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诶?什么里应?什么外合?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啊?”
女娲努力的睁大眼睛,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好像是真的什么都不明白,对伏羲的话理解不能。
神道獨尊
“啧……啧啧……你就装,就硬装。”伏羲老神在在的说着,“十二祖巫,有两个很能忍,之前始终不跳出来,你猜我猜会是谁?”
“我咋知道呢?”女娲昂着头,一脸无辜,“我虽然是祖巫中的一员,担任后土职位……但是嘛,你懂的——当初我们为了避免被连锅端,大家各自都是藏头缩尾的聚会,谁知道对面谁是谁啊?”
“不清楚!”
“行吧行吧。”伏羲很淡定的起身,“既然你这么讲,我也懒得追问了。”
“不过呢。”
“年轻的娲啊,我劝你好自为之——毕竟,你整个神不是太聪明的亚子,所以需要小心哪天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赔了夫人又折兵。”
“好了……”他抬头,望穿殿堂穹顶,“白泽这个信使马上就要到了。”
“他要面见你,发出邀请。我呢,也就不在这里碍事了。”
“毕竟我除了是人族的庖栖人王,也还担任天庭的羲皇不是?”
獨步明宮 迦羅
“终究是没有跟天庭撕破脸。”
“帮你在人族里面做打工人的时候,认真一些,卖力一些,操心一些;在天庭工作的时候天天当薪水小偷,懒散一些,摸鱼一些,划水一些……考虑我们的兄妹关系,隐性有偏帮,大家都不好说什么,默认了。”
“但若旗帜鲜明的表态……啧,大家虽然都不敢说什么,但是我的良心也会感觉到冥冥中的谴责——那多不好意思啊!”
“我可是有节操的神!”
伏羲洒脱自在,说走就走。
留下女娲在殿堂中,看着他的背影,“节操这东西……你上个纪元不是已经丢完了吗?现在还好意思挂在嘴边?”
伏羲的身形踉跄了一下。
女娲还在嘀嘀咕咕的,气死老哥不偿命,“压榨天道,让他年纪轻轻就一头白发;欺凌幼妹,把她的私房钱连锅端……”
“你的神生崛起历史上,可是染着好多先天神圣的血泪汗水……所以在这个时代ꓹ 你可是被当大boss对待的!”
“虽然尊崇敬仰不是假的,但是如果可以ꓹ 大家都不希望你这样手腕能力、心性气魄强势可怕的人物重新执掌宇宙大权——不然哪天恰点烂钱的时候,都得左右张望、提心吊胆,多累啊!”
“换成是别人当盘古ꓹ 没有那份统治能力,大家便能尽情的皮了……多好?”
“新的盘古上位ꓹ 代表诸神的梦想,顶住你的压力ꓹ 撑起一片天空——哇ꓹ 稍微想想,都感觉天空更蓝了,月亮更圆了,空气更清新了呢……”
女娲咕哝着,“自言自语”的阐述新时代盘古的“大势”,以及某位古老领袖的过气,曾经常年架空别人ꓹ 现在轮到自己被架空,成为全新的橡皮图章。
虽然被用来盖章的时候很勤快ꓹ 各种场合下出场率极高ꓹ 但却如“叶公好龙”。
伏羲的脚步顿了顿ꓹ 背对着女娲的他ꓹ 此刻嘴角抽动,一抽ꓹ 再抽。
不过ꓹ 他略微沉吟了下ꓹ 终是没有说什么,甩了甩袖子ꓹ 似风一般的晃出了殿堂,仿佛要远离这伤心地。
“hiahia!”女娲叉着腰,得意自语,“老哥心态崩了!心态崩了!”
“敢当着我面说我不太聪明?”
“这是在扎我的心!”
“那也别怪我扎回去!”
高兴的哼着调,她便在这殿堂中处理公务,顺带着等候妖帅白泽上门,走一走流程,安排一些相关事宜,他日踏上天庭给帝俊主持婚礼。
只是……
女娲不清楚的是。
那风一般的男子,在走出了离人族最高殿堂很远的距离后,蓦然站定身形,难看的脸色一瞬间消失,嘴角也不再抽搐。
“愚蠢的妹妹。”
“就凭这些话,也想能撼动孤的心神?”
