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950章小小摊位
碧血云潭,位于苍月圣地东北方,和仙域中间的大型凶地之间,陆寒记住了。
屹立于四方之间的凶地,隔绝了东西南北的路,寻常远距离飞遁,必须远远绕行,耗费修士大量光阴和法力。
那里连变幻的天象都恶劣,让人非常厌恶,因此极少被人提起,因为面积之广,一般称之为‘截仙凶域’。
靠近那里安身的世家大族,经常受到攻击袭扰,因此杀意在身,行事风格有些凶悍,也不乏浑浊之辈,与某些宵小偷偷勾结,利用黑暗手段获取额外资源。
云家的那两个,应该是本族的族老,从彻底翻脸的这一刻起,开始紧紧锁定他,再无任何忌讳。
狂妻萬萬歲:腹黑邪君逆天妃 旖旎妖嬈
皇甫家的那名族老,真的走到风月大旗附近,将三个凶徒的东西捡起,重重冷哼一声,怨恨般的杀机一放而收,回到金字塔小山。
在被仇视的目光注视下,陆寒在原地闭目养神两个月,这期间到达的修士,已经用浩浩荡荡来形容,小屋和石林周围千里,是默认的忌讳禁地,但数万里区域内,已经人山人海,仿佛赶集的大潮。
目前估算已经来此的修士,这时候达到十万之众,一部分是商家,还有许多散修ꓹ 倒卖物品从中赚取差价,大大小小的圈子有数十个之多ꓹ 他们基本都是自发组成,聚在一起互通有无。
王爺,請按套路出牌
甚至还有交易行,在远方建立起简陋楼宇ꓹ 打造许多密室,供人临时应急使用ꓹ 价格自然不菲。
陆寒感觉热闹气氛已经差不多的时候,才起身开始转悠ꓹ 他很快就发现ꓹ 至少数十个身影,明显故意压制着气息,一股股波动在体内运转,他们都是金仙境界的修为。
異世丹王 半殘
但他离开原地后,碧海云潭那两个家伙,竟然也明目张胆跟了上来,在数里外不急不缓的缀着ꓹ 形如狗皮膏药。
“哪位仁兄有十万年份的‘紫苏竹’,请速速前来一叙ꓹ 妾身急求!”
前方不远处一个身段尚可ꓹ 面容较好的妇人ꓹ 已经开始高声喊话ꓹ 此女辗转各处,似乎仍未找到自己所需之物ꓹ 神色焦急无比。
妇人如此做ꓹ 转而掀起新的喧闹高潮ꓹ 不少人纷纷效仿,只要不是极其敏感的材料ꓹ 都想通过自己的大喇叭,省去辗转寻觅的麻烦。
欣喜和忧愁的情绪在各处不断上演,因为价格引起的吵闹和怒骂,也时常此起彼伏,环绕着形成世间百态的交集圈,跟随时间车轮一起前进。
“我有六七件不错的仙器,不知会有谁对此有兴趣?秘境内凶险得很,只要买去重新祭练一下,然后温养这几个月,纵使无法发挥八九成的威能,仍旧是不可多得的保命手段。”
‘谁?是谁在喊?’
‘卖仙器的都有啊,不错不错!’
‘快去看看,价格肯定不菲,但总比那些大店实惠,或许还能求个折扣。’
‘只要适合小爷使用,价钱不是问题!’
一个沙丘上,本来做着六七个地仙,陆寒靠近后,对他们使了个眼色,这些小辈迅速了然,赶紧起身让出地方。
陆寒席地而坐,率先向头顶一弹,在他的上空蓦然出现一个几十丈方圆的漩涡,亮度逐渐增强,且有些阴凉清冷,外围不断弹射电弧,借此吸引别人注意。
再将三个凶徒的东西拿出,分别是一把黑红色小扇子,和一件儿漆黑透亮的尖锥,还有一根黄绿相间的短尺,与两个三角形的紫色盾牌,此外还有一块红彤彤的板砖,外加一件白气森森的网兜,最后那件是刻着红色图案的盒子。
这七八仙器,被陆寒抹去里面原主人的神魂,等同无主之物,即便未加催动,仍旧有仙器的光华丽丽,或者闪光,或者让人感觉不俗。
‘好重的魔气,还有妖宝?我家宠物应该很喜欢那把短尺,似乎是中品仙器,多少钱?’
“道友看值多少?”
‘什么?还有让买主估价的?这个……四万吧?!’
