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施云并不想见舒自谦,更不想参观柿子谷在滨海的专营店。她是妖族联军的大将,与人类势力不共戴天。
本来见到姐妹们与膨胀的人类势力和平相处,施云的担忧已经烟消云散。她想早点回归妖族的军营,否则时间久了她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离开。
但是临行时尊者下达的使命尚未完成,她也无法就此别离。
大明風雲:少俠來自關外
连接古与今的人,是谁?关乎妖族未来的邀请,又是什么?
她是一位单纯的武者,很难想清这样宏大的命题。好在施云认识一位读书人,可以请教。读书人总是比武夫懂得多嘛。
这位读书人就是在外面等候多时的舒自谦。他开着小车,擦得崭新锃亮,停在柿子谷外的一条小路上。
施云走出洞府,四处打量,舒自谦便滴滴按喇叭,示意自己在这里。
今朝君漠漓
“哼,这东西还没有跑得快。”施云满脸嫌弃。
“跑的累啊,还不能带很多东西。”舒自谦亲自为施云拉开车门,“快坐吧。”
施云不情不愿的坐上副驾驶,顺手把安全带系上。
“你坐过车?”舒自谦纳闷。
“哼,你别当我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村姑!”施云抱着胸,“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
“你走了这么久,我很想念你。”
舒自谦很认真,但施云只是扭过头看着车窗外。不过舒老板也不是很在意,因为自打认识,施云就是这个态度。
干脆谈点别的。舒自谦就昨晚的事向施云道歉。此事要从滨海制片厂海选女主角开始。
田甜拿到一个狐妖片的剧本,于是登报招募“长得像狐妖一样漂亮的女主角”。
柿子谷姐妹们看到报纸后,顿时不淡定了。什么叫“长得像狐妖一样漂亮的女主角”,这是在笑我狐妖一族无人吗!
正牌狐妖参演,田导哪有不答应的道理,这才叫本色演出。
大家风风火火的拍了半个月,最后一场大结局的戏放在了柿子谷,狐妖一族更是老少齐上阵,连幼崽都当了临时演员——结果被施云撞上了。
茉莉花開那一年
实际上该道歉的应该是施云,她上来就把半个剧组打伤,现在男主角——也就是那个玉树临风的阿文——还在床上起不来呢。
大家都被天神下凡般的施云吓死,再也不敢来柿子谷补拍,所以这部戏也算毁了。
所以按理说应该是施云道歉,不过舒老板是君子,怎么会让女人道歉。
施云对这件事不置可否,但舒自谦说的认真,她最后态度有些软化。
“自谦。”她说,“感谢你在我离开的时候,照顾小三小五她们。”
“应该的。”
“我…还有一件事我想请教你。”
施云将尊者的嘱托的事情向舒自谦说了一遍,这个使命有点像谜题,也许舒自谦书读得多会有些线索。
寵妻無度之嫡妃不羈 雨涼
“连接古与今的人?”舒自谦眉头紧皱,“抱歉,圣贤书里从来没有这个说法。”
施云失望的低下头。
“不过。”舒自谦又道,“或许我认识这样的一个人。”
“他在哪?”
“要见他,你需要和我去一趟滨海城。”
~~~~
最后他们并非一辆车进城,小七又开了一辆车,带着其他三个姐妹跟着。
田导通知剧组成员,今天会在滨海大剧院小范围试映。虽然最后一幕戏毁了,但可以总结一下前面的剧情。外景的事,大不了换个地方拍呗。
所以干脆同行。
两辆车进城并非一帆风顺,实际上舒自谦的小车刚靠近·平淳要塞范围内,城头上的警报就嗡嗡作响。
这是玄科院的最新研究成果,可以侦测到强大妖力的接近并发出警报。小蝶白咕咕这样的小妖会被忽略,因为没什么特别的威胁。游巧也会被忽略,因为她的妖气模型已被记录在案,警报系统会将她识别为友军。
施云可不行,侦测系统的发出最高级别的警报,甚至自动升起灵气扩散炮指向目标。
面对威胁,施云几乎炸毛暴起。如果不是考虑到后面一辆车上是自己的姐妹,她想见识见识传说中的灵气扩散炮。
好在舒自谦是平淳要塞的老熟人,平日里要塞丰盛的伙食也少不了他的功劳。
他在下面挥手示意,过了好一会,刘阔匆匆忙忙跑出来,质问舒自谦干嘛带着头大妖。
舒自谦说明来意,说这是“一个朋友”,名叫施云,有要事需要亲自面见孙象。
刘阔拿对讲机向蒋平汇报此事,蒋平还在犹豫呢,一边的游巧吓得亡魂大冒。她本来是代表玄科院来为平淳要塞安装一批新式装备,听到“施云”两个字,她还以为是妖族联军的总攻呢。
獨霸天下
“金刚狐施云,万妖尊者座下三勇之首!”游巧大叫,“别放她进来!她一个就能杀光我们所有人!”
尊者座下妖将数量众多,游巧只是偏锋之一。她自己很清楚,她是绝对打不过施云的。
我只是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机械师而已,游巧哭诉。
如果是别人,蒋平大不了撵人滚蛋。但是孙象曾专门交待他,对待灵参一族,只能客气不得为难。理论上舒自谦可以为所欲为。
无奈之下,蒋平打了孙象的电话,请求大领导的指示。
“想见我?”电话那头,孙大掌门大奇。他正在物色一位有分量的妖族,怎么就有敌对方的妖将前来寻他?
“放他们过来吧,我在滨海大剧院等着他们。”
有了大领导的首肯,蒋平痛快放行。
他的想法很简单:如果施云突然发难杀光所有人要塞陷落。这也是孙象的责任,而不是他蒋平的责任。
生死不重要,甩锅最重要。什么叫官僚,这就叫官僚。
两辆车顺利通过要塞。中途副驾驶的施云看到偷偷摸摸躲在城楼后的游巧,嘴角浮现出一丝嘲讽。
当初行山部前锋被滨海城击溃,游巧叛逃,这两件事在联军中产生巨大影响。因为人类出现了可以直接杀伤妖将级强者的武器,尊者不得不一再修改战略,对滨海的军事行动一拖再拖。
而游巧作为妖将一员叛逃,造成大家士气低落,因为在此之前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如果是别的时间撞上了,施云定要取游巧性命。但此行是见人,并非杀戮。她是一位信守承诺的武者。
一路前行,一行赶到滨海大剧院时,却发现早已人山人海,根本挤不进去。
然后舒自谦在路边捡到一只失魂落魄的导演。
“完了。”田甜蹲在马路牙子上捂着脸,“我们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