“呵……孤从来就没有憧憬过,所谓的众正盈朝!”
伏羲负手而立,纳宇宙天地于眼底,冷笑不止。
“三千大罗,三千神圣……我太知道那帮家伙的尿性了。”
“所以,我永远信奉这样的道理——”
“队友祭天,法力无边!”
“言必行,行必果!”
“我一直是这么做的!”
“他们很调皮,把我当大boss对待?”
“没关系。”
“只要再当一回他们的爸爸,一个个的调教到位,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伏羲收回视线,“倒是你们这群盘古候选人……嘿!”
“本领没多高,跳的却一个比一个欢实,各自开团,自己把自己挂起来,当成了boss。”
“你们若是团结一心,孤只能道一句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现在嘛……”
“鸿钧是boss,被多少人视作盘古路上最大的绊脚石,极端情况下是需要联盟讨伐的。”
“小妹你也是boss,是鸿钧这块绊脚石前的绊脚石,也是需要掀飞的。”
“哦,对了!”
“还有苍龙这可怜家伙,都没人管他的意见,就都自顾自的把他给钦定成了boss,开始围绕着他的脑门进行惦记了——好吧,他其实不值得同情,谁让自个儿也想成为洪荒的二代目,新一任盘古,晋升成为终极boss?”
漢興
“这年头啊!”
“盘古路上,真的是举世皆敌呐!”
青年近衛軍
“就不存在朋友这种东西,哪怕合作也只是一时,最后能有的关系只有两种——”
“敌人和手下!”
“不过,这关我什么事呢?”
伏羲嗤笑起来。
“斗吧!斗吧!斗的越凶越好!”
“你们不斗起来,把水给搅浑……我怎么好在里面浑水摸鱼呢?”
“到了最后,才容易给你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真以为我这个大boss,只能是最终露一下面的背景板,能做的事情只有为新一任的盘古祝贺,表示认同其为新时代的完美典范,是人道苍生的救世主?”
他冷哼一声,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再度启程。
“我偏不!”
“我就要让你们开开眼界,长长见识,知道什么是人心险恶,什么是丧尽天良——最终boss卧底新手村,成为全村最靓的仔,背负全村的希望,做为勇者之一去拯救时代,胜利前夜反手刀了所有队友,震惊洪荒无量劫!”
……
“天庭释放的诚意,我已经知道了。”
女娲见到了白泽。
此刻的她,正襟危坐,交流起来很干脆,一点不拐弯抹角,直入正题。
“我可以接受,届时亲自为帝俊证婚。”
“哪怕还需要我以造化主宰的身份,为新人祝福……并且,给帝俊打一下广告,鼓励妖族生育。”
“娲皇殿下高义……”白泽赞道。
“你别高兴的太早。”女娲抬手示意,打断了白泽的称赞,“这里面,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
“殿下请说。”白泽正容。
“之前混沌一战,我已经摆明车马,代表巫族,跟天庭撕破了脸……如此情况,再去主持婚礼,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我说的话,妖族的子民会不会当成笑话?”
“哈!”白泽失笑,“我还当是什么大事?原来只是这点小困难。”
他一副丝毫不要脸的样子,“我天庭,眼下有开除娘娘的皇位吗?”
“没有吧?”
“再说了……都是混沌一战了,除了大罗,有谁看见了?!”
隱婚,千金歸來 蘇蕓
“只要你我巫妖两方势力联起手来,粉饰一番,不就可以了?”
白泽很流氓,“只要我们都不认。”
“再小小的动用一些手段,共同影响整个人道的记忆……”
“无论是释放八卦信息,转移苍生注意力也好;还是赤果果的砸钱,三百功德水晶,让知情者集体失忆也罢……”
“这些事情,我们不是已经做过无数次了吗?”
“当年诸神崛起,放眼如今的大神通者,有几个人的第一桶金是干净的?”
“太干净,也很难与别人拉开差距……只是到最后,所有黑历史,还不是全沉在了时光长河的底部?”
