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最強大BOSS
小說推薦諸天最強大BOSS
深邃广袤的神秘时空中,悬浮着一团璀璨浩大的神秘光团,一道身影平静的盘坐在那光团之前,认真注视光团,似是正在对光团进行分析。
那神秘光团,不时爆发出一波足以吞没寰宇的能量狂潮,向那一道身影席卷而去。
只是,那一道身影,就像是一个人形黑洞一般,所有靠近他身体的能量狂潮,统统都被瞬间吞噬。
“你究竟是谁?你想干什么?”
一阵宏大威严的声音,从光团之中传出。
隐隐可听出,那声音中蕴含着一丝丝憋屈与无奈。
“我是谁不重要。只是,你这天道似乎只是天道的雏形,还没蜕变为真正的天道……让本座有些失望啊!”
宁缺叹息说着,脸上流露出一丝失望的表情,似乎在感叹天道不争气。
超神特種兵王
听闻宁缺此话,那巨大的光团之中,突然爆发出恐怖的杀气,一声咆哮响起:“荒唐。我就是真正的天道,是这天地的至高主宰。”
宁缺摇了摇头,哑然笑道:“天道无情,真正的天道,是不会有感情这东西的。无论是恶也好,善也好,都不会有,是一种维持天地法则运转的核心秩序。你现在是由众生意念聚集而成,机缘巧合后,虽然也诞生了核心秩序,但你这秩序,还没有摆脱众生的执念,还由恶念占据上风……因此,你还算不得真正的天道,只能算天道的雏形。”
天道闻言,顿时一惊,随即愤怒起来,他现在的意志,由众生恶念组成,若是剔除了恶念,就如同人换了灵魂一样,它将不再是它。
“危言耸听!天道至高,岂是你这种低贱生灵能评断的。”
天道咆哮一声,迸射出一条崩天灭地的璀璨神光ꓹ 撕裂混沌,轰向宁缺。
宁缺只是一张口ꓹ 便将那一道璀璨神光吞了下去,嘴巴还稍微咀嚼了几下:“味道还不错。只是,一万年了ꓹ 你还不知道你根本奈何不了我吗?”
宁缺略带戏谑的望着天道。
他乃洪荒宇宙中诞生的圣人,实力强横无匹。
这一方世界等级要比洪荒宇宙低ꓹ 甚至比不上永生世界,只是机缘巧合下ꓹ 诞生了天道ꓹ 且还是天道的雏形……论实力,远不如宁缺这个洪荒宇宙的圣人。
武揚天地 旗餵餵
若非宁缺感觉这个天道还不够完善与强大,即便吞噬了,只怕也无法让他的世界证道法晋升圣人境,只怕他早就一口将天道吞了。
“你究竟想干什么?”天道再次问了一次。
一万多年时间的交锋,它也明白宁缺强大得变态,它根本奈何不了宁缺。偏偏宁缺又没有摧毁它的心思ꓹ 让它一阵惶然,想不明白宁缺究竟要干什么。
“放心吧!对你而言是好事。不过ꓹ 你现在先休息休息吧。”
宁缺淡淡一笑ꓹ 浩荡的圣人光辉ꓹ 瞬息从他身上爆发而出ꓹ 淹没亿万时空。
天道立即被宁缺身上的圣人之力镇压住了,亿万血色剑气纵横的诛仙剑阵ꓹ 从宁缺的眉心飞射而出ꓹ 撞击在被镇压住的天道上ꓹ 硬生生将天道撞得意志近乎崩溃,陷入了沉眠之中。
“这方世界ꓹ 天道只是一个雏形,并且由于六道轮回不存,导致天道也不完善……现在就吞噬了这天道,未必能助我的世界证道法晋升圣人……看来,还需要等待。并且得让这方世界的法则更加完善,让这一方世界的强者更多,才能壮大天道,才适合吞噬。”
宁缺自语说着,心念一动,便一瞬间回忆起来原著的所有剧情。
“一万多年了,也是时候去探索一下这一方世界了。”
一道化身,从宁缺身上走出,身影一晃,便进入了这一方世界之中。而宁缺本体,则依然坐镇在这一方时空,镇压天道,同时防止异变发生。
他准备让自己的化身在这一方世界中开辟六道轮回,完善这一方世界与天道。
他还准备将自己掌握的所有修炼体系传下来,壮大这一方世界的生灵,进而间接壮大天道。
等天道完善得差不多了,也足够强大了,那么宁缺便会立即吞噬天道。
……
……
一万年,对宁缺这种圣人级强者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契約前妻:慕少的99次求婚
或许,他只是闭关一次,就数万年过去了。
穿越回三國之我是魏文長 認真的雪
但对这一方世界的所有生灵而言,万年时间,已经是沧海桑田。
太古那一战,已经无比遥远了,甚至连知道太古究竟发生什么的人,都没几个了。
神魔陵园位于天元大陆中部地带,整片陵园除了安葬着人类历代的最强者、异类中的顶级修炼者外,其余每一座坟墓都埋葬着一位远古的神或魔,这是一片属于神魔的安息之地。
