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A大队,袁朗神色尴尬的看着面前这两人,曹节两人则是神色愤怒地瞪着袁朗。就在刚刚,他们看见陈煜进了袁朗办公室,带着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心思,两人一致决定过来听听墙根。然后,就发生了面前这事。
就在前面几分钟,袁朗这家伙竟然悄悄背叛他们的联盟,向陈煜妥协了。表示愿意出经费给陈煜去买设备!
这种行为简直混蛋,可恶至极!
昨天,这家伙还拉着他们俩人信誓旦旦地说什么抗陈统一战线。但今天,这家伙竟然背着他们干出这种不要脸的事。两人甚至都感觉自己头上有了点绿色的亲戚。那是背叛的颜色。
“咳咳,你们两个怎么来了?”捉贼捉脏,捉奸捉双,他这是脏和双都让对方给捉住了,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辩解。
两人一声不吭的瞪着他,似乎是想让对方良心受到谴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但可惜,袁朗有那没用的玩意么?
“咳咳,我昨晚仔细想了想,感觉老陈那些话是有些道理,毕竟人家出人出力,总不能让他再出钱不是,所以我觉得还是出点钱。”
“那个,你们放心,这钱我们三中队出大头,咱们都是兄弟,谁多拿点少拿点有什么关系。别说我袁朗不仗义啊,这钱我们三中队出一半,剩下的你们平分。”
背屍筆記 搬山道人
袁朗无视两人杀人似的目光,越说越顺畅。他是要多出钱,让一中队和二中队少出钱,这事明明就是替两人着想。他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袁朗后知后觉的想到,他多出钱这有错吗?这没错啊!那他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以往有什么事要他们出钱时,这两人都说他小气巴拉的,这次他一出就出一半,够大方了吧!
谁再敢说他小气,他跟谁翻脸!
“行!袁朗,算你小子狠!”曹节两人气得身子都有些颤抖,如此不要脸之人,真要离他远点,免得被雷劈时连累自己。
袁朗眨了眨眼睛,他干啥了?咱不就是想多出钱点为老A的建设添砖加瓦么。这过分吗?这不过分!
曹节看着袁朗这无辜的样子ꓹ 差点一口气没能提上来,这家伙越来越无耻ꓹ 越来越难对付了!
“呼~”深呼吸。
这就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老子不和他一般见识。俩人都各自想办法安慰自己,他俩认识袁朗ꓹ 他俩的拳头可不认识袁朗。真害怕拳头一不小心把这家伙捶死了。
寵物小精靈之存檔超人
陈煜坐在旁边静静看着袁朗表演,这家伙ꓹ 脸皮日渐成熟,已经水火不侵了。
两天后ꓹ 吴哲开着车欢天喜地从基地出去了ꓹ 腰包里鼓鼓的,准确的说应该是腰包里的卡鼓鼓的。
……
“啊!!!”
何晨光红着眼睛,口中怒吼出声,手指猛的扣动扳机。
两天,他被高大壮狠狠折磨了两天。无时无刻都在承受着痛苦,高大壮想让何晨光判出退伍,投到自己麾下ꓹ 理由就是何晨光能打。
这什么狗屁理由!在何晨光看来高大壮这家伙就是个疯子,不折不扣的疯子!但就是这个疯子ꓹ 却是杀了他一个又一个兄弟。
他不屈服ꓹ 高大壮就给他看视频ꓹ 先是徐天龙ꓹ 在视频中被乱枪打死,又是王艳兵被他们用水活活淹死ꓹ 一个又一个战友纷纷被杀ꓹ 他心中的愤怒根本无人知晓。
他早就想活剐了面前的高大壮ꓹ 但他没有机会,今天ꓹ 他总算是抓住机会,从黑衣人手中一把抢过枪。
但手指扣动,传来的却是扳机的咔咔声,预想中的枪声,并没有响起,至于高大壮被他一枪爆头的画面,更是无从谈起。
这是怎么回事?何晨光心中第一时间升起的是绝望,而不是感觉哪里不对劲。
这两天他心中想的是如何才能杀死高大壮,而不是其他。这是一场考验,但他丝毫没有察觉,实在是一切的一切都太逼真了。
何晨光愣神之际,范天雷突然从另一道暗门里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的还有陈善明和苗狼。
鐵板木匠
瞬间,何晨光眼睛瞪得滚圆,连高大壮这个生死敌人的存在都忘了。
“参谋长!苗狼!你们,你们这!!!”
一时间,何晨光有些说不出来话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何晨光感觉自己大脑的运行内存有点不够。
神級變身系統 北指
“小子,恭喜你!”范天雷满脸都是笑容,欣慰的笑容。这笑容是发自内心的笑,这两天,他仿佛从何晨光身上看到了当年何卫东的影子。
何卫东当年因救他而死,他心底的愧疚无人知道,现在看着何晨光完美通过考核,他心中总算是感觉好受了点。
虽然其他人都认为他把何晨光带进特种部队的行为是错的,甚至是冷血的,但他认为这才是何卫东的遗愿。没有哪个父亲,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接自己的班。
更何况,何晨光的家庭,不当兵简直就是不务正业。
何晨光比王艳兵提前那么久成为中尉,这难道真就是因为王艳兵没有何晨光优秀么?呵,或许并不全是这样。
何晨光傻傻看着面前几人,心中那么一恍惚,好像是明白了些什么。转身朝高大壮那个变态杀人狂看去。
血色迷彩
武境之巔
此刻高大壮脸上那坏人专属的狷狂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欠揍的笑容。
何晨光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再不明白,他就真是个傻子了。原来从头到尾,这就是一个局,一个骗局。
心中升起无力的愤怒、无言的愤怒,但这愤怒好像无处发泄。
看着高大壮,何晨光此刻只感觉这个人是那么的欠揍,要是让自己的拳头狠狠的亲吻一下这个家伙的臭脸,那肯定会很舒服吧!
“其他人呢?王艳兵他们怎么回事??”
何晨光心中依旧还有些疑惑,既然这是一个局,那考验的必然不会只有他一个人,他可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大的面子能让范天雷耗费这么大的力气来专门考验他一个人。
这个局针对的必然是所有菜鸟。
高大壮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他知道何晨光问的是什么,无非就是王艳兵几人怎么可能会配合他们演戏。
“你看到的那几人不是王艳兵。”高中队说话,旁边站着的几个人蒙面人都摘了自己的头套。
魂師
老炮、卫生员、伞兵和庄焱几人看着何晨光的样子,脸上全是无良的笑容,看着别人走自己曾经走过的路,果然是很爽啊!
“孤狼B组郑三炮,代号山狼。”
“孤狼B组史大凡,代号秃尾巴狼。”
惡魔少爺,別貪歡
情風烈烈 春幾道
“孤狼B组邓振华,代号大尾巴狼。”
“孤狼B组庄焱,代号西伯利亚狼。”
……
電影劇情穿梭戒指
看着面前这几人,何晨光沉默,他好像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