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昭風華
小說推薦天昭風華
彷徨,更似迷惘,迷失在了那遥不可及的梦里。
此刻小川的房里,更是充斥着让人难以抗拒的热浪,那超越人们所能忍受的温度,似乎要将这里熔化了一般;而这温度的来源,正是那个,躺在床上的少年,小川。
“慕小川,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
“小川,快些苏醒吧,你还有很多事要做……”
“小川……”
妒夫的掠奪
呼唤,更似是敦促,那一声声略带温柔的呼唤,却又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无可抵抗!
渐渐地,小川的眼神,那模糊中略带迷惘,或是懵懂的眼神,变得清澈起来。也许是睡的太久,有些不大适应这顷刻间的光亮,依稀间只是觉得有道人影在面前晃动着。
“小川……”
又是一声呼唤。
小川那几乎快眯成一条线的眼睛,渐渐适应了这明媚的午后阳光,小手揉了揉眼睛,当他睁开眼,彻底的睁开眼,却发现眼前,竟是一座略显完美的,让人有些舍不得移开视线的,山水之间!遍地的青草芳香,一条看似宽阔,却又可以遥望彼岸的河流,如一条堇色玉带,横穿过这青云高山;芳草盛,芳香了怪石嶙峋的山涧,草木林,点缀了水墨上唯一的青色华章;在这绿荫掩映,细水长流的山水之间,却是隐没了一座小阁楼。
阁楼暂且不说,却是门前站的那人,身着淡紫色长袍,腰间束着琉璃红尘,别着一串细小的铜铃,随风飘荡,阵阵银铃悦耳。一弯银丝白发,轻柔的好似那云淡风轻的笑,美得不可方物。
“你是……”小川莫名的问了一句,随后又突然改口道:“是你,在叫我?”眨着一双大眼,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好看的男人。
“是我,在叫你,你可知道你有多么懒惰?”男人开口说道,满脸的笑意,也在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你,你叫我做什么。”小川有些嘟哝的说着。
“你可知睡了几天?荒废了多久的功课?你就不怕你师父责怪于你么?”男人故作严厉道,眼神间也默默的多了一丝严厉。小川倒是被吓了一跳,虽然打小便不惧生人,在村子里转悠几天便将大人小孩的都熟悉了一遍,日后更是让大人们欢喜,孩子们也都乐意跟他玩耍。但是,当小川听到男人说道不怕师傅责怪时,小川的眼神明显一愣:“你,你认识我师父?我师父呢?我师父哪里去了?你见到他了吗?那里发生了海啸,师傅他老人家没事吧?”小川这一顿连珠般的发问,倒是着实让男人惊讶了,这孩子,还真是与众不同,但同时,心里也是一阵莫名的暖意,亦或是,愧疚。
“你师父很好,早就离开东海,云游天下去了,所以他才邀请我来监督你了。”男人展眉笑道,那轮廓分明的脸上,净是溺爱的笑,那样的美好,笑的那样的美好。
听闻到师父早就离开了,小川心里也算是落下一块大石了,不过放松的同时,又有些愤怒,师父也真是的,走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我还给你送吃的呢。但是转念想想,说不定师父有什么要紧事呢?
“从今天起,我来开始教你剑术,你可不能偷懒哦?”男人似笑非笑的说道,说罢又往小川怀里扔了一本有些泛黄的书籍,小川拿起来瞧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天选剑术】几个字,而且,还不是创世大陆的文字,是和九曜十二命轮觉一样的文字!
“你是师傅请来的,自然代表师傅啦,所以我不会偷懒的!”小川嬉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才郑重其事的,将天选剑术打开。
“所谓剑术,首选是人,随后是剑,最后,才是剑法。我且问你,这三样,你觉得哪一样才是最重要的?”男人一脸严肃的问道。
小川歪头想了想,道:“师傅说,三才人为本,方知天命,才可制天命而用之,天工可造物,却不为人事,因为人有思想,所以无论武学,还是剑术,人才是根本!”
男人听罢,满意的点了点头,并未作出惊讶,亦或是惊愕或是无法相信的表情,语言,似乎这一切他早就知道一般。
“那第二呢,你会选择哪个?”男人继续问道。
皇叔好壞:盛寵鬼才醫妃
“剑术!”小川儿想都没想就开口回答道。作出这样的选择,男人依旧平淡。在小川的心里,师傅所传授的九曜命轮觉是一门很强大的武学,强大到几乎是无敌的程度,也许是未曾接触大千世界的原因,也有可能……
“既然你认为是剑术,那我此刻想要教你剑术,你会用什么来练习呢?”
男人笑的依旧,云淡风轻,那样的写意。不过此刻,却似乎带着点邪恶。
小川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感觉无话可说。对呀,没有剑,我用什么来练习?小家伙一拍脑门,似乎是溃败了一般懊恼,表情丰富,感觉自己好像输掉了江山那样。男人摇头苦笑着,在小川的头上拍了一下,道:“你且去找一柄剑,当然,是需要自己挑选的。找到以后,每日子时再来找我。”说罢一挥手,一股大力便将小川那弱小的身躯掀飞,小川儿只觉得自己失去了重心一般,赶紧运起了金耀命轮,但无奈的是,小川却发现,自己的体内,竟是一丝的真气都没有了!而就在他想要运起金耀时,却是一个重心不稳,直直从从空中栽落下来!
