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藍星辰
小說推薦蔚藍星辰
既然练符失败那就收拾好心情努力修炼,如今已经是武者七段,隐隐有种感觉那就是快要晋级了,那层窗户纸好像就快要捅破了似的,盘膝而坐,心无外物調动身体修行元气。
一夜时间眨眼变过,走出洞口,看着那寒冰符已经不在散发寒气,符文之上暗淡无光接近报废边缘,不去理会继续前往森林深处。
天地宝财一般都是生长在许多危险之地,云落一路走来也是碰上许多,不过采集的却是很少,但是有些作用的材料基本上都被一些强大的魔兽霸占,云落感应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后就选择放弃,别说打得过或是打不过,如果在这里受伤严重那是非常危险的,反正就是得不偿失!
範蠡 夏廷獻
忽然感觉草丛中用一阵响动,召唤出利爪,然后在身上贴了一张风行符小心的行走过去,在这森林非常危险不怪云落如此小心。
冥界公主很噬血
慢慢的掀开草丛,感受到一个冷箭飞来,利爪挥动将冷箭磕走,退后三步大喊道“谁在偷袭我,出来,不然,死……”
刚才的冷箭明显是人为的,云落眼神发冷,如果是故意找茬他不介意将此人斩杀。
草丛中索索的响了一阵,然后一个满身鲜血的人从里面爬了出来,面色苍白手中还有一把弓弩,那人看见云落就像看见救星般大喊“少侠我不是有意的别冲动”
看着半死不活的一个青年从草丛中爬出来,云落也并不在意,刚才试探了下,这人也就六阶左右完全不能对自己构成威胁,不在理会顺着一旁就准备走开。
重生末世之寵
那人见了立马哀求道“少侠能不能帮我们报个信,就说一三佣兵团遭受到攻击需要救援,少侠求你了”
云落没有回头,如果是以前一定会热心相助,如今已经没有了那种心情,生死搏杀每天都在上演,自己算什么,又不是救世主。
看见云落头都不回,青年急了,如今体内伤重,根本无法行动,唯一能做的就是禀告团长让他前来救援青年大喊道“少侠此地离我们团长只有四里路,少侠如果能够帮忙我们愿意给予足够的报酬”
云落听到有报酬,不过看青年的伤势明显是人为打伤,想必对手肯定不弱,这趟浑水没必要趟道“没兴趣”
魔龍霸神
青年一愣,看着云落远去的身影急忙大喊“金币五万,风行符两张,等等……兰心草,元石也行”青年重重的一拳打在地面上看着云落消失的身影眼中满是泪水“我真没用……二团长你一定要逃走啊”心中越来越悲伤。
他知道二团长根本就逃不掉,那个少年手中的锈剑就像死神一般。
今日他与二团长和几个兄弟们在森林中准备猎杀魔兽,经过努力终于是将其斩杀,但却发现一株兰心草,欣喜过望将之收集起来却是碰上了一个少年。
少年手持一把锈剑身穿脏乱的衣衫,看见他们就抢兰心草根本就不搭话,自己被一剑刺伤还被一脚踢飞,然后就听见二团长叫他赶快去搬救兵,他知道那个少年到底有多厉害,手中的锈剑就像死神的刀般,快如闪电,心中越发悲切,如果二团长死了,那么他有什么脸去见大团长,努力几次也无法起身只好在草丛中哽咽!
“兰心草作为报酬是不是真的?”
你是我命定的劫 li紫
郡主駕到 莒米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青年心中一惊,看着少年的脸庞心中大喜“真的是真的,只要你报信兰心草就是你的”
“恩云落点点头,略微一迟疑从墨石中拿出青炎符然后贴在青年身体上,只见青炎符快速融化,渗透到青年伤口处,然后伤口以看得见的速度快速愈合,虽然不能治疗体内伤势但对于外伤却是有很好的治疗效果。
青年惊叫一声“这是青炎符么听说一张万把金币而且有价无市”看着云落的脸庞越发感觉这个少年不一般道“少侠这青炎符用在我身上那就是浪费,可惜了”
云落心中振动了一下,没想到小小的青炎符能让人这么在意,看来还是自己小看了符文师的地位,不去理会青年震惊的眼神,拉着他就向着打斗的地方行走。
一三佣兵团乃是由三个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组建,他们一见如故一起组建,由三个团长分别担任大团长王新,二团长党飞鹰,三团长刘区不看武力值高低,只拿年龄排序,这党飞鹰乃是一个脾气火爆之人,在三个团长中武力值最低,但也不可小觑,对于一般人来说那也是一个大高手,是八段武者。
现在双方正在对持,党飞鹰脾气火爆却是很讲义气不然也不会和另外两人拜把子,脸上的胡须不自觉的抖了抖,身上已经被剑划伤不下七处之多,伤口上都是留着鲜血,冷汗从他的额头流了下来,手上的大斧头散发着寒光。
对面的少年面色平静,至始至终都是一个脸庞,那就是平静,仿佛所有的一切对于他来说能够表现的只有平静。
氪命得分王 暖舒柳岸
少年抬起头手中的锈剑举起来对着党飞鹰道“交出兰心草,活,不交死”
“交你娘的仙人板板”大斧向着少年砍去,他明知道不是对方的对手也要拼命,身后还有几名弟兄已经失去了战斗力,而且不是他不交出来,如果对方和气的向他讨要,他一定会给,但如果强取豪夺那他以后还有什么脸面混迹佣兵阶。
在他的思想中,脸面远比性命重要所以才有了后来这么一幕,大斧头带着强大的气势向着少年劈开。
少年脸色平静,微微躲闪就避开大斧,手中锈剑随意划出,又是在党飞鹰的胸口留下一道长长的剑痕,两人元力相当,都是八阶,但完全不是少年的对手,少年剑法灵巧,异常飘忽,看似随意却是带着一股无法匹敌的冷冽!
只恨初見美如玉 木槿初
少年向前进攻好像已经没有那么多的耐心了,平静道“最后一边交,活,不交,就死”
党飞鹰被压的根本无法还击,在震惊少年战斗力的同时心中也是激起怒火,对方就像是猫戏老鼠般,一直将他玩弄于股掌之间,这比杀了他更加难受,噗……
聖劍守護者 夜雨瀟湘01
向着少年喷口鲜血大声道“我还是那句话,交你娘的闲人板板……”
面色异常平静,他已经给过对方很多机会了,如果对方还是如此他就只有下杀手了。
手中锈剑转动,锋利的一边发出寒光,没有任何迟疑向着党飞鹰的咽喉划去。
党飞鹰根本无法闪避,那剑芒之中还带着一种足够破碎他元气护甲的锋芒,心中一突“完了”
就在剑芒快要斩向咽喉之时,一声冷哼在场中响起“想要杀人问过我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