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古代理
小說推薦盤古代理
“这场牛不凡胜,下一场朱润常对范键,速速上擂台”裁判在一旁喊到。
面无表情的牛不凡走下擂台碰到正往擂台上赶的朱润常“大哥果然不一般,武师中期就这么被你虐待了,看样子没一个月下不了床。”牛不凡没有回话,静静的走到人群中,可是台下众人见到牛不凡走来都纷纷走开,离得远远有些人还指指点点。修炼一个月河洛化身诀的牛不凡听觉比起以前灵敏许多,隐约中听到“这小子真有种,将张军打成这般模样,今后张家肯定会慢慢把他给玩死。张军那个狗屁爹护短得很呐。”
闻言牛不凡更是纳闷谙到“张军招招都想要致我于死地,我只是打断他一只手并没有杀死他,为什么听这些人说张军的父亲会对付我?这是什么道理?”忽然牛不凡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点了一下。出处本能的转过头去躬身摆出防御野兽的架势。“小子,反应还挺灵敏的嘛。看来你能够打伤我兄弟绝非裁判所说的那样是偶然。”身穿黑色武士劲装,将头发挽成一个高高发髻,脚噔一双牛皮靴的青年汉子出现在牛不凡眼中。“别看了,虽然张军那小子是个混蛋,可是你这般伤害他我的面子没地儿搁啊。自我介绍一下‘刘千’梁都刘氏镖局便是我家开的,我刘家与张军家是世交。下午比试只好打断你两只手才好向张老爷子有个交待,今后说不得你还会谢我今天打断你的手呢。哈哈”傲慢,无理,目中无人。虽说这个刘千说话没有张军那样刻薄,且还显得有些知书达礼之样。可明眼人看得出这个刘千绝对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角色,将自己要打残别人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一般人可没这样的境界。
“九大队长出来了”人群中传来小声呼喊。刘千看了看牛不凡“小子,好好珍惜你还能使用这双手的几个时辰吧”说完刘千随着人群拥向了飞虎营大门口。这个世界穷人被打伤打残就只有买些便宜的草药治疗,能保住性命已算好的。而有财有势的家族势力却可以用灵草灵丹来进行治疗,只要四肢没被人打得粉碎都能够依靠灵丹的神奇效力恢复如初。
鴛鴦相報何時了 白鷺成雙
九大队长杜天走到营门外时,催动体内的内力缓缓升到擂台高矮面对所有前来参加新兵筛的人“很高兴今天有这么多人前来参加飞虎营两年一度的新兵招纳。本次新兵招纳将会从其中挑选出十名最优秀的士兵进行大队长预备培养,希望大家能够展现出自己最强的面貌来。”说完杜天如炮弹一般飞回了大营。
此时前来参加新兵招纳的人才明白为什么今天会钻出这么多武师境界的人。而一号擂台上的比试也接近尾声,与朱润常比试的范健说实话还真配得上这个名字。只见朱润常将其抱起来又摔又砸最后跳起来用膝盖砸到腰上,这位名叫范键的仁兄吐出几大口鲜血后居然又生龙活虎的站了起来,对着朱润常嘿嘿傻笑“你打不死我,蟑螂也没我命硬。嘿嘿”
朱润常好像不是第一次见这个范键这样,话刚说完朱润常跑过去一个双风灌耳拍了下去,双手抱住范健的头直接提了起来,因为范健比朱润常矮了两个头所以朱润常直接抓住其脑袋从前身甩到背后来了一个大摔拌。‘砰’搭建擂台地面的圆木都被砸裂开来。
一个士兵跑到擂台上跟裁判说了几句话之后,裁判走上前将朱润常与范健分开“你们已经被特批通过飞虎营初选,明日再来进行第二轮筛选”哗,台下之人羡慕非常,飞虎营新兵招纳往年也有过特批人选,这些特批人员大多数都是天赋异凛。三五年后多数会被提为小队长之类,总之这类人在飞虎营之中混得是风升水起。
“牛大哥”朱润常与范健勾肩搭背的走了过来,只是比朱润常矮上两个头的范健怎么看都像是小弟弟。只是这个小弟弟满脸猥琐比起娃娃脸的朱润常成熟许多,两人站一块儿怎么看怎么个别扭。朱润常一手拉住牛不凡的手另一只手拉着范健的手“牛大哥,这是我新认的兄弟,‘范健’比我还小一个月,看不出来吧。哈哈”范健看似猥琐却是个浑身正气的主,“牛大哥你好,刚才见你打败张军真是大快人心啊”
迷途其未遠 茶不二
“这个张军真的有那么可恶吗?怎么一个个想要打死他却又都要怕他?”牛不凡不由问到。“怕他是因为他家有钱有势,想要打死他是因为这家伙平日里净干欺行霸市,强抢民女这事。”范健咬牙切齿的说到“只是我除了打不死以外,没别的本事,不然真想把他给切了”说着范健还用手在裆下比了比。‘嘶’朱润常吸了一口冷气。“这东西切了以后怎么办啊?”三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