一阵惊恐,小川蓦地便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浑然不知这令人燥热的温度和这令人迷醉的芳香。他仍旧回忆在刚刚所见的一幕,那个神秘的白发男人,认识师傅的男人。
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但……
环顾四周,小川却发现这是一个美丽的房间,雕花笼,百花床,还有,一阵阵令人回味的芳香。难道刚刚是在做梦?小川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却突然觉得某件东西掉了下来。
總裁娶進門:高傲千金太撩人
低下头一看,赫然是那本天选剑术!
这居然是真的?
梦境居然和现实想通?
问题如潮水般涌来,在童稚的心里泛滥着。还有那个神秘的好看的男人,自己如果是在做梦,那怎么找到他?
小川揉了揉有些痛的头,似乎十分的懊恼。也是,作为一个正常的人,在遇到匪夷所思的事情也会去冥思苦想,不管是在正确的道路,还是乐意去钻牛角尖,也不外乎这样的孩童,充满着好奇的内心去探索。
苦想良久,小川决定还是放弃这个无谓的念头了,若是想不明白,就不必想了,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吧。与其这么呆头呆脑的去思考一个不实际的问题,倒不如,看看这本天选剑术吧。
其实小川,心理是十分迫切的想要打开这本书的。这也许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小川却不是为了那所谓的力量,或是无敌,在他的心里,师傅想要教给自己的,一定是好东西,从不外传,自己可是特例。
慢慢的,小川打开了天选剑术的第一页。
大衍之数,其用四九;众妙通玄,万法归一。
这是小川第一眼看到的内容。在小川看来,这样的字眼,真真是艰涩难懂,百思不得,而越往后翻,那些个文字也真真是如鲠在喉,越看越是让人疯狂。
法武帝尊 深意童年
无奈之下,小川只好放弃了去解读这本剑谱。
魚躍農門 風玖藍
收起天选剑术,下床活动了下筋骨,竟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没有任何的不适!回想起自己之前的遭遇,那铺天盖地的海水,卷起千层浪,那犹如千钧坠地之势的力量,莫说是碰上,已然如一座大山般压向自己,轰烈,惨然,看着婶儿那惊愕的眼神,和那流露着的一丝无助,就知道,愤怒的海,是有着毁天灭地的力量。
“吱呀”
就当小川想的入神的时候,这间房门却不合时宜的打开了。
“你醒了?”
进来的,是九姑娘,仍旧一身红衣裳,竖着发簪。小川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那样白的皮肤,那样俊俏的脸,还有那样窈窕的身材,也不知是衣裳美,还是人美。小川第一次盯着这样一个女子看着,看的出神,甚至都没听见那女子的问题。
“你醒了?”
九姑娘又问道。
“醒,醒了,谢谢你救了我。”小川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第一次的语无伦次,第一次的语塞,竟是让他有些不禁脸红起来。
“醒了就好,可觉得有什么不适?”九姑娘关切的问道,顺手也将手中的托盘放下,将汤药拿了出来。
“喝了吧,会好的快一些。”
九姑娘将手中的汤药端送到小川面前。
小川有些拘谨的接了过来,拘谨的,甚至都忘了说一声谢谢,便很不自然的,亦或是很粗暴的将汤药喝了下去。他是个粗人,不懂的远离了海边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所认识的字,所学的,是师傅传授的,是父亲交给他的,他不了解这个陌生又有些熟悉的世界,这该死的生活。
九姑娘就这样在一旁端详着小川,眼神中散着迷离,和着恍惚、
“谢,谢谢。”小川有些羞涩的将药碗还给了九姑娘。九姑娘便顺手接了过来,顺手又给他递去了一条丝绢,示意他擦拭一下。
在小川过去的日子里,无论是吃过什么,或是喝过什么,从来都没有擦过嘴这种动作的。
“不用了,这么好的布料,被我弄脏了,怪可惜的。”小川咧着嘴说道,说罢大袖一挥,便直接将嘴角残留的药汁擦了个干干净净。
九姑娘有些愕然的看着小川,一身粗布麻衣,有些凌乱的头发,还是小花瓣替他整理过一次,勉强还算干净,稚嫩的脸庞原本是个俊俏的少年,皮肤却是被海边那毒辣的阳光烤炙的有些黝黑,瘦弱的身体,加上这天真的,甚至是自卑的有些过了头的性格,九姑娘就猜到,眼前的这个少年,过去的日子一定不好受吧。
联想到自己的身世,九姑娘莫名的同情了这个少年。
九姑娘坐到一旁的椅子上,伸出洁白如玉的手,在小川的脸上轻抚了几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川,被父亲在海边捡到的。”小川很认真的回答着。九姑娘微笑了一下,道:“小川,这个名字倒是挺适你的,在海边被捡到,应该叫小海或许更适合。”九姑娘难得露出了一次笑容,“你好生休息吧,或者出去走走,有什么事找我就可以了。”说罢拿着托盘便出门去了,脸上洋溢着笑容。
“对了,你可以叫我月姐姐。”
临出门之前,九姑娘又回头说道。留下一个还在怔怔出神的小川。
屋外,未等九姑娘从房间内出来多久,宸胤风便从小径里迎了出来。
“符合猜想?”
“不清楚,也许他不是吧。”九姑娘有些疲惫的说道,“他的秘密,我看不透,但至少,和他没有关系。”宸胤风接过九姑娘手中的托盘,道:“带他走吧,四神谷不适合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