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小靈童
小說推薦七小靈童
通道里剩下的蜘蛛在空气中诱到蜘蛛妖王死亡的气息,纷纷躲进洞壁上的孔眼里,连它们本有的红光视线也不敢露出。
火把早就熄灭,连发着微光的七色剑也因为被凡龙放入长衫背囊而失去光亮。
通道内瞬间一片漆黑。
“凡龙,你确定没有蜘蛛会袭击我们了?”飞舞抱着毛茸茸,紧紧的跟在凡龙的身后。
“应该不会有了吧!”凡龙傻笑道,“你不会怕黑吧?”
“我,我才不怕!”飞舞噘着小嘴,紧张的环顾四周。
重生之王妃真給力 啰嗦的橘子
“不用怕了,你看!”凡龙已经看到通道之外的一丝微光。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要命的地道了!”飞舞长吁了一口气道,“我走前面。”看到光亮,她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嗯。”凡龙站定身子给飞舞让了过去。
“辛苦你了。”飞舞跳着从凡龙眼前闪过。
“神武将军的确很重!”凡龙抽出一只手臂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道,“我还能行!”
虽然可以看到出口的微光,但是走起来依然需要很长的时间。当他们终于走出洞口的时候,太阳已经向西边游去了。整个天空中只剩下太阳的一些余晖。
“我们现在怎么办?”凡龙将飞天神武重重的放在一丛茂盛的草地上,气喘吁吁的看着飞舞。
因为通道内空气不足,使得飞舞本来粉白的面孔增添了一些红晕,现在又加上夕阳的余晖,更是红彤彤的如同刚从浴缸溜出来一般,神韵十足,魅力剧增。
毛茸茸看呆了,“主人,你不是发情了吧!”获得新生的毛茸茸早已忘记失去鸡蛋的不快,此时心情不是一般的好。当一切劫难过后,必然会带来一定程度的感情。
“去!”飞舞假装生气的嚷道。
“凡龙,你看!”毛茸茸指着飞舞的脸叫道。
凡龙循迹忘去,只见飞舞的脸上又平添了几分羞涩,看上去更加的诱人!但是他的心里却没有一丁点的萌动,只是傻傻的笑了一下,像是表示安慰,也像是赞许。
“咳咳咳!”草丛里传来飞天神武的咳嗽声。
“姥爷醒了!”飞舞急忙向姥爷的方向跑去,将飞天神武扶起,脸上的春光已经被突来的喜悦取代。
“舞儿?”飞天神武环顾四周,“凡龙呢?”
“我,我在这里。”凡龙适时凑上前去,“神武将军!”
“那个蜘蛛妖王死了?”飞天神武故装糊涂问道。
“死了。”凡龙的眼里充满肯定,脸上的傻气依旧。
“怎么死的?”
“是凡龙杀死的!”飞舞抢先一步回答,飞天神武举手示意他不要再说话。
“我、”凡龙手足无措,额头上有汗要冒出,“我用剑将它刺死的!”
“我的七色剑?”
“你会用吗?”
“嗯。”凡龙不敢看飞天神武的眼睛,他知道最后那几剑并非他主动出击,而是有剑招在控制着那把剑。他缓缓的从背囊里取出七色剑,双手将剑托起,“还给你!”
“?”飞天神武从他的眼里看出了他的本意,“真的要还给我?”
“嗯。”凡龙声音很小,像是从鼻孔里挤出来的。当他知道这把剑是如此厉害之时,就决定一定要得到一把好剑。而这把剑是飞天神武的佩剑,他怎么可以据为己有?
“那好吧!”飞天神武默念口诀,将凡龙手上的剑令收回,七色剑自动回鞘。
凡龙互感手中一空,诧异的看着飞天神武,似乎心里真的是一百个不愿意。
“怎么了?”飞天神武挣扎着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尽管他的功法只恢复了一部分,但是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改善了很多,并不影响他正常生活,只要他不再使用功法,他的状态可以维持他的生命到自然终结。
“可以送我一把其他的剑吗?”凡龙也站了起来,两只手交织在一起,不停的搓动着。
“你要剑干嘛?”飞天神武虽然心里感到喜悦,但是脸上却仍然表现的很冷漠。
“斩妖除魔!”凡龙的脑海里竟然主动泛出了这四个字。
飞天神武一愣,难道他知道了自己的使命?不应该吧,他那般痴傻,不会使装出来的吧?
“姥爷,你就给他一把吧!”飞舞看着凡龙不好意思的傻站着,当即就觉得姥爷做的过分,“姥爷,你不是有很多剑吗?”
