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吟碧落,劍嘯黃泉
小說推薦簫吟碧落,劍嘯黃泉
“难道我们亲生姐妹也要挥剑相向么?”西筠看着一脸冷色的西妫,有些悲哀,“小妹你看看,这个女孩就是碧落呢,是阿妈的碧落箫幻化成人的。如果阿妈今天看我们两败俱伤,也一定会很伤心的吧?”
神話世界紅包群 神話神話
“你住口,”西妫忿忿开口,“不要说得仁义好像都在你那一边好不好?为什么总是我理亏?难道不是你总对我咄咄相逼么?要不是你唆使苗教的长老下令天下苗人见我便要全力捉拿,我又怎么会连来个中原武林还要冒用你的名字?”
西筠叹息:“妹妹你以为那是我的主意么?你偷玄冰宝玉的事情不知怎么被尤长老知道了,我还试图为你辩解来着,但其他的长老根本不相信我。到今天我还是不知道你要那宝玉有什么用处。荣华富贵于你来说就有那么重要么?如果你现在能将宝玉还给我,我回去之后必然会多为你说些好话,说不定长老们念在我们西家多少年功劳的分上,会赦免你的罪过也不一定。”
“好笑,”西妫不耐烦地打断西筠的游说,“我就是喜欢荣华富贵,那又如何?难道姐姐你还愿意过我们小时候的那种苦日子么?你不必说,有着阿妈世袭的地位让你去继承,我有什么?可是凭心而论,你觉得我比你又差在哪里?既然我不比你差,那为什么从小到大好的拔尖的向来都是属于你的?你看看,”她悲愤地指指白玉影,“连我的男人都要被你抢走,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我的好姐姐?”
“原来你一直都很介怀,”西筠沉默了一会,方才轻轻一叹,“如果你真的如此不平衡,世袭的位置我可以让给你,我的所有富贵可以让你去享受,姐姐唯一希望的,就是在这世上我仅有的亲人——妹妹你,能够不必与我挥剑相向。”
“让?”西妫冷笑,仿佛她说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久久,她停了笑声,神色幽怨地看着西筠,“虽然我从不认为自己比你差,但既然你这么说,那么姐姐你来告诉我,你连白玉影也会一并让给我。”
西筠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西妫会提及这个,她看了看身边不远处的白玉影,过了一会才嗫嚅道:“我和他又没有什么关系……”
“罢了,我又不是傻子,”西妫冷冷打断她的解释,“我也不是瞎子。你们之间的事情我看得清清楚楚。”
“我们真的没有什么。”西筠见她如此冷淡,慌忙急道。
絕對陰謀論 溫肆
“哼,”西妫见她心急,眼珠一转笑容有说不出的诡异,“果真如此么?那你帮我在他身上种一道女儿蛊。我便信了你。”
“女儿蛊?”西筠喃喃,“白公子只是不相干的人,你要用这么狠毒的蛊毒么?你可知道这道女儿蛊是没有解药的?”
西妫阴沉一笑:“我当然知道,要么怎么会让你下给他呢?我要他一辈子都不能离开我的身边,除非他死。”
“为什么你要如此狠毒呵,妹妹?”愣了半晌,西筠有些哀伤地笑了笑,“你不是很喜欢他的么?那为什么要下如此毒手?”
陰陽巡察使
“喜欢就一定要得到。如果被别人得了,我拼了全力也要拿回来;如果被姐姐你拿走了,我宁愿毁了他也不会让你拥有。”西妫依旧面色不便,但让人感到有一股寒气从她脚底升腾而出,她的唇畔冒出一朵诡异的笑容,“所以,如果姐姐你还念在我们的姐妹深情,那么你就证明给我看吧!妹妹我睁大了眼睛看着呢。”
我禁不住冷笑出声。西妫看我一眼,却并未出声,只是一径盯着面有苦色的西筠。
此刻我们三方成剑拔弩张之势,其实公子与西妫之间总会难免一战——虽然深究起来,二人并无冤仇,但依照西妫方才的说法,她的性子是绝不会允许白玉影脱离她的身边左右的。我暗自打量在一旁沉默的青枫,他依旧低着头,不言不事,仿佛周遭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算算青枫的年纪,应该不会过百岁,但看他全身上下都笼着一层淡淡的雾气,让人无端感到愁绪万千。——看来也算是同道中人呵!忽然间我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触。在这是非多的江湖中,又有几人不忧不愁?
虽说我们都不是俗物,但到头来还是难逃庸俗的结局。
由于我们的拥有者立场不同,所以最终陌生的我们只有拼个你死我活。
真是讽刺。
西筠吐了口气,似乎终于下定决心一般,一字一顿地说:“我是绝不会对白公子下手的。”
白玉影的呼吸忽然浑浊了一下,我的手不由轻轻一动——如此来看,起码我们不会输了。我看向青枫,他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只是那阵雾气仿佛稍微变浓了些。
没有料到,西筠竟然会为了公子而和自己的妹妹决裂。
“你与我的恩怨,冲着我一个人来就好,不必夹枪带棒,咱们之间的事情与白公子无关,”西筠拿出腰间的佩剑,缓缓抽出,“如果你执意要在今天同我决一生死,那就来吧。碧落,准备好了么?”西筠在此刻仿佛极为冷静,与方才的惊惶判若两人,她沉着地唤了一声身边的碧落。
謝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裏
“虽然我百般不愿,”碧落也轻轻解下了佩在腰间的翡翠箫,“但事已至此,似乎也没有我选择的余地了。西妫,”她凝视着不远处的西妫,眸子里盛满哀伤,“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实在不愿看你们姐妹相残。”
“你这次又要站在哪一边,白玉影?”西妫有些火大,她忿忿地看着公子,“你又要帮这个小贱人了是么?”
我淡淡一笑,不待公子发话便将剑收回在了鞘中。
無上真魔
身后果然传来了白玉影有些嘲讽的笑声:“你们姐妹的事情与我何干?黄泉,我们走。”
“你、你竟然要走?”西妫又气又怒,我也没有忽略在一旁的西筠有些哀怨的眼神。
“我这人一向不太喜欢凑热闹,”白玉影无所谓地笑笑,“而且我走的话,你应该高兴才对,不是么?”
超越諸天輪回 霸夏
看眼前的两姐妹的美丽面孔似乎像变脸耍戏法般的青红交错,我轻轻笑了一下,转身随着公子离开。心中暗叹。我用最低的音量对公子轻轻说道:“你还真是无情呢!”
公子粲然一笑:“管别人做什么?我们走我们的。”
異界最強雜役
“是么?我原本以为你对西筠姑娘是不同的,公子。”
“不同又如何?就值得我为她卖命了么?”白玉影的眼神变得有些深沉,“而且我现在真的很想知道她们唱得是哪一出呢。”
“她们?”我心一惊,“莫非公子还是信不过西筠姑娘么?”
白玉影忽地收住脚步,他定定看我,似笑非笑地问道:“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