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靈爭戰
小說推薦神靈爭戰
所谓神灵,代表的就是上天的守卫,论上天,它是无敌的,但是神灵在人间中,如果神灵不能在人间化为霸主,那么永久都无法成为上天,如果神灵下定决心要去人间,就要放弃一切,包括记忆,然而当你到达人间,不能成为霸主,将永久成为人间中的平凡人。
嘭!!巨大的火球颖颖下降,而里面正是传说中的神灵,神灵一旦下降在人间,必须投胎转世,若神灵成功得成为世界霸主,才能成为上天中的一员,
“哈哈,又是那个野孩子,没人要的野孩子,哈哈哈!”我是谁,我的爸妈呢,爸!妈!我不是野孩子,我·我不是啊···
呼·呼·呼,看来我又做噩梦了,怎么又是这梦,我叫森云,这名字是王大叔给我起的,王大叔为人很好,不会像别人偷奸耍滑,我那时被人称为“野孩子”当时还是王大叔让我脱离了这个称呼。
三嫁帝王妃 小白菜
“嘿,你这小子,去上学时一定要认真啊,不要辜负了我对你的一片苦心。”‘知道啦,大叔。’我们这个小镇只要有一点钱,就能读书,王大叔是开面馆的,赚了不少钱,让我上学,今天便是上学第一天,王大叔这么婆口苦心地让我上学,我也一定要争光。
到了学校后,我便发现,学校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同学们,你们是第一天上学,那么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明老师,谁要是逃课等违法规矩等等,我废了他,如果学校发现了你们这些调皮鬼打架,那你们就是井底之蛙了,终止,你们要给我好好听话。”
老师的态度真是极其恶劣,都不把我们当人看,去饭堂吃饭全都是剩饭剩菜,而富有的同学就有大鱼大肉,而王大叔还是有点小钱的,所以我吃的也是一般般,毕竟这条街也只有这所学校了。
神級提煉術
生存在白堊紀 繃子床
“那么我们今天学的是炼药,炼药,是每一个人的基础,假如一个人再健壮,都不是炼药师的对手,炼的药品质越好,胜利的几率越大,那让我们看看谁是天才,谁是废物,第一个!!!”老师的语言像是人身攻击一样,要不是这有你家学校,谁来学习!
“到你了,还磨蹭什么!!!”到我了,我站在魔法球旁,只有它才能测验我们谁炼药的天赋更大,我站了上去,手伸到了魔法球,魔法球发出比较亮的光芒,“这学生还行,让我记录一下,品质:优良”我也是比较开心的,天赋居然是优良,王大叔一定会很开心的,我带着年幼的心里想着这些。
“那么,测验吗,已完毕了,废物还是比较多的,3个人就有1个人是废物级别的,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啊!不说这些了,接下来就是测验你们的综合能力,还是照常样子,第一个!!!”还是一样,这老师又大骂着学生,但也没办法。
“你了,希望你综合能力也是优良。”我还是像往常的动作一样,站在上边,用手触碰着魔法球,魔法球像平常一样发出了光芒,但··降低了一些光··“综合能力:较好,你咋退步了呢,下一个!!!”
十裏青山遠 溫暮生
冒牌老婆很神秘
我看着这些成绩,暗自觉得还行,放学时,王大叔带着雨伞来到了学校,来接送我,“诶,森云啊,你今天测验成绩怎么样。”我把成绩递给了王大叔,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哎呀,炼药居然是优良,争光了啊,以后或许还能卖丹药赚钱,不过这个综合能力还要提高。”听着王大叔对我的评价,我心里还是暖暖的。
走在街上,王大叔貌似发觉有什么不对劲,“不对,平时我记得走到家里不是那么久的,唔,不会是迷雾阵吧。”我呆呆地看着大叔,我知道迷雾阵,可以让人迷失方向,我不知所措,而大叔在一屋檐下点燃了火,“希望这有用。”大叔本来信心满满的看着屋檐,但却发现它根本烧不着,我清楚得记得老师说过,遇到迷雾阵千万不要惊慌,只要练出迷雾丹药,就能逃出,我教你们。
我恍然大悟地站了起来,开始模仿老师炼的丹药,王大叔在一旁看的着迷,不出声了,论炼迷雾丹,首先你得懂得迷雾丹的中心,炼出它,你要具备超过正常人的意志,我模仿着,炼着,而从我眼睛的心中,出现了一团火焰,我知道,那是炼丹药的过程,可王大叔偏要动它,嘭!!!火焰四处喷发,失败了。
聽雷
浮生若夢 貓爺
我看着失败的丹药,心中有点失落,但这又不是自己造成的,所以还有机会,我试了又试,这次王大叔有了教训,不敢再摸了,就是现在,定!!!成了,我惊喜的看着这丹药,正好两颗,我和王大叔正好吃,两颗丹药被我们俩吃了进去,而我们从迷雾阵出来之后,到处都是卖丹药的,看来我们真的逃了出来了。
我和王大叔狼狈的回到了家里,而王大叔见证了我的神奇,便求我练个减肥丹,我知道王大叔是开玩笑的,但我还是试着帮他炼这个药,我打开了老师给我们的炼药之书,首先你得准备生命丹,我惊奇地看着书本,生命丹?
“王大叔,我去商城买药了,我马上回来”,街上也只有我这么兴奋,生命丹,“在这!!!”我兴奋得拿走了生命丹,并付卖家钱,但是,在我后面的卖家响起了声,“你是不是要炼减肥丹啊,我劝你别想不开,我有一个朋友,自从炼了这个,就···没了。”
我拿着丹药,心里还在犹豫,如果给大叔炼了药,大叔一定会夸自己的,但是炼制失败的话··
我还是要炼···我带着犹豫地心情,回了这么一句话,我沉重的回到了家,而这时王大叔早就睡了,望着王大叔那时这么期待的眼神,我走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了炼药之书,确实,这种炼药配方里有一句警告:此配方极有可能致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