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

晚上十一点,城北治保分局灯火通明。
这恐怕是新的治保分局自建成以来,分局全体职工人数最多的一次加班。
就连分管后勤服务那几位更年期的老娘们,都没有提前溜号回家督促孩子写作业,而是坐在自己的岗位上,拿着键盘噼里啪啦一通敲,装出一副十分忙碌的样子。
原因无他,此刻分局长办公室内,一位两鬓已稍稍有些斑白的老者正坐在分局长的位置上,用手轻轻地拨弄着桌上的那份资料,不疾不徐,气息沉稳内敛。
低着头站在他面前,表情就跟那犯了错孩童一般的正是城北治保分局的代理局长蒋星。
不过这个代理,恐怕很快就要到头了,时间甚至可以按照秒来计算…
能够让三十岁的实职干部蒋星如此低姿态的,在整个治保系统里除了孔局长又还有何人能做到?
“想好了,这次的事儿从哪里开始做了吗?”孔局长拨弄了两页资料,轻声问道。
蒋星一愣,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
首先事情已经发生,并且参与暴-乱据监控拍摄下来的人,已经被捉拿了近七成,虽然说办的不算圆满,但“开始”二字从何谈起啊?
“你觉得把人缉拿归案,再开个发布会给民众一个交代,这件事儿就算是结束了?”孔局长停下了拨弄资料的手指,两眼直视蒋星。
“没有!”当孔局长那双眸子停留在自己身上时,蒋星就没来由的有些紧张,先一口否定后,再张嘴解释道:“所有的犯罪嫌疑人都要逐一进行审问,刨根问底将他们这些年的犯罪行径一一挖掘出来,还城北百姓一个朗朗晴天!”
“唉!”孔局长一声叹息,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道:“蒋星,你出身学院派,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好苗子,所以将你留在总局,但现在看来其实是我耽误了你。”
蒋星看着孔局长,有些不理解孔局话里的意思。
“你知道你和李元相比,差在哪儿吗?”
“不知道…”
孔局长直言不讳道:“事情发生,李元会第一时间做好应急处置办法,而不是联系上级申请援助。在调查期间,他会去详细搜集犯罪现场遗留下来的每一点证据,而你只会坐在办公室里想,怎么向上级领导交差。”
“在总局工作的这些年,你确实将官僚主义场面上的那一套学的淋漓尽致,可作为治保的一名领导,你似乎并不清楚自己的责任在哪儿。”
蒋星心里一颤,孔局长就这么寥寥几句话,几乎是将他这几年所有的努力全部判了死刑。
“你看这里!”孔局长指着自己之前翻看资料上,货场门口停着的一台贴着深黑色车膜的宝来车说道:“这台车是在林宏杰到达现场后才出现的。”
孔局又翻了一页资料,指着后面的一张图片道:“然后,在所有车辆都还没有移动的情况下,这台宝来车消失了,你不觉得这很可疑吗?”
“这……”
九星天辰訣
“咚咚!”
孔局敲了敲桌面,将一张嘉达货场上方的照片扔在了蒋星的面前。
“你看到这张照片上,隐藏在太阳能热水器后面那道模糊的人影了吗?”
瞬间,蒋星茅塞顿开,连忙回道:“孔局,您的意思是这件事儿其实是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实际上事发双方都不过是棋子?”
孔局微微颔首道:“这堆资料是我从你桌上找到的,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就放在桌角,自个埋头奋笔疾书写材料,就是有证据摆在你面前,你看得着吗?”
“我错了…”蒋星低头承认错误。
“你回去休息几天吧!下一步的工作安排,我再琢磨琢磨,或许还得和其他几位领导一起商量商量。”孔局长摆了摆手。
“孔局,您要不…”
蒋星话刚说了一半,就被孔局打断道:“人家林耀天现在找了领导班子的成员,要来向我问责,连我都没话说,你觉得这事儿你跟我解释还有意义吗?”
