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我要求立即全力搜捕吴同光!”徐伯豪大声喝道。
议事厅里肖国栋组织开了一个小型会议。现在行动队副队长刘展行动失败的消息传回来,徐伯豪认为最大的嫌疑就是不在站内的吴同光。
“早不走,晚不走,偏偏这个时间出走,不是通风报信又会是什么?”柳从文说道。这个“墙上草”,前一阵子还在为“欧阳”是不是“侯鸟”摇摆不定呢。
袁一笑不以为然道:“哪个人没有个急事告假呢,行动队每次行动失败把责任向别人身上推,这样下去,恐怕我们站里人人都要变成‘侯鸟’了。我看还是到了明天,等吴同光回来再说吧。”
林啸天倒是个明白人,这个时候两不相帮,仍然让站长拿主意。
肖国栋一声不吭,任他们争来吵去,他的脑子里,似乎谁也猜不到究竟在想什么。
徐伯豪继续道:“若不及时搜捕吴同光,多呆一天,他早就跑得没有影子了。”
風吹過我們的約定
袁一笑道:“徐队长,他现在是出城去了,不是滞留‘城内’,如果他真是‘侯鸟’,恐怕早就跑的没有影了,多不多这一天,又有什么区别呢?所以,我个人认为,还是等明天吴同光回来再说。”
徐伯豪道:“看来袁处长是故意要替他遮掩,给他争取逃跑的时间,莫非你和他是同党?”
婚妻已定
袁一笑又笑了笑道:“正是我和吴同光确实是同党。”
“啊?”柳从文等人一齐看了看袁一笑。袁一笑接着道:“我不仅和吴同光是同党,我和在座的诸位都是同党,国父作证!”
“袁一笑!你是拿我徐某人消遣来着,跑了共 匪你负得起这个责吗?他可是你的直接下属!”徐伯豪眼里都快喷出火来了。
林啸天劝道:“大家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徐伯豪转向肖国栋道:“站长,‘侯鸟,必定是吴同光,哪里这么巧的事,刘展前脚刚出城公干,吴同光后脚就跟了出去,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袁一笑先是利用审讯’欧阳‘诬陷我,现在又帮助共 匪脱逃!”
從一拳開始當英雄 逍遙九爺
一旁的柳从文也不停地点头附和,看来这次袁一笑难逃其咎了。
袁一笑也不甘示弱:“站长,如果吴同光是共 匪,他潜伏在我们这里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要突然‘脱逃’?难道是行动处查出了他有嫌疑了吗,他对党国可以忠心耿耿,抗日战争刚胜利那会,他,可打击了很多汪伪政 府留下的亡命之徒。这个不用我说,林副站长你是最清楚的。
事出反常必有因,与其在这里疑神疑鬼,行动处的不如好好去现场查勘一下,刘展到底为什么会行动失败!”
“不如好好去现场查勘一下,刘展到底为什么会行动失败!”这句话算是说到肖国栋的心里去了。肖国栋鼻子里“哼”了一声,终于开始发言了:“都别说,安静几分种。”
肖国栋喝了一口茶,茶叶虽然已经不是新茶,但从汤色上来看,一定属于上等品。看他这样子,应该是在等什么人。
议事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袁一笑他们也识趣,静静陪着站长喝茶。不多一会儿,一名下属敲门报告。肖站长点头示意让他进来。那下属往肖国栋手上递来一份急电,这份电文全是颠倒的乱码。肖国栋接过手中,对袁一笑道:“别多心,是我吩咐他去的电文。”
異界全職業大 莊畢凡
袁一笑心中一沉,肖站长的亲笔电文一直以来都是袁一笑亲手负责的,而如此作法,无疑表现出袁一笑在肖国栋心中的信任度已经大大降低了。
肖国栋拿起了电文,默默看了一阵,脸上仍然不动声色,众人不明白到底电文上说的是什么,各个坐立不安。
在一旁的林啸天想:“吴同光呀吴同光,我看这一次你又能作什么解释,每次你都能成功摆脱……如果你真是侯鸟,我会亲手毙了你……”
过了片刻,肖国栋终于亲自译完了电文。这个电文是他和赵诚约定的加密方式,也只有他知道如何还原电文中的文字。
“诸位,想不想知道谁是‘侯鸟’?”
在座的众人全部绷紧了神经,只待站长交代下文,谁知他跳过了话题。只听肖国栋吩咐徐伯豪道:“别去管吴同光了,马上点齐人手,去勘查刘展出事的现场。”
然后肖国栋又对袁一笑说道:“我看等到明天,吴同光回来。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让他出城接什么堂姐表姐的!”
听了站长这么一说,袁一笑心中一宽,笑道:“手下治下不严,等他回来,我好好管教一番。”
“好吧,散会!”肖国栋起身率先就出了议事厅。
站长这么说,也就是吴同光暂时无疑了,这是一份什么电文,在座的每个人都摸不着头脑。
“站长!”徐伯豪追了出去,问肖国栋道:“怎么肯定吴同光没有嫌疑?”
肖国栋缓缓道:“伯豪呀,我不在会上说,是完全顾全你的面子,你看……”
徐伯豪凑过去一看,那份肖国栋亲自还原的电文前面几个字就让他如遭电击:“刘展即是侯鸟……”
“这,这不可能啊,刘展已经殉职!”
“‘那个人’发来的电文里还说,双方激烈枪战,‘梧桐’坠下山崖前,指认刘展就是‘侯鸟’,至于刘展的生死,那是在混战中与你行动余下的人互射造成……”
回到上古當大王 滿格的信號
肖国栋口中说的“那个人”,自然就是指中共叛徒赵诚。
“这……”徐伯豪额头上汗珠滚滚而下。
“伯豪啊,我还是那句话,你我是相信的,但,你自己要把持住自己呀,尤其要看好自己的手下…….”
鏡·破軍
“站长,我……”
肖国栋叹道:“当务之急,别管什么吴同光了,你赶快点齐人手,速去查勘刘展出事现场,看看与这份电文所描述是否相符,如果相符,‘侯鸟’一事也算有个了结。”
“是是是……卑职马上就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