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之三殺三劫
小說推薦西遊之三殺三劫
第一次见面,她是这白骨山下的一户农户家的女儿,有着倾国之貌。
他是去求学长生不老术的小猴子,只因受人暗算,晕倒在她家面前。
“小猴子,下次要小心点,再遇上这种情况可没人帮的了你了。”她笑的温柔,伸手摸了摸这小猴子的发顶。
小猴子在离去时扭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没入了林中。
第二次见面,他已经成为齐天大圣孙悟空,路经此地,当初那座小茅屋已经变成灰烬,里面白骨一副,孙悟空悄然经过,没有注意到那白骨空洞洞的眼眶内隐约闪现出一抹红光。
問心決 笑絕
他是齐天大圣孙悟空,而她,却变成的粉红骷髅。
第三次见面,他大闹天宫,被如来佛祖压在五行山下已有一百余年,她是这白骨洞中的白骨夫人,只是在百年前被殃及,困在了这五行山的阵法之中。
她蹲在孙悟空面前,唇边悄然勾起了一抹笑容,“小猴子,怎么的又被暗算了?”
看着孙悟空那茫然的金色双眸,轻轻的笑了起来,“罢了,算起来你我有将近两百年未见了,况且我已经变成了这幅模样,你不记得我也是正常。”
再次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顶,“这次,你可要记住了,我叫白榆……”
百余年没有与人说过话的孙悟空眼睛亮了亮,仰头看向白榆,记忆中迷糊的身影与她重叠在一起……
“你是……当初帮助过俺老孙的那个姑娘”百年前的记忆零零散散,只记得有过一双温柔的手扶过发顶,这女人,竟是当初那个人吗……
“俺老孙?可真是个奇怪的自称。”白榆坐在孙悟空的旁边,与他的重点完全不在一个地方。
孙悟空也不介意她的话,摆了摆手,“孙悟空,俺叫孙悟空。”
“孙悟空啊……齐天大圣孙悟空,没想到多年未见你居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那是,想当初俺老孙大闹天宫……要不是那如来老儿使出阴招,俺老孙岂会被困在这里……”孙悟空开始说的时候神色飞扬,可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弱,眸低的光彩也黯淡了下来。
白榆看着他,竟然吃吃的掩嘴笑了起来,“喂……你这小姑娘笑啥啊……”孙悟空看着她,在金黄色的毛发里隐隐若现的耳朵变得通红。
“你这个小猴子,当初还未学习法术的时候便遭到了别人的暗算,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没有一丝改进。”白榆微微叹息,这小猴子就算悟性高也终究不懂这阴谋诡计啊……
“哼……俺老孙不跟你这个愚昧的小妖精计较!”孙悟空撇过头去不理她,但是通红的耳尖却暴露了他自己。
“噗……”
最強影視大抽獎
“笑笑笑,不许笑!”
“哈哈哈哈……”
榻上的白榆瞬间惊醒,拂开了为自己按捏着肢体的小女妖,独自走到了洞口处。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天上繁星点点,一丝山风吹过,发丝微微拂起,她的回忆又回到了一百年前的那天……
天气正处冬天,大雪刚刚停止,这五指山上银装素裹空气中的寒冷使刚修练不久的白榆有点冷,微微打了个寒颤,便拂掉了身上的雪。
“小猴子,你冷不冷啊~”她嘴里这样说着,却完全没有想让孙悟空回答的念头,抖开手里的斗篷,围在了他在外的身体上。
“俺不冷……”孙悟空有些无奈的看向了她,摇了摇头,晃掉了头上的残雪。
“怎么可能不冷!”白榆帮他捋了捋被融化的雪打湿的毛发,“每到冬天的下雪天气我都恨不得把自己裹成球……”
“嗤……那是因为你的法力还不够强大,等你的法力够强大了,便会不惧冷热了。”孙悟空对这个整天就想着嬉戏玩闹的小妖精很是嗤之以鼻。
“啊……听上去好厉害的样子……”白榆的样子有些憧憬……
很快就到了晚上,白榆和孙悟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过了一会,孙悟空没听到她的回答,侧眼望过去,便看到了白榆安静的睡颜。
妖師路
修真傳承者 天逸居士
白榆靠在孙悟空旁边的山壁上,身体微微蜷缩,似乎有点冷,他想了想,伸出手臂把白榆环了起来,便也闭上了眼睛。
他没看到的是白榆那嘴角的弧度微微向上翘了一点。
果然,她还是最喜欢小猴子了……
超級科學家 殷揚
那小猴子说的,法力高了就不会冷了果然是真的,在这几十年里,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包裹成球的感觉了……但是,为什么有时候还是会感到凉呢?
