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丞:此生終已
小說推薦笙丞:此生終已
一个不小心,我在顾皓楠那强烈的、无法回避的注视下,很不要脸的喝断片了… …
合租奇緣
竖日清晨,
阳光依旧是那样令人讨厌地打在我这晕红的脸上。
“别装了,醒了就醒了。”
听着从耳旁喉道里传出的男人独有的那份浑厚,我渐渐睁开了那双早就已经清醒了的眼眸。
“你怎么知道我醒了?”
墨道歸元
“你身上好热… …”说着,他扒着我挂在他身上的手,把我跟个垃圾似的扔到一旁。他松了松手表,不羁地扔到桌上,伸手解开了两颗扣子。
“洛笙。”
“嗯?”
把青春刻在心上
男人突然阴森森地看向我。
“我是不是太纵容你了?你居然胆子大到可以一个人跑来这里喝酒?我允许了吗?啊!”
面对着眼前这张透着杀戮气息的俊脸,我暗暗地吞了吞口水。
天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一断片这尊大佛就会出在这儿?
“你还要躺在我脚上多久?”
霍少倾狠狠地踢了一脚,就看见一个顶着鸡窝头的顾皓楠嘴角带血,那张附着青色胡渣的脸上明明显显地透着两个巴掌印,脸肿的不像话。
“哦,小倾倾你醒了?”顾皓楠伸手挠了挠头,似混血一般的脸庞上透着一丝懵懂。
“你脸怎么回事?”
没想到顾皓楠很不客气地瞪了我一眼,“还问我…你打的!天知道你后来调的什么酒,喝完后整个人跟喝了二两鸡血对白酒一样,上来就是两巴掌,要不是少倾拦着我早被你打死了。”说着,他伸手揉了揉脸上那被打红的两坨肉。
我攥紧拳头用力地砸了砸这什么玩意儿都不记得的头,“该死的,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
三國之龍圖天下 拾一
“要我帮你回顾一下吗?昨天你喝傻了之后… …”
顾皓楠的回忆… …
“你还要喝吗?”
“喝!”我抬起头,拨开眼前胡乱散着的青丝露出红的跟猴屁股似的脸,眼神迷离着,看不清眼前的一切,好似街头疯婆子。“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嘿!嘿!参北斗哇!生死之交一碗酒啊~说走咱就走啊,你有我有全都有啊~”
“得了,我还是送你回去吧。起来了洛笙。”顾皓楠看我这是要即兴发疯的节奏,伸手拦下我正在四处挥洒的“调和酒”,阻止我这要命的行为。
“啊不要!我不回去!”谁曾想到喝完酒的我简直就是神力女超人,直接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把顾皓楠甩出了几米外。
天機悟道
“我还不信我治不了你了。”
然后… …霍少倾就来了。
那张瘟神一样的脸,想想就恶心。
“怎么会喝成这样?”
“你看她那颓废样儿,估计心情好不到哪儿去……”两个人抱着胸就这么静静地杵在那儿看着沙发上的我忘情地发着酒疯。
“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吔~~”
“停啦停啦啊你,闹腾够没,赶紧下来,这沙发很贵吔。”说着,顾皓楠放弃了站在一旁做观众的资格,伸手去扯我的头发。就在他靠近我,右手触碰到我那满带酒气的青丝时,我反手又是一个巴掌,这兄弟又是被呼出去老远。
这下这位小兄弟的脸算是彻底对称了。
“回家。”
霍少倾看不下去了,走到我面前,如皇帝降临一般颁下圣旨。
眼前突然暗了下来,仿佛四周的光都被无情地剥夺,我拨开那如杂草一般的头发,顺着那线条向上,冲着那张如刀雕刻般的俊俏脸庞挤眉弄眼。
“抱抱。”
與魔共舞:爺,小的在
“不要。自己起来。”
我张开了双臂在空中乱舞目的地挥动着。
“我要抱抱。”
… …
“真是。”
霍少倾大步向前,将在空中肆意舒展的两只手臂放到他的肩上,一把抱起了我。我揽着他的脖子,整个人跟只树袋熊似的挂在他身上。
… … …
“打住!你不是说回家吗?那怎么还在顾皓楠家?”
重生末世第一夫人
“哎哟我的姑奶奶呀,麻烦你睁大眼睛看清楚,这不就是你家嘛。”
我的超萌老公:毒女嫁到
顾皓楠抱着霍少倾的腿,那张如上天特意雕刻一般的脸靠在他的膝盖上,跟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似的。
“那都到家了为什么不把我放下来?”
“你乐意一直挂着我有什么办法,就跟长在我身上一样死活拽不下来,后半夜被你折腾得筋疲力尽的,哪儿还有力气上楼。”
说着,霍少倾伸出如竹节般的手指把赖在膝盖上的头推开。
“你给我死开,我要去洗澡。”
… …
听着离客厅不远的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某半裸男出浴了。
顾皓楠放下刚刚接起的手机,眉头深锁。
“嘶~你那是什么表情?”霍少倾伸手擦拭着那滴着水的发丝。
“昨天袭击洛笙他们的人… …死了。”
霍少倾擦头的动作在顾皓楠的一席话间顿住了。
“死了?怎么死的?好端端的人怎么会死呢?”
“母鸡啊,今天早上警局的人去送饭就发现他们一行人全部暴毙在了监牢里。法医已经在第一时间做了尸检,在他们的胃部以及口腔里发现了大量的漂白水。明显这些人是被毒死的。不过,与其说是服毒自杀,那倒不如说是被人所害。监控他们的摄像头在昨晚全部被破坏,而昨晚守夜的警员如今也都不知去向。现场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此人手法高超,不是你我可以预计。”
“那昨晚有没有问出什么?”霍少倾说道。
“那群人嘴巴硬得很,根本撬不开,咱们这回啊,可算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咯。”顾皓楠顺势向后一倒,深深陷入了沙发的怀抱。
傾城絕:江山枕上繡芙蓉 落凝邪
人死了?死的可真是凑巧。昨儿个大战刚歇没多久,今儿个就离奇暴毙,好死不死的都撞一块儿了。那长得跟嫩牛五方似的刀疤男朝我扔刀的时候喊了一声“霍辰溪”,而这姑娘早在四年前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突然提起一个消失了这么久的人名,看来此事,估计和她也脱不了干系。也许,越到后面,就越可以证实我的想法是正确的。
那人,也许根本就不是失踪。
一切,又开始扑朔迷离了。
“死亡时间确定了吗?”霍少倾向沙发这儿走来,把擦湿了的毛巾一把扔在了我的脸上。个粑粑,你当敷面膜啊。
我主法蘭西
“法医说是在昨晚十一点到今天的凌晨一点之间,没办法确定确切的死亡时间。嘶~奇怪了,居然还有张浩这厮确定不了的时间。啧啧,此人的技术还真的是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