“想查这些黑历史,除非同为大罗,不然就是无能为力。”
“更别说,还有罗睺道友的存在。”
白泽双手张开,邪恶的气场一时间磅礴无比。
“所以……”女娲若有所思。
“所以,如果操作得当,一切困难都不是困难。”白泽意味深长。
“女娲道友,你不会被除掉皇位……您执掌人道苍生的生之权柄,天庭的位置永远有你的一份。”
“只要您不面对众生,发出脱离天庭的宣言……这个盖子,我们帮您捂了!”
“捂盖子,也不管用吧?”女娲笑道,“巫妖大战一旦爆发,无数妖族子民拼死向前,天庭皇者也御驾亲征……这其中不见我的身影,妖心如何能不动摇?”
“这,不是有万能的道祖吗?”白泽淡笑一声,“我们大可以说——”
“是因为鸿钧道祖的法旨,严厉要求您这位妖族的圣人,不能干预大势,必须避居天外天,开辟娲皇宫……您纵有心庇护妖族子民,却无法插手!”
“看着无数子民死战,只能在娲皇宫中伤心落泪!”
“如此一来,您若不在之后的战事中以娲皇的姿态出场,就一切不成问题!”
“……”女娲双眼微微睁大,双手一拍,“好主意!”
“就是,鸿钧未必乐意啊!”
“那重要吗?”白泽反问,“就像是罗睺魔祖一样……他对于无数的‘罗睺余孽’,宣布对某某恐怖事件负责,也不满意很久很久了。”
“可他身陷囹圄,又能如何?”
“道祖如今合了天道,除非有盘古人物的帮助,或者是其自证盘古,不然真身休想轻易踏出紫霄宫一步……我们天庭,还会怕了他不成?”
“给他送口锅,又怎么了!”
白泽心有峥嵘。
“好!好!好!”女娲脸上笑意满满,“正是这个道理。”
“不过我看,你们的算计也不简单啊……这般许诺,尽管哪怕我以人族伐天失败,依然想有妖皇的权利。”
“可做为交换,我在这场大劫中就不能以娲皇的身份号召妖族,对于天庭的凝聚力实现重创。”
“算下来,我似乎有些吃亏的样子?”
“这如何能说是吃亏呢?”白泽反驳,“我们降低了您最后血本无归的风险,因此同样减少了您收益的可能,不是很公平的交易交易吗?”
“再说了……”
“您如果不在这问题上给我们添堵的话……那么,我们也不会给您在人族与巫族的布局上过分为难。”
“你在威胁我?”女娲挑眉。
“没有没有……”白泽连连摇头,“只是阐述一个事实而已。”
“现在大家都站在岔路上。”
“对于人道未来的发展,巫妖之间的竞争,究竟是比好?还是比烂?”
“如果你想比烂。”
“那么,我天庭也不管什么变法了,也不在乎损失不损失,专门给贵方搞破坏。”
“反之。”
“你们玩你们的血脉融合,制度变革;我们玩我们的文明转型,意识改变。”
“甚至,还可以有默契的抹除各自内部的刺头,对势力进行纯净。”
白泽说到这,眼中闪过一丝冷酷的光芒,整个神有了一种杀伐无算的铁血。
“还请详述。”女娲坐直了身体。
“我们都有变革的阵痛期,这里面总会损害到一些人得利益……”白泽幽幽道,“他们要是不开心了,吃里扒外怎么办?”
“所以,不如这般——我们两方签订协议,互有默契。”
“让这种二五仔都去死,听话的才能活下来。”
“时不时开启一次小型的战役,既是练兵,磨练配合,也是默契清洗一些心怀异志之辈。”
“不跟我们各自一条心的,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不然,说不好什么时候就给添了乱呢?”
听着白泽的说辞,女娲一时间目光闪动。
“这是个很不错的主意。”
“当然。”白泽微笑以对,“毕竟当年的龙凤时代,我们就是这么玩的,清洗掉了许多不愿意听从指挥的家伙,让他们背负罗睺魔祖所安插间谍的名义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