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道未枯
小說推薦俠道未枯
“嗖!”
二人倒退数十步,下一刻再次双剑相接。
“布衣隐怎么可以交给你这外人来执掌!”
兮佑心中藏着一股愤怒,他不明白老头子为何会将侠隐令给无轩,布衣隐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是他的家,是他要守护的地方。
所以在听到耳目们的消息时,他快马加鞭的从云都赶来,为的就是得到侠隐令,不让这号令整个布衣隐的令牌落入心怀鬼胎的人手里。
而无轩便是他眼中的心怀鬼胎之人。
“怒海狂澜!”
剑影叠踵而来,天空中一把把剑影以排山倒海的气势逼来,犹如狂风怒卷,沧海波澜。
仙武世界大冒險
“风卷残云!”
无轩剑影密集如林,顷刻间一道几丈高的剑刃风暴席卷而出。
街道上的碎屑被剑刃风暴席卷而起,扬尘满天,石屑横飞。
二人辗转腾挪,身形变换莫测。
“叶落知秋!”
只见无轩手中的剑如同一柄落叶在狂风中瞬间席卷而过,极速如风。
“叮!”
最強反派系統
又一次的对峙,剑光四射,火花飞溅。对峙只是电光火石之间,短暂的一瞬间,二人便退开百米之远。
“这小子,速度有提升了?”
盲相
刀剑笑望着无轩,喃喃自语道。
二人已经打了快三十招了,兮佑心中早已生出烦躁。从小到大除了极个别怪胎之外,其他人都是被秒杀的份,可是今日整整打了三十多招竟不占丝毫上风,兮佑那孤傲的性子已经被磨急了。
“小子,我承认你很强。不过想执掌侠隐令你还差了点!”
貓妃入懷:邪王寵妻請節制 故柳在夏
兮佑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身形鬼魅如电,肉眼根本难以看清。
无轩灵魂力量散发开来,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哼……跟我玩速度,徒劳罢了。”
兮佑鬼魅般的身影在灵魂力量的探测下显露无疑,无轩脚踩风巽千里的身法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前方奔袭而去。
“十步绝杀!”
途中,杀气弥漫,剑尖直取兮佑的咽喉,而兮佑试图遮挡,手中的长剑却被流霜剑瞬间击飞。
“好快的剑,好浓郁的杀气。”
在场有些人已经经守不住无轩的杀气晕倒了过去。
護花高手混都市
流霜剑擦破兮佑吼间的皮,一丝醒目的鲜血渗了出来。
“你败了!”
无轩简简单单的三个落入兮佑耳中却是显得格外的刺耳。
怎么可能败,怎么可能败给一个灵武境三重的小子。可是事实就是如此,灵武境三重……无轩的确比他强。
而就在此时两道身影划破天际而来。一红一白,一男一女。
红衣女子一身红装如浴鲜血,妖艳而妩媚的身子摇曳着,水蛇般的腰肢微扭间摄人心魄。
“好巧哦,我们又见面了呢,弟弟!”
血衣女子玉指点着朱唇,话语间尽显一副媚态。其腰间的白色玉佩在摇曳着,熠熠生辉。
此二人正是之前在四季寒潭
遇见的血白守玉使血凤音和白龙帆。
白龙帆一身白衣配着古剑如一谦谦君子,孤傲少言的性格更是凸现出了他独特的气质。
“该死……着麻烦还真是一波接一波。”
流霜剑入鞘,无轩双眼微眯,嘴角勾起一抹烦躁。
“小子,这回……你逃不掉了。”
白龙帆身影一动,身形犹如一道白色的风划过,一剑刺向无轩胸口。
无轩还未动手,眼前就出现一道挺拔的身影,此人身着青衣,正是刚刚与无轩比试的兮佑。
兮佑手一招,白龙帆手中的招式便被其轻松破解。
“当我不存在么?敢在我面前杀人,正愁有气没地儿撒呢,就拿你来出出气。”
兮佑天河境一重的实力陡然爆发,气势如同大海一般席卷而来。
白龙帆虽然已是归元境巅峰的存在,离天河境只有一步之遥,但是天河境和归元境的差距如鸿沟一般,并非那般好跨越。
面对兮佑的攻势,白龙帆手中的古剑一挥,反手就向着兮佑刺去。
動天
“叮!”
二人对峙,有如电光火石一般。
“哼,不自量力!”
兮佑右臂骤然用力,长剑便如同山岳一般压了下来。
“噗!”
白龙帆一口鲜血喷出,后退了数步方才停了下来。
“猎纹殿的人?不过如此……”
兮佑丝毫不给白龙帆喘息的机会,只见他欺身向前,剑刃扫着白龙帆的鼻尖而过
,剑身上的波动一圈一圈的散发开来,犹如一滴滴散开的水纹波纹。
“咚咚咚!”
白龙帆脚尖抓地,几乎平躺的姿势贴着地面向后退了数十米,随后凌空一个翻跃方才站稳了身子。
星際後勤兵
“你是何人?竟然敢跟我猎纹殿作对。”
白龙帆怒道,语气中的不甘之色明显可闻。
“呵……猎纹殿?很了不起么?老子就看你们不爽,咋了?”
兮佑才不怕什么猎纹殿,他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尿性,恐怕没几个人能降伏。
“你……”
白龙帆就欲动手,胸口却传来一阵疼痛。
轰隆隆!
天空下电闪雷鸣,积蓄了许久的乌云翻腾不休,很快大雨滂沱。
将军府
“将军,这是众将士联名用鲜血书写的邀请函,你看我是不是应该交给无轩。”
赤云英对着主座上的邢西扬道。
邢西扬摇了摇头道:“虽然众望所归,但是他不属于这里,如果下次还能再见面,或许就可以了。”
“报……禀告将军,赤云英将军断刃山脉中兽潮涌动,将近徬晚便会来到我们断刃城。”
“什么……”
網遊之終極法師
邢西扬一掌拍断桌子怒道。
现在断刃城只剩下断臂残垣,若是兽潮攻击而来恐怕很难抵挡的住。
“云英你带人在城外设置陷井,尽量延缓兽潮的速度。顺便去告知曹勇,让他在城中招募武者,以备今晚的兽潮大战。”
赤云英风尘仆仆地出了将军府,只留下邢西扬一人负手而立。
盛世田寵 蘇不酥
“也不知道那小子去那儿了,希望今晚能够到场吧。”
无轩虽然只是灵武境三重的修为,可是战力不俗,若是让他参与兽潮之战,恐怕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邢西扬不由得将目光移向了远方远处的一道天空之中,其方向正是无轩所在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