不是被寒冷的天气影响的冷,而是凉,有时候从心底冒出来的透彻心凉……
小猴子,我果然还是喜欢你……
“夫人……唐僧师徒来到了我们白虎岭。”一个小妖精从旁边走出,对她说。
白榆看了看天色,已经是响午了,又看到腾空飞去的孙悟空,微微抿了下唇,对身边的小妖精招待了一声,便向唐僧那边过去了。
正准备上前,却看到那里还有两个人在守着,便在那山凹里摇身一变,变做个月貌花容的女儿。说不尽那眉清目秀,齿白唇红,随手一拈,提着一个青砂罐儿,右手提着一个绿磁瓶儿,再看那正捂着肚子哼唧喊饿,眸光一闪,又随手一招,顿时便从那湿潮之地飞出四只蟾蜍,以及以及一团各种的虫蚁。
待飞入罐中,随着光芒一闪,立时便化作四个白腾腾的大馒头,和两盘小菜,随即便在脸上勾出了一抹笑容,向唐僧三人走去。
唐僧见了,叫道:“八戒,沙僧,悟空才说这里旷野无人,你看那里不走出一个人来了?”
八戒道:“师父,你与沙僧坐着,等老猪去看看来。”那猪八戒放下钉钯,整整直裰,走向了白榆。
待到得近前才发现,当真个是远看未实,近看分明。但见那女子生得冰肌玉骨,体似燕柳,肤如凝脂,美艳动人,仅微微一笑,瞬间便让猪八戒不由骨头都酥了。
结果老远猪八戒便嘿嘿笑着胡言乱语叫道:“女菩萨,往那里去?手里提着的是何物?”
白榆眼看那猪八戒相迎而来,对着他盈盈一拜,声如莺啭道:“这位长老,我这篮里放的是几个馍馍,和两盘小菜,来此处亦无他故,只为还愿,斋于几位长老。”
猪八戒闻听,顿时便心中大喜,急忙回身,跑得生快,就像猪颠风发作了一样,边跑边叫道:“师父,这是吉人自有天报啊,师父饿了,让师兄去化斋,结果那猴子不知跑那里摘桃儿耍子去了。桃子吃多了,也有些嘈人,又有些下坠。你看那不是个斋僧的来了?”
唐僧不相信,“你这个夯货胡缠!我们走了这么久,好人也不曾遇着一个,斋僧的从何而来?”
猪八戒说道:“师父,这不到了?”
唐僧见了,连忙跳起身来,双手合于胸前,说道:“女菩萨,你府上在何处住?是甚人家?有甚愿心,来此斋僧?”
白榆眼睑微垂,遂又笑道:“师父,此山叫做蛇回兽怕的白虎岭,正西下面是家,奴家父母在堂,看经好善,广斋方上远近僧人。只因无子,求神作福,生了奴家;本来想把奴家嫁与门第之家,又害怕老来无倚,就让奴家招了一个女婿,养老送终。”
唐僧闻言道:“女菩萨,你语言差了。圣经云:‘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你既有父母在堂,又与你招了女婿,有愿心,教你男子还便也罢,怎么自家在山行走?又没个侍儿随从?这个是不遵妇道了。”
她笑吟吟,忙说道:“师父,奴家丈夫在山北凹里,带几个客子锄田。这是奴家煮的午饭,送与那些人吃的。只为五黄六月,无人使唤,父母又年老,所以亲身来送。忽遇三位远来,却思父母好善,故将此饭斋僧。如不弃嫌,愿表芹献。”
“善哉!善哉!我有徒弟摘果子去了,马上就回来了,我不敢吃;假如我和尚吃了你饭,你丈夫知道骂你,这不是让贫僧难为吗?”
