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鍵修仙
小說推薦一鍵修仙
宛若末世来临,恐怖威压倾泻而下,万物悲鸣,大地颤抖。
陆昌的脸色凝重起来,脑海中的声音宛若万马奔腾一般响起。
【认真观察杀道化身1次,奖励杀戮之力】
【认真抵抗杀道威压X次,奖励玄刚体进化为灵刚体】
【认真防御杀道化身X次,奖励……】
他的鲜血在沸腾,大脑变得极度亢奋,嘴角开始上扬:“有趣,这劫有点意思。”
……
毒宗四大长老脸色煞白,双.腿战栗。
“是杀劫,是杀劫……这人是杀道恶鬼!”
“这特么得杀多少人才能形成杀劫!晋升金丹期的雷劫不是普通天劫吗!?”
“完了,碰到个狠角色……此人是以一挡百的强者,我们完了。”
“不成功便成仁,我们必须趁他渡劫下死手。此人一旦渡劫成功,就算身负重伤,也绝非我们四人能抵挡。”
银长老眼出凶光,恶狠狠的瞪着天空,声音格外低沉。
普通修真者渡劫,渡的是天劫。而部分特殊修真者渡劫,则有相对应的劫难,难度非常高,每出一个都会成为修真界的传说。
绿长老惨白着脸色:“其实这也是一个好消息……杀劫范围不广。”
坏消息是,如果此人不顾生死直接冲撞山门,他们四个身板脆弱的金丹期就会被当狗杀。
杀劫的范围是不广,但杀伤力很出名啊!
就算是余威,也足够把除了体修外的修真者当场送走,连棺材都省了那种,直接回归天地怀抱。
什么?护山大阵?
护山大阵扛不住这种范围不广但杀伤力极强的东西啊!
直接特么一雷劈穿啊!
……
齐飞的脸色很黑:“我真特么后悔答应他的要求。”
轩辕海唉声叹气:“杀劫除了体修能抗住外,其他修真者没用啊……”
黄克脸色难看,声音压得很低,仿佛这句话卡住了喉咙一般:“他是剑修。”
剑修追求极致的杀伤力,炼体这块不算出名,但也仅仅是不拉胯。
杨铁笑呵呵,竖起食指:“不不不,你们都不懂陆大人的牛逼,我觉得陆大人硬抗杀劫不成问题。”
他沉醉毒道研究生命几百年,最为得意的便是判断一个生灵的底蕴。
只要是生灵,他便能窥视底蕴,就算是元婴期的齐飞也能看到一二,进而猜出个大概。
唯独陆昌,是他这辈子唯一看不穿的人。
平易近人的笑容下隐藏着众生望不穿的玄奥。
杨铁是金丹期,但他知道自己一旦对陆昌出手,自己绝对不可能活下去。
剑只是他的兴趣。
真正的实力,绝对没有人可以看穿。
他不行,齐飞不行,众生不行。
杨铁嬉笑着,眼底满是忌惮和警惕。
哪怕是新圣,底蕴也远超众生极限,远超他所能理解的范围。
轩辕海略微意外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杨铁会这么说。
他沉吟一阵,眼神复杂:“如果小陆渡劫失败,这毒宗,灭了给他陪葬吧。”
齐飞没有说话,沉着脸色点头。
……
陆昌感觉源源不断的力量从体内诞生,不断膨胀,不断绞合,不断碰撞融合成新的力量。
他凝望着雷云中的赤影,眼神无波。
此时此刻,随着不同力量的不断增加,他也清楚自己在面对什么。
“我这一生受过无数压迫。”
“陆家,我当不得人,被陆家子弟欺压。”
“我这个人啊,心软,见不得苦。”
“不就杀了几个妖族畜生么。”
“爷,不后悔。”
没什么好后悔的,他是人族修真者,他有能力阻拦妖族,然后他便杀了。
清水村里,一个小妖都能吃人吃出黑色骷髅气运。
那些大妖,他不后悔杀。
陆昌笑了:“如果度过天劫,回头我杀几万妖怪助兴。”
赤影动了,对着他遥遥一点。
武當門徒
万千杀机乍现,无穷死亡气息笼罩天宇。
无数红雷霆冲出雷云,咆哮而下,震响天地。
红雷霆就像蛛网一样密集,宛若敲碎整片天空。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陆昌身形不动,冷冷的看着天空,任凭无穷红雷霆劈过来。
密集的红雷光淹没他,让人看不清。
劈了足足十个呼吸,红雷霆还没有停下来。
天空中的赤影再次动了,举起双掌,遥遥的对准陆昌,合二为一。
无穷红雷霆随着他的动作起舞,在天空中两侧形成巨大的红雷球。
红雷球若山高,若城大,若白日耀眼。
众生战栗,不敢直视。
齐飞面露惊骇,急忙高喝,双手施法庇护众人:“退!弃阵退下!”
