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我在山村的悠閒生活
小說推薦直播:我在山村的悠閒生活
“是啊,小甜,等我们干完了这一票,全都发财了,到时候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
小六丝毫没有捕捉到小甜异样情绪,他的家里也算是小有家底,但是跟莫鑫这些人比起来,还是差了很远。
小甜一直不接受他,他觉得应该是在嫌弃他太穷了的缘故。
待会下了墓穴,按照莫鑫提前跟大家讲好的游戏规则,到时候冲在最前面,能获得的分成比例也更高,改变了自己的经济基础,小甜一定不会再拒绝他了!
小六很兴奋,很激动,是否能够抱得美人归,是否能够舔狗转正,就看这一波了!
而小甜的兴致明显不高,如果今晚动手,万一是将地底下的脏东西放出来了,那可怎么办?
可是,她的意见,估计莫鑫等人根本就不可能接受。
她又看向了小木屋,随后目光落在了小六身上,说道:
“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我继续守在这里。”
“哦,那好,我就先过去了。”
空間神醫:重生最強女王 龍九月
小六带着两盒自热米饭,本意是打算陪着小甜一起吃饭的,但小甜下了逐客令,他又担心惹小甜生气,于是点头转身走了回去,临走之前还特地说道:
“小甜,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小甜默默的翻了个白眼,不让她失望,呵呵。
小甜有一口没一口的朝着自己的最里面塞自热米饭,心思完全不在吃饭上。
最后,小甜心一横,不管如何,今晚必须要粘着徐夏,这或许关系到小命的安危!
想明白了这些,小甜大口吃饭,如果要跑路,也得吃饱了有力气才行!
青果 顧堅
愛到無路可退
最后将空饭盒丢进了篝火堆中。
小甜深吸一口气,站在了徐夏的小木屋门口,用力的敲了敲门,喊道:
“夏哥,我有事和你说。”
徐夏百无聊赖,手机上的下载的俄罗斯方块,让他玩到了世界顶尖游戏大师的水准,开心消消乐的单机版,已经连刷了两遍。
拳皇单机版直接将难度开到最高,依旧是天下无敌。
徐夏郁闷,突然发现,智商太高了,好像并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因为,身边的一切,那些经典的游戏,也无法让他提起丝毫的兴趣。
就这样,盯着木头的纹路发呆了好一会,耳边传来了敲门声,以及小甜的喊声。
徐夏活动了一下胳膊,舒展了一下四肢,将门拉开,问道:
“什么事?”
“夏哥,你能不能别老是将我拒之门外的样子啊,是小甜哪里做的不对吗?小甜可以改。”
小甜的声音娇滴滴的,模样楚楚可怜的。
如果换成岛国文化昌盛的岛国,接下来的一幕,一定会引起非常强烈的舒适感。
徐夏凝了凝眉头,心头呵呵,还没死心啊,劳资的身子就那么馋人么?
腹黑狂女:傾城召喚師
他淡淡道:
“有事说事!”
小甜吃了闭门羹,但没关系,好在已经习惯了徐夏的这种态度,她转而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继续说道:
“夏哥,你知不知道鑫哥他们挖掘出来的盗洞,找到了墓穴的所在了,估计待会就要用炸的药炸墓了,你有没有兴趣,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没兴趣,另外,注意你的言辞,我对你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到底想要干什么,没有丝毫的兴趣,我只是一个带路的!
小甜,你要是没什么事,请回到你的位置,或者,你去那边也行!”
徐夏不苟言笑。
而后,徐夏朝前迈了一步,将小甜逼退,接着又朝着漆黑的林子走去。
小甜愣了一下,不知道徐夏这是要干什么,连手电筒都没打,想到徐夏一整天都没有离开过小木屋,难道是小解去了。
应该是这样的。
不过,小甜等了好一会,都没见到徐夏回来,她又有些着急了,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小小的思想斗争了一番,她打起手电筒,朝着黑暗中走去,边走边喊徐夏的名字。
不知不觉间,小甜都没有意识到,她在这片林子中迷路了。
徐夏是去小解,但也不完全是,整整一天,实在是太无聊了,除了玩手机,剩下的时间就在吃兔肉,一只七八斤重量的大肥兔,就这么被他吃完了。
明天的早餐还没着落,于是打算去另外设置的陷阱看看有没有收获。
陷阱设置的距离有些远,距离临时营地大概一公里多的直线距离。
也正是这个原因,消耗的时间自然更多一些。
而小甜并不知道这些事。
“夏哥、夏哥,你在哪里,我、我迷路了!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小甜刚开始还能保持镇定,但时间稍稍一长,一下子就慌了神,这林子里面有野猪,大狗熊,狼群,毒蛇,各种要人命的野生动物。
廢柴嫡女
徐夏刚到设置陷阱的地方,极好的听力,就让他听到了林子中传来的细微喊声。
他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一点都不让人省心,没那个本事,还到处乱跑,不是找死么?
徐夏没有立即就去救援小甜,蠢女人,尝尝教训没有错。
艾在,愛在 允亦幻
随后,徐夏蹲下身子,看向了地上的陷阱,运气好像还不错,抓住了一只野鸡!
野鸡这种鸡,比起家养的鸡口感会好上很多,随时面对可能出现的各种危险,成天在林子中到处飞奔,长得都是肌肉,基本上没啥肥油。
徐夏将野鸡拎在手中,唯一可惜的在于,这只野鸡应该死的有大半天了,没那么新鲜。
不过,总体来说,还是相当不错。
“徐夏,夏哥,救我、救我……呜呜呜……”
林子中,小甜的哭泣救命声,就没有听过。
霸道皇妃囂張愛
徐夏无语了果然是蠢女人,难道不知道节省必要的体能吗?
间隔三五分钟大喊一次,这样才是最科学的。
豪門貪歡 穆慕雨
算了,跟一个女人计较这么多干什么。
他寻着声音发出的方位,找了过去,不多时,便能看到四处晃动的手电光束。
“喂!别哭了,安静点!”
徐夏大声喊道。
小甜随之一愣,而后,那哭的梨花带雨的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是徐夏的声音,可是,她朝着四周望去却根本没有发现徐夏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