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夕阳渐渐落下,晚风中,纸灰打着旋,带着点点火星,在陵园里面飘荡,却被阵法束缚,飞不出去。
七月的北地已经渐渐寒冷,田里的庄稼将要成熟,这时候若是有火星飞出,引起火灾,不知道多少家要衣食无着、难度寒冬。
潘家大墓前面,现在已经只剩下潘寿、潘雷和潘龙三人。其余众人带着供品回到了家里,今晚他们会将这些供品混合到晚餐里面,举族分享。
有些地方流行把供品一直摆在坟墓前面,但北地人不这么做,一则浪费可耻,二则子孙和祖先共餐,也是孝顺和家族繁荣的体现。
若是祖先有灵,相信他们也愿意举族上下和乐融融地大吃大喝,而不是自己孤零零享受冷猪肉。
等最后一抹阳光消失,整个陵园里面完全暗了下来,潘雷走到墓穴旁边,按动机关,墓穴后面的暗门打开,一道楼梯出现在面前。
三人沿着楼梯下去,走进了墓穴之中。
潘家大墓和寻常的豪门大墓没太多区别,一边是祖先牌位,一边是列祖列宗的棺材。不同的是,这里的棺材都很小,因为棺材里面没有尸骸,只有骨灰。
火葬,是潘家长久以来的传统。
这个背负着造反使命的家族,不敢将自己族人的尸体留下。
正确地是,说历代家主,不敢留下自己的尸体。
蜜色交易 若兒菲菲
活人能够保守秘密,但死人却往往不能。
所以他们没得选,只能将自己烧成灰烬。
而且……他们死后还要专门作法,将魂魄打散,确保自己彻底灰飞烟灭。
这是潘家世代相传的秘密,除了历代家主之外,无人知晓。
至于别的族人死后的火葬ꓹ 其实只是掩人耳目而已。
潘寿带着儿子和孙子给一尊尊牌位上香,点点火星映出袅袅白烟ꓹ 顺着特别设计的通风道,在墓穴里面渐渐扩散。
全部上香完毕之后,潘龙说:“我这些年行走江湖ꓹ 遇到了几位大夏初年的老前辈。按照他们的说法,先祖他……可能名叫‘阿诺’或者‘高达’ꓹ 真身并非凡人,而是有智慧的机关人。”
“墨家的天机之术吗?”潘雷稍稍有些惊讶ꓹ 问。
“大概是吧ꓹ 当年他不是个引人注意的人,那些前辈们也不曾怎么在意过他。”
“毕竟是那个时代,天下杰出的人物太多了。”潘寿叹了口气,“小人物,也没什么不好。如果他不是小人物,又怎么能够有机会破坏帝甲子的谋划呢?”
“难怪他临死的时候要跳进火山,想来是依靠地火将自己彻底焚毁ꓹ 才能断绝后患吧。”潘雷问,“你查到他最后葬身在哪座火山了吗?”
潘龙摇头。
夜初 腹黑賢妻
当年禁军统领窃取山海经逃走这件事ꓹ 是帝家的秘密ꓹ 就连国师兰陵况都不知道。
紅樓遺夢 冬雪晚晴
而且潘家那位机器人先祖的确是个有本事的ꓹ 他不仅破坏了九州大阵ꓹ 偷走了作为阵眼的山海经,还抹掉了自己逃亡路上留下的痕迹——不是物质上的“抹去”ꓹ 而是从因果层面上的“抹去”。
潘龙曾经自己试着以法术追溯这位先祖ꓹ 但以他的本领ꓹ 却一无所获。
这个人的确是存在的,但这个人曾经做过什么ꓹ 却一片空白。
就像是……一个只有名字的空白文档。
此事关系到潘家最大的秘密,自然不好去找别人帮忙,只能留待他的修为进一步提升,再来占算。
罪惡之城 權利
但他有个感觉——无论自己的修为怎么提升,就算是修成仙佛,大概也没办法占算到先祖的事情。
先祖这个人,只怕并不在这世界的“因果”之中。
死域迷城 刀語
这也未必是先祖本人的神通,可能是赵胜和文超当初的设计。
当年他们自然不可能预想到事业一定成功,或者是一定能够修成长生。那么,当他们逝去之后,谁将会继承他们的遗志,推动这个世界朝着更好的方向前进呢?
先祖可能就是他们当初所作的“准备”,所留的“后手”。
悠悠千年,潘家的秘密始终没有被大夏朝廷发现,也不曾被各路高人觉察,固然是潘家历代家主足够小心,但仔细考究,怕是也有一些超乎寻常之外的因素。
那可能就是当初“后手”的效果。
但不管怎么说,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赵胜和文超已经死去,山海经有了新的继承人,大夏朝廷……也渐渐走到了暮年。
就在潘龙思考的时候,潘寿突然说道:“阿龙,我听说你当了朝廷的巡风使,在幽州那边做了一番大事?”
潘龙点头:“没错。主要是打击地方豪强,帮助推进变法。”
“看来你已经决定了。”潘寿叹了口气,“这样也好。”
在他看来,潘龙既然当了朝廷官员,工作还这么出力,那就是不打算继承潘家造反使命了。
薛剛反唐 如蓮居士
这让他有一些遗憾,但更多的是放下了负担的释然。
潘家这个使命,千年以来就像一座山,沉甸甸压在历代家主的身上,让他们连气都喘不过来。
这么多年来,潘家的家主们为了保守秘密,用了很多的手段。
别的不说,他们在结婚的时候都要修炼一个特殊的功法,确保自己从此睡觉混沌无梦,免得说梦话泄露秘密。
对枕边人都如此防备,这样的日子不好过!
如今潘龙放下了,便是潘家放下了,他也放下了。
放下了,虽然会遗憾会难过,但的确是轻松了。
潘龙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爷爷的心意。
他笑了一笑,解释说:“大夏皇朝已经沉疴难起,就算我们努力挽救,这沉淀千年的各种问题,也不是人力所能挽救的……我现在做的这些,只是作为一个力所能及的人,理所当然应该做的,仅此而已。”
前夫來襲,盛寵枕邊妻
潘寿有些疑惑,问:“那造反的事情呢?”
“我有很多的时间,可以慢慢等。总会等到大夏皇朝实在没有挽救的希望,只能砸烂了重新来过得时候。”潘龙说,“而且……我有个感觉,这一天恐怕不会很远。”
“如今帝洛南变法形势大好,整个大夏的情况明显有好转,你怎么觉得它离死不远呢?”潘雷疑惑地问。
他对于天下大事十分关心,当然知道自从帝洛南舍身救父之后,深得帝壬辰的信任。虽然自己一直在养伤,很少出门,但变法诸事却得到了帝壬辰的大力支持。
有了天子的支持,变法推进就顺利了很多。如今各地许多豪强恶霸都在陆陆续续被打击,那些民怨沸腾的事情一桩一桩得到整顿清算,整个大夏皇朝俨然有垂暮重兴,甚至于再次繁荣昌盛起来的意思。
为什么潘龙却感觉这朝廷,不能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