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利劍
小說推薦暗影利劍
我把工作丢了。
虽然只是个打杂的工作,却是我唯一的收入来源。
早上,皮修诺队长交代,我要把整个卫队的盔甲擦拭干净,然后涂抹上教会配给的圣水。
跟平时打扫的工作差不多嘛……我心里有些许厌烦。本来,待在这种不知名的小军团,就不怎么有前途,何况,我只是在这里做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更不可能有出头的机会。
但我必须工作,为了我一天的三顿饱饭。
兵器库堆满了各号尺寸的盔甲,沾染着泥土、血迹、甚至呕吐物。真不知道那些酒囊饭袋们,除了会在酒馆打架,还会做什么。
擦拭着那些肮脏的东西,让我两只手臂都裹上了浓稠的酸痛感。整个卫队的盔甲啊,要是堆在军情处,准保能把楼压塌了。
“请问,这里是兵器库吗?”门口传来甜美的女声,让我幻想起了夏日的微风,清爽而醉人心脾。
转身,一只洁白的天鹅映入我的眼帘。不是,我是说,一只洁白的天使……
“你好,我叫夏米尔。”天使微笑着,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如果我能说话,在我嘴里,一定能说出心里最诚挚的感叹。这神圣的洁白,簇拥着美丽的尤物,融入了整个世界;流淌着的圣洁梵音,绽放着光环,羽化为那一片白净……心中回响着无数赞美的话语,但是却不能表达出来——事实上,我是个哑巴。
直勾勾地盯着天使,一定显得我很傻。
天使漫不经心地在空中划过,让一片片羽毛随意飘落。她轻抚着我有些僵直的脸庞,若有所思地遐想。
不需话语,天使就知道了我的一切。
她微笑着递上一个小巧的瓶子——充满了湛蓝的光芒。
“这是圣水。”天使轻呼,“只需一滴,就能让邪恶消亡。”
伟大的神,让世界充满了爱;你的光芒,让我内心小小的阴暗,消散无踪。
我努力的擦拭着盔甲,然后小心地滴上圣水,让蓝色的光芒浸染到整个房间。
下午,皮修诺队长却把我拖到了军情处。
“这是怎么回事?”军团长指着桌上锈迹斑斑的盔甲,怒吼道,“这些盔甲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皮修诺队长看了看锈迹,对着我咆哮道:“你个笨蛋!我不是告诉你,要先用油擦过,才能滴上圣水吗?”
你说过吗?我完全不记得。
接着,他又对军团长笑道:“伟大的将军!都是我的不对,我不该让这个笨蛋来做这件事……”
“不,不能怪你!”军团长瞪着我,问道:“你怎么不按你队长说的做?”
如果我能说出一句反驳的话,我的工作就不会丢了。
可惜,我是个哑巴。
晚上,我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到了我的窝棚。
没了工作,晚餐也没有了着落。
一闭眼,烤鸭、烧鸡、蒸鱼就都跳了出来,在我的四周翩翩起舞。
“来抓我们啊!”烤鸭说道,“你抓不着哦!”
可恶的死鸭子,看我抓到你,把你撕成烤鸭片!
一米,半米,一寸……每当我一伸手,烤鸭就离我更近一点,在我抓它的那一瞬间,它又奇迹般地逃开。
九陽丹神
烤鸭嘎嘎地笑着,它浑身上下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刺激着我每一个味蕾。我能感觉到,充盈的唾液,犹如盛夏的暴雨般,从我的口中倾斜而下。沾湿了衣襟,浸润了下摆,直到整个房间都淹没在了我的垂涎中。
这唾液构成的水池里,蒸鱼正欢快地游者,不时的跃起,溅起一片晶莹的水花。
而烧鸡,却只能在水面扑腾,似乎它不擅长游泳。
于是,我疯狂地扑向那只落汤鸡,将它肥美的大腿,牢牢地握在手中。
“呀!”我狠狠地咬了下去!
“啊!”刺耳的惨叫把我惊醒,睁开眼睛,面前的是一只红色的小鬼,而他纤细的腿上,刚好留下一排整齐的牙印。
小鬼用他的钢叉敲向我的头,在我捂头的时候抽回了他的腿。
接着,他扑扇了几下背后的皮翼,退到了他自认为安全的位置,才缓缓地打量起我来。
“还不错嘛!”小鬼怪笑着,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很纯净的灵魂!”
