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的獅子心
小說推薦血紅的獅子心
在“勇气”号返回拉马特海港的十天里,几乎每一天都笼罩着腥风血雨,水手们已经习惯了坐在刚刚战斗过的甲板上,坐在不知是来自敌人还是朋友的血泊中狼吞虎咽的吃下手中的食物。当他们最终看到停泊于拉马特海港的船只桅杆的时候,依旧站在“勇气”号甲板上的水手,只剩下了九十七人,另外那一百零三名水手——除了不到三十人正在“勇气”号的船舱里痛苦的**外——全部都葬在了诺亚大陆广阔无垠的海洋中。
“勇气”号出现的时候,拉马特海港毫无准备,按照他们最后得到情报,“勇气”号最快也要到明天才会抵达,海港中一片忙碌而宁静的景象,商船正如往常一样装卸着货物,护港舰队则正补充着给养,准备起航拦截“勇气”号。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勇气”号在昨天的夜里,在夜幕的掩护之下,悄悄地穿越了哈福德海峡,在晨光初现的时候抵达了拉马特海港。
突然之间看到这艘沾满了血迹的舰船,看到了那个被渲染得如同恶魔一般强大的男人就站在自己的眼前,所有的人都惊慌失措了,大家纷纷起锚逃离,混乱之中,船与船碰撞到了一起,货物、水手、粮食和淡水,不是一个接着一个,而是一堆接着一堆、一群接着一群、一片接着一片地落到水里,较小的船只经受不住大船的挤压而倾覆,倒霉的舰船因为被撞破肋板而沉没,一句话:拉马特海港开锅了。
全能忍術之殺神系統
拉马特海港护港舰队的船长海德尼尔却并非是平庸之辈,尽管海港中一片混乱,舰队没有完成补给,甚至水手都没能全部返回,但他依旧率领着自己的四艘双桅帆船迅速的拦在了“勇气”号的面前。
忠犬變成貓
我曾愛你,至死方休 花言
“我不是回来和你作战的,我和我的船员们回来,回到拉马特海港是为接受海港的公审,为了洗刷我们的污名。”让站在船头大声说道。
“你们的公审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结束了,我们有足够的证据和证人,你们早已被缺席宣判了绞刑。现在接受应有的惩罚吧,你们这些海盗。”
水滸傳 [明]施耐庵
海德尼尔的言辞激怒了“勇气”号上所有的人。
“既然用和平的方式无法取回清白,那我们就用手中的刀剑来夺回。”
不需要再多说一句,战斗开始了。这是“勇气”号所面临的最为艰难的一场战斗,在海港中,“勇气”号以往那种机动灵活的战术完全无法发挥,战斗从一开始就是以他们所最不擅长的接舷战的方式而进行的。
狼情妾意
“船长,我们的弩箭已经没有了。”在战斗开始后不到五分钟,南就报告了第一个坏消息,经过了这段时间的连续作战,不仅仅是人的体力,物资的储备也已经消耗殆尽。
“看我的!”高高站在桅杆上的伊欧将他最拿手的火球射向了敌人,炸开的火球瞬间就在护港舰队的甲板上制造出无数的残肢断臂,但他还来不及射出第二颗火球箭矢就从各个方向洞穿他的身体,小个子的精灵就如同纸片般飘出了望台,落在了甲板上。
得分之王 華曉鷗
“伊欧!”船楼上的南发出痛苦的喊叫声。
“勇气”号上所有的水手都疯狂了,这个可爱的精灵几乎和船上每一个人都是朋友,虽然他几乎对航海一无所知,虽然他常常会越帮越忙……
“伊欧!醒来啊,伊欧!”让近乎疯狂般摇晃着精灵的躯体。
似乎是为了验证精灵是不会摔死的这句话,伊欧竟然睁开了双眼,“船长,我是个没有家的孤儿,我从来就体味过家的温暖,但……但是在‘勇气’号上,我……我……”精灵终于没能说完他的最后一句话,他也没有办法看到让的的眼睛蒙上了一层绿色的雾霭,看不到他的船长即将为他所做的一切了。
完全陷入到疯狂中的让砍开了“勇气”号上悬挂着的防护网,只身冲上了敌人的旗舰“黑天鹅”号。
“黑天鹅”号上那些以为立功的机会从天而将的船员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而且这只错误的发现,是以他们的生命为代价的。让紧握在右手的着弯刀每一次的出击都会准确无误的砍中一个敌人的头颅,刺进他们的胸膛,或者割开他们咽喉,而他那强有力的左手则在同时抡起了一个水手的尸体,这个可怜的人在死后依旧为他的敌人承受了绝大部分的攻击。
都市全能道士
海德尼尔发现这是自己一生来最为接近死亡的一次,他觉得自己甚至已经听到了死神逼近的脚步声。不,应该说眼前这个雄狮般的男人根本就是死神,没有人可以阻拦住他,或者仅仅是使他前进的脚步慢下半步。
