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召喚:碾壓諸天萬界
小說推薦無限召喚:碾壓諸天萬界
几乎是一个照面,雪亲王的军士就被杀掉了一半,目前只剩下接近一千人了,关宁铁骑冲锋结束之后,直接围困起来,不断地用手上的武器用力的刺穿这些传奇军士的铠甲。
姜黎也是缓缓地骑着马走了过来,蒙着脸让人看不到是谁,雪亲王气的不得了:
“咳咳,你到底是谁?你可知道击杀帝国皇族是什么罪过吗?”
姜黎冷冷的看了一眼雪亲王,没有回话,而是对着长琴王说道:
“小妞,老子射的准吧,想逃?门都没有。”
姜黎的声音发生了变化,这是刻意装出来的,但是长琴王如何的睿智啊,一瞬间就听出来了这是姜黎的声音,但是此时此刻疼的不得了,还要帮着姜黎演戏,这就很痛苦。
“混账,你,你到底是谁,你就不怕帝国的报复吗?”
“哈哈哈,小妮子,帝国的报复?呵呵,你太高看你自己了,我家主上下了死令,今日你们必须要死,到时候你们的尸体送回帝国,自然有人来帮忙处理。”
一旁的雪亲王急眼了,此时此刻已经看得到自己到了绝境了:
“大胆,我乃帝国皇室亲王,你敢杀我?”
“聒噪。”
话音落脚,雪亲王就被关宁铁骑一枪拍的爬不起来,姜黎冷冷的看了过去说道:
“我家主上是何等的英明神武,区区帝国不放在眼里,今日你必须要死。”
惡魔少爺別吻我
随后,姜黎看向了长琴王说道:
“反倒是你,你的大名可是传得很远啊,我家主上早就对你垂涎三尺,但是你的存在阻挡了主上的计划,你也死定了,不过,你就这样死去恐怕太可惜了,嘿嘿嘿。”
这话吓得长琴王浑身发抖,该死的姜黎,你要干什么?但是却不能表露出来:
“你,你要干什么?”
姜黎看着长琴王说道:
“想要活命吗?”
“想。”
姜黎猛然哈哈大笑:
“哈哈哈,好啊,既然想,那就把老子伺候舒服了,老早就放你一命,否则我这兄弟们可是饥渴难耐啊。”
雪亲王听到了这话之后立刻大吃一惊:
“大胆,你居然敢对帝国未来皇后侵犯。”
“啪。”
姜黎一巴掌打了过去:
“老子有什么不敢的,倒是你,一直渣渣的叫,很烦啊,杀了吧。”
关宁铁骑得到命令之后,立刻打了下来,雪亲王大吃一惊:
“不——。”
此时此刻猛然爆发出了全部的力量,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啊,猛然暴走,闪开之后,直接夺路而逃,把长琴王丢在了一旁。
“雪亲王,你,你混账,把我丢下,你回去必定不得好死。”
长琴王大吃一惊,没想到关键时刻,雪亲王居然把自己给丢下了,幸好这是姜黎,如果是其他人,恐怕还真的完蛋了。
姜黎冷笑:
“呵呵,想逃?门都没有。”
关宁铁骑离了领会了姜黎的意思,猛然冲锋,弩箭直接朝着雪亲王招呼过去。
誤入大理寺 子醉今迷
“噗噗。”
雪亲王本来就有伤势,此时此刻不可能爆发出巅峰的力量,能够跑出这么远的距离已经是奇迹了,可是好几只弩箭直接穿透了雪亲王的胸膛,随后雪亲王直接倒地。
姜黎看了一眼之后,转过脑袋看着长琴王,长琴王也是大吃一惊:
“你到底要干什么?”
“哈哈哈,我干什么?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就在这里,你自己脱还是我让兄弟们来帮你?”
啊?长琴王大吃一惊,眼神中露出了强大的恨意和怒气:
“你说什么?”
面对长琴王的怨恨,姜黎好像没看到一般:
“老子的话不重复第二遍,到底是脱还是不脱。”
可是长琴王没有动作,同时心里面把姜黎恨得不得了。
“呵呵,看来你不打算脱了啊。”
话音落脚,好多弩箭直接一瞬间射杀了数百个传奇军士,顿时一片惨叫声响起。
“混蛋,你这个混蛋。”
长琴王气的不得了,不知道姜黎要干什么,但是却知道,姜黎不可能留下这么多的传奇军士,否则必定会有天大的烦,自己只需要不听从姜黎的话便可。
看着这些传奇军士倒下去,剩余的还有好几百的军士整个心理开始恐惧了,眼前的关宁铁骑太强了。
“再给你一次机会,脱,还是不脱?”