我无意打断小鬼的感叹,但是他扭动的红色尾巴,直让我想起万圣节餐桌上的烤肠。我不由得转过身,捂住口中汹涌而出的哈喇子。
“想吃吗?”小鬼递过他的钢叉,在钢叉顶部,一节油酥皮嫩的烤肠,闪闪发光。
好香!止不住了!
不知怎么的,我又想起了梦中的口水池,和那刚到口却没吃到的烧鸡腿。
于是,烤肠又变成了一根美味的鸡腿,继续勾引着我瘪瘪的肚子。
“你要用你的灵魂来换哦!”小鬼轻细的声音飘过耳旁,丝毫不能转移我对鸡腿的注意力。
癡傻王爺無良妃 葉上小妖
抓住了!我不会让你再跑掉了,哈哈!我大口大口地将鸡腿送进五脏庙里,小鬼窃笑着,和微弱的余音一起,在从空中渐渐消隐。
“成交……”
从那天晚上起,我的世界全变了。
我不再在乎任何事情对、或者不对了。
我能毫不犹豫的戳瞎陌生人的眼睛,只为抢走他口袋里的钱。每次经过集市,总要顺手拿走一些东西。即使被卫兵们追捕,我也能狠辣的砍翻那群酒囊饭袋,然后迅速的逃向屋顶、围墙外,深巷里……我从来没有被抓到过,敏捷的身手给我带来很大的好处。
我不再为工作的事情烦恼,也不会为了一两顿饭而焦头烂额。我能在一个晚上弄到足够我挥霍的钱,也能在几个小时内把它用干净。
佳期不候
我喜欢用刀口添破卫兵的喉咙,听着他们断气前艰难发出的求救声,混杂着血液飚飞的嘶鸣。我甚至潜入到原来的军团里,杀了那个讨人厌的皮修诺,还有那昏庸的军团长。
只是我有个遗憾,我仍然是个哑巴。
这个遗憾一直在我心中围绕,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常常孤独的在城镇里徘徊。母亲哐哄宝宝入睡的小调,情人互相缠绵所说的情话,少年梦中毫无意义的呓语……无不让我空虚的躯壳感到愤怒。这种愤怒,仿佛挥之不去的梦魇,让我痛苦、让我疲惫、让我绝望。我诅咒着父母、自己、和命运。为何要让我拥有这个不完整的生命!
传说,在世界的尽头,是神的宫殿。我要去那里,向神讨要我没有的东西。
我为这危险的旅行做了充足的准备——足够的物资,是旅行的前提;大量的钱,能让我雇佣到可靠的伙伴;还有精良的装备,往往能在关键时候发挥决定性的作用。
穿过宽阔无际的沙漠,,跨渡幽暗深邃的海洋,翻越连绵高耸的山脉我终于来到了世界的尽头。
无数的困难让我显得憔悴而苍老。我在旅程中,遇见过遮天的沙尘暴,遭遇过汹涌的洋流,甚至还从巨龙的口中死里逃生。
我的伙伴们都死光了,只有我来到了神的面前。
神坐在他华丽的宝座上,巨大的身躯犹如山峰般巍峨。无数如夏米尔般美丽的天使,在神的身旁飞舞盘旋。
这就是神?我在心里如是想着。
“我就是神。”在神的面前,我无需言语;在神的面前,我无需欺瞒。神能毫无困难的窥视我的内心。
“你就要死了。”神用他威严而庄重的声音告诉我,“在你死前,我能满足你一个愿望。”
我就要死了吗……地面龟裂出一个裂缝,小鬼从缝中笨拙的爬出,扑扇着它的翅膀,对着我尖笑道:“他是我的!他是我的!他是我的……”
鬼夫萌妻之夫人請回家 非玨
我在心中呼唤着,那最开始的愿望:“我要能够说话!”
神很惊讶:“就这个?我能让你的灵魂得到救赎,让你免于死后坠入地狱,甚至能够给你永恒的生命……为何你选择了这个毫无意义的愿望?”
我仍在心中坚持着:“我要能说话!”
神劝导着我:“就算你能说话,也只是在死前最后发出一点**罢了……换个愿望吧。”
我毫不犹豫的在心中大吼:“我要说话!”
神沉默片刻,然后轻声的告诉我:“你能够说话了。”
最終深淵
体内,一种原始的本能开始萌生。我的舌头开始变得灵活,我的声带开始变得完整,我的脑中浮现了说话的各种技巧,仿佛我从来就不是哑巴一般。
那骇人的裂缝越来越大了,将我所在的地面切割、分离、包围。小鬼在我的四周扑腾,狂笑着:“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在我坠入地狱前,我说出了我唯一,也是最后的话语:“让我通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