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那……”
光彦撑着膝盖站直身,坚定道,“我们继续训练吧!把一点点获胜的几率提高成更大的获胜几率!”
“啊……”元太绝望,“还要继续吗?”
毛利兰干笑着,刚想为孩子们说句话,池非迟已经先一步开口。
“急停训练结束,为明天的比赛保持足够的体力和精力,”池非迟拿过早上顺便带来的背包,将二十个网球取出来、放到地上,“这是接下来的训练……”
五个小鬼头围到网球旁边。
“颠球吗?”灰原哀猜测。
“差不多,”池非迟解释道,“训练很简单,正规的网球重量在56.7克到58.5克之间,这里的网球有56.7克、57.7克、58.5克三种不同重量,网球上写了编号,接下来的时间,你们就去那边的沙地上,用手向下抛球、在网球弹起后用手接住,也可以往上抛球再用手接住,或者直接用球拍颠球,总之,感受每一个的网球的手感、在沙地上反弹的情况,感受之后把网球根据重量分类,各自把对重三种重量的网球编号用纸写下来,交给我,答对一半的人就算合格,也就可以去休息了。”
光彦:“……”
感觉好难啊。
步美:“……”
永遠的白胡子海賊團
说好的‘简单’呢?
元太:“……”
这是人做的训练?
柯南随手拿起两个网球,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抛起来接了一下,也有些无语。
無限怪物訓練營
他怀疑池非迟理解的‘很简单’,跟他们理解的‘很难’属于同一水平。
把所有不同重量的网球准确区分开,其中的差别最多到1克,他都做不到好吗……
“另外要注意一个问题,比赛时,不管网球飞到哪里,眼睛都要紧盯着网球,接下来的训练也是如此,不管你们抛球还是颠球,眼睛都必须盯紧网球,”池非迟说着,转身回树下,“训练开始。”
孕妃嫁盜
铃木园子看着五个小鬼头在一堆网球中打转ꓹ 就连柯南都只能一个一个试过去,再一遍一个一个试过去ꓹ 看了一会儿,从池非迟带来的背包里,拿出两个网球掂了掂ꓹ “我完全感受不出来重量有什么区别耶……”
“用手来感受当然不行,”马渊恭平拿起两个网球ꓹ 分别用右手往地上抛了抛又接住,最后选出一个网球ꓹ “用同样的力道抛球ꓹ 再根据反弹的情况和手接住反弹的网球的感觉,就能判断出这个比较重一点。”
铃木园子试着抛到地上后接了一下,感受失败。
毛利兰一汗,“对于孩子们来说,会不会有点太难了?”
“本来的训练应该锻炼感觉,熟悉网球接触球拍的感觉,熟悉网球落地的反弹ꓹ ”马渊恭平看向池非迟,“不过……”
他也不清楚池非迟为什么改动了东田越制定的训练计划ꓹ 还改得这么难。
“给他们找个目标ꓹ 会比枯燥感受更有趣味ꓹ ”池非迟一脸平静道ꓹ “而且58.5克的网球有十个,占了一半ꓹ 他们只要把最重的网球感受出来ꓹ 就算过关。”
毛利兰想了想ꓹ 只挑最重的网球,只要多试那么几十次吧ꓹ 再加上蒙对的,有十个网球重量感受准确应该是没问题,不过看看那边五个头疼的孩子,他很想问问非迟哥是哪里看出更有趣味的?
铃木园子也看了看那边的一群小鬼,得出一个结论——可能是围观的他们看着比较有趣味性吧。
马渊恭平有些无语,拿出自己网球服裤子口袋里的一个网球,丢向池非迟,“那你感受一下我的这个……”
池非迟抬手接住网球,往地上抛又接住,试了两次,“57.9克,误差不超过0.1克。”
刚想再去背包里找一个网球、让池非迟对比哪个重的马渊恭平:“……”
居然直接报重量,有这么玩的吗?
毛利兰和铃木园子期待看向马渊恭平。
笑嗷江湖 蕭雄
马渊恭平一头黑线,“我也不清楚具体的重量……”
虽然网球选手在拿到网球后,都会往地上抛一下再接住,来熟悉网球和当时场地的反弹情况,但那是在找手感,还真的没法估测出网球具体有多重。
铃木园子看那边的训练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好奇得跑到公园外买了一台能精确到0.1克的电子秤,非要测出那个网球的具体重量。
57.9克!
别说1克,连0.1克都没差。
毛利兰、铃木园子、马渊恭平将视线从秤的电子显示屏上移开,看池非迟的目光顿时像看怪物一样。
这是真怪物!
“再……”铃木园子看着池非迟,“再换个球试一次?”
