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之熱血風雲
小說推薦民國之熱血風雲
南昌城南10公里处,三团长李尧派自己的政委亲自上山劝降,然而持着小白旗的政委还没到半山就被赶回来了,李尧气得暴跳如雷,却又无可奈何。
史上第一密探 沈默的糕點
在和李立柱沟通过后,又接着进攻。
炮弹一颗颗砸在北洋军胡志远的阵地上,看着敌人已经没有多少还手之力了,李尧的部下又开始冲锋,几百战士英勇无畏,不去理会身边倒下的人,尽量闪避着向上冲。
囚妃惑君心
胡志远阵地的枪声不多,却是准得出奇,很多战士倒在冲锋的路上,等李尧的战士冲到半山腰,前面却出现一片土制地.雷,威力虽然不及后世,却炸的李尧的战士人仰马翻,而胡志远的阵地上枪声不断,不给李尧排雷的机会。
李尧无奈,只得又将冲锋的队伍收了回来,如是再三,或是地.雷挡路,或是火沟拦截,再或者是打埋伏,各种奇奇怪怪的战法层出不穷,李尧的战士虽然训练有素装备齐全,依然被打得焦头烂额死伤惨重。
李立柱看到李尧多次攻击受阻,忍不住也来了兴趣,将清缴残敌的任务交给参谋长 ,自己来到前线。
“军座!属下惭愧,攻击了两个小时,死伤数百,依然没有拿下胡志远的阵地!”
李尧明显亲自参加过冲锋了,手臂上几处白布包扎的伤口依然还在渗血。
“这小子这么厉害?”
“属下惭愧!”
“你等会再惭愧,”李尧是李立柱的旧部,说起话来也没什么顾忌,“先说说,这个胡志远如何打败你的,优势是什么,攻击的难度在哪里?”
“是!胡志远的兵力如今大致确定在350人左右,他拒绝招降,我的政委两次上山都被赶了回来,他的人虽然不多,但是互相之间配合几乎没有破绽,战法很灵活,选择的阵地也很好,可以避开火炮直射,战壕也够深,我们发起炮击的时候就躲起来,等我们冲上去,又冒出来阻击,我们试过用烟雾.弹作为掩护,但是山风太大,很快浓烟就被吹散了,起不了掩护的作用!”
“咦!还真有些意思,若非老子时间不多,还真想和这小子较量一番,好吧,别打了,将俘虏的北洋标统押过来,让他的长官过来劝降,娘的,当官的都投降了,他还折腾个什么劲,难不成几百人就想挡住我们?”
交換生戀人
几个灰头土脸的北洋军官很快就被押到阵前,其中还有胡志远的直属上司,在听到李立柱的要求后,纷纷到阵前喊话,胡志远的直属上司更是破口大骂,而李立柱的亲卫营也开始迂回,随时准备发起致命一击。
禦劍蒼穹 我是企鵝
“胡志远,你个小娘养的,连老子都降了,你还在等什么,难不成你以为就凭你那区区二三百人能够挡住李军长的军队,你想让弟兄们陪你去死吗?
再说了,你不是很崇拜陈大帅吗,李军长是大帅的亲卫出生,亲自招降你,这是何等荣幸,袁某人自己要当皇帝,你不也很是不满吗,怎么到现在却矫情起来了?”
風華無雙之絕世仙尊 珂虞
回到英國當大亨 紅場唐人
其实胡志远也已经陷入两难之地,开始收拢溃兵,自己手下将近600人,但是在李尧的狂轰滥炸和玩命冲锋之后,自己也损失了一百多人。
他心里也清楚,北伐军根本就没有和他较真,若是真想拿下他的阵地,只需要再加部分兵力就足以让自己全军覆没了,起码人家飞机就没动,但是军人最后的那点荣耀和弟兄们的性命还是让他纠结不已。
“标统大人,您不是一直教育我们,只有战死的军人,没有投降的军人么,如今。。。。。。你让卑职如何自处?”
“混蛋!北伐军是敌人吗?他们也是我们中华民国的部队,自家兄弟争输赢,既然输了,还有什么好说,早点下山投降,今天死的人还不够多吗,不要让大家再有无畏的牺牲了?”
北洋的这个标统脸皮也够厚,继续劝说胡志远,这时,李立柱也骑马走出来了。
“胡营长,我是北伐军中路军军长李立柱,如你所知,我以前是大帅的亲卫,至于你对军人的荣耀,我有不同的看法。
大帅教育过我们,军人的天职是保护国家人民的安全、尊严、财产不受侵犯,你我都是中国人,即便打赢了,又有什么荣耀可言?听说你也是饱学诗书的人,这些年袁大总统做了些什么,而我们大帅又做了些什么,难道你不知道?