“好吧,我答应你!”飞天神武犹豫了片刻终于答道。
飞舞看着凡龙开心的傻笑着,心情又好起来了,“谢谢姥爷!”
“谢谢神武将军!”凡龙学着飞舞的样子鞠躬道。
“但不是现在!”飞天神武道。
“姥爷!”飞舞继续撒娇道。
“我可以拿这个东西给你交换!”凡龙急忙抽出腰囊里的利爪道。
“这个?”飞天神武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个好东西,“我可以替你保管着!”他毫不犹豫的接过凡龙递过来的利爪。
“那剑呢?”凡龙傻傻的以为飞天神武愿意和他交换。
“好吧。”飞天神武转过身子,看着凡龙的眼睛道,“你想不想跟我学剑招?”
“剑招?”凡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就是……”飞天神武道,“你到底怎么杀死那只蜘蛛妖王的?”
“哦。”凡龙仿佛突然聪明起来,高兴的说道“我想学。”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跟我学的。”飞天神武又将后背留给了凡龙。
凡龙的脑海里不断的回想着那带着他飞天入地的三招,仿佛梦一般,那个硕大的蜘蛛妖王就死在了他的剑下,而且死的那么彻底。
“凡龙!”飞舞急了,她深知姥爷其他的信条都可以随她,但是这一点是谁也改变不了的。急忙将还在徜徉的凡龙叫醒,“快叫我姥爷师父!”
“师父!”几乎是处于本能,凡龙破口叫道。
飞天神武纹丝未动,也没做出任何声响。
飞舞急了,赶忙双膝跪地,“跟着我!”
没有任何征兆,凡龙双膝重重的磕在地上,压碎了膝下的石块。
凡龙以前出于自保,不愿意与任何人近触。但是此时,那种强烈的获取感让他屈服了,这重重的一跪,完全出于本能。
亡者天下 半城煙雨
“师父,请受徒儿一拜!”飞舞轻轻的喊道,微微做出磕头的动作。
“师父,请受徒儿一拜!!”凡龙的声音高亢激昂,脑袋重重的磕在身前的土地上。
飞天神武依然没有回转身,甚至看都没看凡龙一眼,只是微微的举起左手摆了一下。便又重回到下颚,仔细的抚摸那一撮少的可怜的山羊胡子。
他心里的石头总算放下了,满脸的皱纹也遮挡不了他此时的喜悦。在这以前,他是多么的担心这个世界会就此亡在他们这一代人手里。现在好了,虽然斩妖除魔的战斗还未打响,但总算确定了救世主的身份,而且他相信,在自己的**下,不久的将来,凡龙的身手、能耐将不同凡响。
下一次禁宫朝拜大会,他定要将这个新收的徒弟展示给世人。好让人间武林依旧流传:那个救世主依然出自飞天家族……
飞天神武依旧沉淀在可以将凡龙纳入门下的喜悦中,飞舞透过夕阳,看到姥爷欣慰的表情已经确定姥爷默许了凡龙拜他为师。赶忙将还在不停磕头的凡龙拉起。
夕阳西下,黄昏来临。
飞天神武站在一堆碎石上,若有所思的望着远处渐渐变黑的天空。黑暗势力正在不断扩大,殊不知他们在其他地方渗透到什么程度了?各地功法高手还会在三年后相聚禁宫吗?
飞天神武脚下的碎石就是他启动禁宫内神塑的结果,虽然拥有千百年的上层禁宫被毁,但是也从一定程度上帮了飞天神武。因为那次剧烈的外力攻击激活了凡龙的常人意识,也是自那次开始,他才肯定了凡龙的救世主身份。
微风吹动了他白色长身的衣摆,在空气中发出“簌簌”的声响。
凡龙为自己即将学到功法而兴奋不已,在碎石堆上跳来跳去,自己挥出空手仿佛在练剑。从那一刻,他彻底迷上了剑。
“姥爷,我们现在怎么办?”飞舞走上前去,打破了除了风声以外的宁静。
“休息片刻,我们去禁宫为你们取剑。”飞天神武停止想象,将气息调匀。
反元 悍威
“禁宫?”飞舞诧异的看着四周,“我们现在不是在禁宫上面吗?姥爷你不会忘了,当日……”
“这个我清楚,既然附魔球已被盗走,我们留着禁宫上层也就没什么意义了。”飞天神武变得严肃起来,“我不能让世人知道是我们飞天家族放走了地狱恶魔!”
復仇嬌妻 豆漿加湯
“那、那还……”
鷹派大佬
“剑放在禁宫下层藏剑阁里。”飞天神武解释道,“天黑之后我们就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