毛利兰:“……”
园子这小心翼翼的语气简直了。
池非迟见没别的事要忙,也就陪铃木园子换网球试了几次。
误差都在0.1克上下。
其实这是原意识体的天赋,说是天赋也不恰当,曾经原意识体为了熟悉网球的手感,就用电子秤挑了一堆三种不同重量的网球,一个个试、一遍遍试,一直到能够把三种重量的网球完美区分开。
随后,又开始区分重量差距0.1克的网球,当然了,这个丧心病狂的目标没能达成,最终止步于0.3克范围内,选取中间值,那么,不管怎么估测,网球重量的差距上下不超过0.1克。
其实就是为了熟悉手感的时候没那么无聊,为自己增加一点趣味性,给自己制定目标,能够反复顶住枯燥的练习,把网球特性感受得更彻底。
为了做到这一点,原意识体抛球的次数何止一万次、十万次。
以至于他接手身体后,只要感受两次在不同地面上、网球弹起时撞到手心的感觉,脑海里就自动跳出了重量数字。
虽然这种重量估测能力仅限于网球,完全是用次数累积出来的能力,但能达到这种程度,他都觉得服气。
他前世在网球上可没下那么多功夫,最多就是尝试着转换打乒乓球的旋球方式,让网球的旋球也多了更加的变化。
等池非迟试完,马渊恭平又忍不住悠着池非迟去打网球了,还不惜攀关系,“池先生,说起来你也算是我的师兄和前辈,没有跟你打过一场网球,实在是种遗憾,那边就有为大赛训练而准备的网球场……”
之前在俱乐部听说池非迟打网球不赖,他就想跟池非迟打一场,结果池非迟都不带跟他玩的,总是一个人钻发球训练室。
现在他的好奇心已经压不住了。
今天说什么也要悠着池非迟去打一场!
“你明天还有比赛。”池非迟提醒。
一笙有喜 魚不語
“所以才需要训练啊,”马渊恭平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东田教练这次不能过来,都没人陪我打训练赛了。”
“非迟哥,去试试看嘛!”铃木园子怂恿。
“嗯!”毛利兰也笑眯眯地期待点头。
池非迟见不打一场马渊恭平不会死心,也就答应下来。
侦探五人组见有热闹可看,拿着网球、抱着球拍换场地。
反正颠球、抛球的训练去网球场也可以。
在池非迟和马渊恭平检查完球拍,猜硬币、确定谁先发球的时候,元太也站在防护网后,伸长了脖子期待看着,“你们说谁会赢啊?”
缠在灰原哀手臂上的非赤立刻自信道,“主人赢!主人赢!”
冷宮皇貴妃 三生寵
“非迟哥啦!一定是非迟哥!”铃木园子也十分笃定,顺便给五个小鬼头大肆宣传池非迟刚才估测网球重量的事。
场间,两个人决定好了谁先发球。
池非迟拿到了先发球的权利,感觉老天都不给马渊恭平机会,提醒道,“我不擅长跟人打训练赛。”
马渊恭平懂了,就是不擅长给人喂球的意思,正色点头,“我明白了,请全力出手!”
反正他也不是为了让池非迟给他喂球,只是好奇池非迟的实力。
池非迟拿着网球,转身离开网边,站定后将球往下抛在沙地上又用手接住,感受了球感。
这边,马渊恭平穿着红白色的网球服,脸上没了笑意、只剩认真,收紧手指,握紧网球拍,坚毅的目光一直没离开池非迟手里的网球。
那边,池非迟穿着跟少年侦探团同款的、有两道紫色条纹的白色网球服,神色平静,将球抛起,双眼也一直跟随着网球。
铃木园子站在防护网后,眼里都在冒光,“果然,认真起来的帅哥是最帅的!”
柯南无语瞥了铃木园子一眼,很快就把铃木园子的话忘到脑后,认真盯着场上。
能看到一场职业级的龙争虎斗,也是件值得期待的事啊。
挥拍前,池非迟默默收了一半的力道,随即又收了一半。
网球是可以‘大力出奇迹’的运动。
虽然网球不止讲究手臂力量,需要全身配合发力,但他现在的身体素质真不比运动员差,论发力技巧也很少有人能跟他比肩,再加上他现在的臂力……
稍微用力一点,马渊恭平恐怕接不了他的球。
“嘭!”
玄天魔戰記 路恒
网球拍跟网球接触,传出沉闷的打击声。
然后……
马渊恭平就没能再看清网球了……
一道带着残影的黑线飞过网,在他身边快速落地又快速弹开,‘啪’的落地声还在耳边,球就没影了。
等他反应过来得时候,身后防护网已经传来网球砸在铁网上的响声。
场外的人默默转头,看着那个掉落在地的网球。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在在在兮
⊙ω⊙
这……
这种发球,真的有人能回击回去吗?
再降低一点要求,真的有人能在那道黑影闪过去前做出反应来?
马渊恭平也回头看着落地后弹动的网球,心里也飘过一串类似‘我TM……’含义的不明字符。
铃木园子沉默之后,眼睛又亮了。
非迟哥不愧是她永远的偶像!
嗯,她觉得可以把怪盗基德往后排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