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莽仙道
小說推薦莽莽仙道
紫宵峰长老缇云爱慕叶雷辰,这在太清不是秘密,这段虐恋不知惹得多少太清弟子叹息,更多的是期盼这段持续了几百年的纠缠能有一个美满收尾。
对于叶老头的那点事,他早就打探地清清楚楚。
数百年前,新一代太清弟子入门,叶雷辰夺得入门测试头名,一鸣惊人,加之他清俊的面貌,风流的气质,自是得到诸多女弟子青睐,那时的缇云自是其中一个。
奈何叶雷辰痴心于悟道修炼,对于男女之情感根本不理会,所以渐渐的那些女弟子也就移开目光,而缇云是个认死理的性子,对于他一直未曾放弃,于是顺理成章的,她也就成了叶雷辰的好兄弟。
之后,叶雷辰遭遇大变,被同门出卖,修为尽废,心灰意冷之下封闭内心,终日饮酒以麻痹自己,自那时他也就变得颓废孤僻。
缇云却一直待之若初识,不离不弃,而且想尽各种办法只为让他振作起来,其中,尝试武道修行原本只是缇云随口一提,叶雷辰却好似顿悟一般,仙武不可同修的早已经深深根植他们这些修士,可是这些他们何曾经历过,念头一生便一发不可收拾!
叶雷辰终是由武道崛起,重回巅峰,甚至更胜从前,对于缇云的感情也是变了,他已经不可能再以兄弟来看待她,但是以红颜知己来对待她,叶老头心中也是抵触,其中深意,他自己才清楚吧。
一个女子百年大好时光地陪伴,一心一意全用在他这个颓废之人身上,可以说,没有缇云就没有他,但是经历大变后,叶老头看待世事的心性也是变了,对于男女之情更是淡了,和缇云相处也是在朋友之上,情人未满的状态!
覆玄每次看到叶老头和师母相处,呃,私下里他是这么称呼的,缇云听得之后却是高兴了许久,直赞他懂事。
他总是撇嘴,明明很在意,却仍旧要保持这一段距离,玩暧昧有意思吗,一大把年纪了,可是,这话在姬敛雪面前说还行,他可没那个的胆子在叶老头面前说。
石崖旁,覆玄日常打坐的石台上,侧身含笑地看着姬敛雪一身雪白长裙俏生生地走过来。
籃球英雄聯盟 易文三不知
“师傅又不好了!”
此刻叶老头一定是被缇云缠着。
话说,缇云得知他竟然出了摇光,而且只身闯玄云,救下覆玄,更有主峰上的慷慨愤懑,斥责如今太清风气偏向,便感觉到他身上道之鬼才的影子又活了过来,她当然得抓住机会!
“我觉得叶老头就是矫情,苦了我的好师傅!”
姬敛雪轻移莲步,坐到覆玄旁边,眺望群山如黛,话到最后语气意思却是别有所指。
修真黑科技
覆玄面色不自然起来,张了张口,没能说出话来,当初他想直接和她道明自己对她的感情,可是被打断了,如今再回过来终究难以说出口,因为他确实在意她的感受。
“也是,我觉得老头子现在可以直接牵手揽腰带着缇云长老遨游天下,遍赏美景!”
覆玄顺着她的话说了下去。
“那样一定很畅意吧!”
姬敛雪情绪有微妙的变化。
“小子,喜欢就上啊!”
覆玄立时不好了,敖逸师傅怎么突然蹦出来了!
“我的好师傅你怎么醒了,你不是为了救小徒弟我耗费了大半灵魂力量吗?”
人魚拒絕交尾 仆語非人
“这个不错,但是事关你终生大事,为师可不能错过!”
覆玄更不好了!
“师傅,可不要玩我啊,尴尬!”
明末修真
紈絝妖妃傾天下 暗夜無霜
陽壽未盡
英雄聯盟之現實世界
“好的,接下来,你要多听我的,为师要给你上课!”
“好的,随你怎么搞我,我全部接受!”
“成交!”
