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劍
小說推薦傾劍
(这章写的水了,不忍心发在正文上,还是当番外处理吧。。。)
寵妻無度:你好,老公大人
这时冷冥拿出的东西却是让桌上的人都吃了一惊,只见他左一瓶,右一瓶的美酒凭空变出。但很快冷冥就注意到了气氛的异样,抬起头来却看到众人都拿怪物的眼神看着他。他还不明所以的抠鼻疑问道:“怎么了?你们看我做什么,莫非没看过我这种级别的帅哥?”
“这些酒你是怎么变出来的???”鸢夏实在是太惊讶了,她根本没见过如此神奇的事,凭空演化啊!虽说用真气演化水火风等攻击手段都见过,但这个直接变出美酒来……
“,,,你猜猜看我是怎么拿出来的,恩恩。。”冷冥扫视众人圈,略一思考便做一恍然大悟状,抠着鼻子调笑说。
虽然相处了一个多月,但冷冥的说话方式大部分人还是接受不了。看着他那抠鼻的姿势都忍不住上去踹两脚,这丫的太会气人了。所以冷冥才会常常遭到众人的无视,而冷冥也乐得游离交流圈子外。但战斗的时候却从未托过谁后腿,这也是冷冥屹立弓箭手兼侦查师长一个月而不倒的原因之一。虽然从来没人和他抢过这个位置。
“虽然不想说,但作为一个负责医务工作者我不得不告诉你。你这样抠对你鼻子的发展,真的不好,不好。”团队中唯一一个医务工作者萧恨也实在是受不了他了。
“你猜,恩,我能不能不抠鼻子,我就是喜欢抠,你管得着吗你。”抠鼻字继续抠着,完全不管旁人眼光是白,是鄙。众人一看有门,选择借故掀翻桌子向冷冥扑了过去。各种盘子,各种碗筷具扔向冷冥。
冷冥凛然不惧,凭借弓箭手敏捷一一躲过却没想到昂之背后偷袭。拿根长绳挂在他脚下,使之绊倒在地众人冲上,无限群殴之。
只剩下在陪客的老村长拿着筷子愣愣的看着,头上还挂着一根斗大的蜈蚣,不知是谁走火所致。
圍棋傳奇
值得一提的是扔盘子的基本都是女同学,她们实在受不了这些佳肴……
虽然知道众人并非真要围殴冷冥,只是在做戏。但这次貌似有点过火了,毕竟这是人家精心给你准备的接风宴不必往日围攻叶凡时。忍着参与的冲动围殴群众拉开,救出尚在拳林脚雨中挣扎抠鼻的冷冥。拿出团长威望将所有围殴群众骂了个狗血喷头,并领队向村长认错请求原谅。
好在村长大爷既往不咎,叶凡这才安心。草草结束了这一次十分不和谐的接风宴,并表示晚些时候过来研究处理僵尸的具体事项。
回到帐篷区的叶凡笑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其他团员也都一扫方才死了娘一般的脸色千恩万谢起冷冥来。若非冷冥肯牺牲自我他们都不知道这顿饭究竟吃好,还是不吃的好。
原来这件事是一场戏,专门为躲避结束这场宴会而设计的。只是牺牲了冷冥,现在的他正抱着鼻子无限悲凉中。
最後一個趕屍人 龍飛有妖氣
虽然此次行动中不排除有公报私仇者存在,他们大都是早就想揍冷冥一顿的。冷冥的谈话方式实在是太让人蛋疼了。
这时鸢夏忽然提出继续刚才的问题“冷冥啊,你还没告诉咱家你是怎么搞出那些东西的?别说你猜,否则继续群殴之”众团员视线统一,这也是他们所不懂的问题,究竟怎么出来的??
这次的冷冥还真给面子,没说你猜。只是扬了扬左手,只见他手指上挂着一枚造型奇特的戒指。看众人茫然的眼神冷冥死也抠着永远也抠不完的鼻子解释道:“这枚呢,,,,是坦桑大陆的特产,空间戒指。。。。里面有五立方米的空间,,,,,可供储存物体。。。。。非生命体。”
“内个,抠鼻的兄弟你能把戒指借给我看看么?”团队的预言师小沫忽然抬头向冷冥讨要戒指,小沫在团队里平常不太爱说话。理由是她感觉这里的人都眼熟,却不知道他们叫什么。
冷冥很大方的将戒指摘给小沫看去,小沫却拿着戒指闭目养神起来。过了许久,小沫将戒指还给冷冥,并很疲倦的说道:“这空间戒指为什么那么像神级高手所特有的技能芥子袋?”
帐篷内一片哗然,芥子袋??这可是神级高手特有的技能。他们能划破一小段空间,在半空间里存储相当数目的物品!这根本就个移动仓库啊!!!
