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曙光
小說推薦救世曙光
如果说当初相遇时就是看瞎了眼,那么现在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重复错误了。
这是一刀此刻的心情。
祭坛方向——像丑恶怪物般形状的祭坛前方,那个曾经的笑脸男人就站在那里。
虽然依旧是一副微笑,但这种令人不爽到极点的笑脸实在是无法忍受。
“混蛋!”
眼前的这家伙明显是人类,没有一丝尸体的样子,相反还活蹦乱跳的,刚刚就在一刀面前,从祭坛那黑暗的如同抖动的恶灵一样的烟气中出来。
“真是好久不见啊,一刀。”
“别这么亲密地叫本大爷!像你这样的混蛋,本大爷不屑于认识。”
“真是冷淡啊,明明过去都一起吃饭,一起战斗……”
“闭嘴!那是本大爷瞎眼了!”
右小臂的灼烈火焰猛烈燃烧着,就像一刀此时的心情,愤怒,极其的愤怒。
“哎呀,我本来还想找你叙叙旧,看样子这是不行的了。”
这混蛋果然就是天浪,这副浪荡公子的模样即使容貌变得邪恶也改变不了。
“不问问我为什么还活着吗?”
“啧,在本大爷眼里你已经是死人了!”
不要再说废话了,一刀举起残刀,没错,清楚了真相后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杀了他,毫不留情地斩杀他!
管他过去发生过什么,现在这家伙是古代种的走狗,清除他!
一朝穿越:嬌妻也兇猛 愚笑
“唉,你还是没变啊。不过也好,让你见识下重生后我的力量吧!”
天浪说着,身上的黑气环绕并在身前形成一个长长的形体。他用右手抓住,黑气散尽,一把黑色的长刀出现在手中。
“来,让我们尽情厮杀吧!”
语气带着恶心的愉悦感,天浪挥动长刀,朝着一刀笑了起来。
“砍了你!……残刀,限制解除!”
既然能够魔力外放,那么全力战斗,务必将眼前这个陌生人斩杀!
燃烧着的魔力迅速缠绕到刀身,如同熊熊烈火般升腾咆哮,全身血液也因此沸腾。
“叮!锵!……”
不断的撞击音,古怪的黑色长刀居然能抵挡住如此破坏力十足的残刀,果然,这家伙是被古代种复活的吗!不仅如此,还被赋予了力量,真是,可恶可悲至极!
“惊讶了?我也好吃惊啊,没想到一刀你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力量。不过,我倒是觉得以前那个红黑色更适合你哎。”
“切,好啰嗦啊!”
再次对了几刀,一刀和天浪相互较力,谁也不肯后退。血色和黑色的魔力相互敌视碰撞,以至于周围的空气都被震得发出哀鸣。
“那个西克蒙德赐予你的力量,很适合你啊。”
“什么!!”
“哈哈,可怜又无力的复仇,不是最适合你的颜色吗!”
对于一刀的震惊,天浪似乎非常满意,他身形闪动,长刀连续劈出。
無限動物分身
“少废话!那混蛋都被本大爷劈了!现在轮到你了!”
曾经的屈辱已经完全化为愤怒,一刀身上的火焰随着情绪的波动越来越炽烈。
「血燃皆烬」,将一切都燃烧殆尽,不论是敌人还是自己。
“什…!”
这次是天浪的惊呼声,只见黑色长刀在接触到血色残刀的瞬间,顿时被消融了大半,手上传来的热度让天浪急忙松手后退。
“竟然为这种力量沾沾自喜,你才是可悲至极!”
“少开玩笑!我怎么会被你这种…!”
七海揚明 且看昨日風華
瞬间落到下风的天浪嚎叫起来,身上的黑色魔力翻腾起来,完全变为了邪恶人形。
“给本大爷消停吧,你这垃圾混蛋!”