长琴王一双眼神怒气冲天,带着浓浓的怨恨说道:
“就算死,本王也不会脱,帝国的威严不容挑衅。”
说着便拿出了一把刀比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看这架势还真的有视死如归的感觉,那些还活着的传奇军士也是鼓起勇气吼道:
“就算死,也不能让你如愿。”
长琴王恶狠狠地说道:
“没错,我们乃是帝国皇室,士可杀不可辱,就算死,皇室的威严不容挑衅。”
几乎是这一句话,立刻把这些传奇军士的气势带动起来了,姜黎一看,嘴角冷冷一笑:
“呵呵,是吗?既然如此,那就让老子好好地践踏一下你们帝国的威严吧,给我杀。”
弩箭几乎是在这一瞬间灭杀了好几百的传奇军士,一转眼就只剩下两百多了,长琴王大吃一惊,立刻大声吼道:
我的超能力列表 蟲2
“住手,住手,我脱,我脱,呜呜呜——。”
姜黎看着情况,这戏演的还真恰当啊。
“停。”
关宁铁骑停了下来,姜黎看着长琴王说道:
“那就脱吧?否则这最后的两百多人你也保不住的。”
长琴王哭着看着姜黎,缓缓地说道:
“好,我要你对天发誓,我可以把我给你,你不得杀他们,否则就算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这话一出来,这下传奇军士立刻急了:
“长琴王,不要,我等就算战死,也不能让帝国蒙羞。”
“嗯?聒噪。”
话音落脚,这个说话的传奇军士直接被杀。
“不——,我脱,我脱。”
长琴王大声吼叫,立刻把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姜黎冷冷一笑说道:
“继续。”
长琴王心里恨死姜黎了,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了下来,快要到底的时候姜黎说话了:
“慢着。”
“你还想干什么?”
长琴王此时此刻感觉到自己好羞愧,这个姜黎真不是东西。
“呵呵,老子的女人岂能让这些人看光了?老子找个单独的地方好好享受你这个帝国绝色美人,哈哈哈。”
话音落脚,姜黎猛然暴起,一把抓着长琴王腾空而去,连带着长琴王脱下的衣衫也带走。
“给我看着这些传奇军士,一旦发现不对,就地格杀。”
姜黎的身影很快的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找到了一处小山坳背面,姜黎放下了长琴王,刚刚放下来,长琴王就一巴掌狠狠地打了过来:
“畜·生,这下你满意了吧?”
姜黎摘下了面罩,有些尴尬的说到:
“咳咳,那啥,不是为了演的更加逼真么?”
长琴王冷哼一声,说道:
“现在还要不要我脱?”
“好啊,啊,哈哈,算了,算了,嘿嘿。”
姜黎看着长琴王要吃人的眼神之后,立刻改变了注意。
“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趴在墻上的人
听到了长琴王的话之后,姜黎缓缓地说道:
“想要你把这两百多的传奇军士收到自己的账下,就这么简单。”
“那你非得用这种方式?”
姜黎叹了一口气:
“没办法啊,这种情况难道你还让我给他们劝说?他们的主子才被我杀了,你认为他们会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激发他们,让他们认为你献身是为了救他们,他们才会感恩戴德,至于后面,就靠你的手段了。”
长琴王听到这话之后,也明白了,随后看了一下自己的腹部:
“你可真下得去手。”
“你还好意思说这话,如果不是我射你,换做是关宁铁骑射你,你直接死掉了。”
姜黎说着便开始帮忙处理伤势,把弩箭拔出来之后,长琴王疼的吆喝了一声,然而这道声音落在了这些传奇军士的耳朵里面却感觉到了极大的侮辱,以为姜黎已经开始对长琴王做什么了。
姜黎处理好了之后着白把自己的那一刻大还丹拿出来说道:
“吃下去,保管你恢复如初。”
“这是什么东西?”
姜黎很不耐烦:
“让你吃你就吃,老子会害了你?”
长琴王吃了下去之后,立刻感觉到了一阵舒服的感觉,腹部的疼痛立刻缓解,而且还带着一阵痒痒。
“对了,这些军士也是你的?”
