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嗯……”荣陶陶发出了一道小小的鼻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帘,看到了陌生的天花板,却是闻到了熟悉的消毒水味道。
这里是?
哦,这里应该是我的复活点……
荣陶陶看着右上方,那输液架上挂着的营养液,不由得咧嘴笑了笑。
好家伙,在松江魂武大学满打满算一年的时间,在这里“复活”了足足3次了。
两次是因为莲花瓣,一次是因为校内选拔赛。
对了,校内选拔赛?
驚艷廢柴:至尊美人馴獸師
荣陶陶回过神来,转眼向身侧望去,却是没有看到任何人。
病房里空空荡荡的,这让荣陶陶的心里有些失落。
嫂嫂呢?
这是一种很正常的心理,人在虚弱的时候,尤其是在病房里的时候,总是希望能有家人、亦或是亲近的人陪伴。
现在看来,虽然杨春熙没有和哥哥荣阳领证,但是对于荣陶陶来说,他已经把杨春熙当做自己的家人看待了。
“嘶……”荣陶陶动了动身体,却是忍不住一阵龇牙咧嘴,小腹处传来了一阵阵疼痛,那滋味很不好受。
荣陶陶掀开了被子,也看到了自己的腰间,被绷带包扎的严严实实。
“唔~”胸前一阵云雾汇聚,云云犬扑闪着云朵状的大耳朵,小心翼翼的落在了荣陶陶的胸膛上,它歪着小脑袋,轻声呜咽着。
荣陶陶心中一暖,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你来陪我啦。”
“嘤~”
也不知道该说云云犬机灵,还是该说它傻。
看到荣陶陶笑了,云云犬也是露出了憨憨的笑容,伸着粉嫩的小舌头,“哈哈”的喘着气,在荣陶陶的胸膛上蹦了蹦。
“诶呦我的小祖宗,别跳……快下来。”荣陶陶急忙说道,双手却一动都不敢动,因为…嗯,他两只手都在输液。
双份的剂量,双倍的快乐!
“咔嚓。”
病房门被推开的声音ꓹ 一道修长的人影走了进来,伴随着那熟悉的嗓音:“呦~荣教醒了?”
“诶?”荣陶陶转头望去ꓹ 却是看到了夏方然一脸笑意,迈步走了进来。
荣陶陶反应了好一会儿,直到夏方然坐在病床旁边ꓹ 他才急忙说道:“当不得,当不得……”
“学无长幼ꓹ 达者为先,这不是你教育斯华年的话么?”夏方然笑着说道ꓹ 掌心中一片霜雪弥漫ꓹ 最终汇聚出了一个霜花雪饼。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夏教也学会啦!”
“嗯,教师们都已经学会了,就等着雪燃军那边试用完毕,暑假一过,下学期教导学生们了。”夏方然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歪头看着荣陶陶ꓹ 上上下下的打量着。
荣陶陶只感觉头皮发麻,夏方然的眼神ꓹ 少有如此炽热的时候。
“不错ꓹ 你还真拿到了参赛资格。”夏方然开口道ꓹ 话语中带着一丝赞叹ꓹ “校内的教师和学生们,这次不BB了ꓹ 不说你年纪小、实力差了。”
你听听ꓹ 这是一个教师应该说的词么?
荣陶陶:“啊?”
夏方然耸了耸肩膀:“对于一个拿命换取胜利的人ꓹ 无论输赢,没有人再有资格质疑了。”
荣陶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拿命换的东西不少。”
夏方然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ꓹ 荣陶陶体内的那一瓣狱莲,的确是在两人九死一生的情况下,夺过来的。
想到这里,夏方然又骂骂咧咧了:“这破莲花有个屁用,你都被打成这个熊样了,它俩一点反应都没有?”
荣陶陶一脸无奈的说道:“我原本还能用共情的方式,引领罪莲出来,自从狱莲来到之后,两瓣莲花都很安静。
斯教说了,等我魂尉期,整体实力过了标准线以后,应该就能运用一下了。”
说着,荣陶陶急忙转移话题:“大薇呢?”
夏方然指了指背后:“隔壁躺着呢,不过她的伤势比你轻,再过三两天就能出院了。”
荣陶陶面色一喜:“嗯呢,好…诶?”
话音未落,却是看到一只雪白雪白的布偶猫走了进来。
它蹲坐在门口,那本该高贵迷人的小东西,却是露出了憨憨的笑容,吐出了粉嫩的小舌头,对着荣陶陶的方向唤了一声:“汪~”
趴伏在荣陶陶胸膛上的云云犬立刻扭头,看向了门口处:“汪!”
雪绒猫迈着优雅的猫步,轻盈一跃,跳上了病床,云云犬也是撒欢儿似的,又在荣陶陶的胸膛上跳了跳。
荣陶陶:“……”
下一刻,雪绒猫那宛若蓝宝石一般璀璨的眼眸,却是蒙上了一层霜雾。
它小心翼翼的跳上了荣陶陶的胸膛,乖乖的蹲坐着,低头看着荣陶陶的面庞。
荣陶陶愣了一下,这是…大薇透过雪绒猫的眼睛在看我?
同一时间,荣陶陶的脑海中,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嗓音:“你醒了。”
荣陶陶当即抓住了着一丝精神相连,虽然不清楚高凌薇到底在哪里,但是顺着精神相连的丝线,与高凌薇建立了联系:“啊,醒了,你怎么样?”
