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这柄从异位面来到迷地的生物,最初在某人手中是一副再普通不过的铁剑模样,那其实是一种妥协。真实的它,拥有一颗骚包的心,或者说每一把匣切都有一颗骚包的心,只是条件不允许它们骚包而已。这也是匣切变化成仿自魔戒世界中的圣剑外形后,死活不肯变其他造形的缘故。
而安都瑞尔剑上的白焰,首先迎上的是重新恢复恶魔姿态,沙宾挟带着无匹巨力的一击。白焰同样圣洁,但是剑的内核却完全不一样。
在物理层面,单分子剑刃佐以超振动模式,没有任何物品的‘坚硬’足以反抗被分割的命运。在魔法方面,身兼九十九种秘咒的剑刃,本身就是最强大的迷地魔法权能干扰源与破坏锤。
这样的武器,就连曾是某人得意之作的斩舰刀也远远不如。斩舰刀的电锯构造,在动力近战武器方面是一种极致,但它却无力针对魔法。
或者说,某人根本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威胁。因为龙鳞所制造的武器,本身就具备破魔的属性。但这个自带的属性并没有被好好地引导与应用,这才让芬在对上某人梦境中那位敌人时显得如此的无力。
即使在匣切的原始设计上,他也不曾考虑破魔的问题。但两者间对于魔法权能的应用,完全是不同量级的。
加上匣切有意识地自主进化,而进化的方向,完全可以从某人各种科技侧、幻想侧的理论或妄想中,找到合适的方法并加以实现。就算一个方法不行,那还有下一个,下下一个方法可以尝试。
再配合可以通过闪现术,让匣切汲取对它而言最为需要的维度落差异种能量,这就像是科学家拥有源源不绝的资金,与挥霍不尽的材料,可说是万事俱备,只欠脑洞了。如此,造就了迷地存在以来,最凶最恶的武器,匣切一族的匣切。
只不过这一切,一人一剑都没有自觉就是了。
所以林想要看看今天的自己有多强?手中匣切的极限又在哪里?便是某人这一回找事的最大理由。拿恶魔练手,倒也不是可以砍得心安理得,只是恶魔这种生物,比人类还要更难杀死而已。
所以面对沙宾极具威胁的一击ꓹ 脑子发热的林想也不想,迎难而上。嘶啦一声ꓹ 这位恶魔领主挥出的拳头,被平切成上下两半。
先拿下一招,林并没有继续和暴怒中的沙宾缠斗ꓹ 而是一个闪现,扎入后方的恶魔堆中ꓹ 纵横开阖!
武技其实是一种身体机能的极限展示。从左边劈过去的剑,是无法直接刺入右侧的弱点ꓹ 所以才需要一连串步法ꓹ 身体在关节合理范围内的动作,让武器可以迅速移动到敌人右侧的弱点处,并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刺入。
但是当某人掌握闪现术之后,就几乎没有武技的事情了。只要懂得怎么劈、挥、刺,剩下的就只是闪现移动到敌人的死角,匣切递出去,随随便便捱着碰着哪里ꓹ 就是伤残甚至致命。
就算在人堆之中战斗,也是一样。躲避是自动侦测后闪现ꓹ 进攻是闪现加匣切ꓹ 看似简单的战术ꓹ 配合作弊般的移动方式ꓹ 以及作弊般的武器,所造成的杀伤就跟玩游戏开挂没两样。
庭長夫人 克拉林
即便如此ꓹ 这每一道攻击也并非无的放矢。近战格斗的辅助程序ꓹ 早在银须矮人加入ꓹ 以更好地控制和平武装为契机,便开始发展。
矮人们的目光放在程序的后半部分ꓹ 也就是自动控制和平武装进攻。但林本身的研究重点却在前半部分,也就是预判敌人的进攻方式,以及侦测敌人的弱点上头。
所谓的预判,当然不是预言术那种无法用科学解释的魔法。而是类似拳击与下棋,从对手的肌肉动作、眼神注目处等讯息,再加上地形、环境与自身的身体姿势等状况,来合理地预测对手的下一个动作。然后再给出回避或反击的建议方式。
人生手冊 西澤
抗日之天降神兵
但一直以来,这套格斗程序的缺点,一是处理的速度不够快。
霸皇的專寵 肖樂
因为预判出来的结果有时会有多种,要选择使用哪一种方案需要时间,但偏偏给出的时间并不够充分,时常造成使用者的混淆,反而让自己陷入手忙脚乱的局面。比起训练有素的战士,那已经成为肌肉记忆的格斗动作,可是远远不如。
另一个缺点就是初期收集的资料并不够多。好比在地球能够跟棋王对弈的超级计算机,不管机器学习程序设计得有多好,都得要有几亿张棋谱打底,才能让人工智能训练出足够强大的棋力。假如只有寥寥的几张棋谱可供训练,就算是用上量子计算机,也会被初学者惨虐。
而在迷地可能成为对手的,光是人类,就有分高矮胖瘦,更不用说迷地还有很多类人的种族以及非人的魔兽,都会成为威胁。林不一定需要与这些对手都进行过战斗,但至少要看过他们的行动方式,观察其肌肉与关节等身体构造,才能够成为格斗预判程序的有效资料。
这个部分,在经过这数年间的资料收集,总算小有成就。至少不会出现那种一头狗冲过来,结果程序给出对方准备空中翻滚,向前蹬出后腿的诡异动作预判。
不过这套近战格斗程序,在弱点侦测的部分,倒是比预判的部分还要早成熟。因为生物的致命弱点不外乎主动脉血管、心脏、脊椎、脑等部位,迷地的魔兽、恶魔等生物还多了一个魔晶或魔核,也就是聚集起高浓度权能精华的核心。
但是让这套仍不成熟的近战格斗程序发挥大用,还是闪现术这个作弊等级的瞬移魔法。不管预判出来,敌人的进攻模式是什么,只要自己瞬移到对手的攻击范围之外,就没事了。不管对手弱点藏得有多深,瞬移到刚好的位置,匣切递出去,一切就没事了。
饶是某人自认为见惯了血腥,把到处乱飞的手手脚脚都当成猪脚或鸡翅,这时也都开始怀疑起人生。究竟前半辈子在迷地的底层打滚,是为了哪般?
