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安靜的畫漫畫
小說推薦我只想安靜的畫漫畫
“喂,说说话啊,这样很尴尬啊!”苏渃抬头看天。
黑漆漆的天空啥也看不到,就只有雪花在道路旁边的微弱地灯映照下缓缓飘落。
其实喝酒想要完全喝到神智不清还没倒地是很困难的,那种发酒疯醒了后什么都不记得的情况很少,大多爱数人在那之前就睡了。
所以楚俞和苏渃两人,虽然走路有些晃荡,但其实大脑什么都记得,只是在这种状态下,人的理智度会变低,也就是会很容易冲动………
楚俞已经感觉到这一点,毕竟他对于苏渃确实是喜欢的,而且苏渃人也很漂亮,现在环境又只有他和苏渃两人,走起路的踩在雪上的声音沙沙的……..既富有节奏,但又让他心神难以平静,总是一些欲望念头不住产生。
穿越之農門惡婦 綠綠
“我能说什么话?没什么好说的,反正就是赶紧走到房间,睡觉呗!”楚俞心一慌,故作镇定道。
“就准备睡了吗?”
苏渃转过头,一张美丽的面孔对着他,瞳孔里带着异样的情感。
“那不然呢?”
我和重樓有個約會
“现在还早啊!才十一点不到……….不玩一下再睡?”苏渃身体再次靠近了楚俞一点点。
但就是这一点点,楚俞能感觉到她手臂的柔软。
煉器狂潮
“就我们两,有什么好玩的?你又不会玩峡谷,而且房间里未必有电脑!”楚俞笑道。
他深吸一口气,停住了脚步。
这面前,是庄园里的一个小庭院,里面面积可能也就基本平米,但有个入户门,一左一右有座古式建筑风格的房屋,中间,这是一汪冒着热气的温泉。
这地方肯定平日生意很好,楚俞感叹一句,不枉他花这么多钱包下这里。
楚俞两人进入庭院后,跟着他们怕他们醉酒在雪地里睡觉的服务员,知趣的离开了。
楚俞关上了庭院的入户门,确实如苏渃所说,一左一右两屋子,共四个房间………
“好了,我要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楚俞想随便进个房间休息ꓹ 但却被苏渃拉住了手。
“不准备温泉里泡一下再睡吗?一整晚都在喝酒,满身都是酒气………”苏渃声音不大ꓹ 但楚俞听了后却心一颤。
一受遮 閆十
这家伙,大家都喝得快倒了,还不忘调戏他……….
他现在这状态ꓹ 要是和苏渃一起泡温泉,那还泡个屁ꓹ 睡个什么觉?那谁忍得住?
豪門錯愛
“我现在困得很,我睡了你自己也赶紧睡吧!”楚俞用最后的理智松开苏渃的手ꓹ 找了间屋子赶紧跑床上去。
錯惹首席 月夜瀟湘
老式的建筑ꓹ 门都是木门,一推既入。
床很软,配上落雪在房檐上沙沙的声音,楚俞接着酒意,有把握五分钟内睡着…………
但屋外,这时候却响起了一阵水声………..
“喂,楚俞ꓹ 真的不准备泡一下吗?这么贵的庄园,听说这温泉泡了有助于睡眠和男性健康的……….”
门外不远处ꓹ 苏渃的声音响起。
楚俞这才明白ꓹ 刚才的水声应该是苏渃入水的声音。
屋外ꓹ 响起一阵舒服的声音ꓹ 应该是苏渃泡在温泉里太过舒适发出的声音。
“虽然下着雪,但一点也不冷哦………”苏渃再次说道。
諸天之從毒液開始
上当了……….
楚俞立马反应过来……….
为什么苏渃要自告奋勇安排什么庆功会ꓹ 为什么她要把楚俞休息的地点安排在东区这个庭院处………
这整个一个区域ꓹ 就楚俞和她两人ꓹ 她还故意强忍醉意,在外面泡温泉ꓹ 就连这种时候,都不忘引诱他…………
楚俞耳朵听着屋外的哗哗水声,大致能脑补出是她在用毛巾擦拭身上的景象……….
本来他觉得自己能五分钟睡着,现在是浑身燥热,大脑清醒无比。
“很舒服的,楚俞………”苏渃再次邀请楚俞。
屋外,泡在温泉里的苏渃看着楚俞房间里什么动静都没有,心里顿时烦躁起来。
这家伙,可真是离谱,他真的喜欢女人的吗?顾言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追到他的?这都能忍?
