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火天尊
小說推薦邪火天尊
“火麒麟,你身体好些了吗?”在火麒麟站在院中发愣之际,院外传来一个嬉笑声。
“怎么会有事呢,我们的火麒麟可是火氏一族的天骄,躺了十来天了,我觉得他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另一个声音没有前者那么有力,语气很认真地说道。火麒麟不用猜都知道院外那两货是谁。火山、火海,两个血连着血,筋连着筋的亲兄弟,加上尚未到场的火耿,骨大成,几个小伙伴是一起从小一起外捉野兔、套獐子,打架闯祸一起上,惩罚也是一起罚的主儿。
火海是哥哥,和火麒麟同岁,十三岁,过了这个寒冬,开春之后就是十四岁啦!火山则稍小一点,十二岁。但是个子却一点都不输给火海和火麒麟,两人约为1米7左右的个子,而变态的火山却差不多有着1米八的大个子。在所处的部落生活条件下,能够长到这个个子,不得不说是老天对火山的厚爱,以至于火麒麟的妹妹早早地就给火山取了一个和他名字、外形都很相符的昵称“大木头”。而自己的另一个好友,火耿则有个完全相反的外号“小个子”。火耿大火麒麟,火海两人一岁,长相显得老成,但身高只有约一米六,每当几个小伙伴一起玩,身高的伤害总是满满的。
火麒麟张张懒腰,活动了躺在床上紧算满算差不多十来天的身体,慢慢地恢复着这身体原本拥有的修为(炼气九层)。“火耿呢,怎么没有一起来?”一遍松着筋骨,火麒麟一边问道。
“谁知道他啊,一走都大半个月了,也不知道死哪去啦。”火山一脸不高兴地回答着。“是啊,都大半月啦,应该回来了啊,哦,我早前遇到的那场风沙,如果是这样,那么火耿也有可能遇到啊!”火麒麟心中顿时想到了火耿迟迟未归的原因。同时也想着那个自己和火耿之间的秘密,虽然这个秘密是以前的火麒麟和火耿之间的秘密,但是火麒麟觉得自己必须要去完成。这个不仅仅是火麒麟未完成的心愿,同时也关乎着他未来是否可以好好地在这个火氏部落里好好地活下去。
这个部落,只有二十几户人家,比他以前所处的小桑村大不了多少,人口不超过百人。有几户是此地的原住民,剩余的十几户都是陆陆续续地从各处搬进来的。
全能老師
这里信奉谁的拳头大就听谁的,火麒麟一家是外来户,有幸成为少族长全是他父亲的功劳。
火麒麟的父亲,火昆,十几年前是火灵界五大宗门之一的风云宗的核心弟子。哪知道在历练途中受到埋伏,结果遭到重创,修为损失了大半。火昆知道定是自己得罪少宗主所以遇袭,于是火昆领着十几名内门弟子来到了火氏部落所在地。
束手就親:總裁太會撩 折花落
“各位师弟师妹,大家到这就各安天命啦,我是不想再走啦,宗门里也没有什么亲人。打算在这娶个婆娘,生几个崽子,平时打打猎过隐居山林的生活了。”火昆勒马回身对着其余的人儿说道,接着说:“你们如果想留在这里的,大家一起做个伴,不想的呢,我也不勉强,师弟们各奔前程好啦。”
名門梟寵:逆天痞妻超大牌 封睡寒武紀
三个师弟选择追随火昆留在这里,开始了他们新的人生,其余的师兄弟继续西行去寻找他们的人生道路。四人中的三人组成了家庭,分别火昆、火耿的老爹火仑以及火山火海的父亲火世明。火昆娶了这个小部落原住民中最漂亮的那个女子叶蓝花,一个不能修炼的凡人,父亲是筑基修士当时就单人单骑带着弓箭、箭囊,往草原深处狂奔而去。十几天后,火昆串着十几只野羊回来做聘礼,叶蓝花父亲是个凡人,见未来女婿是个修士,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四人当中唯一没有娶妻成家是骨歌,他看到部落中有一个失去父母的男孩可怜,就取名骨大成寄养在身边。一起生活已经九年啦,骨大成也成为一个十五岁大的少年。骨歌是四师兄弟中唯一一个没有娶妻生子的,但却懂得很多。骨歌曾经在风云宗经常没事就去藏书阁翻看各类典籍。所以是火麒麟记忆中整个部落最有文化的长辈,教会了他们五个小兔崽子很多东西,除了驯马、套羊、骑射这些每个部落孩子普遍要学的技能外,还教他们修炼。
“火山,火海,你们两个小崽子在干嘛呢,又偷懒呢,还不过来干活!”一个中年汉子在不远处扯着嗓子大声呼喊着,喊完之后才注意到多了一个人,眯着眼睛一看,语气有所和缓:“咦!麒麟,你身体好的咋样啦,不行就多躺几天,族里边的事情不用操心。”大汉发现了火麒麟,语气中带着长辈对自家子侄的关心。
这个大汉就是火山和火海两兄弟的父亲,火世明,现在是部落里的长老,四年前,火麒麟的父亲火昆死后,火世明大叔没少对火麒麟一家多加照顾,今日捎过来一小袋粮食,后天又带过来一只野兽,让火麒麟一家三口的不至于饿死。
“哈哈哈,世明大叔,没事啦,你看我身体多棒,砰砰砰的响着呢,连黑野牛都能干翻!”火麒麟用拳头捶着自己的胸膛嘻说道,然后回过头说:“火山、火海,你们快去干活吧,别误了干活的功夫,小心族长又要罚你们啦!”