中午飞虎营用车载了几大车的饭食出来任由参加新兵招纳之人取用,虽不是大鱼大肉却也算得上是荤素搭配。看不出范健身材不怎么滴,吃起饭食来却比朱润常这个大块头还厉害。前后不下吃掉五盆饭食,这一盆可是有人头大小的木盆啊。对此朱润常郁闷不已,怀疑范健是猪妖所化。仙魔鬼怪在这个世界很是普遍,时常会看见空中飞过的修仙之人,也有邪恶的修魔者整座整座小城的屠杀以炼制魔功,而大大小小的山精鬼怪却时常混在人类之中,或嬉戏人间,或贪图享乐。亦有搅扰残害人类的鬼怪出现,总之什么样的事都有可能发生。
“牛不凡.刘千。速速上台”六号擂台上裁判对着台下喊到。
上了擂台后牛不凡见到早已飞身跳到擂台之上的刘千正不屑的看着自己。“小子,难道你只能一步一步走上台阶吗?我劝你还是放弃比试了吧,以免一会儿我收不住力道伤了你。”
没有理会刘千的话语,牛不凡自顾自的说到“听说张家为富不仁,欺压百姓猎户?你即与张家是世交,想必也不会是什么好人。”
‘找死’刘千一记侧踢踢向牛不凡,刘千将内力运到整条右腿之上带着风声的一脚踢了个空。见牛不凡一个后空翻轻易的躲过了自己这一脚,刘千不得不收拾起轻视的心态,这哪里像是一个乡下猎人应有的表现?摆开架势围着牛不凡慢慢转动,以便能找出破绽再进行致命攻击。
刘千哪里知道牛不凡此时心中也在疑惑,自己这是怎么了?刚刚明明心中想的是用双手叠加来挡住刘千的攻击,可是身体上却本能的做了一个后空翻。难道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了?下意识的紧了紧拳头,身体还是在受自己支配的,“嗷呜,老板不要奇怪这是前任老板的本能融入到了你的潜意识当中,前任老板可以说是整个信仰世界最会算计的人了,他的本能意识绝对比你的强。相信身体给你的提示,不要反抗。”喳喳在脑海中向牛不凡传递着信息。
本能?不过好像真的比自己刚才所想效果好得多,多一个保命的本能多一份希望牛不凡不禁谙到。
见牛不凡久久不发起反攻,急不可待的刘千再次发起进攻,试探性的发出一道拳风,正在思考的牛不凡本能的又躲了一下,可是由于精神上的不集中,身体反应慢了一拍,‘啪’本该从头顶飞过的拳风正中鼻梁,两道鼻血迅速出鼻孔中钻了来。楞了一下,刘千双手风声霍霍冲向牛不凡“劈风掌”双掌劈在空中呼呼作响。自知无处可躲的牛不凡只好运起体内不多的内气移到双手与刘千拼了起来,到底是庄稼把式,几招过后在刘千精妙的招式下牛不凡的防御被击破了。刘千消耗三成内力形成的劈风掌劲劈在了牛不凡胸口正中。一口淤血喷向了空中。
“废物乡巴佬”刘千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对爬在地上的牛不凡说到。“站起来呀,你不是很能打吗?再站起来我绝对折断你两只手,信不信”。
goth斷掌事件
爬在地上的牛不凡虽然胸口中了刘千一掌还吐了血,此刻却没感到身体上有半点不适,“老板这些低等的内力是伤不到你的,你爬地上装死干什么?上去揍他啊!”喳喳在脑海里不断鼓动着,喳喳怕,怕这个牛不凡连王宝阴险算计的本能也给继承了下来,到时就没它好日子过了。
傾城絕戀:絕色太子妃
紫芒音帝 倚劍寒鑫
怕什么就来什么,牛不凡慢慢爬起来作出一幅摇摇晃晃站不稳的样子。刘千果真上当,“看样子你是真的不想要这双手了啊”上前拉住牛不凡的手,忽然站立不稳的牛不凡反手将刘千的手臂扭了过来,顺势一膝盖就顶到了刘千手肘处,‘咔嚓’刘千的右手也步了张军的后尘,断裂的骨刺穿透肌肉钻了出来。
吃痛的刘千左手手肘顶到了牛不凡胸口,这次可是纯力量上的攻击。牛不凡顿时感觉胸闷出不了气,手上劲道刚一松。刘千一脚砸到躬身的牛不凡背上,被这一脚砸到地上爬着的牛不凡接着又被连续几脚踏到背上,剧痛之下居然没有昏倒,反而清醒许多。转头见刘千跃到半空中双脚正对着自己头颅往下跳,这个情节牛不凡想到曾经扑向自己的猛虎。
禦龍聖者 癡馬
两腿往擂台上一蹬牛不凡上半身便从地上弹了起来,右手一记直拳斜着打向快要落到地上的刘千,原本踏向头颅的双脚踏在了牛不凡肩膀之上,牛不凡被这一股惯性重重摔到了地上。而理论上的胜利者刘千却已经昏死在擂台上,刘千两腿之间正流着血,鲜血打湿了整个裤裆,鲜血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丝蛋液类的物质。
裁判上前检查了一下双方伤势,最终判定牛不凡胜。原因无他,刘千两颗蛋蛋已经被打爆内力阴阳失调,就算是有灵药也需要两年时间调养才能恢复如初,并且对于那方面的影响还不少,恢复后除了能传宗接代以外,终身都会处于举而不坚,坚而不举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