“好!就四万!”
‘啊……?’
众人涌来的人,不可思议般的盯着陆寒,纷纷摇头无语,或者有人嗤笑。
超武槍神
仙器,必须金仙才能打造,那等级别出手,除了材料占据成本的很大比重,打造费用也是天价,这玉尺售价六万也不算多。
那人衣着华丽,必是世家族老,大喜之下,生怕陆寒反悔,利落的扔过来个储物戒,拿着短尺转身就走。
而陆寒,则通过尚未拥挤的缝隙,冲某个方向伸出两根手指,那里一对身影仍然凶狠的看着,他们看到个‘V’字手势,接着就听见自己咬牙切齿之音。
‘老六,你现在还不能确定他的境界吗?当时我们遇到的,不会真是空间折叠吧?’
‘呸!什么意思?三族兄的话你也不信了?他说此人不是金仙,那就绝对不是,那三个废物连一个都未逃掉,这才是让我关注的地方,他们真废物啊!’
妖劫錄之焚天
‘那就妥了啊,区区玄仙散货,激怒我碧血云潭,会死几百次的。’
‘那东西放出去了吗?’
‘嗯!会盯死他的。’
‘走吧!他居然还敢挑衅,此人绝对不敢出沙漠半步的,暂时无法下手,等着瞧!’
云家两人走后,沙丘上的询问仍在继续,围住陆寒的足有二三百人了,又见他继续捣鼓出许多仙料仙药,以及杂七杂八之物。
“兄台,网兜不错啊,进了秘境抓妖兽,应该很有用,四万五出不出?”
“出!”
诶——!
不少人半张脸,看陆寒如看智障,但几道贪婪和贪婪的眼神,也夹杂在其中观看。
“那不是‘苦魂石’啊,居然有十几块之多,四千我要了。”
“好!”
“板砖状的仙器分量应该不轻,能否四万优惠给我,在下感激不尽?!”
“可以!”
“能否看看盒子里的东西?”
“靠……是‘黑阳灭魂珠’,居然多达五颗,但我……手头不太宽松,只要两颗,卖不卖?”
“剩余三颗我要了,可否?”
“好的!”
这里开始有些喧闹,他们几乎从未见陆寒皱眉过,如此好说话的商人,简直亘古难寻,加入购买的修士越来越多。
陆寒则继续向外捣鼓东西,杂七杂八无数,有人甚至恶意给出低阶,脸皮肥厚不见惭愧,但那几人意外的是,只被冷冷扫了一眼,仍旧低阶成交量。
正如议论那般,的确没有一件是他的东西,什么捡来的,大风刮来的嘀咕声都有,其实也差不多吧。
他在此地过了把摆摊瘾,几乎四天左右,面前的东西所剩无几,除了那件黑红色扇子,十之七八已经易主。
一挥袖,将杂物收起后,就吵着西南而去,因为在四千里外,出现一块空旷之地,那里并非沼泽泥潭,只因中间的十余个身影,都将恐怖气息外泄出来。
他们围成几十丈的圈子,以金仙的姿态凑在一起,别人都远远避开,都很惶恐和忌惮的保持了距离,胆大的只敢近一些眺望。
‘时隔两万多年,我又看见了混曰前辈。’
‘听闻他才出关不久,如今正气炯炯,神光更浓郁了,很可能成功踏进了金仙中期。’
‘那位黑金龙袍的,应该是黑龙山的大苍上人吧?’
‘不太熟悉,但这些金仙大人,都一人占据一处灵脉,修行美滋滋啊,让我好生羡慕!’
‘快看天上,苦毒老魔头居然也来了,赶紧躲开!’
当一道黑光,带着骇然威压忽然出现,并且降落在场中,那些胆大的掉头就跑,脸色吓得发白。
他们惊惧的人,浑身比较枯瘦,灰白乱发披撒,上身是短袖皮衣,容颜很丑陋,满是红色斑块,一双凶恶的三角眼,脚踏赤红长靴。
‘那个……那个摆摊的小子在干嘛?他也走过去了,卧槽!’
‘区区玄仙,敢往金仙的圈子里凑,不要命啊!?’
‘捣鼓了几样东西,就以为自己财大气粗,岂不知在那等级别眼中,他就如蝼蚁般,一脚便可踩死。’
‘瞧好吧,一会惹怒了谁,一巴掌将他抽个半死,此人这辈子别想在道途上迈步了。’
有人看到陆寒如此大胆,直接就懵了,还有的无法理解,如在思考世界难题般,一个这样的人,是如何走到玄仙境界的?