陵园内绿草如茵,鲜花芬芳,如果没有那成片的碑林,称之为花园也不为过。陵园外围是高大的雪枫树,惟神魔陵园特有,相传为已逝神魔灵气所化。
雪枫树碧绿的枝叶郁郁葱葱,随着微风轻轻摇曳,仿佛在追忆那昔日的辉煌,雪白的花瓣洁白无暇,如雪花一般在空中漫漫飘洒,这是神灵的眼泪,似在诉说那曾经的悲伤。
墓园的白天和黑夜有着截然相反的景象。
白天这里仙气氤氲,圣洁的光辉洒遍了陵园的每一寸土地,可以看到由远古神魔那不灭的强大神念幻化成的各种神祗,甚至能看到西方天使起舞,能听到东方仙子歌唱,整片陵园处在一种神圣的氛围之内。
如果白天这里是神的乐园,那么夜晚这里便是魔的净土。
每当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之际,暗黑魔气便开始自墓地中汹涌澎湃而出,令星月为之失色,令天地为之惨淡。此时,可以看到传说中的凶神幻象、恶魔虚影在陵园内肆虐,可以听到远古恶灵那令人头皮发麻的凄厉长嚎。
神圣而又恐怖的神魔陵园是天元大陆东、西方修炼者共同祭拜的圣园,白天经常可以看到人们前来祭奠,即使到了夜里也能够看到一些特殊的修炼者前来悼念,如:东方的赶尸人、西方的亡灵魔法师……
陵园惟有日落时最为安宁,整片墓地静悄悄,没有一丝声响。
又是一个日落时分,又到了神魔异相交替的时间,落日的余辉将神魔陵园渲染的肃穆而又有些诡异。
每一座神魔墓都被人经心打理过,每座墓前都摆满了鲜花。
在高大的神魔墓群旁有一座低矮的小坟,小坟毫不引人注目,没有墓碑,没有鲜花,一个简简单单的小土包几乎与地齐平。随着岁月的流逝,风雨的侵蚀,这座无名坟墓已被人遗忘在角落里。
一道身影,突兀出现在这一座无名的低矮的小坟前。
宁缺凝视着小坟,当即看到了小坟中埋葬着一个神秘的青年,并且这青年身上的生机越来越胜,似乎就要复活。
重生之絕世武神
“独孤败天与辰战,都在你身上做了手脚,我横插一手,应该也没问题吧。”
宁缺微微一笑,一颗独特的能量种子,出现在他面前。
随即,这一颗奇异的能量种子,无声无息的就落入小坟中,融入了那青年的身体内。
“……只是做一个试验。若你能成功融合其中的三种伟力,那便是你今生最大的造化,让你达到这一方世界从没有人达到过的境界。”
宁缺自语着,身影缓缓变得透明,然后消失。
宁缺的身影刚刚消失,那座低矮的小墓发生了异变,小墓慢慢龟裂,坟顶的土块开始向下滚落。
一只苍白的手掌从坟中伸了出来,紧接着是另一只,两只手掌用力扒住坟沿,一个一脸茫然之色的青年男子自坟中慢慢爬了上来,蓬乱的长发沾满了泥土,破碎的衣衫紧紧粘在身上。
青年除了脸色异常苍白外,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普通,是那种放在人群中绝对无法让人注意到的角色。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青年男子喃喃自语,看着眼前成片的坟墓,他神色更加迷茫。
突然他被旁边一座坟墓的碑文深深吸引住了,此时如果有人看到青年正在聚精会神的看那块墓碑上的古老文字,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种远古的文字连古文化研究联盟的老学者都只能对之摇头苦叹。
在看完碑文的一刹那,青年神色剧变,惊呼道:“东方武神战无极之墓,这……这是真的吗?这真的是当年那位纵横三界六道,叱咤风云的传奇人物战无极?难道……神也难逃一死?”
旁边另一座高大的神墓再次让他感到了震撼,“西方战神凯撒之墓,凯撒?难道是那位身披黄金战甲,手持黄金圣剑的西方主神?”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向四外望去,一座座高大的神魔墓矗立在夕阳之中显得格外醒目。
“东方修仙者牡丹仙子之墓、西方智慧女神娜丝之墓、东方武仙李长风之墓、东方修魔者傲苍天之墓、西方大魔王路西法之墓……”
天才狂醫
“天啊!这个世界怎么了?难道……昔日的神灵都已死去,都……都埋葬在了这里?”青年神色惨变,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但是……东方仙幻大陆和西方魔幻大陆的神灵……怎么葬在了一起呢?”