“呸,族长?他算个屁的族长,一个筑基期修士也耀武扬威。从他来到我们这里两年,一件好事都没做过,就要以我们部落族长自居,还要奴役我们给他干活,要是火昆大叔还在的话……”火山不忿说着。
火海下意识扭头向四周望去,看看周围是否有其他人,小声提醒着:“小声点,别让那些狗腿子听到啦,否则族长的皮鞭子……”
“麒麟,我们先去和阿爸一起打猎了,等火耿回来我们再谋划谋划!”火海说完,拉了自己弟弟一下,朝着火世明那边跑去,似乎对他们这个阿爸有一种天然的畏惧感,小时候调皮捣蛋可没少被阿爸收拾,记忆犹新啊!
名門小妻
“族长……”想到这个人,火麒麟的拳头就攥得更紧啦,指甲盖直直地往**里挤去,似乎是指甲盖和掌心有什么深仇大恨般,不死不休。作为一个落后部落,没有什么传统的部落首领、或者说族长。过去的十几年火昆凭借自己筑基高期,外加处事公正、对部落百姓能帮就帮的相处方式,使得大家推选他当部落族长,并更名为火氏。
近十年来,部落也没有去对外抢夺,半隐居般地活在草原这个不起眼的小角落以打猎为生,最多周围百多里的范围。
心理支配者2
可是四年前,这位非正式族长因为遇到金丹期妖兽而被咬死。两年后,来了一个长相猥琐的男子,筑基中期修为,带着二十几名随身护卫来到此处,随后宣布自己为该部落的族长,所有人都得听他的,每个人都要为他服务干杂役,这样他才会更好地保护整个部落的安宁、繁衍生息。
这个新来的族长荒淫好色,有一个特殊的癖好,专门喜欢年幼的小女孩,据说被他祸害的小女孩已有七、八个啦,不过大多是从他的护卫从外面带回来的,至于是用了什么手段,是买、是拐、是抢、是偷就不知道啦。尽管部落里有风言风语传出,但仍然没有什么人太过注意这件事。
今年却不同啦,有两个部落里的小女孩失踪啦,其中有一个的尸体出现在数十里外的山丘下,据说是被野狼翻出来的,过路打猎发现的。
更可气的是,一个月前,火麒麟就发现那个猥琐男盯上了自己九岁大的妹妹,火凤。眼神在火麒麟看来是那么的恶心,对,恶心,火麒麟只能想到用这个词来形容族长的眼神。
“麒麟,听说你出事啦?”
听到这个声音,火麒麟身体猛地一震,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急速的向旁边看去。“火耿,你终于回来了!”火麒麟急忙冲上去,双手紧紧地扣在火耿的肩膀上,然后来一个大拥抱,眼睛余光扫了一下四周,低声问道:“事情怎么样啦?”火麒麟神情带有一丝丝的紧张、担心。
火耿沿着皮袄摸了摸腰间,道:“东西都在这呢,还带回来一把匕首,这把虽是最差的法器,但绝对能一刀捅死那个只知道压迫奴役我们的猥琐男!”随后两人走进火麒麟的居室,房子小的两个人挤进来都有些拥堵之感。
褐色的匕首外鞘,黑色一截刀柄露出外面,用力一拔,冷冰冰的刀锋寒芒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族长那边,今晚是由骨大成负责烧羊、割肉上酒,让骨大成把化气散放在他的酒中,事情就简单很多了。”火耿说道。
“好,我们去找骨大成,我相信他一定会帮助我们,我们是兄弟,生死与共的兄弟!”说完,火麒麟把匕首藏在衣袖,要等到晚上才能够发挥出这把匕首真正的作用,让重金买来的法器尝尝鲜血的味道。
“什么,要我把毒药放到族长的酒中去?”骨大成一时目瞪口呆地看看自己的两个从小到大的至交好友,想不出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随后,骨大成也冷静了下来,起身在地上转了几圈。
“好,要我放毒药可以,但是你们必须带上我,这个狗屁族长老子早就烦死他啦,竟然让老子给他当了半年的厨子。”骨大成咬牙切齿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