覆玄背生冷汗,一口气舒出,轻松下来,现在要是被他耍一顿,覆玄可以预见今后和姬敛雪就有可能真的说不清了。
最後一個道士1 夏憶
“你怎么了?”
姬敛雪侧身看着覆玄。
“没什么,修行出了点岔子,刚刚一直忍着呢!”
鼬鳴之專屬情人2
现在撒谎覆玄张口就来,和叙说一段事实一般自然。”
“你没事吧?还好吗?”
覆玄摆摆手,“可以,已经调整好了!”
覆玄的确不适合谈情说爱,这种氛围让他不自然。
“对了,我有留意山下的集会,好像马上便又会有一次,我可以邀请你和我一起去吗?”
“真的?好呀!”
姬敛雪欣喜道,他还记得他许下的诺言。
说是山下,其实是在太清山门外,也就是环绕太清主体的外门山峰的更远处,依托太清的强大影响力形成的或大或小成片的城池,集会也是在那里进行。
那些城池中大部分是修士,只有少数原住民是凡俗之人,城池中几乎一切都和修士有关,甚至这里流通的货币是灵石,至于金银珠玉对于他们修士来说根本无用。
这里往来着诸多东西,丹药,功法经文,法器,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物件,其中不乏些好东西,而这里市场面向的主要就是太清弟子,还有一些慕名而来的修士。
覆玄姬敛雪二人,特意相约早些去,可是等他们去的时候,已经是人声鼎沸,不少弟子还有各种其他打扮的修士已经到了。
这种集会总是能够最大程度的调动那些小门小派和散修的积极性,毕竟碰到珍奇异宝,的概率还是有的。
“覆玄”姬敛雪在前面带路,似是向导,“来看看这里!”
覆玄连忙上前,这里是一个小巷子,有两家店铺,姬敛雪进了其中一家,月容庄,覆玄轻叹,女人啊,就是烦!
进入其中,小店,规模不大,但是布置的却是精致,是一家专门卖门卖女子饰品的店铺,那些物品竟然都是凡器,甚至有少数灵器,但是价位都高的离谱,覆玄也算小有财力,也是够买不过两件而已,已经有几人在选择观察商品。
姬敛雪已经在选择物品了。
覆玄走过去。
“选好了吗?”
覆玄轻声问道。
“没有诶!”
“我陪你选吧。”
反正又是转了许久,姬敛雪的视线突然定在了一根发簪上,发簪精美,而且竟然是一件下品灵器!
姬敛雪要伸手去拿,忽然,一阵气流拂过,他伸出的手动了,被推开了。
那是一只不同于姬敛雪的有些黝黑的皮肤,但是是那种很顺眼的黑色,“真美,我就要这个发簪!”
姬敛雪一愣继而苦笑起来,覆玄转过身看去,是太清的同门,是一个清秀充满灵气的女子,看起来年纪很小,脸上甚至稚气未脱,一旁跟着的是一个男子,风流倜傥,玉树凌风,倒也相配。
“不好意思,这个簪子是我先看见,我已经准备发了的,可以让我拿走吗?
姬敛雪有礼的说道。
“不行,我喜欢这个簪子!”
那女子娇蛮道。
“凡事都有一个道理,这簪子是我们先看见,先准备买的,你们这就失了道义!”
不朽邪尊 涅槃之舞
覆玄说道。
“我乐意,你管的找吗?”
“请把簪子换回来!”
“什么叫还回来,这簪子你买了吗,我告诉你,你没有买,既然没买,它就是待出售的,我买了,就是我的!”说着,那女子举起手示意,“店家,这根簪子我要了!”
覆玄脸色立时沉了,这人还真是奇葩,倒是令他有些生气了,姬敛雪扯了扯他的衣袖,示意算了。
一缕气息外溢,武道二阶的威势笼罩向二人,那男子坐不住了,见覆玄动气,站起身,“兄台,看你这打扮,想来你也是太清弟子!实在有幸!”
男子温和有礼,两相对比,怎么都觉得女子与其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