「燃烧尽一切,血燃皆烬!」
仿佛回答着一刀心里的咆哮,右臂的血色火焰蔓延到整条右臂,接着卷起的烈炎之力从下而上随着残刀喷薄而出。
“啊啊啊啊…!”
霎时被笼罩的天浪哀嚎起来,但是他的力量完全不敌,转瞬就被燃烧成飞烟。
“……哈!”
一口气放出魔力的一刀有点气喘,但是他凝视着前方的祭坛,抬起沉重的双脚向前走。
如果可以的话,一刀想一步跨到那里,但是几乎漫天的黑色烟雾阻止着他继续前行,因此一刀只能将右手挡在最前面。
血色火焰没有让一刀失望,黑色烟雾在碰到它的吐息时,都如见了天敌一样缩了回去。
缓缓前进,四周已经没有其他人,可以毁掉祭坛的只有他了。
而且,祭坛的魔力波动在疯狂地跳动,就像心脏的脉动,这样不安不祥的感觉非常不妙,因此,无论如何也要破坏掉它。
近了,还有十米,黑色烟雾已经在一刀后面张牙舞爪了,后背的伤口似乎就是被这种魔力击伤的,现在那里的痛觉传达到神经,但是这根本比不上右臂上被烧灼的痛楚。
呵,与其他痛感相比,这样仿佛燃烧自己生命的感觉最最疼啊。
一刀张大了嘴,热气从肺部吐出,现在如果一鼓作气冲上去,然后不顾一切挥动残刀,毁掉了祭坛,就算自己受重创也无所谓啊。
这个魔法既然能让这邪恶的魔力都感到害怕,那么自己还有什么顾忌。
寧為妖物 余桵
不就是一条命吗,要的话就给你好了。就是当时得到这个魔法的誓约。
“!”
不知怎么,力量似乎又增强了,同时痛楚也更加剧烈。
的确,还有什么需要在意的!
一刀露出了宛若浴血修罗般残酷的笑容,这瞬间,他化作了一道血色的残影,极度燃烧的血色之焰提升了他的速度极限。
将眼前的东西,全部一刀两断!
“轰!”
修煉進化
燃烧殆尽,用这一刀!
“轰!”
震耳欲聋的响声在一刀耳边不停响动,但是他毫无所觉,此刻他所望的只有眼前的整片燃烧的火焰。
原本向夜空嘶吼的黑色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有如赤血残阳般的颜色。
“呵,哈哈哈,不过如此啊!哈哈哈!”
畅快地大笑着,一刀向后望去,他能感觉到风烈在跑过来,不过下一刻,右臂的火焰消失,一刀整个人摔倒在地面。
“力量用尽了啊。但是,已经可以睡了。”
……………
一整晚的忙碌以后,拉格朗要塞散去了灾厄的笼罩,但是大部分的地方变作了废墟,伤亡人数是百年来绝无仅有的。
这场灾难,让人们深刻意识到了古代种的恐怖,还有对于未来的深深担忧。
而在要塞之外,某处山坡之上,那个一直悠然的神秘男子难得地露出一丝哀愁,他就站在那里,
“(在为生命默哀吗?有这个想法的话,最初出手不就好了。)”
“我可不是仁慈的救世主,只是个半睡半醒的亡灵罢了……”
这时,他后面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随后满脸疲倦的依娜走过来,张开嘴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又被你发现了啊依娜,你也是来质问我的吗?”
冷情天下之情困余生 漓醉
“不……也不能说不是……唔……那个,应,这次,你也出手了对吗?”
依娜显得窘迫而语无伦次。
“……有吗?我没知觉啊。”
应周围环绕的光球闪烁了下,似乎又说了些什么,只不过他选择了调转话题。
“这次事件就像一个讯号,一个宣布全面复苏的讯号。今后可会更加动荡,这片天空,也不知能持续多久……”
“但是,希望必定存在。”
打断他的是依娜坚定无比的话语。
“……嗯,你说得对。”
应微笑着回答,与此同时,随着夜色开始消退,曙光随之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