罪惡之死城 今天沒太陽
人群中,有个不起眼身影,吃了一惊后,迅速转身遁空离开,此人也层站在碧血云潭的风月大旗之下,是个跟班随从。
“喂!那位道友,你快回来,走错地方啦!”
不知哪个心肠松软之士,忍不住高声呼唤,声音被风卷动,送出去至少千里。
然而非但未起作用,还引来了几个金仙身影的侧目,被称为苦毒老魔的丑陋老者,也森然扫过一倒冷光。
这里的焦点,迅速将陆寒如探照灯下的大象,再也无法保持普通,尽数被聚焦在众目睽睽里。
“滚——!”
轰隆!
果然,一股震绝空间的厉喝,从苦毒老魔嘴里喷出,化为恐怖波动,音波极其滚滚狂沙,数百里沙暴向中间合拢,呼吸间卷向陆寒。
‘不错!叫你狂!’
‘被当众暴打,老脸丢到家了,更错过地门秘境,啧啧!’
‘活该啊,若还有小命的话,回去慢慢忏悔,然后坐等兵解吧。’
但在金仙围成的圈子里,几个厌恶表情先后浮现,冷冷扫了一眼苦毒老魔,同样非常不满。
“老子才从赤恒仙域回来,听见酉阳仙域一个散仙汇聚的小村镇,竟然莫名其妙被屠戮个干净,是不是你苦毒干的?”
“汨罗王庭那里,的确有人见到你走出了传送阵,而酉阳仙域那里,已经惊动了一位太乙金仙,正在亲自追查,苦毒老魔莫要在此坑人!”
一个玉脸黑须的高个子,和身旁脸色微紫的长衫,不约而同先后冷哼,金仙数量虽少,但神药更少,竞争同样紧张,并且不齿于苦毒老魔。
廢女毒妃
“嘿嘿!到了你我这个境界,还为一些蝼蚁扔出几分同情,演戏给谁看呢?
尔等消息鼻塞,就不要自作多情了,酉阳仙域那里,出现的魔气愈发渐浓,隐约有爆发迹象,我听到的是挤过来了一位魔王分身,哼!”
苦毒老魔似乎已经习惯,对这些伪君子的态度不以为然,然而说出一番让他们震惊的话,一个个脸色都难看不少。
“啊——?!我们道君陨落,气运才衰减一点,他们就忍不住了吗?嘿嘿!”
“咦?那个小辈,竟然无事,有意思!”
有人忽然发现,恐怖尘暴几乎撕碎虚空的地方,里面走出个身影,继续背负双手而来,只是目光森冷,盯向了苦毒老魔。
“这里难道不是交换会么?才跨进金仙十几万年,就忘了曾经走过的路,如此胸襟只会越走越窄,这次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否则陆某会学坏的。”
“小崽子,有点本事,老夫忽然很看好你啊!”
過去莊嚴劫 紫郢
苦毒老魔的三角眼几乎要撑开,惊讶的凝视陆寒,其他人也各有所思,一道道强大神念扫视过去,在陆寒身上连轻伤迹象都未找到。
“你这法体有点特别,若非老子锤炼过这对招子,差点就把你当同阶对待,很难看透啊。难道你有神药?或者神料?”
“还好,有两三种暂时用不到,丹方里也缺几味,因此前来聊聊。”
远方的人群,逐渐瞠目结舌了他们见到有两个金仙,居然向旁边腾出个地方,让陆寒加入了其中,如此情景简直闻所未闻。
“什么?竟有此事?”
几乎没多久,风月大旗下,为首之人蓦然扭身,平静的脸色蓦然一凝,他听到了仆从返回的第二次禀告,然后抬头望天,皱眉思索起来。
萌妻嬌俏:帝少,我嘴挑
‘三族兄,神药啊……那个杂碎还真的有些本事,他身上的肉绝对肥硕,似乎知道大事不好,要傍上某位金仙得大腿,借此威慑恐吓我们。’
‘傍大腿?可能性不太大,除非此人不去秘境,但以他的骄狂,岂能放弃天大的机缘,弄死这家伙,等同寻到无数种神药吧。’
“闭嘴!此人不简单,你们速去看看,尽量再多找些垫背的,查查截仙凶域里来了多少屠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