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雲志
小說推薦魔雲志
灵力入体,好似漆黑的夜空中点亮一盏明灯,陆猴子丹田中的黑气消弥驱散,午夜母线被灵力一冲,也是受到了惊扰,扭曲着细小漆黑的身体,钻向赵明的手臂。好似里边有什么吸引着他一般。
嗖,鼓起,舒缓,又鼓起,那子夜母线竟钻到赵明的经脉中。冷汗直下,寒冷的季节,赵明打了个寒颤,心底升起一阵凉意,恐惧道:“大师兄,那虫子在我静脉里,要钻入丹田了。快救我。”
大师兄远航也是大吃一惊,顾不得快要耗尽的灵气,一掌拍于赵明胸前:“快,把它逼出来,进入丹田,你就危险了。”
突然,赵明脸色通红,神色一变,古怪的对大师兄说道:“这虫子,好像对我没有威胁 。”
怎么会?大师兄远航眉头一皱,竟有如此奇怪之事,不应如此啊。难道不对?细细回思,是了,正如师傅所说,这世间玄秘之事众多,怎么可能所有的事情都清楚呢?远航拍拍照明的肩膀,”没事就好,也不知你陆师兄怎么样?”
远航看着躺在地上的陆猴子,胸口之处鲜血依旧直流,伤口之处,淡淡的黑气环绕,要不是轻微起伏的胸口,众人早以为他是个死人了,轻轻旋动瓶盖,把瓷瓶打开,一股清香扑面而来,淡黄色的粉末随着抖动撒在伤口上,那药粉沁在鲜血上,却并未结痂,是子夜母线黑气的缘故。
“大师兄,让我来吧。”赵明呼了一口气,刚刚他为陆师兄疗伤,丹田中的灵气早已耗费大半,按理说照明早就没有精力再疗伤了。可赵明却丝毫不担心,刚刚他发现,自己的灵气不但没有丝毫损失,反而隐隐有所增加。
俏狀元
这应该是那条子夜母线的功劳。但,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
扶起陆猴子,双掌贴于其胸前,这次不是输送灵气,反而是吸,丹田中,母线回旋,那缕缕黑气像是找到了归属,被赵明,不,准确的说是,被那条子夜母线,一一吞进肚中,反哺出一缕精纯的灵力,赵明精神一震,好爽。
“大师兄,好了,”赵明轻语。
远航看了一眼赵明,眉头紧锁,并未答话,只是轻轻点点头,再次将药粉撒下。
喵星人漫遊指南
没有了黑气环绕的伤口随之结痂,愈合,脱落,整个过程还不足一刻钟。再看陆猴子的伤口更是没有丝毫的疤痕,果然不愧是鸿岩山掌门特别炼制的仙家秘药,威力根本不是寻常世家所能拥有的,竟强至如此。
“还好,尚未贯穿心脉。”大师兄远航顺便仔细查探了一番陆猴子的丹田,最终松开手,吐了一口气对众人缓缓说道。
啟黎 森林深水
寵婚甜蜜蜜:老婆,二胎來一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众人庆幸,大家也不过一二十的小伙,初次历练,就出现这样的情景,却是吓众人一跳。
这期间,大师兄远航连连看了看了赵明好几眼,“四师弟应该不会死,不过这半年多,怕是要静养,至少三年内是丝毫不能使用灵力了。”
星際萌商時代
丝,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只是一条午夜母线,竟恐怖如斯,一个从小修炼十多年的修仙者落得如此下场,这历练果然是一等一的凶险。
众人议论纷纷,寒风直啸,呜呜的寒风刮起层层雪花,那雪花被空气一冻,成了一根根冰柱,冰柱随风而动,原始只有一米粗的冰柱,迎风边张,瞬息丈粗。风柱,冰柱交杂,雪花树枝起飞,,一片苍茫,冰石交加。
嘭!
砰砰!
风团吹打在人身上,竟发出沉闷之音。
“午夜寒潮来了.”,也不知道是谁嘶吼出这一句,声音中带着惊恐与哭腔,但是众人却无人应答,任谁都看出这天气不正常。
盛寵之名門醫女 亂蓮
果真寒潮要来了,天气越发的冷,雪花夹带着冰屑,眉毛头发上早早就结了一层冰霜。却无人搭理,寒风肆虐,每个人都盯紧了周围的风团,冰柱,丝毫不敢放松。
修仙当中谁不知道午夜寒潮的凶狠?谁不知道午夜寒潮的莫测?
砰砰!这是风团与冰柱碰撞的声音!
叮当!这是武器与风团 的交锋!
嘶!啊!这是有人受伤的痛呼嘶吼!