“没错,这一支军士一直没有露过面,用他们来击杀雪亲王最好不过,到时候就算帝国怀疑,也不可能怀疑到我的身上,到时候你回到帝国之后运作一番,把矛头指向帝国或者其他国家的神秘势力上面去,到时候就让他们去折腾。”
听到这话,长琴王几乎是一瞬间就想到了姜黎的布局了,难怪姜黎敢大放厥词灭了雪亲王,如此一来,就给他背后的势力减轻了很大的负担,同时也把姜黎自己撇开了。
同时,长琴王算是明白了,姜黎在南宫府的伤势全部都是装出来的,长琴王看着姜黎,忽然感觉到姜黎深不可测。
“你的这些军士不会被查到吧,万一查到了你可就完蛋了。”
“你认为我会这么笨么?放心吧,他们查不到的,当他们有能力查到的时候,便是我兵临帝国大门的时候了。”
长琴王发现,姜黎好像把一切都算计好了一般。
“现在该怎么办?”
“装啊,装作被我弄了不就完了?难道你还想假戏真做?我不介意,要不我们现在就来一发?”
长琴王气的不得了:
“滚一边去,看到你就恶心。”
“哈哈哈,是吗?那就更恶心一点。”
话音落脚姜黎一张大嘴就堵了过去,长琴王一瞬间脑袋空白,就这样任由姜黎摆弄,姜黎也是开始上头了,正当要进行下一步的时候,长琴王忽然阻止了。
“不,现在不行。”
姜黎也是回过神来,这才冷静下来了,自己刚才是怎么了?姜黎抱着长琴王不松手,好大一会之后,系统的提示音出来了:
“叮——,警告,关宁铁骑还有十分钟,体验时间就结束。”
姜黎大吃一惊,差点误了大事。
“好了赶紧穿好,我要离开了,否则就会露馅。”
长琴王不知道姜黎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个时候也不敢马虎,穿戴好了之后,越过了小山坳,一众传奇军士看着长琴王魂不守舍的样子,一个个担忧极了:
“长琴王,你没事吧?”
“长琴王,你….”
“我们对不住长琴王啊。”
看着这些传奇军士一个个伤心的样子,姜黎哈哈大笑:
“哈哈哈,不错,长琴王啊,是吧,滋味真不错,哈哈哈。”
姜黎一边走,一边整理衣服,明眼人不用看就知道事情发生了,姜黎走过来之后,厉声说道:
“老子说话算话,饶你们一命就饶你们一命,带着你们的长琴王给我滚。”
话音落脚,关宁铁骑让开了道路,这些传奇军士眼神之中怒气冲天,恨不得立刻杀了姜黎,长琴王撕心裂肺的吼道:
“走,走啊——。”
在长琴王的催促下,这些传奇军士带着长琴王离开了,临走前,长琴王转过头来看着姜黎,眼神怨恨的话到:
“我恨你。”
说完之后便快速离开了,长琴王可是知道姜黎的时间不多了,万一发现了纰漏可就麻烦了。
姜黎站在地上看着长琴王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之中,嘴角露出了微笑,随后就是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真他么没用,到嘴边了都没有吃掉,不行,回去之后要找丽颖泄泻火,码的。”
同样的,也在这一刻,系统的声音提示传了过来:
“叮——,关宁铁骑体验时间到。”
姜黎看着关宁铁骑缓缓地消失,心里面仿佛空了许多,正准备转身回去,忽然,姜黎看到了雪亲王的手指头还在动,顿时笑呵呵的走了过去。
“雪亲王,怎么样?”
雪亲王此时此刻艰难地说道:
“你,你到底是谁?”
“呵呵,怎么,连我的声音都不记得了?”
合成之王 鬼鼠
從無限開始征服萬界 墨承影
冷婚之情惑前夫 搗花剪
姜黎把雪亲王翻了过来,顿时雪亲王一双眼神睁得老大:
“你,你,是,是你。”
姜黎蹲了下来看着雪亲王说道:
“没错,是我,怎么样,没想到吧。”
“你,你好大的胆子。”
姜黎冷冷地笑着,看着雪亲王缓缓地说道:
“我的胆子不大,如何杀你?如何灭掉帝国?雪亲王,你我本无仇怨,但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逼我,我不得不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