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躺贏
小說推薦最強躺贏
杨深然现在多了一个新的外号:大艺术家。
语文老师的一个视频,直接给杨深然送上神探,成为抽象文学的最新代表。而身为当事人的杨深然,表示十分的无奈,甚至还想拒绝。
现在一到开直播的时候,弹幕里全都是各种对教主行为的解读。
杨深然补个兵,弹幕开始了:“哇,颇具理想主义的补兵啊,这代表了教主独特的思想,而且补兵还漏掉了,简直就是残缺美!教主的手,就是残缺!残缺美!”
杨深然阵亡了,弹幕又开始了:“天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哥特风格吗?用极端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内心,死也是一种独特的美感。”
看着这些弹幕,杨深然心累。比弹幕过分的是,还有更多的人做视频、写段子、P照片,让杨深然的抽象文学瞬间成为了一个很热的现象。
这个现象的核心就是,不管杨深然干什么,都要从中体会出一番深刻的社会哲理。
从深言然语,到抽象文学。这就是杨深然的大艺术家之路!
苏恩典看着杨深然一脸崩溃的直播,好奇的过来:“怎么了?这个德行?让人煮了?”
杨深然瘫在椅子上,顺便把弹幕给关了,说道:“你不懂!”
日日與君好
“我不懂?”苏恩典忍不住笑了:“不就是那个,大艺术家嘛!懂,你看看,连水友们都懂细节,但是你却不懂细节,还得需要别人帮你解析。”
“我不懂细节?嗯?”杨深然从电脑里超出自己季中赛死歌五杀的视频,还有和faker交手的视频播放出来:“我不懂细节?你看看这波细节不细节!你居然敢说一个和faker交手的人,不够细节!”
重生之美人天下 林念安
苏恩典气笑了:“行啊,强词夺理对吧!行,细节。那……哎呀,我好像来那个了,肚子好痛……”
杨深然:“多喝热水。”
“你故意的是吧!你不是说自己有细节嘛!”苏恩典翻个白眼。
杨深然:“那你重新问。”
苏恩典:“我肚子好痛,就像有个电钻在钻我的肚子一样。”
杨深然顿了顿,十分细节的问道:“什么牌子的电钻?”
苏恩典:“嗯?”
杨深然:“电钻是怎么转的?顺时针还是逆时针?是多大功率?转速多少?钻头长度多少?按钮是电动还是自锁?什么电路?”
苏恩典刚想动手,但是想起这时候杨深然在开直播,于是忍耐下来ꓹ 说道:“这就是细节吗?我好喜欢,爱了爱了!”
杨深然点点头:“女生就是用来疼的嘛!”
黄俊君忍不住凑过来:“苏支书ꓹ 你这有点厚此薄彼了吧!这话要是换成我说,你的狼牙棒都要打过来了!”
苏恩典嘿嘿笑:“才没有,别乱说。”
“我感觉你对别人ꓹ 比对我温柔多了。”杨深然吐槽道:“在学校的时候也这样啊。”
苏恩典鄙夷的看着杨深然:“哦,所以呢?我要是对你温柔一点ꓹ 你会开心吗?”
杨深然想象了一下,苏恩典温柔的对自己说话ꓹ 顿时打个冷战:“算了吧ꓹ 太恐怖了!”
黄俊君补刀:“教主,我看你最近不咋顺利,应该去求个什么东西,戴在身上保平安。苏支书你说呢?”
苏恩典笑道:“戴什么保平安啊?我看戴什么佛像神牌都不管用,只有一个最靠谱。”
杨深然好奇了:“啥啊?”
“加特林啊!”苏恩典说道:“就是‘哒哒哒’冒蓝火的那种,绝对保平安。没有人敢惹你。没有加特林,弄个手枪ꓹ 或者来个手雷也行!”