芥子袋?众人不得不高看冷冥一眼,无数眼光反复扫过,但怎么也没发现冷冥的实力过王级。
“不过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这里的空间会如此之小。而且,那个半空间就固定了一般,而这个戒指却是半空间的坐标和钥匙。”小沫疲惫疑问说。
“饿,,,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我这个叫空间戒指,,,,里面的也不是什么半空间,,,而是异次元空间。。。。”冷冥抠鼻更正道。
“哦,是么?可能我记错了吧,哈哈哈,你们聊我去睡一觉,哈欠,好困。”打了个哈欠便走回去睡觉了。
“饿,,,,不介意的话我问下,,,,为什么我空间戒指中的空间会扩大十倍?”当冷冥带上戒指后立即就发现自己的戒指不同以往,仔细查看后震惊的发现里面的空间居然变成了五十平方米!
已经走到帐篷门口的小沫回了一句差点没把冷冥这么坚强的家伙给吓趴下:“哦,那个啊,我刚顺便扩充了下。你不会介意吧?呵呵。”
冷冥寻思道:(这么狠!这丫头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连空间戒指中的空间都能扩充!)
这边的叶凡见小沫走后咳嗽一声便坏笑的对着鸢夏说:“咳,内个鸢夏啊。以后你们后勤部就又多了队员,作为后勤部部长的你绝对要好好照顾他的好。”
鸢夏听到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后仅仅略一寻思便知晓其中的奥妙,手一扬眉轻笑道:“放心吧,团长,我会‘好好的照顾这位新后勤部队员的,呵呵呵’”说吧眼神还不住王冷冥身上扫。
这边研究完完空间戒指的冷冥忽然打了个冷战,不由缩了缩肩膀抠鼻说“,,,为什么,我会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莫非预言师吧先知的预言本领传授给我了。。。”
“内个冷冥哦,我这里有些干粮。如果再接下来的几天内不想吃虫子的话只能啃干粮了,但你看我的手,我的手都被背包磨破了。你看是不是,帮忙拿下,冷冥兄弟,你看在往日我们的交情上,这个。。。”河蟹忽然拿出一个直径半米大的包裹,对冷冥说。
冷冥:“……”
“冷冥兄弟……”
“冷冥哥哥……”
抠鼻:“……”
“冷冥,国家有任务要交给你!你能不能办到!”叶凡抓住冷冥的肩膀认真道。
總裁真正壞
無限之魔 逐臣
“没关系,,,拿来吧,,我戒指里能装很多东西的。。。。”冷冥无限抠鼻中……
老公大人好傲嬌 青絲漸白
學霸的科幻世界 幸運的球球
“哦哦,那好,那好,以后你就是我们佣兵团的移动小仓库了。重要物资都交给你管理,你的责任很大啊!!”叶凡不无鼓动道。
“……”抠抠。
“兄弟我以前对你印象不算太好,你别见怪哈。。”这时丹目跑过来拉着冷冥的手说。
獸人之異世開荒 檸檬不甜
“没事,我不见怪,,,有什么东西尽管拿来吧,,,老子,,坚挺,,”
“其实不是要往里面放东西,嘿嘿,我是想尝尝你刚在村长桌子上喝的那种酒。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就是,就是想品尝则个。”这个大男孩罕见的羞涩了起来,冷冥无奈,拿出一瓶标签上写着‘甘兰地’的酒水送给他。
‘碰’
丹目费劲心机拔掉瓶塞,顿时一股醇厚的酒香飘散出来。心急的丹目直接闷了一大口,大吼一声:“够劲!!”接着便摇摇晃晃的晕倒在地。
众人围观之。
“切,不能喝就别喝啊,何苦呢?”闪腰佣兵团唯一的医生萧恨摇了摇头恨铁不成钢道,手下不停开始对其的各种抢救。心里却在想是不是那天给谁开刀时候添上点这种酒,那不是能极大的减轻痛苦么?
“外,冷冥,你这什么酒啊,这么猛!丹目我可是和他喝过酒的,他的酒量我可是知道啊!”召羽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丹目什么酒量他可是知道的。记得二人在一起喝酒时可是连‘明兜鬼酒’都能喝下三坛!那明兜鬼酒可是出了名的能醉人,而且是专门为修真者准备的,凡人沾哪怕一丝都要被醉倒!
“昂!什么酒能让他喝成这样,估计是里面放了强效蒙汗药,昂昂。”
“哇,好凄惨,都翻白眼吐白沫了,是不是快挂了我的小召唤兽”看着已经翻白眼吐白沫各种抽搐的丹目,若茗不无有些担心。遂问向名义上的战友实际上却属于自己召唤兽的冷冥。
……
“,,,,高纯度酒精都敢喝,,,,,你狠。。”冷冥不无佩服丹目道。
“饿?那为什么你贴着甘兰地的标签?而且看样子还是高级货色?”
“,,,老子偷酒精时候身边就这一个瓶子,我不用他装用什么装?”白了对方一眼,便又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瓶‘甘兰地’闷上一大口。众人根本来不及阻挡,只是呆呆的看着他。就好像他已经和可怜的丹目一样,晕倒在地。
结果却大出众人所料,冷冥仅仅是扣了扣鼻子,就又闷了一大口‘甘兰地’。看到众人疑惑的眼神回了一句:“恩恩,,,刚拿错了,,,,这瓶才算原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