“没事,我听说了后来发生的故事。”脑海中的声音响起,情绪有些复杂,“你…嗯……”
胸前,雪绒猫的小爪爪却不安分了起来,仿佛想起了自己的天职工作,那一双小爪爪上上下下的按着,开始给荣陶陶踩奶。
“嘤?”云云犬好奇的看着雪绒猫,它蹲坐在荣陶陶的身侧,学着雪绒猫的样子,小爪爪也开始上上下下的按动着。
又是双份的快乐!
夏方然好笑的看着这一幕,却是听到荣陶陶询问道:“我睡了几天?”
“几天?”夏方然面色古怪,“一天还没过去呢,现在是晚上,你和高凌薇上午打的比赛。”
“啊?”荣陶陶愣了一下,“我睡的时间这么短?”
瞧不起荣教我昏迷的能力?
小爷我哪次进医院,那起步就得半个月,睡一个月也不在话下!
虽然我抢不走斯华年“干饭的神”的美誉,但起码“睡觉的神”这一名号应该是我的……
夏方然调侃道:“荣教,也许是吸收莲花瓣导致昏迷,给你带来了一些错觉,认为一睁眼就该十天半个月。”
“你这么称呼,我还有点不适应。”荣陶陶尴尬的笑了笑。
夏方然一脸的玩味:“呦~害羞呢。”
荣陶陶嘿嘿一笑,道:“那你再叫一声?”
隱婚甜妻拐回家
夏方然:“……”
荣陶陶的胸前,那雪绒猫的霜雾眼眸消失不见,再次恢复了湛蓝色的眸子,它上前一步,小脑袋凑到荣陶陶的脸侧,轻轻的舔着他的脸颊。
云云犬不甘示弱,跑去了另外一侧的脸颊……
“啧啧……”夏方然撇着嘴,看着眼前这幅猫狗双全的幸福画面,不由得嘴里骂骂咧咧,“你在这享受当大爷(yé),老子还得给你俩守夜……”
“嘿嘿。”荣陶陶看向了夏方然,道,“夏教真好,过来守着我俩。”
冷王盛寵:毒妃惑天下
夏方然一脸的难受:“我总共就教俩学生,结果双双住院,我不来谁来啊?你嫂嫂倒是要来,不过马上就是考试周了,她的事儿也不少。”
荣陶陶:“我多久能出院?董教说了么?”
農女禦獸師:高冷相公無限寵 蘭因幽幽
夏方然:“每天拆开伤口,让董东冬给你用雪祈之芒按一按,用不了几天就痊愈了。”
“对了,夏教,既然我和大薇已经出线了,是不是可以向学校申请魂珠了?”荣陶陶急忙问道。
“当然,你想申请什么?可以指定魂槽位置的。”夏方然好奇道。
荣陶陶急忙道:“精英级的胸膛处魂槽,对了,我可以指定功效么?”
夏方然面色稍稍有些古怪,道:“正常情况下,学校让你指定魂槽位置,就已经算是最大程度的照顾学员了,不可能让你再指定魂珠功效,不过……”
荣陶陶心中一喜,有转折?
他急忙问道:“不过什么?”
夏方然看了一眼荣陶陶,道:“按照梅老鬼对你的喜爱程度,你要是指定魂珠功效,他说不定还真能答应你。”
荣陶陶连连点头:“校长贼喜欢我!还赠给我墨宝来着。”
“呵。”夏方然点了点头,道,“你想要什么?我给你报也行。”
荣陶陶却是开口道:“额头处的魂珠,最好是攻击类的,或者有特殊对敌效果的。”
“嗯?”夏方然愣了一下,疑惑道,“你额头处的魂珠不是和你哥一样么?你要换?”
荣陶陶摇头道:“给大薇换呀!”
夏方然若有所思的看着荣陶陶,这小子准备把自己申请魂珠的机会,也用到高凌薇身上?
荣陶陶继续道:“脑海中交流这种事情,在战场上的确作用极大,可以避免敌人窃听战术,但是作为指挥,我单方面与高凌薇沟通就可以了。
毕竟我们俩没有双胞胎那样的福利,不能共享视野、操控彼此的身体。
那松雪无言魂技,在高凌薇用来,就是纯粹的脑海中交流沟通,我觉得可以换成更有进攻性的魂珠,这样我俩才能在关外联赛上走的更远。”
“你的铁雪小臂可以置换,你在战场上很少使用。”脑海中,传来了高凌薇的声音。
荣陶陶直接回应道:“开玩笑,这么好的申请魂珠机会,咱俩怎么可以浪费在手臂魂珠上,一定是要额头、眼睛、胸膛处的稀有魂珠。”
高凌薇:“嗯……”
一边回复着,荣陶陶一边打开了自己的内视魂图,捋着现在自己已有的魂技。
雪踏,雪爆……
诶?等会儿,我怎么又多了一个潜力点?
可用潜力值:3?
这是哪儿来的奖励?是出线成功,代表松江魂武出征的奖励点么?
荣陶陶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一个可能性了,毕竟在上午开赛前,他的可用潜力值还是2。
夏方然的声音,将荣陶陶的思绪拽了回来:“到也算是一种补强得方法,不过额头处的精神类魂珠,要进攻类型的话…很难获取。
更何况高凌薇的雪境之心只有三星,精英级的魂技可是不好适配。”
说着说着,夏方然突然笑出声来:“呵呵。”
荣陶陶转眼看向了夏方然:“你笑啥?”
夏方然耸了耸肩膀,潇洒的捋了捋分头:“是时候检验一下,梅老鬼到底有多喜欢你了。”
荣陶陶连连点头。
校长爱我!
重生之天才醫女 筱筱蕭

3更,12.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