白榆见唐僧不肯吃,又满面春生道:“师父啊,我父母斋僧,还是小可;我丈夫更是个善人,一生好的是修桥补路、爱老怜贫。但听见说这饭送与师父吃了,他与我夫妻情上,比寻常更是不同。”
唐僧始终不肯吃,旁边却急坏了猪八戒,他努着嘴,口里埋怨道:“天下和尚也无数,没有见过像我这个师父这样的!现成的饭,却不吃,只吃那猴子拿来的!”他不容分说,一嘴把个罐子拱倒,就要动口。
在猪八戒正要吃的时候,孙悟空恰巧赶到,扔下桃子,变成如意金箍棒,呵道:“大胆妖孽!吃俺老孙一棒!”
“唔……”白榆一声闷哼,硬生生的挨下了这一棍,留下一具幻化出来尸体隐在了林子里,孙悟空……你终究还是忘了我……
“悟空,你怎能胡乱打杀人呢!”唐僧怒气冲冲地别过头,不想再看见孙悟空,孙悟空急忙凑上前去,嬉笑道:“师父,你有所不知,这女子乃是妖精所变。”
惡搞方舟
借你的憂傷 何兮顧
“胡说八道!这分明是人!”唐僧转过身,背着孙悟空,孙悟空再次凑上前去。
猪八戒眼珠子转了转,附和道:“师父说得对,大师兄,你就别赖了啊!”
孙悟空气急败坏,举起金箍棒就要打:“呆子!你胡说些什么!”
婚後潛規則:薄少,別亂來
“诶诶!师父!”猪八戒连忙躲在唐僧身后,唐僧见孙悟空没有悔改之心便开始念紧箍咒。
孙悟空拼命地捂住脑袋:“头疼!头疼!不要念了!不要念了!有话就说。”唐僧心里终是不忍,听孙悟空认错了,便急忙停了下来。
一旁隐于林中的白榆看到这个场景,沉默的按住了心脏那处……幽幽的想起了曾经的场景……
眨眼间,离被压在五指山下已经过去了两百年,她默默地看着之前每天都会闹上一闹的小猴子渐渐的被磨平棱角。
其实这样也好,为人处世还是不要太狂妄的好,但是,白榆心里总是有些抽痛,小猴子应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就像他的称谓一样,齐天大圣……
于是白榆找到了了路过的观音。
“观音菩萨,小妖想知道孙悟空到底什么时候才会被放出这五指山。”她跪在地上,双眼直视观音。
“孙悟空……等他真心悔改后,便会有人来放他出去。”观音的原话是这样说的。
買斷撒哈拉 常豐
等到观音离去后,白榆跪在地上低着头,额前的碎发遮住了她的双眸,“呵……真心悔改……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白榆越笑越癫狂,白皙的脸颊上隐隐浮现出暗红色的纹路,长发无风自鼓,看上去竟然有些妖异……
“真心悔改……这边是观音你说的悔改吗……不管是谁对了错了都自己认下,对吗……”
白榆沉默了半响,变化为一名老妇人走向前,拄着拐杖,弯着腰,颤抖着双腿,悲切地看着唐僧:“长老,你可有见着我女儿……”“没有!没有!老人家!没有!”猪八戒慌忙摇头,孙悟空磨了磨牙,随时打算再给她一棒:“老人家,我可见着你的宝贝女儿!”“这位长老,我的女儿在……?”“可不就是你嘛!妖怪,哪里跑!再吃俺老孙一棒!”
再次受了孙悟空一棒的白榆不动声色的压住了体内乱窜的真气,再次留下了一具假尸,离开了孙悟空百里之外。
刚离开他的感知范围内,体内的真气便按压不住了,“噗……”一口泛着黑色的血液被喷了出来,所及之处草木枯萎。
“小猴子……你可真是越来越狠心了……”白榆用手指轻轻檫拭掉了唇边的血液,笑了起来……
“白骨夫人,孙悟空的有缘人到了,但他因为杀孽太重,这段取经路上危机重重……”观音再次出现在白榆面前,听了这段话的白榆心头颤了颤,咬了咬牙,跪在了地上,“请观音明示,小妖该如何才能保得孙悟空!”
