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我是蛇
小說推薦沒錯我是蛇
( 五十四 ) 解毒
撑着墙壁,高焕几乎是爬进了那个破旧的实验室,他发现里面的一个男人慌张地回头看了一眼,随后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你是谁?出去!”
“散叔叔……”高焕费了好大的劲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本想说清楚来意,却发现现在的精力只够说一句“救我”。散亱帆就愣愣地看着他倒在了门口的位置。
看了半天,他才敢想更多位置走一步。高焕整个手臂都变成了黑色,散亱帆犹豫了一下,前后张望着没人,才犹豫着撩起高焕的衣袖,赫然发现高焕中的,是碧磷蛇毒。
“散郁!”低唤一声,散亱帆皱起了眉头。一切有关散郁的消息,他都不想放过。
明明面上对待散郁不冷不热的,但实际上散亱帆对散郁是爱护得很。前几天散郁刚刚失踪,他比任何人都着急。
无奈地叹了口气,散亱帆还是决定要救高焕。他把高焕拖到里面的椅子上,拿出了工具。散郁是他的女儿,他自然知道怎么解散郁的毒。
一刻钟后,他终于舒了一口气,额头上出现了西米的汗珠。休息了一下,才不慌不忙地放下工具,然后把医疗用品都放在特质的药水里,才回到高焕身边坐着。不出几秒,高焕就醒了。“你……”
前妻來襲
“散郁呢?”一看高焕醒来上来,散亱帆就是这句话。似乎忘了中碧磷蛇毒的人缺水。
高焕艰难地动了动嘴。“水……”
散亱帆这才不耐烦地把半杯水递给高焕,再次问道“散郁?”
帶著系統成籃神
“还剩一半。”看似没头没脑的回答,但散亱帆却听得懂什么意思。“她……被金鸣?”
原来,金先生是叫金鸣。没等散亱帆说完后一句话,高焕就高焕点点头应道,“是。”
“她在哪?”散亱帆猛地站起来,问。
散亱帆带上门,跟着高焕向前走去。
( 五十四 )
进了小门之后昏暗的灯光,让散亱帆很不适应。虽然山洞里的光线也并不是很强,但周围洞顶上都有灯。散亱帆显然心情很不好,一路上骂骂咧咧,直到进了金先生的实验室。
地上一片狼藉。高焕首先看到的,就是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高海,再然后是被高海压住衣角的金先生。苏子江也趴在不远的地方,看样子都中了毒。苏子江最为严重,脸都有些发黑的趋势了。
“散郁呢!”散亱帆四处张望。
高焕急得不得了,但又不敢再去碰散郁的身体,只能用自己的脚把散郁化成的小蛇挡住。“你先救活了我爸爸和苏子江,我就把散郁给你。”
散亱帆早就料到了这一点,他带了医疗的物品。迅速地拿出工具,治疗的一系列动作有条不紊,粗糙的大手在苏子江身上翻飞,竟然很快就治好了。“给他水。”叮嘱了高焕一句,散亱帆擦擦头上的汗水,继续给高海治疗。
不出半个小时,苏子江和高海都清醒了。高焕移开脚,放出了散郁。
“散郁——”
小蛇莫名其妙地眼神盯着散亱帆,不理解他在说什么。即使是散亱帆,也不敢随意乱动散郁。他只是蹲下身来,目光柔柔地看着散郁。
( 五十六 )
散亱帆眼神复杂地看着金先生。“金鸣……你何必呢!”
最強透視
高焕看着散亱帆苍老,皱着眉头的脸。“散叔叔,你给我们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我又怎么会知道。”散亱帆看了高焕一眼。这时候,一直沉默的高海开口了。
“都怪我和你妈妈。”高焕用手搓了搓脸,看了一眼一旁还在熟睡的袁青。
“我们很早就接手了一个工作,帮助金鸣干活,只是我们都不知道老板是金鸣。木子,也是我们认识的,金先生的一个手下。”
高焕突然挺直了背,好像要出去。木子还在森林里。
高焕觉得,木子真是一个奇怪的人。说是金先生的手下吧,又不见得忠心;说是背叛金先生的人吧,他也帮金先生做了很多事。他一会儿把苏子江丢到山洞,一会儿又拖住傀儡群,让自己能去救苏子江。高焕忽然觉得,木子把苏子江留在山洞是用原因的,木子应该是好人。可是,现在,却找不到他。
“木子还在……”
“以他的身手,只要不饿死,应该回得来。”散亱帆一点也不在意,伸手去拿医疗包,还是打算治疗一下金先生。毕竟,金鸣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金鸣的工作是科学研究,他也就是一个科学家。只是,研究的事物却稀奇古怪。”说着,看了看散亱帆。
異界升級系統 重劍無鋒
日夜糾纏不休:嫡女有毒 惜藍
散亱帆不屑地哼了一声,却不停手上的动作。:“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就是因为这不顺眼,散亱帆一次有意无意顶撞了金鸣。不过那事说来也是金鸣不对,当时金鸣正在气头上,一拍桌子,桌上的药水泼到了他自己女儿的脸上。混合着稀硫酸的溶液,将他女儿的脸彻底毁了。”
“于是,你也猜得到,金鸣自那以后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一直想要杀死散亱帆的女儿散郁,却发现散郁是蛇这样的秘密。金鸣是一位科学家,本性还没有变。他于是改变主意,想提取散郁的细胞,研究散郁能从蛇变成人的原因。”
真愛惡作劇
散亱帆终于抬起头来,收回了手上的注射器。金鸣身上的黑色也在不断消退。“散郁本身就不是普通的蛇族,碧磷蛇在被分成两段后有一段会复活,是因为其另一段身体里的物质在之前就能转移到一起。但复活之后,体型和体重都是原先的二分之一,记忆也全部消失。”
代嫁棄後
散郁歪着脑袋,似乎在听着这一神奇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