總裁專寵老婆大人
在艰难地砍着未开化地精的时代,肯定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砍起恶魔来居然会感到比砍地精还要轻松。这一群恶魔菁英战士也不是那种瘦瘦弱弱,像是饿鬼一样发育不良的小恶魔,他们个个都有健美先生等级的肌肉,块头高大到让某人觉得自己像哈比人。
論當鋪小夥計的自我修養
就是砍着这么一帮大只佬,某人心中所潜藏的兽性没有沸腾起来,反倒是益发迷惘了。而这正也说明了战斗的轻松,要不然哪有某人胡思乱想的空间。
但他有余裕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代表敌人就会配合他的思绪,放缓攻击的行动。某人杀得越狠,这群恶魔便也越凶。
身为恶魔领主的沙宾,虽然刚接回了一条断臂,但马上又伤了一只手。所幸伤口十分利落,没有什么神圣的力量阻碍自己恢复。
扯下窗帘,沙宾手口并用,撕出了几条布条,缠住自己上下分开的手臂。熔岩般的血液在伤口处交换着,很快地,尽管还未完全愈合,但这条手臂已经恢复了几成的活动能力。
看着部下惨遭屠戮,沙宾反而冷静下来。他承认,这个人类的确不像其给人的弱小感觉。他有预料到对方的瞬移魔法,会成为十分麻烦的能力,但总该有个极限在。不过现在看起来,那根本被当成常规移动手段来使用了!
假如只会逃,那就跟飞虫没两样,倒也还不至于让恶魔们感到困扰。但是那把剑是哪里来的!
深渊金属,熔岩铠甲,这些东西放到迷地的主世界,也是属于顶级的装备,更是沙宾率领部属军团,四处征战的本钱。但现在看起来,竟没有比纸扎的强上多少。
醫妃沖天:傾城王爺要洞房 戲子入畫
不过战斗虽然惨烈,沙宾的信心却没有崩溃。因为他的部下们所受的,对恶魔而言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致命伤。魔核仍在,恶魔不死。而他要等待一个机会,一个对手暴露出弱点的机会。
虽然考虑过抓住那两只猫,用来威胁那个人类。不过对方根本不在意那两只猫的死活,自然也无从威胁起。
就在耐心耗尽之前,那个突然出现的人类魔法师,因为地上太多残肢断躯,没有良好的落足之处而被绊一个踉跄。失去平衡,往后倒去。
见机不可失,沙宾将积蓄已久的力量灌注在这一击中,深渊大君所留下的手臂在权能激发之下,发出了噬人的威势。六爪张合,犹如远古凶兽之口。
但这对常人而言是破绽,对林来说什么都不是,当然也不是故意的。在战斗中设陷阱,做假动作什么的,对一个曾为宅男加学霸的穿越众而言还太难。但就这么凑巧,引来敌人的攻击。解决方法就是再一个闪现,瞬移到沙宾的身侧,匣切顺势劈下。
龍鱗寶刀
恶魔领主这时才想着缩手,却已经来不及了。这条刚接上的手臂,又和身体分了家。切口利落,甚至在断臂的一瞬间,完全没有感觉。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一剑落下,手臂还沾黏在原本的位置,唯有断口处流出了滚烫的熔岩血液,朝外激喷。
直到看着胳臂自断面处滑落,掉到了地上,这才涌现出一股椎心的痛楚。原本该吼出来的叫声,被沙宾转为更深得恨意,就要朝那罪魁祸首身上发泄。
然而动手的某人,又岂会只激怒对手,却又没有任何处置。
一旦动手了,便无须保留。闪现到恶魔领主的另外一侧,将那条半残的手臂齐肩卸下。更来其背后,一记横斩,直接断开沙宾的双腿。
至此,四肢尽削,堂堂恶魔领主轰然倒地,却还留有一口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