“这很简单,你把他身上的杀孽记到你的身上。”
观音……这是在逼她成魔啊!但是……白榆低着头,指甲深深的扣进了掌心……
晚上回去看见孙悟空的时候有些不自然,看着他发现自己掌心的伤口,一边骂她一边小心翼翼的帮她包扎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然而笑着笑着,手上便被滴了一颗水珠。
这时,白榆用手背檫了一下脸,手背上有点湿润,她……这是哭了么……
“怎么了?”孙悟空发现了她的异常,“怎么哭了?”
“没……没什么……就是有点疼……”白榆说着,低下了头,不让他看清眼中的情绪。
“哼……活该,谁叫你要受伤的。”孙悟空一脸幸灾乐祸。
“你这个臭猴子,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这么狠心,小心没有姑娘喜欢你~”她嘴里嘟嚷着,撇过头去不理他……
晚上,孙悟空睡着了的时候,白榆却忽然睁开了双眸,“小猴子,我们去你的花果山,我当你的压寨夫人,好么……”
“小猴子,这是最后一次了呢……”白榆望向天空,摇身一变变做了个老爷爷。
白发如彭祖,苍髯赛寿星,耳中鸣玉磬,眼里晃金星,手拄龙头拐,身穿鹤氅轻,数珠掐在手,口诵南无经。
唐僧在马上见了,高兴的说道:“阿弥陀佛!西方真是福地!那公公路也走不上来,却还不忘记念经呢!”
猪八戒说道:“师父,你先不要高兴的太早,那个是祸的根哩!”
“怎么会是祸根?”唐僧有些不解。
猪八戒说:“孙悟空打杀了他的女儿,又打杀了他的婆子,这个正是他的老儿寻将来了。我要是撞在他的怀里呵,师父,你就要去偿命,该处死罪;把老猪当做从犯,充军去;沙僧喝令,问个摆站。那孙悟空使出个遁地的法术逃走了,却不苦了我们三个顶缸的?”
孙悟空瞬间冷哼一声,直忍不住嘿声道:“这次便就让你们看到他的真实面目!”
他毫不犹豫地再次举起金箍棒,打算再打这妖精一棒。
白榆急忙侧身躲开,孙悟空紧握金箍棒,随时打算再给白榆一棒。
她看着紧握金箍棒的孙悟空,目光黯然,她抿了抿嘴,嘲讽地笑道:“呵呵……好一个孙悟空,好一个齐天大圣!你可当真狠心……”
白榆捂着胸口,疼痛如撕裂般席卷而来。
“孙悟空!你倒是忘得彻彻底底……”白榆扯了扯嘴角,却怎么也勾不起那个弧度了……
“你个小妖精笑起来到时很好看!”“真的吗?那我天天笑给你看好不好~”……
孙悟空再次向她打了下去,没有再躲,她闭上了眼睛身形样貌由老爷爷变成了原本的样子,墨袍白发……
“噗……”白榆躺倒在地,犹如一片残叶,口中的鲜血不断溢出,腐蚀掉了身下的那一片草地。
好冷……
明明你说法力强大后就不会感到冷了……
“铛……”孙悟空手中的金箍棒掉在了地上,他看着眼前倒在地上的人,脑海间猛然炸开了什么东西……
“小猴子,下次要小心点……”
“我叫白榆……”
“小猴子,你冷不冷啊……”
“小猴子……”
“小猴子……”
“孙悟空,我喜欢你……对不起,我可能没办法陪你走下去了……”
“不……不要……白榆……不!”孙悟空不断的摇头……
“孙悟空……我从未后悔认识过你……若是我能有来生……你带我去看遍这世间的风景吧……”白榆紧紧的盯着孙悟空,眼眸中的神采渐渐消失……
“喂,小猴子,你要带我去哪里……”“俺带你回花果山!”“去花果山做什么?”“去当我的压寨夫人!”小猴子……对不起……
“白榆,白榆……你不是怕冷么,你抛下俺谁来当你的暖炉……俺带你回花果山,俺带你去看遍这世间的风景……俺不去取经了……你回来好不好……”孙悟空颤抖着紧紧抱住了她,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她的尸毒腐蚀万物却偏偏腐蚀不了他。
她的身体化作点点荧光飘散于天地,孙悟空茫然的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怀抱,恍惚间,他听到了白榆在和他说话,“小猴子,我们回花果山,我当你的压寨夫人~”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