
∑( ̄□ ̄)
—————————————————————
深夜,三人从服饰店走了出来。
原本是觉得一直让冰灵光着脚不太好所以来替她挑双鞋子,不过在进到店里后冰灵表示她可以将幻力凝聚成衣服的形态,所以顺便连身上的衣服也换了。
据说之前那身白色长裙也是用幻力做的,这个依尘倒没看出来。
“哥哥……喜欢这样的风格吗?”
“所以说那是她自己选的啊!”Σ(っ°Д°;)っ
露脐背心加高腰短裤,我只是个纯洁的孩子!
看着冰灵这身除了色调和之前一样外,暴露程度和风格已经完全不同的装扮,依尘深刻地明白了自己带她来服饰店是多么错误的决定。
“冰灵姐姐很喜欢吗?”萝奈好奇地看向冰灵的脸。
依旧没有表情,非要说的话,对于萝奈她偶尔会流露出敌意。
深夜的街道没有太多人活动,依尘也是故意要挑这样的时间。毕竟这座城的教会分部今天也被冰灵拆了,要是还敢大白天地在人家面前晃荡,难免要惹出一大堆麻烦。
不过事实上,他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光影流转,幽深的小巷中泛出难以察觉的紫色。
而在下一瞬,冰灵动了。
穿着纯白高筒靴的脚在地上轻轻一点,高挑的身子便已经带着一阵气流消失在依尘的视线之中。
那之后,巨大的响动从巷尾传来。
“……”
玉手紧紧地掐着钢铁般坚硬的脖子,昏暗中,除了一红一蓝两双眼睛泛着醒目的光影外,对方身上同样流转着诡异的暗紫色纹路。
“我……认得你。”
樱唇轻启,冰灵的脸上虽然因为没有表情而显得很僵硬,却透露着直逼人心的寒意。
“当然的吧?”
两抹红光闪动。
此时的面甲下,即便看不到,也能想象得出是怎样一张狰狞的笑脸。
“毁了……”
手上的力道加重,宛如钢铁被碾碎的声音传出。
“你毁了他。”
“挺好的不是吗?……违抗我的人,就是这样的下场。”
闻言,冰冷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愤怒。
已经不知道感情是什么。
泪,已经流干了。
霸愛之心機嫡女 蝶舞依雪
什么都改变不了。
毫无征兆,玉手猛然挥下,将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我很后悔……当初没有参战。”
脚跟踩在对方的脸上,漫不经心的一下,青石地板便已经裂开了清晰的裂纹。
不甘。
心里没有一点实感。
但是……
“但是现在,你要是再动他一下……我会让你连这道神魂都不敢收回去。”
白光划过蓝眸,苍白的火焰宛如鬼火般无端地显现在盔甲上。
此时的黑影,仿佛干柴般,火苗在他身上出现后便迅速地向周身蔓延,最后笼罩住整个身子。
“你以为……他待在你身边就是安全的吗?”
“……”
盔甲融化,面目扭曲。
看着那双猩红的眼,直到对方只剩下一滩恶心的浆液,冰灵都没有再说一句。
片刻后,两个孩子跑了过来。
因为光线的缘故,他们没有注意到那滩液体的异样。
“冰灵姐?”
月光下,还是那张没有表情的脸。
“……想看看。”樱唇轻启。
“想看看这里有什么。”
虽然是很牵强的理由,不过……很像她的作风。
意外的让人担心呐。
对于这样的回答,依尘苦笑着挠了挠头。
“下次别这样了,起码先跟我们打声招呼。”
没有像预料的那样点头答应,只是沉默着没作表示。
离开时,两个孩子走在前面。
冰灵依旧是一言不发地跟着,视线落在依尘的身上,没有表情的脸,让人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