枉自苏渃还特意找了家这么一个合适的地方,古式建筑虽然好看,有意境但隔音差,在楚俞家里房门一闭啥声音都听不到,但这里……..喝完酒的楚俞意志力还有多少?
上次喝完酒他就被自己亲吻后,没有过多反抗,这次苏渃本以为楚俞还会抵抗不住。
但…….她低看了楚俞。
这家伙太离谱了………要不是当年从他高中就认识他了,那时候估计就让他对自己有了些想法,苏渃很确定,要是她现在才和楚俞认识,她将毫无机会。
泡在温泉里,十分钟,二十分钟,半小时……..苏渃一直喊着楚俞,但那房间里楚俞都没什么反应……..
睡着了?
不是吧,这都能睡着?
苏渃心里一下子就火了……….这什么人啊!
这都睡得着?
瞬间,苏渃感觉自己仿佛受到了侮辱。
索性直接从温泉里起身,下着雪的寒风一下子吹在她肌肤上,鸡皮疙瘩瞬间生出。
苏渃醉酒泡温泉,晕乎乎的,从脸到身上没一处肌肤都透露淡粉色,把新的一套淡红色和服迅速穿上,苏渃犹豫一下,直接推开了楚俞房门………
她不能接受自己今晚这般举动下,楚俞居然还能睡得下,不说兽性大发,起码得辗转反侧。
楚俞真睡了,简直连禽兽都不如!
但进屋后,苏渃死亡了,用手机电量照了下,楚俞表情平静,呼吸均匀…….
看来真的是喝酒喝醉了,睡着了。
苏渃叹了口气,顿觉没趣……….觉得自己之前半小时,像个傻子。
“算了,我也睡了吧!”
苏渃想说虽然是这样说,但看到楚俞睡着的那张脸,有点酒红,平静…….顿时就不想走了。
反正他都睡着了……..
苏渃直接上前,坐在楚俞床沿上,伏下甚至,对着楚俞脸亲了过去。
既然今晚勾引行动没得逞,那就亲一下,当利息………
苏渃是抱着这种想法的,不过在真的亲上去后,马上就感觉不对劲。
因为楚俞身体瞬间就僵起来了,呼吸一下子就急促了起来……..然后眼睛,一下子就睁开。
他在装睡?
苏渃愣了两秒,意识到了这一点……..
而楚俞,本来就睡不着,房门又忘关,苏渃进来后怕她笑话自己果断装睡,谁想到苏渃来这一出。
一睁开眼,就看到苏渃的眼睛,清澈,震惊,漂亮,两人嘴唇还对着嘴唇,楚俞下意识的,舔了下,她没抗拒,或许说是没反应过来,一瞬间,楚俞感到一股火再也压不住了。
你还真当自己是泥人啊!这要是忍住了,那还是人吗?
这话不是对苏渃的吐槽,而是楚俞吐槽自己的。
舌头瞬间伸过去,楚俞理智在酒精作用,基本上被冲击得七零八落。
在日本岛的和尚生活本来就难受,这段时间月苏渃还一直这般引诱他………
反手一抱,楚俞把苏渃抱到了自己床上。
“你别后悔……….反正以后要是后悔了,我可不会管你!”楚俞骑坐在苏渃上方,双手撑着自己上半身。
他面前,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苏渃,头发散落在床上,眼睛水汪汪的,还在思考楚俞接下来会干什么,右腿因为楚俞动作太快,直接从和服裙摆处露出来,纤细,笔直…….重要的是,更加激起了楚俞的欲望。
因为楚俞现在看出了,苏渃现在就只穿了外面的和服,里面内衣什么的,全没穿。
苏渃其实一直引诱楚俞,楚俞对她没反应时,苏渃倒不怕,还觉得搞笑!
但现在,楚俞真忍不住后,苏渃害怕情绪很快浮现……….主要是没有个心理准备。
但楚俞现在火气在头上,哪里管这么多,手从和服里伸进去,一路向上……
第一次和男性这般亲密接触的苏渃,没有之前引诱楚俞的那种轻松写意了,大脑现在是一片空白。
“楚俞………”苏渃刚想说什么。
楚俞没给她机会了,直接亲上去,堵住她的嘴,被子一盖………两个人直接眼前一阵完全黑暗。
和服,比起普通衣服来说,有个好处,就是好脱,一件件衣服被甩出来,苏渃因为害怕有所挣扎,但都到现在了,楚俞怎么可能会停下来,直接按住她双手…….
房间里,喘息声逐渐响起,随后就是一阵痛哭声………
“你……..你不会轻点啊!一下子就…….”