總統閣下請矜持
“哗啦!”
一瞬间蒋星仿佛整个人被抽出了精气神般失魂落魄的回道:“是。”
等蒋星走出办公室,孔局抄起了桌上的内线电话拨通了城西分局的号码:“总局老孔,找一下你们局长李元。”
“是!孔局长您稍等!”
走出分局长办公室的蒋星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在大案队的大办公室里发了一通牢骚。
“一开始说让咱城北分局不要出面的,是林家打的招呼!这会儿林宏杰出了事儿,带头要问责我们城北分局的也是他林家!合着我们治保分局就是专职为他们林家服务的,有什么狗屁倒灶的事儿全部都算到我们头上来?”
包括刘翰林在内的大案队一干人等,统一装成了没听见。
你蒋星反正已经被撸了,可以骂几句娘,我们这些底下的人要是跟着你骂了,那回头林家问责起来,我们跑得了吗?
紅胡子
更何况,这个年头本来就不缺少特权阶级,人家读高中的学生都知道的道理,你一个干到分局长的人在这里大倒苦水,岂不是让人笑话吗?
第二天一早,城北分局长办公室,孔局接见了从城西赶过来的李元。
“最近在城西感觉怎么样?”
奪相 月半晚
“还行,城西工作强度其实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大,表面上看是李枭一家独大,但实际上真正资金流向上,李枭占比还不到百分之二十,如果要从根部解决矛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如果只是控制大方向,那后面的那些人其实比我更知道该怎么做。”
在城西工作了一段时间的李元,说起城西的工作来如数家珍。不同于蒋星那套假了吧唧的套话,李元说的每一句都是工作中的重点。
孔局长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知道我这次找你是要干什么吗?”
李元看向孔局,坦言道:“您想让我回城北,把底下的那群人全挖出来。”
“不错!你的猜想完全正确,城北的水越来越混了,是时候要清理清理了。那我现在要你回来,你愿意回来吗?”
“啪!”
李元站起身子,冲着孔局敬了个礼,朗声回道:“保证完成任务!”
“坐坐坐!”孔局摆了摆手,语气和蔼的说道:“你已经当了两次救火队员了,效果也都很显著,虽然资历还浅了一点,但我们治保更看重的是实力。你是我的人,我也不能白让你干活,这样吧,这一次城北只要不出问题,总局那边老贺也快退了,你去接他的位置,如何?”
总局老贺,可是目前总局的四把手!
虽然说分管的是后勤和宣传工作,在实权上可能还不如现在的李元。
但人家老贺一下去检查,不管到哪个城区,那起码都得是副区长级别去接待的,毕竟是妥妥的治保总局领导啊!
多少背景显赫的青年才俊,直到干到退休可能都迈不出那一步,而现在机会就摆在李元的面前,他又怎么会不动心。
“谢谢孔局栽培,谢谢孔局栽培!”
“栽培你的,不是我!是你自己的能力,有什么能耐就坐在什么位置,这难道不合适吗?”
当天下午,治保总局就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命。
李元再次回到城北,接任城北分局治保局长,而蒋星则暂时调回原岗位。
城西的混子们,那都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李元这黑脸杀神可算是走了。
而城北的地赖子们,则是都为自己捏了一把汗,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城北的生存环境举步维艰呐!
嫁愛成婚
城北一轮又一轮的洗牌应接不暇,此刻已经将面前工作处理完毕的曾锐,决定趁着这段时间去南峰山上一趟。
一来也算是避避风头,毕竟李元新官上任三把火,少不得要整出一番政绩来,自己留在城北保不齐就吃了锅烙。
二来曾锐早就已经提出过要将黄金运往南峰山的想法,现在城外的武尘也已经焦头烂额,城里的袁承估计也老半天回不过神来了,没有了后顾之忧的他也可以全当是出去旅游了。
可心态已经明显有些失衡了的袁承,真会如曾锐所想一般息鼓偃旗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