杨深然和黄俊君都是哈哈大笑。
和其他人还不一样,杨深然三个人之前都是一个学校还一个班的ꓹ 平时也是没少拌嘴。现在就好像回到了上学的时候ꓹ 一时间就聊嗨了。
很难想象ꓹ 一个班级里能同时拥有苏恩典和黄俊君两个游戏高手ꓹ 但是想一想杨深然居然也在这个班,也就觉得释然了ꓹ 因为杨深然的菜ꓹ 足以匹敌两个人的强。从这个角度看ꓹ 这个世界还是挺公平的。
苏恩典说道:“我没开玩笑啊,你要是闲着没事爱作死ꓹ 就算带着佛祖的舍利子也得死啊。所以我觉得,戴着这些东西没有用,命运可不是你戴什么东西,就能改变的。”
“我觉得,你说的不对。”黄俊君说道:“我知道有一个人,之前都找不到女朋友,后来戴了一个东西,直接转运,女朋友隔三差五的换!”
“卧槽!”杨深然追问道:“戴的什么啊?哪求的?给我也整一个!”
苏恩典翻个白眼。
黄俊君说道:“他戴的是……一辆超级炮车的车钥匙。”
苏恩典哈哈大笑:“教主你也可以买,你又不是买不起,你家里那么有钱。”
“奇了怪了,我也不缺钱,为啥追我的女生这么少呢?”杨深然也很奇怪啊。
黄俊君没敢说话,心想:废话,你左边一个宋茜茜,右边一个苏恩典,就算是想追你的女生,对比一下这两位也得自卑了,那还有底气追你。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醜女訓夫記
杨深然还继续说道:“对了,柳济阳这个老渣男,应该有经验。我得去取取经啊!”
黄俊君摆摆手:“他早就不行了,上次还跟我聊过呢。他说觉得自己老了,之前去KTV都是抢麦克风,现在去KTV都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连旁边的小姐都劝他,先生你也唱一首吧,别摸了,我腿都快肿了。”
“哈哈哈!”杨深然哈哈大笑:“梅事,艾就艾了,患病的概率基本是淋。”
黄俊君:“所以啊,现在家里不养点小动物,那是真的不行。比如养个路虎、野马、地狱猫、捷豹、天猫什么的……有钱人终成眷属,没钱人亲眼目睹!”
苏恩典无语:“别把女孩子想的这么现实,我看是你们思想太污,所以看什么都是这个样子。以后可别说我们曾经是同学,我都不好意思跟别人介绍。别人问我,你们学校有什么特色啊?我怎么回答?我跟他说,我们学校的男同学都特色!这一语双关没问题吧!”
三个人都哈哈大笑,忽然杨深然脸色一变:“卧槽,我还在直播呢,完了,全都播出去了!”
刚刚杨深然不想看弹幕,所以就顺势给隐藏了直播节目,但却没有关闭直播。这下子可完蛋了。
打开直播间,发现弹幕里已经全都疯了!直播间也爆炸了,各种刷屏的消息。
杨深然看了一下,发现大家主要的关注点并不是自己,而是柳济阳去KTV的事情。
“还好还好,死道友不死贫道。鸡秘书,你可得挺住啊!”
龍鳳寶寶好媽咪 米蓓
錯嫁之盛世王妃 墨染流雲
与此同时。
柳济阳正在外面和一个妹子吃饭,结果妹子看了看手机,忽然很恐惧的看着柳济阳。
柳济阳问道:“怎么了?不喜欢吃吗?”
嫡女難嫁
妹子直接哭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家里着火了,我现在要马上回去,再见再见!”
“喂,喂!”
妹子跑掉了,再也没搭理柳济阳。这时候柳济阳的手机却疯狂得响起来了,他拿起手机一看,顿时气的七窍生烟。
“我什么时候去KTV了!我也没摸人家的大腿!那都是吹牛的!还有,我没有得病!啊啊啊啊!谁特么瞎说我得艾滋了,狗教主,我一猜就是你!我去你大爷的!”
“狗教主,我和你势不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