“对…….对不起!”
然后,就是喘息和疼痛哭声夹杂不断,屋外雪一直下,沙沙声作响,房间里木床的咯吱声也不停下,一直持续到深夜……….
楚俞公司的员工们猜到了楚俞和苏渃一同去休息会做的事情,但他们没猜到楚俞和苏渃是第一次两人做这事情。
昨晚喝了一晚的酒,很多人早晨六点的时候还在熟睡中,但楚俞和苏渃两人已经醒了。
不止是酒醒了,瞌睡什么的也是……….
天微微亮,楚俞看着满地狼藉的衣物,还有赤身压在自己身上浅睡的苏渃。
火气又上来了……….
“怎么?昨晚上还没够?”苏渃眼睛睁开,直接感受到楚俞身体的变化,语气紧张起来。
“我是行了,你消停些…….等下次吧!”苏渃有些羞赫的说道。
不过楚俞现在都这情况了,自然不会退下,又是一个翻身…….
嗜血總裁:女人,你敢挑釁
直到八点,两人才在屋外的温泉里沐浴洗澡,换上了苏渃提前准备好的新衣物………..
楚俞坐在屋子走廊上,虽然地板冰凉,但他也不在意……..心里惆怅。
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在事情没发生时,他会害怕这事情万一发生了怎么办?
但事情发生了后………楚俞反倒不纠结了。
“怎么,后悔了?”
苏渃又换了身衣服,一套青色的和服,头发梳起,看起来和昨天一样,但在楚俞眼里,今天的她完全不一样了。
楚俞搂住她的腰,把她身体揽向自己………
榮耀法師
“没什么可后悔的,就是……..烦恼怎么处理这事情!”
“有什么好烦恼的,这事情你不说,我也不会去和顾言揭发你?我只是要你,又不是要你当众宣布我是你女朋友!你就当我是你偷情的对象呗!”苏渃倒是看了楚俞一眼,无所谓的道。
“那结婚呢?你一辈子这样?你家里面不逼你结婚?还有这事情,怎么可能瞒得住顾言,暴露只是迟早的事情,她很了解我,但我也知道她很了解我………”楚俞叹了一口气。
“还有,不存在偷情这种说法……….搞得好像你有问题一样,有问题的其实是我………就算没有昨晚的酒,我和你这样……..应该只是早晚得事情!”
“那你能怎么办?顺其自然吧,我要是说多了就太伪善了,毕竟搅局的是我,当然我认错,但不改错!反正香江那边不是挺多富豪好几个妻子吗?什么大房二房的………好像人家也还行吧,我能接受那种,实在不行就这样地下情也能接受!让你一心一意对我这种要求我也说不出口,那太又当又立了……..但我就两个要求………,现在,以后都不要讨厌我就行!还有……..后宫团仅限小音一个席位了,我绿了顾言可以,但不允许其它女性绿我!”苏渃沉默了几秒,这才说道。
“怎么样?我很双标吧!”
“赵沁音,关她什么事?”楚俞震惊了。
他只是在考虑苏渃和顾言的关系怎么处理,咋苏渃又把赵沁音扯上了,还后宫团………这什么设定乱往他身上扣。
不过苏渃越是这样说,楚俞就越头疼,齐人之福他也想,但问题是,要顾言同意啊,这事情只能找个机会和顾言坦白,然后看她什么反应。
“你别装了,你自己都说了,对赵沁音确实有喜欢的感情,你现在还装,小音自己不主动离开你,你早晚要和她……….走到一起的。”苏渃说道后面,表情复杂。
“你对我有点信心好吧,我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人吗?”楚俞咳嗽两声说道。
“我相信你不是,但我也相信,在你的心里赵沁音有很大的分量,你现在说这话就和之前说,与我不会有可能,一个道理!现在呢?”苏渃叹了口气说道。
“小音比起我,可能还要执着,只是她没我这么脸皮厚…….但她的优柔寡断也会有时效………我们的事情你说瞒不住顾言,同样未必能瞒得住小音,要是她知道我和你已经是这种关系了……….你可能会见到一个不一样的她!”苏渃说的煞有其事。
楚俞听得一愣一愣的…….
“还有,你现在自己想一想,你现在能放下小音吗?假如明天她和一个男的交往,亲吻,抚摸,做我们昨晚一样的事情…….你能接受吗?”苏渃问道。
楚俞一想……..顿时就难受起来,有种想给自己一巴掌的冲动。
“对吧……….接受不了小音离开,那就接纳她………不要想着搞什么维持朋友关系战术了,行不通的!”苏渃语重心长说道。
苏渃的话让楚俞纠结起来,但思绪最终还是回到原点,当务之急还是顾言……..
