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小說推薦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在空间穿梭的缝隙间。
“小爱,我要把你关进小黑屋!”
【为什么?】
無賴總裁偷心計 yummy部落格
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
“搞了半天,原来寻爱之旅的钱是我自己的,从左口袋导到右口袋,自欺欺人有意思吗?”
【你不觉得扑100个男神很有意思吗?】
“除了供本祖宗玩乐,还有什么用处?”
【你很快会知道,六块晶石已无法集齐】
“这么残忍?那地球岂不是死定了?”
【100个男神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人,他们都是天选之子,通过他们影响全世界,地球百年之后还是有可能存活滴】
“这么说来,我真的该成立一个男神总裁班,至少他们能充当一下小白鼠。”
【呵呵,好可怜的小白鼠】
“活太久了,忘了一些事,小爱,我谈过几次恋爱?”
【很久很久以前,大概谈过一次,然后就是现在,一共两次吧】
所以,除了墨沉皓,我真的还爱过一个人?
林六六不说话了。
她已经穿越到了韩沐身后。
“韩沐,包包给我。”
韩沐正在驾车。
猛然间听见林六六的声音,惊吓得不得了,魂都差点飞到马路上去。
猛一脚急刹车。
嘎——车胎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韩沐喘了口气,平复心情,一转身,看见林六六那张美丽动人的脸。
“你……”
呼了一口气,又惊又喜,“六六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跟墨先生在一起吗?难道你一直躲在我车里?”
“对呀,机灵如我,一早就藏身于此。”
她的眼眸如精灵般闪动着光芒。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都快急疯了。
林六六从他手里拿过包,打开掏出墨鱼卷送的手机,把“0号男神,我的最爱”后边的四个字删除了。
她翻看了一下,有打出去的记录。
“韩沐,你看了我的标记?”
韩沐顿时心情低落下来,“你真的那么爱他吗?”
林六六想了想,脑子有些清宁又有些恍惚,“现在还不确定。”
不确定?是不是意味着他还有希望?
韩沐的眼眸又雨过天晴,一道彩虹高高挂起。
“嗯,对了其他人呢?”
“110和120都来了,他们都被送去了医院,鉴定为轻微食物中毒,现在应该都没事了。”
“那咱们现在去医院看看。”
第七任新娘 月光煮雨
“好啊。”
韩沐调转了方向,向医院驶去。
车开得非常稳当,街景在窗外均匀地逝去,在窗玻璃上留下银幕般的景象。
林六六想起来那部《我真没想把星星当糖吃啊》。
“韩沐你的电影怎么样了?”
“已经有了新的创意,正在进行技术性修复和改进,等全部完成,我第一个邀请你跟我一起观摩怎么样?”
韩沐胸有成竹地说道,他深深地记得林六六将一瓶果汁送给他的画面。
灵感果汁,果然给了他灵感。
他有预感,他的电影将会大卖。
“好啊,期待你的大作。”
……
致命遊戲之天價寶寶 龍熬雪
天帝傳奇
嫡女逆襲:腹黑王爺旁邊站 金絡
墨沉皓那边的调查又有了新进展。
仁冬从网络上看到了一条微博,五男二女赤身裸体闯猪圈求拱……
他认出了视频中的人有一个分明就是墨子俊。
特别是被高压水龙头冲干净之后,他确定无疑。
“墨总,人找到了,可是……”
“可是什么?”
“他们居然在西赞自治区一个大型畜牧场?”
墨子俊从南海边直接穿梭到西赞,这事确实匪夷所思。
再打开相关链接,报道说他们已被当地警方带走。
据说五男二女语言疯癫,行为乖张,疑似有精神病,如果无人认领,警方将移送精神病院收治。
蜜婚謀愛
这群人居然说看见一道绿光就空间穿梭了,从三亚直接穿越到了西赞。
网友们对此众说纷纭。
最毒的一句是:
——怎么不直接穿越到火葬场,连治疗费都免了?
墨沉皓眸色如夜空繁星闪烁,他不关心墨子俊怎样,他的关注的是那一道绿光。
“仁冬,还记得咱们当初在蓝米X星球捡到的绿晶石吗?”
“怎么可能忘记?那时把我们送回家的也是一道绿光。”
“你当时还说小晶石长得像她。”
“您怀疑绿晶石跟小祖宗有关?”
“仁冬,现在我迫不及待想飞回首都去看看保险柜里的绿晶石,可是又舍不下小祖宗,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把小祖宗一起带去首都。”
“好建议!仁冬,封锁相关报道,派人去把墨子俊接回来,送给三叔。”
“是。”
“小祖宗现在去找韩沐,我送她的手机里有卫星定位装置,我们现在就去找她。”
墨沉皓用手机搜索了一下,浓眉微蹙。
“缤纷天爱娱乐公司。”
她去宾少的公司干什么?
……
林六六和韩沐到达医院,接上肥雪猫等一行人后,她
兴奋地宣布:
“我想过了,咱们捧詹姆斯,还缺乏一家大型的娱乐公司,现在没事的都跟我去一个地方。”
“哪里?”
“缤纷天爱娱乐公司,我已经把它收购了。”
当然,是神秘收购。
就像收购月光宝盒酒店一样。
二十年以前,那些原本都是小祖宗的资产。
因为种种原因导致易手。
在林女皇的霸气带领下,一群人雄赳赳气昂昂迈进缤纷大厦。
肥雪猫一声呐喊:“请把你们宾总裁叫出来,就说董事长来了!”
紅線金丸 蕭逸
林六六在一楼大厅的咖啡厅坐下来。
像个大佬,一群人簇拥着。
还有20名钛合金保镖保航护驾。
十几分钟后,宾少在两名小蜜的陪伴下,甩着傲慢的步子迈过来。
“听说有人冒充董事长,我道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原来是你这只小野猫,林六六,别来无恙啊?”
他嘴里叼着雪茄,在林六六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翘起玩世不恭的二郎腿。
“宾利少爷,本董事长正式通知你,即刻起缤纷天爱归我了,限你在半小时之内清理完所有物品,利索地滚出大厦。”
啪!
宾少拍案而起。
“林六六,别给脸不要脸!报警!”
最后两个字是对小蜜说的。
想起之前他在夜店莫名其妙被狂揍一顿,他就恼火。
那一天,他家的股票还断崖式暴跌,到今时今日都没有起色。
这一切一定跟林六六有关。
他没去找这小妮子,小妮子倒先来挑衅起他来了。
好啊,来得正好!
等关进笼子间里我好好地玩玩。
林六六做了个“你请便”的手势,一脸巴不得你报警的神情。
一刻钟后,五六名警察冲进大厅,走到宾少面前。
二话不说直接就上手,将宾少拖了出去。
“不是,你们搞错了,是我报的警,抓他们……”
“宾利少爷,有人举报你偷税漏税,请配合调查。”
“谁,谁举报的?”
“抱歉,我们有纪律,不能透露举报人的信息。”
体面过人的宾总裁谢幕了,以这样一种被带走被围观的方式。
“我要找我爸,我爸是宾器,我爸是宾器,你们敢动我,叫你们全都去死!”
“省省吧,十几分钟之前,你爸已经被逮捕。”
“啊?”
他大概死都不会相信有朝一日会没落成狗。
其实林六六心里也挺奇怪的,自己根本没出手呀。
她本来还想拿出收购协议让人心服口服,没想到剧情比她想象得更精彩。
眼眸微微一转,看到窗外不远处停着墨沉皓的车。
哈,原来如此。
多谢了,墨鱼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