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巔峯投資
小說推薦重生之巔峯投資
“就你这智商还想算计王义蓉的家产,还颠倒黑白栽赃我,你是挺不自量力的。”林川居高临看着他,眼中没有一丝同情。
上一世,这可是逼疯王义蓉,让王义蓉人不人鬼不鬼的元凶之一。
他今晚这些手段,也是太肮脏,太令人所不耻了。
对待这种混蛋,林川还同情,林川还真没那么大方。
“我,没,没有,我只是想保护公司。”吴鹤仓惶解释。
“所以说你智商低,被拆穿了居然还撒谎,你刚才可是在求我,你觉得这样的你,值得我放过?”
“我……”
“你可以闭嘴了。来两个人,把他带走。”马致国向后面招手。
下一秒,两年执法员走上前来,给吴鹤上了手铐带走。
“林先生你们没事吧?”马致国略带担忧的问林川。
“没事。案子怎么样了?”林川轻描淡写的口吻。
“还在侦查,我从现场过来的。”
“那你忙吧。对了,那帮小流氓确实冤枉,我看就这样算了,他们的医药费,让吴鹤赔出来。”
“好的林先生,我知道了。”马致国扫视一众流氓地痞,“愣什么?还不快感谢林先生。”
“谢谢林先生。”
“林先生,你真是活菩萨,你的大恩大德我们会铭记的。”
一众流氓地痞,痛苦之中却也欢天喜地。
重生之鐵腕
这会儿吴鹤还没有被带很远,他听到了。
都是求饶的,全都得到了赦免,唯独他没有,这让他针扎一般苦痛。
“马局,回见。”留下一句话,林川领着三名美女离开。
马致国悄悄抹冷汗,他妈的,险过剃头!
下次可不能凡事都亲力亲为了。
酒店房间。
林川让欧菲菲坐,她却说道:“川哥,你这边如果完事了,我想回市区。”
林川笑着问道:“有约?”
“算是吧!”
“行,你走吧,小心开车。”
欧菲菲点点头,和百合汤星盈告别了之后,径直下楼开车去了。
棄妃來襲:冷王笑一個
“大叔,你看,你留下我还是有好处的,如果不是多了我,百合姐一个人,恐怕要受伤。”汤星盈做到了林川的身边,邀功了起来。
“我不是人?”林川给她一个白眼,还没责骂她呢,她居然邀功,“我还没说你,谁让你动手了?出手还那么重,又是一堆骨折的,坑谁?”
“有那么多吗?我打了一个骨折。”汤星盈感觉冤屈死了,她就没下狠手,唯一一个打骨折也是因为失手。
“蒙谁?”
“百合姐姐,你评个理。”
百合弱弱的说道:“老板,这个我应该能作证,就一个,最多两个。”
林川沉默了,百合的话,他是相信的。
可是,按照执法员的清查,六个骨折,这是个圈套?
而且,似乎,人数少了,王红不见了。
想想不对劲,林川拿起电话就给马致国打了过去,告诉马致国,刚才飞鹅山庄的事情,王红也有参与,不过跑了。
豪門長媳
马致国爽快的回应,他会把王红传唤到执法局好好查一查。
只是,电话打了过去,没人接听。
此时的马致国,也是没空接听,他正在学校的宿舍,和自己以后王义蓉谈话。
女配不想領便當
覆手 蝦寫
按照谭菁菁的吩咐,他把该说的都说了。
王义蓉自然是很震惊,昏暗的灯光下,脸色特别难看。
本来是在吃饭的,本来胃口也是很一般,满脑子都期盼着,警方能够赶紧抓到凶手,让父母安息。
此刻,她更没有胃口吃饭了。
想到,案子还没有任何要破的希望,自己亲戚,却在桌子暗处耍下手段,她好难受。
这简直是双重打击。
那还是很亲的舅舅。
就算,耍手段,也不要这么快好吗?
“义蓉,想开点。”王红装模作样劝了起来。
七月是神的時間
嫡女成凰:國師的逆天寵妻
“二叔,舅舅为何要这样做?这些年来,我妈明里暗里,没少给他股权,如果我没记错,他有百分之二十,他还不满意吗?”王义蓉不知道自己落入了二叔的圈套,她愤愤不平的问道。
“只能说,人心不足蛇吞象吧,他不是一直都在说吗,伟业办起来,你妈功劳最大,他们吴家也没少出力。”
牧仙記
“我以为那只是牢骚。”
“义蓉,你就是单纯,你也不想想,他心里没想法,怎么有那样的牢骚。当然,也怪我,你爸给了我百分之二十,他觉得心里不平衡。可是,我投的钱,比吴家还多,近一半客户都是我啦的。”
“二叔,你这意思是,舅舅他是对我爸不满?”王义蓉脑海里面闪过了一个念头“那我爸该不会?”
“那不可能,你妈也在场呢,总不能自己姐姐也害,他就是想谋取公司的控制权。”
“那我应该怎么做?”
“打电话,骂他,你说,事情你都知道了,别听他解释,他肯定说没有,甚至还会冤枉我也这样,他不干,我会干,便宜了我之类。”
王义蓉并没有多想,她太单纯了,社会经验不足,智商也不够,对做生意也是一窍不通。
她完全听了二叔的话,拿起手机就给自己舅舅打了过去。
婚後試愛:老公難伺候 點絳唇
此时的吴鹤,人在执法局,被关着,手机被没收了,自然是接不了电话。
王义蓉连续打了五次,结果都是一样,她只好放弃,看向了自己的舅舅。
王红故作沉思了片刻,说道:“看来是心虚,故意不接,咱们要做点准备,不然,明天他夺权,咱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怎么做?”
王红虚伪的说道:“我的股权,我给你一些,让你凑够百分之五十一,咱们签一份正式的合同,我就卖给你了,后面我们再做打算。”
我得丹田有手機 丹琪天下
王义蓉发蒙:“二叔,我也不会管理公司啊。”
“你掌控就行,你是大股东,大老板,你舅舅翻不起风浪,没人听他的,只会听你的,或许刚开始,会有点困难,但是,你那么聪明,学习一点时间,我相信你会如鱼得水,不会败了哥哥嫂子给你留下的这一份事业的。”
“二叔,不行,我完全不懂的,而且我也没有这个心思,没有这个兴趣,还有其它办法没有?”
“这是最好的办法。其它办法的话,可以你让给我。但是,你舅舅,肯定会拿这一点说事,颠倒黑白,说我骗你股权,独揽大权,然后,尝试带着整个公司反抗,所以,这一招,是个下策。”
“我觉得二叔你能处理的,我给你吧,公司你来管,我帮你澄清。”
“这个……不太妥,二叔挺怕闲言闲语的,本来这闲言闲语也够多了,还是算了吧!”
“二叔,我们是一家人,你为了公司做了那么多努力,你也不希望公司败在我手里对吧?”王义蓉实在是对做生意没有任何的信心,加上此时此刻,她心如止水,公司对她而言,就是一个麻烦,二叔逼她要,她也想逼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