自私就自私一点吧,反正无论如何,和顾言分道扬镳决不是楚俞能接受的!
楚俞起身……….看着眼前的一地积雪,向苏渃伸出了手………
“这还是你第一次主动牵我的手呢!”苏渃愣了两秒,白皙的手握住,楚俞一拉,把她拉了起来,拉进了自己怀里面。
“你放心……….我会负责的!”楚俞说道。
虽然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负责………但此情此景,只有这样说了。
“负责?你这也太快了吧……….我们现在应该是交往阶段吧,甚至可能还不算……..毕竟昨晚才………现在的话,我也不知道我们关系是怎么样的,你压力不用太大反正顺其自然吧…….”苏渃闻言,脸上露出笑容。
她作为介入者,可没楚俞这么多烦恼!
“对我来说,我不是把你当偷情对象了,我对你或者顾言的看法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感觉很离谱!这种狗血剧情就在我身上出现,而我还真的就顺着剧情走下去………”楚俞长叹一声。
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他也停了下来……修罗场已经形成了………比起焦虑,还是想想以后要怎么处理…….
“不用说了,我大概懂你的意思了………”苏渃食指封住楚俞的嘴唇。
犹豫了一下,头直接靠在楚俞肩膀上。
反正楚俞现在不会讨厌她这些举动了!
手紧紧握住楚俞的手……….这几年来心情,从未有一刻如这般好!
……..
魔都,在楚俞魔都助手做客的赵沁音眼皮一条,总感觉心神不宁。
亲自下厨的顾言也一样……..
这几天推掉其它工作的赵沁音,除了元宵晚会彩排现场外,她基本上就和顾言呆着一起。
“炒西蓝花,青菜,凉拌薄荷,青椒炒青瓜………菠菜蛋花汤…….”赵沁音看了一眼桌上的食物。
几乎没有肉,而且少放盐油。
虽然菜数量多,但是量少………
不过正合她意,想要维持两人这般身材,真的是靠饮食维持的。
顾言虽然在魔都,但也十分注意这些,半碗米饭用秤称了克数,这才坐下。
“想来你也不吃那些油腻长肉的东西,就这样吃吧……..虽然未必好吃,但应该比外卖健康!”顾言笑着说道。
“我也喜欢这样吃,就是这一桌太绿了……….看得有些有趣!”赵沁音打趣说道,眼光再次撇向了顾言的胸前。
那衣服都快包不住,和她的对a简直天壤之别………
都是吃减肥餐,为什么她只瘦身体不瘦胸,自己却都瘦……….楚俞是不是就是被这大欧派吸引住的……….我和苏姐之所以被楚俞拒绝,是不是就是因为没有这……….
赵沁音叹息一声。
“对哦,还没注意,真的一桌菜都是绿色的,不过绿色好,绿色食品吃了健康!”顾言微笑说道。
论颜值,苏渃,顾言,赵沁音三人差不多,但论气质,赵沁音这种清冷知性的气质在三人里是最鲜明的!
虽然外人看去一副生人勿近的气息,但熟悉之后,也只是个心思单纯的小女生………
很容易就喜欢上她………..
怪不得是和楚俞能成为朋友,甚至楚俞做梦说梦话时都提到过几次的女人………..
见过这么几次面后,顾言对于赵沁音好感颇佳,但越是如此,她越是焦虑。
明明都知道赵沁音可能是潜在情敌,但即使如此也讨厌不起来的妹子,楚俞又能挡住多久的诱惑?
“说起来,你还有几天就回日本岛了吗?”
“没错,出来二十天了,再不回去,公司事情就堆积如山了……….等到元宵晚会结束后就走!”赵沁音回应道。
“是吗?那我又要一个人了………”顾言叹息说道。
“我会和楚俞说得,让他有时间多回来魔都!”
“不用了,楚俞肯定有他事情要忙,一年半都过去了,再有一年多时间,他的封禁期就结束了………到时候他应该会回魔都的,现在不用打扰他。!”顾言随口提了一句,倒不是故意提这些,就是没多想的随口一说。
但赵沁音听了后,就马上愣住了…….
楚俞,只剩下一年多时间就要走了,离开日本岛了………不需要赵沁音以她的身份形象帮他作掩护了!
这本来应该是要为楚俞高兴的事情,现在却……..让想到这情况,她就突然开始很难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