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妈,这些菜都是大棚里刚摘的……”
刘春来回来了。
背着一个背篼。
里面装满了各种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节的蔬菜。
而且比垭口上王建权卖的更水灵,更嫩。
閃婚蜜愛之老公悠著點
紅粉官路 展翼仙
“这么嫩,吃起来都没得啥味道!”杨爱群抱怨着,“你爹呢?”
没有看到刘福旺。
天都已经黑了。
“不知道啊,他不是去公社跟严书记他们商量事情了么……”刘春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大棚里的菜每天能摘的越来越多,今天六百多斤,卖了一百多块钱呢!正好,明天可以在公社试试……”
数量不多,如果直接往山城运,成本有些高。
在产量不高的情况下,索性先卖周边乡镇跟县城。
刘福旺心中动了心思,想要把卖菜的业务也拿到手里,然后呢,当一个赚差价的中间商。
諸天角色扮演系統 調味包
毕竟,大队也不可能专门安排人到处卖菜。
公社里有食品站,以前也会收购一些农民种植的蔬菜转运到其他地方赚取差价,或是从其他地方运输一些公社没有的蔬菜过来赚差价……
“爹又想搞这个?”刘春来有些疑惑。
总感觉,他爹的生意头脑很好。
从最开始把摩托车借给公社,以每公里的里程来收钱,再到后来把他那几辆平时用得不多的小汽车租借给县政府……
现在居然这样敏锐地发现了中间的商机。
“可不是,当年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干部,你爹早就跑去做生意了。”杨爱群帮着刘春来把背篼接了下来,“怎么这么多,那得多少钱?”
“能有多少钱?在咱们这里,不需要长途运输,也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便宜呢!”刘春来笑着说道,“等运到山城,起码得卖五六角一斤!”
“疯了!都快赶上肉的价格了!平常大家肉都舍不得割,会给这么高的价格买菜?”
杨爱群根本就不信。
谁是傻子?
肉不买,去花这么高的价格买菜。
热天大量上市的时候,几分钱一斤,都没人买。
买回去了,费油不是?
刘春来只是笑笑ꓹ 没有解释。
外面响起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
諸天神話帝皇召喚系統
“刘春来,你咋回来了?”刘雪一跳下摩托车ꓹ 就问刘春来。
“摔了?”
末日邊城傳
看着骑在摩托车上,衣服裤子上都是稀泥的贺黎霜,再看看刘雪ꓹ 身上也差不多,杨爱群顿时火了ꓹ “都说多少次,落雨天不准骑摩托!土路上打滑……”
“今天回来没得班车了……”刘雪根本就不理会老娘。
贺黎霜低着头ꓹ 不敢说话。
“没摔着吧?”刘春来问着刘雪ꓹ 同时也看了一眼贺黎霜。
“没事,就是打滑,速度慢……”
贺黎霜怕刘春来骂他。
毕竟,是她非得骑摩托车来的。
“之前不是说了,落雨天要回来,直接找小车班的人送你们?四个轮子的肯定比两个轮子的稳当啊,实在不行ꓹ 拖拉机也比这个稳当。”刘春来看着刘雪,有些不满。
“还不是贺黎霜ꓹ 非得说什么影响不好ꓹ 毕竟那是公家的车……”刘雪同样也是不满。
刘春来顿时不说话了。
贺黎霜在这些方面的表现ꓹ 几乎没有任何的问题。
“行了ꓹ 赶紧去换衣服……”
刘春来也不再说这些。
“对了,春来ꓹ 老三的事情……”杨爱群见刘春来不说刘雪跟贺黎霜ꓹ 她也不好说了。
目前这个家ꓹ 表面上依然是刘福旺才是当家的,实际上ꓹ 刘支书的话,在家里不管用了。
刘春来倒是成了做主的人。
还好,他一般都不管家里的事情。
五百四十七天說再見 籬洛
“又有人给说媒了?老三的事情,她自己做主。”刘春来有些头大。
这事情,自己能说啥?
“不是,赵玉军这经常跑来找秋菊,秋菊老实,你爹跟我商量了,觉得他们两人不太合适,毕竟老三……”
杨爱群有些忐忑。
这事情,平时也没机会说。
老三现在在整个幸福公社算是香饽饽。
毕竟是二婚,加上赵玉军父母都是干部,这让杨爱群跟刘福旺两人更是担心。
都是二十好几的人了,就怕哪一天干柴被烈火点燃,那时候不仅会让刘秋菊抬不起头来,对整个家里所有人的名声也会造成很大影响。
刘春来那可是要当干部的。
“妈,你担心秋菊配不上赵玉军?”刘春来知道老娘的心思。
杨爱群不吭声,算是默认了。
刘春来叹了口气,“妈,这事情你别管。不是一直都说自由恋爱么!他们两人要是觉得合适……”
赵玉军刘春来还是了解的。
之前刚知道这事的时候,刘春来很火大。
当着赵玉军说:“我特么的拿你当兄弟,你却想当老子妹夫!”
