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僧法海,可屠諸天
小說推薦貧僧法海,可屠諸天
眼下不敬天道的狂徒没有出现,杀阵内倒是有一个金山寺的圣僧…
但只要是杀阵一成,管他是狂徒还是圣僧,一概灭杀不留余地!
剑阵不会因为法海圣僧的佛门身份而减弱一丝威力。
空中一百九十九把银白色光剑受到白素贞神通的影响,一字长蛇阵变阵来了个大回环,呈圆形包围住墨千域。
随后,一百九十九把光剑交错纵横,形成四个小型杀阵,前后包抄,向着墨千域一同剿杀而至!
“妈卖批?这是什么东西??”
“好像是道教的绝杀剑阵!白蛇不就是一条得道的千年蛇妖吗?怎么可能施展道教神通?还是这么厉害的杀阵!”
“TMD白蛇玩的是哪一出?这套路不对啊!有点不合常理了吧?”
“这方过去平行世界处处透露出诡异,到底是不是小爷熟悉的剧情啊!太瞎搞了!幽泉血魔融合阴世幽泉就算了,弄出个白蛇又施展出道家无上神通剑阵?还让不让人活了!”
墨千域看着眼前强势袭来的四个小型剑阵,心中那数亿只草 泥 马又一次开始撒欢地疯狂乱窜,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娛樂春秋
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往往不能有直观的体会,墨千域有点想当然了,这方古金山寺平行世界,其中的发展又怎能靠从书中看到的剧情来揣测?历史记载的东西有又有多少是真相呢?那些所谓的传说、神话故事,说不定就是真实事件也未可知…
千域自以为是,错误的估计了白素贞的实力,眼下情况对于他而言十分的不利!
“够了!白素贞,你这小婊砸啊!疯了吧!敢对我这个佛门圣僧动手?你有几个脑袋啊!”
“区区千年的白蛇精而已,你当自己是个什么牛B玩意?”
暗黑系暖婚
“我给你说了这么一大堆好听的话,不就是想劝你冷静下来。咱们一起想办法,把你的许大官人糊弄回家不香吗?你这疯婆娘弄出这么一个剑阵来,是想玩命了?”
“行!没问题,耍横的是不?贫僧乐意奉陪,我也想看看,小小白蛇精,能有多大本事!”
墨千域生气的冲着白素贞大声吼叫道,他这会也动了真火,面对四个小型剑阵的强大压迫,连呼吸都分外困难,白蛇施展的道家剑阵威力非同小可!再不全力出手,怕是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了!
墨千域抛出手中的擎天禅杖,禅杖幻化成十六条金光璀璨的巨龙,释放出阵阵恢弘庞大的佛气!
“大威天龙,大罗法咒,金龙降魔!”
千域在空中双手合十盘膝而坐,心境渐渐平稳,佛性稳步提升。他身后绽放出耀眼的金色佛光,十六条金色巨龙受到牵引,每四条巨龙为一组,迎向四个小型剑阵!
金色巨龙与剑阵悍然相撞,白素贞浑身上下打了个哆嗦,气血上涌之下,喉头微甜就想吐出一口鲜血。
白蛇此刻状态几乎陷入疯狂,根本不顾伤势,硬生生把口中鲜血咽下肚,顶住压力拼命催动道家秘术,四个小型剑阵攻势愈发凌厉!
墨千域的状态比白蛇也强不到哪里去,体内佛气激荡,与幽泉血魔一战时留下的暗伤隐隐作痛。
在他的全力控制下,由擎天禅杖幻化而成的十六条金色巨龙依然是落在了下风,被四个小型剑阵不断消磨,在这样下去,最后要败下阵来的极有可能是千域!
“九十九狱门太玄杀阵”威力巨大,此杀阵做为“黎山老母”亲传的无上神通,剑阵结成后玄妙难测,杀戮之气纵横无双。
“哈哈!法海臭和尚!我看你也不过如此罢了,什么金山寺主持、佛门圣僧?浪得虚名!根本没有什么真才实学!”
“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把我夫君许仙放了,然后随我回杭州,给我青儿妹妹跪下认错道歉!否则,今日就是金山寺大祸临头之期!”
白素贞见太玄杀阵占据上风,放肆的出言讽刺墨千域。
白蛇说是给千域一个机会,剑阵的威力却一点都没见缓和,杀机弥漫不留一点余地!
“给贫僧一个机会?就凭你一个小小的白蛇精,还不配说这样的大话!事情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贫僧还认个屁的错啊!我就算跪下给你磕几个头,你也不会收手的!”
寒月舞痕 仲心宛琴
“你老姨爷爷的腿的!多大点事儿啊!许仙又没死,你如此想不开干什么?急着殉夫也赶早点了!”
“别以为就你白蛇会玩命,贫僧也不是好欺负的!咄咄相逼,泥人也有三分土性,更何况是我!”
“既然白蛇你这样下手不留情,今天我给你个明白话!许仙你别想带走,至于你这个白蛇精,我也要把你镇压在雷峰塔下!”
墨千域被白素贞几句话气得不行,他觉得白蛇的脑子已经彻底瓦特了,善良典雅的形象完全不在,此刻白蛇就是一条货真价实发了狂的千年蛇精,并且还精通上乘的玄门道法!属实是个棘手的大 麻烦…
白素贞对许仙的感情至情至性,突然间遭到自己夫君的无情背叛,她的精神受到极大的打击,一肚子哀怨的情愫无法宣泄,把墨千域当成出气筒。
在这种时刻,任凭千域巧舌如簧,解释出花来都没用。
墨千域也看清楚了眼下的形势,不再低声下气的装孙子了,说话逐渐恢复了以往的硬气。他决定先出手降服白素贞,日后等白蛇冷静下来,再与她好好沟通。
“法海!你这个死秃驴!终于说出心里话了!从一开始你就没想把我夫君放走吧?!”
“许仙与我情深意浓,怎么可能会突然之间转变态度?是你!法海,一定是你从中不知施展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迷惑我家夫君!”
“法海,你等着吧!我要你用性命来赎罪!你的金山寺也难逃牵连,今日就是金山寺寺毁人亡之时!”
白素贞对墨千域别的话都自动忽略不计,唯独听清楚了对方不肯放许仙离开寺庙,顿时暴怒,双手接连变换了几个剑诀,全力催动太玄杀阵的威力!
竹馬+我把你當朋友你他媽的居然想上我+貪狼+未了+與你的午後+tak 少年黯
唐味 暴走八零後
四个小型剑阵在白素贞的全力驱动下,威力节节攀升。每一把银白色光剑都散发出决绝的杀气,光剑不停地刺在金色巨龙龙身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