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耀艾澤拉斯
小說推薦光耀艾澤拉斯
亚伦提出这个提议的时候,维伦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纠结,这让他以为对方是在担心自己心怀不轨。
虽然维伦被称为先知,但是他并不能看到清晰的未来,他能预知到的场景都是零碎的片段,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维伦在预言之中看到了自己儿子的死亡场景,但是直到他儿子真的死在他的面前他才知道那场景的意义。
也是因此,维伦多数情况下并不能通过预言来做决定,他赖以带领族人生存的是他的智慧与经验。
而在传送门这件事上,维伦恰好有点经验,就是黑暗之门的开启。
这扇给两个世界带来沉重苦难的大门是靠着燃烧无数德莱尼人、鸦人、孢子人等等德拉诺的各种智慧生物的灵魂才得以开启的,而且开启之后还造成了两个星球各有一大片地区逐渐变成了生命禁区。
明星老公神秘妻
神兵破世 楚羽
维伦虽然不是很清楚艾泽拉斯那边的情况,但是地狱火半岛就在他的眼皮底下,那副惨状他是很清楚的,一听亚伦打算打开连通两个世界的传送门,第一反应却是:“这样做会不会代价太大了一些?”
素愛
一听维伦这意思,亚伦愣了一下,明白对方理解错了,解释道:“实际上我们有更好的办法开启传送门,不过问题是能开门的不是我。”
武道逆天 情少爺
末世重生之龍帝 天不負01
亚伦简单介绍了下伊利丹的事情,最后总结道:“我那位朋友现在一心占领外域,然后向燃烧军团发起反击,我想如果想让他帮忙打开一扇门的话,不是很容易。”
以亚伦对伊利丹的了解,仅仅是打开一个足够同行少部分人的传送门不会很难,亚伦也只需要跟他说一声,伊利丹随手就能打开,但是转移德莱尼人所需的传送门肯定不是那么简单。
虽然德莱尼人历经无数苦难,人口数量锐减,但是数万人那还是有的,再算上他们的各种家当,亚伦估计不管是消耗的时间还是精力都少不了,那伊利丹就未必肯同意了。
極品神棍在異界 草絲教主
这还是不算停靠在虚空风暴那几艘飞船的情况下,如果是打开足以容纳太空船同行的传送门,亚伦觉得无论如何伊利丹也不会答应。
致命武力之新世界
重生之殺戮縱橫
全能召喚師 跳動的硬幣
但是只是让他帮忙转移一下德莱尼人,则未必会很难ꓹ 不过这中间需要考虑的还不只是伊利丹的问题,德莱尼人去到艾泽拉斯在哪里立足也是个问题ꓹ 不管是卡利姆多还是东部王国或者诺森德,足够让德莱尼人生存的土地肯定不会太小,而这样的土地去哪里找?盟约城肯定不行。
亚伦相信这些问题肯定能解决ꓹ 但是肯定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只是和维伦稍微提了一下ꓹ 为以后邀请德莱尼人搬家做个铺垫。
而他来这里找德莱尼人的主要目的其实是告诉这些已经变得如同惊弓之鸟的家伙,伊利丹和他手下的大军对他们没有恶意ꓹ 那些从大军进入赞加沼泽就在全程监视的哨兵没必要一直跟下去了。
“您要是对我们不放心ꓹ 其实可以派人直接跟着我们,这样暗中派人跟随反而惹得我那位朋友不太高兴。”亚伦这话可不是空穴来风,事实上在发现自己的队伍后面跟随着很多跟踪者之后,伊利丹就有过下令娜迦们清理掉这些尾巴的意思,幸好被亚伦拦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被关押了一万年之后脑子出了点问题,伊利丹这家伙在面对泰兰德和燃烧军团之外的事情大多漠不关心,但是这些事如果妨碍到他ꓹ 伊利丹就只会有一个态度:碾碎他们。
地狱火堡垒就是基于这种指导思想被征服的,伊利丹觉得这座堡垒很碍事ꓹ 就直接攻占下来了ꓹ 至于能不能把邪兽人变成他的手下那都不重要了。
亚伦就是担心伊利丹会突然看德莱尼人不爽ꓹ 万一到时候亚伦拦不住ꓹ 那这事情可就有点麻烦了,这才有了亚伦对维伦提出的这条建议。
维伦同意了亚伦的要求ꓹ 德莱尼人只是对过路的大军有基本的警惕心而已ꓹ 实际上亚伦他们不来ꓹ 维伦也在考虑放弃跟踪了,德莱尼人现在最需要的是小心谨慎ꓹ 只要确定那些奇形怪状的军队并非冲他们来的,也就没必要太过关注了。
但是维伦接下来的话却让亚伦有些吃惊:“我跟你们走一趟吧,圣光告诉我,你说的那位朋友值得见上一面。”
“您……要去和伊利丹见面?”亚伦有点没跟上维伦的思路,但是听到对方的后半句,亚伦想到了伊利丹的另一个身份:预言中的光与暗之子,虽然伊利丹自己都不知道有这么件事。
“您要去也可以,就是您不担心有危险吗?”亚伦虽然吃惊不小,但是对维伦的决定没什么意见,只是试探着问了一句,主要是他觉得作为一个种族的领袖,维伦这样做其实还是有点冒险了。
“没关系,圣光没有对我发出警示,而且我从你身上感受到了善意和一些很特别的东西。”维伦慈祥地笑着,看亚伦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孩子,当然这位活了两万多年的老人家有资格用这样的眼神看这个宇宙的绝大部分生物。
“好吧,既然这样,我就带您过去吧。”亚伦站起身来,他也没想着在泰雷多尔多待,这鬼地方和赞加沼泽的其他地方一样,弥漫着腐烂的味道,绝对不是个适合久住的地方。
伊利丹他们因为是大军行动,所以速度要慢上不少,而亚伦他们这边,维伦只带了一队护卫,总人数加一块都不到三十人,这还是德莱尼人实在不放心,维伦才带上的,本来先知还打算自己一个人跟亚伦他们过去呢。
等到亚伦他们看到大部队的队尾的时候,他们都还没走出赞加沼泽,看到亚伦跟了上来,伊利丹明显松了口气,对亚伦喊道:“你来得正好,你快告诉这些家伙,我没有恶意,不用这么小心我。”
“什么?”亚伦不知道伊利丹在说什么,直到他看到在几个娜迦蛮兵看守之下得远征军士兵,而这些士兵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四个字:宁死不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