蓦然,青年注意到了脚下的小坟,他一下子呆住了,冷汗浸透了他破碎的衣衫,他如坠冰窖一般浑身发凉。
“我……我是从坟中……爬出来的……”他两眼无神,呆呆发愣,灵魂仿佛被抽离了躯体,他无力的软倒在地。
“我是辰南,我已……死去,可是……我又复活了……”
过了好久辰南空洞的双眼才渐渐有了一丝生气,最后露出震惊的神色:“天啊!到底怎么了!既然我已死去,为何又让我从坟墓中爬出?”
“难道上苍让我这个无用之人继续那庸碌的一生?”震惊过后,辰南脸上除了茫然,更多的是痛苦之色,他闭上双眼,双手用力抱住了头。
他清楚的记得,他在一次决斗中已落败身亡,然而此刻却……
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那曾经的、那消逝的、那永恒的……在他心中留下了太多的遗憾!
天地依然广阔,花草依然芬芳,然而他心中却空荡荡,没有一丝着落。
过了好久辰南才慢慢从地上爬起,他的目光开始在陵园内游离,最后他终于确定这是一片属于神魔的墓群,震撼过后,他渐渐平静下来。
“最为坚硬的金钢岩墓碑都已明显雕刻上岁月的沧桑,这大概需要万载岁月吧,沧海桑田,万载岁月悠悠而过,嘿嘿……千古一梦啊!”辰南感叹道。
看着那如林的墓碑,他心中充满了疑惑。
花都兵王 六葉
“啸天神虎萧震之墓、三头魔龙该瑞之墓、武圣梁风之墓、神骑士奥托力之幕……看来除了神魔之外,这里还葬有一些人类中的强者和为数不多的异类修炼者。”
“一万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号称永生不灭的神魔为何死去?仙幻大陆和魔幻大陆的神灵为何葬在了一起?我为什么会被安葬在这里?”
微风轻轻拂过,吹乱了他脏兮兮的长发,也吹乱了他那颗孤寂的心。
辰南仰天大喊:“谁能够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
超凡魔偶師 草食先生
远处高大的雪枫树飘落下漫天的花瓣,纷纷扬扬在空中飘洒,落花如泪雨,已逝的神灵在哭泣!
“神死了,魔灭了,我还活着……老天你为何让我从坟墓中爬出,我将何去何从?”
日薄西山,晚霞染红了半边天,将天边的红云镶上了道道金边。
辰南收拾起失落的情怀,他知道有些事情根本无从选择,只能一步一步向前走。
他走出神墓陵园后,在一片雪枫林中遇到了三间茅屋,茅屋前站着一个骨瘦嶙峋的老人。
他试探与老人交流,却发现语言不通,无法正常交流,他拿着老人赠送的一身新衣服便迷茫的离开了。
辰南不知道,此时此刻那位老人已经走进了神魔陵园,他手中提着一个花篮,里面放满了馨香的雪枫花。老人对神墓陵园中那些凶神幻象、恶魔虚影视而不见,他在每座幕前都放了几朵洁白如玉的花瓣,神态虔诚无比。
辰南的“故居”,那座低矮的小坟由于中空后浮土下沉,几乎已经消失了,只比地面微微凸起一些。
重生六零年代 鄒粥粥
老人颤颤巍巍走了过去,长叹道:“唉!谁叫你没有墓碑呢,恐怕今后你要从世人的记忆中消失了。这样也好,少一分荣耀,多一分平淡,清清净净,免受人打扰。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说罢,老人慢慢蹲下,伸出双手,将凸起的浮土小心翼翼的撒到了别处,小坟彻底消失了。十几朵花瓣自空中飘下,留下阵阵馨香。
“他这一世想要平淡,难了。嘿嘿,这么多人在他身上动手脚,他注定会成为时代的焦点,天地风云都会汇聚到他身上。”
突然,一阵轻笑在老人耳边响起,令老人悚然一惊,浑身炸毛。
老人一转身,看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不知何时站在他身边,正微笑的看着他。
“鬼啊!”
老人跳脚,刚才还颤巍巍的,就要死了一般,现在反应却比兔子还灵敏,一蹦三尺高,更是瞬息移动了数里之外。
以他的道行,居然有人能无声无息靠近他,这太恐怖了!
“万年不见,道友莫非已经忘了我?”宁缺微笑着对老人说道。
难道是某个老怪物熟人?
老人听到宁缺的话,不由认真的凝视宁缺,当他看清宁缺的脸时,脸色彻底变了。
如果说,刚才得紧张他是伪装出来的话……那么,当看清宁缺的面目后,他便是真的紧张了。
“竟……竟然是你!”
美漫世界當宅男 書仙魚
老人双眼精光爆射,脸上流露出了深深的动容之色。
“看来道友已经记起我了。万年前,我就说过,若以后再次见面,会请你们喝茶。现在我们再次相见,我该兑现承诺了。不过,我请客……茶却得你出。”
宁缺轻声笑道。
老人身体崩得紧紧的,依然没有没放松,因为他十分明白眼前此人,是多么可怕的存在。当年,随意一脚就踩爆了混沌王的头颅啊,更是可以天道大战的存在……想想就让人颤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