“黑天鹅”号上的水手本就因为“勇气”号的的突然出现而远未满员,现在,它上面还能够战斗的水手只剩下了不到十人,而海德尼尔的另外三艘舰船上那些早已被让的勇猛吓破了胆的水手根本就没有一个人胆敢上前援助他们的船长。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认定海德尼尔是必死无疑了。
海德尼尔握剑的右手已经满是汗水,如果不是在他心里还有一些男人的尊严支撑着他,恐怕他早已经转身跳进大海了。当让挥刀向他砍来的时候,他那痉挛的右手只是象征性的抬了一下。
但谁也没有想到,已经几乎将胜利握在手中让在迈出这最后关键一步的时候却因为踩在了半截断臂上而滑倒了,他的弯刀错过了海德尼尔那毫无防备的胸膛而仅仅砍在了他的大腿上。
侥幸捡回性命的海德尼尔乘机将长剑**了让的肋下,但让左手轻轻一挥,海德尼尔的右臂就“咔嚓”一声垂了下来,长剑也落到了甲板上。
尽管胸前的伤口雪如泉涌,让却浑然未觉,他双手掐住了海德尼尔的脖子,将他高高举在了起来,海德尼尔的双腿在半空中无助的蹬踏着,眼球开始渐渐突出……
就在这个时候,“黑天鹅”号上面剩余的水手终于醒悟了过来,让那宽阔的后背正坦荡的暴露在他们面前。
让看见自己的胸前突然冒出了至少五个剑尖,巨人眼中的绿色雾霭开始消退了,他颓然跪倒在“黑天鹅”号的甲板上,双手仍然死死掐着海德尼尔的脖子。
虽然让已经死去,“黑天鹅”号却依旧没有水手敢走到他的身边去试探他们的船长究竟是死是活,就这样,本来还有着一线生机的海德尼尔船长被他那死去的对手拖进了地狱。
让的死亡沉重的打击了“勇气”号上幸存着的船员,面对着多于自己数倍敌人,船长是他们的支柱,现在,这个支柱轰然倒塌在他们的面前,战斗开始呈现出一边倒的局势,护港舰队的船员们已经占领了“勇气”号大部分了甲板,“勇气”号上剩余的水手渐渐集中到了船楼,在那里,他们的水手长南·诺伊还在坚持指挥着这最后的战斗,在这里,早已被鲜血染红的狮子心旗依旧在高高飘扬。
被杀死在船楼下的敌人的尸体已经垒成了一道矮墙,后面的敌人依旧源源不断的踏着自己人的血泊和躯体向船楼发起冲击。
南觉得自己的胳膊已经麻木了,这场战斗是胜负早已决定,但那些死去同伴们倔强的眼神却仍然支撑着他继续战斗。
借據新娘
“冰石城主来了,大家住手!”这一声叫喊使得双方的血战终于暂告停止。
“‘勇气’号上面的人听着,你们的船长已经死了,如果你们现在投降,降下海盗的旗帜,我可以考虑赦免你们。”冰石的声音传到了“勇气”号上,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南·诺伊。
“我们需要的不是赦免,我们那些死去的同伴不惜用生命去争取的,是我们应得的清白和公正,如果我现在接受了你的赦免,那将是对他们最大的侮辱!与其屈辱的接受赦免而苟活,我们宁愿用鲜血来洗刷海盗的污名。只要我们还有一个人活着,象征胜利的狮子心旗就决不会落下。”南的声音里,包含着对冰石的愤怒。
“不落的狮子心旗万岁。”虽然剩下的人已了了无几,但这声音里的坚决却不容忽视。
随着冰石右手轻轻一挥,对“勇气”号的攻击又开始了,敌人乘坐着小船源源不断的从港口划向“勇气”号。不管南他们杀死了多少敌人,眼前的挥舞着长剑却是越来越多,而在“勇气”号这一边,每一秒都有人在倒下,每一秒他们的战斗力都在减少。
洪荒大同
敌人终于攻上了船楼,“勇气”号的水手再也无法抵挡了,他们几乎在同时被砍到在地,南的胸前与背后被各种各样的武器所刺穿,他的头颅被巨斧砍落,而他所竭力守护的狮子心旗,现在正浸泡在他所流出的血液中……
“勇气”号终于被全部占领了,当它的船舱被打开的时候,人们发现里面所有的伤员都已经割开了自己的喉管,没有一个人投降,没有一个俘虏,他们杀死了几乎超过自己数量一倍的敌人,这是拉马特海港自从公元814年被图尔海盗洗劫之后上最为惨烈的一场战斗。
“勇气”号上所有水手的尸体都被冰石下令悬挂在了港口,超过一百具尸体在整个冬季里成为了大批无处觅食的乌鸦最好的粮食。当他们最终得以下葬的时候,那些亲眼目睹了他们英勇的市民,那些和他们交过手的船员,无不自发的为他们祈祷。
而曾经在“勇气”号上高高飘扬的狮子心旗,已经成为了不屈的象征,每当诺亚大陆的舰船陷入到弹尽粮绝的境地的时候,每当他们与海盗战斗到最后一刻的时候,他们就会升起这面代表他们宁死不屈的信念的狮子心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