不说其他,就是这些年在我们大帅的带领下,我们救活的国人就不下千万,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功绩,与日本人开战,几乎全歼了日军的第三舰队,我中华这几百年来,可有这样的功绩?而且李晋旭司令在东北发起对日决战,将日本人占领的地方夺了回来,孙志恒司令又从俄国人的阴谋中收回了蒙古,南洋就更不必说了,像孙志恒司令、李晋旭将军、严复将军这些人才称得上是民族英雄,军人的典范,我之所以不以大军攻你,是因为出征的时候大帅就下过命令,都是中华人,要尽量减少伤亡,否则,你也是学军事之人,有几层把握挡住我前进的步伐?”
李立柱说完,胡志远终于下定了决心。
“李军座,之前我们和贵部打了这么久,你能保证我们放下武器之后的生命安全吗?还有贵部的兄弟不会为难我们吗?”
“这有何难,我说过,大家都是中华人,能够不要刀兵相见是何等大幸,你看,这就是和你一直打的李尧团长,让他亲自承诺你吧!”
李尧虽然被胡志远挡了几个小时有些不痛快,但是对于胡志远的指挥能力还是很服气的,虽然胡志远占有地利,但是在友军几乎全军覆没的情况下还能够屹立不倒,和自己打得有来有往没有溃逃,足见无论是个人能力还是得军心的程度都是不必怀疑的。
“胡兄弟,你小看我们北伐军了,我们北伐军重来没有为难兄弟的习惯,而且军法也不允许,你虽然挡了我们几个小时,但是不见得我就真败了,若是打下去,鹿死谁手尚未得知,我个人是不服气的,等你到了北伐军队伍,以后的战事还很多,我们再比过,你看如何?”
胡志远终于下令让自己的部下投降,俘虏交给军政处整编,胡志远却被安排做了李尧的副团长,算是官升一级了,不多军衔,就得等铨叙科审定了。
問鼎掌控
清理完残敌,缴获也交给了后勤大营,李立柱继续挥兵北上,来到南昌城外5里处,已经是晚上10点了,大军经过一天激战,已经疲惫不堪了,虽然说城里还有内应,但是李立柱也不敢冒这个险,于是指挥大军安营扎寨,修正一天。
玄尊 太鶴
打破南长城的外围,北伐军也俘虏了不少北洋士兵,足足有4000多,枪支火炮、粮食辎重无数,还有一些北洋军官,正好趁这个时间整顿。
李立柱在南昌整军,陈煊却是有些郁闷了。
原以为自己准备了好多年,已经很充分了,但是因为自己没有经验,新民国也没有几个宿将,所以其实自己定的战略是极不合理的。
同时开了四五个战场,满满的军火储备不断的运到前线,眼看就要见底了,不得不继续扩大产能,然而产业工人又岂是一天两天可以培养出来的?于是废品率高的吓人,损失惨重。
财政上也出现了困顿,陈光甫已经数次致电陈煊了,所谓的‘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自己可不是真正的军阀,抢一把就跑,新占领的地方需要重建,饥民需要赈济,工农业开发需要投入,无处不需要钱,海外军火贸易得来的财富像流水一般倾泻而出。
陈煊不得不同意陈光甫在新民国财政还没整顿完善的时候就发行纸币,发行纸币可不是说拿出一些印刷品就行,而是要经过周密的计划和盘算,拟出一套行之有效的计划,若是出现纰漏,对新民国的伤害比打一个大败仗的后果还严重。
而且军事物资,如今就是有钱也没地买去,美国光是支持欧洲战场就已经很吃力了,其他国家更是毫无指望。
而日本人又在旁边虎视眈眈,好在军事进展还算顺利,不然陈煊就要跳江了。
金色的茅草
东北的战事进展顺利,孙志恒组建南下司令部之后,兵分三路,徐庭戈一路,董大成一路,张孝准一路,齐攻奉天,复兴党曾短暂的占领过奉天,在沈阳的名声不坏,而且还有很多隐形的力量。
奉天将军段芝贵自知不敌,又要保存实力,等自己的弟弟段祺瑞东山再起,带着张作霖等一行奉系军官跑了,将整个东北直接让给了孙志恒。
俄国佬在东北的势力不小,但是被德国人拖在西线,对发生在东北的事无能为力,这也是孙志恒能够顺利占领东北的一个重要原因。
也就是说,陈煊又顺利的打了一个擦边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