布阵的几位金丹修真者立刻全力接管阵法,令众人退出瘴气林,退到齐飞挥手撑起的阴阳法阵之下。
虚幻的黑白法阵升起,悬浮在半空中旋转着,吸收万千灵气迅速扩张着。
毒宗四长老面若死灰,来自生命本源的恐惧从底层之下翻滚而起,霸占了他们的所有理智。
“圣典,快请圣典!”
四长老齐齐施法祭出毒术宝典。
辣妹寵妻:寶貝,起床了
一本惨绿色古籍飞起,释放出绿色光芒笼罩在四长老上空。
红雷球,开始动了。
若城大的红雷球撞向天空中渺小的一点。
“轰!”
刹那间,天地红茫茫一片,无穷红光淹没万物。
众人不可视,不可闻,不可听。
浮愛
在这一刻,杀劫成为天地间唯一的存在。
修为低下的人脑海中嗡鸣一片,双耳出血,恐惧的趴在地面上,隔着法阵也得不到丝毫心安。
久久过去,天地间寂静一片。
齐飞脸色苍白,喉咙一甜:“噗!”
鲜血洒长空,身影摇摇欲坠。
轩辕海急忙施法接过阴阳法阵,疾呼:“护法!护法!快护法!”
齐飞散去法力,在半空中盘腿而坐,惨白脸色双手虚抱调息。
他瞪大眼睛,努力的看向远方:“这不是一般的杀劫,红雷能伤神魂。”
他一个人硬抗了部分红雷余威,神魂被震。
極品最強大少 平凡心
余威没有伤及本源,但这种震荡让他短时间内无法构建任何法术和法阵。
君誘歡
血泪从他的双目流淌而下,他依旧努力的寻找着那个身影。
“我看不到东西了……新圣还活着吗?”
他现在眼前赤红一片,万物宛若蒙上一层红纱,看不清。
这只是硬抗了天劫余威,便伤到这种地步。
大明之虎
寂静一片,无人说话。
齐飞鼻子一酸,脸上拉出一道道红色泪痕:“是我害了他。”
如果自己当初不托大,拦住陆昌,也不会害死新圣。
“我的天!他还活着!”
“卧槽!怎么做到的!这特么怎么抗下来的!”
“玛德!余威都把我们震傻了,这人是怎么硬抗下来的!?”
齐飞急忙把眼泪憋回去,瞪着红红的眼睛:“啥?那呢?他怎么样!?”
轩辕海松了一口气,回头一看掌门哭鼻子的模样,急忙空出一只手施法幻化出一个水镜。
这法术可以保存所照影像,玄奥无比,甚至可以短暂的回溯过去影像。
刚刚齐飞哭鼻子的模样,他已经通过法术存了下来。
身为金丹修士,他跨系施展这种要求不高的低阶水系法术毫无难度。
他把水镜对准齐飞,努力憋着笑:“气息很强,你向上细细感应,灵气很乱,感应起来比较难,不要急。”
齐飞努力的向远方感应,终于在凌乱灵气中感应到一个强盛气息,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还好,还好,还好。”
活着就好。
天空中的雷云并未散去,依旧在翻滚着。
浩浩天威震慑众生,让众人心神胆颤,不敢轻易动弹。
陆昌悬浮在空中,身躯四周时不时的闪烁着浅红色的雷霆。
他凝望着脚下的山门,脸色平静如水。
毒宗四大长老隔着圣典的保护,神情却越发难看。
不是什么人都能抗住杀劫,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在杀劫面前毫发无伤。
绿长老的声音颤抖着:“我听门人说,东边有个什么城,出了一个圣人。”
赤长老人都傻了:“杀神?战圣?”
驼背长老和银发长老面露绝望之色。
“不管是什么,我们今天都死定了。”
毒宗门人们陷入疯狂,拼命的向着后山跑去。
哪怕他们现在是在护山大阵之内,内心也得不到丝毫安全感。
陆昌动了,体内的金丹疯狂旋转,精纯浑厚的法力涌上手臂。
“噌!”
灵剑出鞘,悬浮在面前。
陆昌脸上杀气乍现,庞大法力化作剑气洪流倾泻向护山大阵。
世界一瞬间的安静。
下一刻,轰然巨响震得天地颤抖,众人摇晃不止,恐惧的抱住身旁的树木。
【认真攻击1次,奖励宿主剑招“绝杀”】
陆昌从天空缓缓落下,落在道门众人面前,微微弯着嘴角。
最佳賤偶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众人懵逼的看着他。
齐飞眼前的景象缓缓恢复正常,一切从模糊变得清晰。
一个白衣少年背对阳光,微笑站在他的面前。
在他身后,一道深不可见的巨大深渊冒着丝丝缕缕的剑气。
齐飞忍不住嘴角抽搐,一时间感觉自己白担心了。
陆昌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旅程结束了,我们回家吧。”
曹雅泫然欲泣:“这次结束了,下次呢?”
“咳咳,下次……下次再继续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