赵玉军那次倒是低着头,罕见地没有反驳。
王八看绿豆,对了眼,刘春来也没法。
一直到晚上很晚,刘秋菊没回来,刘春来才意识到老娘说这话的意思。
这事情……
“你这舅老倌,得管。赵玉军跟你关系好,他家里……”刘福旺看着刘春来,脸上有些落寞,“他爸没有表示反对,他老娘也看起来不反对,但是那态度……”
显然,双方老人是见过。
刘春来愕然。
老爹什么时候会主动关心儿女婚事了?
估摸着还是因为自己夺了他在大队的权利,没办法了,只能在这些事情上费心了。
“行,到时候我去县城,探探口风吧。如果真的不合适,就让他们两早点断了,要是没问题,过年的时候,就请吧。”为了安慰父母,刘春来只能这样说。
在他看来,只要刘秋菊跟赵玉军两人相互间没问题,他肯定会只支持。
到时候不留在县里就行了。
山城、汉口、沪市甚至是花都,由两人选择。
不再像以前。
“我准备成立一个贸易公司,以后我们大队的蔬菜,都由贸易公司来负责卖,你看如何?”刘福旺终于进入了正题。
他需要提现自己这个支书的权威。
不能什么都被儿子给把持了。
那还得了?
“行,不过有个条件,你得依我。”刘春来根本没有犹豫。
之前就考虑过。
刘福旺看着他,没有说话,心中琢磨着儿子究竟想要提什么要求。
“价格这块,不能定得太高,也不能定得太低,得跟大队商量。利润归属大队……”刘春来说道,“当然,爹你可以个人持股一部分……”
宮道 朵朵小可
“我不要,归属大队。搞这个,就是为了安置一些人。”刘支书向来是只要权不要钱的。
“那就没有问题了。”
“你帮我看看这个章程?”刘福旺拿出几页写好的纸递给刘春来。
早就有了准备。
“公社也占股份?”刘春来诧异地问刘福旺。
老头子居然舍得把利润分出去?
“公社有会算账的人,而且他们的人也熟悉其他地方,咱们大队的人,缺乏锻炼……”刘福旺点头,“严劲松也支持,马文浩也不反对。不过他们提出,明年其他大队也得加入进来,到时候我们这边……”
刘春来叹了口气,“爹,如果在交通运输不便利的情况下,大规模地种植,到时候根本就卖不出去,只能喂猪了……”
不是刘春来不愿意让其他大队参与进来。
现如今,没法很快运输到全国各大城市,通过水运到沪市等大城市,时间太长,哪怕冬天气温低,蔬菜不容易腐烂,时间长了也不行。
何况现在种植什么的都没有足够的经验,还在摸索。
“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
刘福旺没有反驳,反正这事情是严劲松他们提出来的。
“账上没钱了……”刘福旺转移了话题。
“我知道,目前彩电厂那边的设备即将回来,大队各种工程都花钱……”刘春来如何不知道这事情。
财务,是必须了解清楚的。
“天冷了,咱们有制衣厂,是不是给所有人都做一套冬衣?”刘大队长问刘春来。
霸道總裁控妻成癮 白小菇菇
刘春来看着老头,不解老头今天为什么突然间变得那么大方。
“之前呢,你说让制衣厂给你爹做一件大衣,我这也没给他买……好歹是个支书,天天穿那一身……”在一旁纳鞋底的杨爱群突然开口。
刘春来明白了。
老爹不是为了衣服。
十万呢!
自己手里的钱,基本上都砸到大队上,爹妈嘴上不说,实际上肉痛着呢。
“行,明天我就给田丽说,让她安排人给做了。大队里的人,每人可以发一套,就当工作服吧。”刘春来叹了口气。
即使每天有收入,上班的人每个月有工资,也没有多少人舍得给家里添置一些新衣服。
估摸着很多人等着过年的时候弄。
第二天下午,大队的广播再次响起。
所有人都以为又要卖菜了。
“……社员同志们注意了,社员同志们注意了,天气寒冷,大队党支部提议,经过大队部研究讨论,现决定,给交了土地的每家每户所有人发放一套冬衣……各家把所有人尺寸汇报给生产队长……听到的相互转告……”
这一天的广播,顿时让整个大队都炸了锅。
大队居然给所有人发放衣服!
無限主神承載者
而那些没有交地的人家,那心理滋味,自然可想而知。
同样都是大队得人,凭什么他们拿不到?
于是呢,有些人的心思就活泛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