大师兄远航早已在寒潮连临之际就背着起昏迷的陆猴子,毕竟是鸿岩山掌门的首徒,毕竟是这些人的大师兄,他一手持剑,神情紧张的盯着将要到来的风团,冰柱,一手扶着趴在肩上的陆猴子。
奶爸的奇妙生活 月落成魚
赵明也站在大师兄身旁,眼睛一刻也不离开四师兄,这里就属他和大师兄的修为最高,本事最好。再者说,这是他闯的祸,父亲从小教导他要勇于承担,,自己犯的错,他自己一定要负责到底。
混世聖醫 張家鵬
当!大师兄虎口发麻,宝剑应声而断,这些在凡尘中不可多得的宝剑根本没办法阻挡。大师兄远航挡掉了一个风团。只是这风团莫名而起,遇风便涨,不知从何起,不知何时终,终有力竭的时候,这样拖着根本不是个办法。
美女的神醫兵王 酸菜粉
“小师弟,小师弟,你来背着你四师兄。”远航下定决心,一袭玄衣,腾空而起,飞至赵明身旁,仿佛看穿了赵明内心“你也不必内疚,我知你纯属无心之过,有什么事情,等我们脱险了再说。”
“大师兄,我真不是故意的,”赵明见路猴子依旧昏迷不醒,头更是低了低,整个面部的神情黯淡无光,“我真没有想伤害陆师兄。”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大师兄宽慰道:“我们都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只是修仙途路凶险莫测,万事都要诸般小心,对待自己身边的人和事物更是马虎不得。”
“大师兄,我知道了,我再也不会顽劣了。”赵明心知自己犯了大错。
“别难过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抵御午夜寒潮” 随手砍灭一个风团,大师兄远航拍了拍赵明的肩膀。“我们现在要先脱险。快来帮我一下。”
好,赵明答了一声,背起陆猴子,大师兄身子顿时一轻,随后升腾至半空中,丢掉宝剑,宝剑被风一卷,断为几段,他从储物带中掏出一艘小船,号召道“诸位师弟速速抱团,聚于我身下,列阵抵御,待我打开灵器,我们飞至青龙镇。”
是,众人应答一声,纷纷聚于大师兄身下。喃喃之声而起,一套众人从小练习,早已熟知的阵法开启,每个人手中的剑发出荧荧之光。玄妙的奥义使得雪地空出一片,终于不用再午夜寒潮的侵扰,这些该死的冰柱风团终于被抵挡住了。
这是一艘墨绿色的小船,只有巴掌大小,无论是上边的装饰之物还是船本身都显得晶莹剔透,格外惹人喜欢。船身上下更是雕刻着一套复杂的阵法,这是一个灵器,赵明进入鸿岩山七年,修行七年,还从见过灵器,这和他身上的那柄宝剑有着质的区别。一个是凡尘中珍品,一个是修仙者专用的法器。
重生之二戰美國大兵 重生之二戰美國大兵
这艘船随着大师兄开启阵法,轻轻一抛,飘至空中,只是瞬息之间,就涨至十几丈长,船头,船杆,船身,船尾,甚至船帆上的条纹,船身上的铃铛,都和实物一般大小,舵头上的两只白鹭更是显得惟妙惟肖,这还真是一艘宝船。
终于平安了,外边的风雪依旧在刮着,有时风团冰柱撞在宝船散发出来的光罩上,众人也丝毫不担心。这可是鸿岩山为数不多的灵器了。
灯火闪烁,赵明坐在床头,看着依旧昏迷的陆猴子,内心依旧愧疚不已,大师兄远航看着赵明难受的样子,轻叹了一声,这两人关系一向很好,平时的小打小闹也只能使他们的关系更加密切,陆猴子被赵明弄受伤,小师弟心里定不好受,可他也知道赵明是个执拗的孩子,他的想法不会轻易改变,一时之间,大师兄远航不知如何宽慰。
“大师兄,我们一共伤了六人。”五师兄从另一船舱进来,嘴唇蠕动,默言,他感觉前途一片渺茫,他自小沉默寡言,不善言语,可他是真心关心大家,还未开始历练,就伤了这么多,以后的道路不知是什么情况,修仙果真是万分艰难的事情。
哎,远航叹了一口气,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果真,像师傅所说,雏鹰终要展翅,大家还需要进一步的历练成长。
灯光飘忽不定,“他们伤势如何?”
“大家都还好,只是灵力消耗过多,外加上一些皮外之伤罢了。”五师兄神色悲伤,轻言答道:“只是四师弟陆猴子,伤的这般严重,一条午夜母线,坏了他的筋脉,伤了他的丹田,不说这三年不得动用丝毫灵力,就算是好起来,一辈子怕是结丹无望。”
“哎”大师兄觉得阿快把这半辈子的气都叹完了,出师不利,刚出山门,就发生这样的人事情。练气修仙,筋脉为江,丹田是海,灵力养脉,百脉汇海……这是一个修仙之人起步的开始,是百丈高楼拔地的基石,如今基石被毁,陆猴子看来这辈子注定与修仙长生无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