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完成百工院的参观之后,朱由校就径直回了皇宫。这里的事情已经搞定了,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继续操心的,可以安安稳稳的回皇宫里面去休养了。
这两天的天气不太好,应该要下一场大雪。
朝廷上下的事情很多,不过能让朱由校操心的事情并不多了。随着他对朝廷的布局的完成,很多事情不用他去管,只是大事让他来做决定就行了。
如果朱由校不想再做什么,甚至可以在皇宫里面呆上几十年。
只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入冬以后,朝廷的办公效率就低了下来。但实际上,朝廷这个庞大的机器依然在飞速地运转着,更多的是在消化着从江南得来的好处,将它变为大明腾飞的力量。
吵吵闹闹的日子终于过去了,进入冬天之后,所有人也终于安静了下来。
除了日常的琐事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如果说臣子们要忙什么,那也就是今年的科举考试。
科举考试已经举行过几次,大家都有经验了,现在也快到了发榜的日子。大家也都在快乐地忙碌着,毕竟这件事情的竞争不在朝堂之上。
而在这一天,大雪封门的日子,一行人来到了京城。
顶着大雪,看着京城的城门,左光斗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神龍古墓
说起来,这几年他一直远离了朝廷的权力中心,远离了各种各样的争夺,心却不平静了。
婚變:總裁妻,為期一年 半點墨
对于左光斗来说,他渴望掌握国家的权力,渴望走入权力核心。只不过之前的事情一直没有平静下去。
现在反而好了,这几年他为朝廷立了不少的功劳,推广新作物的事情也办得很好。这一次左光斗卸任了湖广巡抚,皇帝召他回京城自然是有重要的差事交给他去做。
虽然不知道皇帝会让自己做什么,但肯定是重用就是了。
这一点不光左光斗知道,朝堂上下也都知道。同时,左光斗的回归还意味着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当年东林党的事情终于在这个时候过去了。
虽然这几年没有人再提起,朝堂上也没有人在说,可并不代表它不存在。所有人都知道当初的争夺是为了什么,尤其是在这几年之后,随着朝堂政策的变化,更多人的心里明白了。
当年皇帝收拾东林党的人,一方面是因为党争,另外一方面就是因为意识形态。
山村小神農
现在各种各样的思想如雨后春笋一般迸发ꓹ 甚至连刑部都占了一个法理派,各种各样的派别都很多ꓹ 四民平等的概念也已经深入人心,皇帝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在这样的情况下,左光斗回京了。
所有人都能够意识到ꓹ 这代表当初的那一场争斗结束了,同时也代表着朝廷政策的转变。只不过转向何处ꓹ 暂时还没有人知道。不过想来肯定是往好的方向转变了。
“进城吧。”左光斗抖了抖帽子说道。
谁能想到,这几天来到京城之后ꓹ 居然下了大雪?
这一路走得也是非常不容易ꓹ 帽子上全都是雪,寒风呼呼得吹,让人觉得很寒冷。
豪門霸愛:龍少的甜心妻 公子衍
只不过左光斗心里面是火热的,其他人的心里面也是火热的。
皇宫大内。
朱由校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
大雪天实在是不太好,幸好暖房里面温度足够高,不然的话,肯定要穿着厚厚的棉袄裹在床上。
从江南回来之后ꓹ 朱由校就从西苑搬了出来,回到了紫禁城ꓹ 重新住进了乾清宫。
说起来这样的行为已经有些晚了ꓹ 毕竟这几年朝廷非常太平ꓹ 也没什么事情ꓹ 应该早早的就回来。
只不过朱由校的心里面一直没有什么安全感,现在才回来。
魏朝这个时候从外面走了进来ꓹ 他身上披着红色的大氅ꓹ 帽檐上还有雪片ꓹ 不过脸上的表情很平和,他现在在宫里面的日子很好。
来到朱由校的面前ꓹ 魏朝直接说道:“皇爷,左光斗求见。”
听了这话之后,朱由校就是一愣。
他没想到左光斗居然在这种天气下进京了。
乖乖萌妻帶回家
这个左光斗是被自己召见回来的,到了京城之后第一时间来见自己,这是应有之义。
自己肯定要见他的,这是对他的尊重,是君臣之间的默契。
只不过朱由校没想到的是连这样的大雪都没能够阻拦住左光斗的脚步,原本以为他会在路上停一停,晚几天再进京的。
看来这个左光斗也是归心似箭。
不过也能理解,离开了权力中心好几年,的确是很想快点回来。这几年左光斗在外面种地也算是兢兢业业吃了不少苦。
朱由校说道:“让他进来吧。”
“是,皇爷。”魏朝连忙答道。
等到魏朝离开之后,朱由校看了一眼陈洪说道:“准备两个火盆,一会儿放在左光斗的身边,估计他冻坏了吧。这么大年纪了,别把身子弄坏了。”
“是,皇爷。”陈洪答应了一声,连忙让人去准备了。
这让陈洪不禁有一些感慨,自从这次从江南回来,皇爷的心性似乎柔和了很多,对待臣子们的态度也宽宏大量了不少,不再像以前一样喊打喊杀了,而且做起事情来也更加温和了。
皇爷的这种转变,陈洪一时之间还有一些不适应。
事实上,朱由校不需要再用武力或者威胁来彰显自己的威望了,他已经过了杀人立威这种初级阶段了,而是进化到了更加高级的阶段——开始以德服人。
当然了,能够以德服人的前提是拳头够大。
时间不长,左光斗就穿着官服从外面走了进来。
大氅留在外面了,因为外面下雪的缘故,大氅已经有些湿了,不太好穿进来。何况穿着那个东西来见皇帝,多少有些不正式。
左光斗见到朱由校之后,直接跪倒在了地上,语气恳切的说道:“臣左光斗,参见陛下!”
天界名人
朱由校看着身子有些颤抖的左光斗,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激动。
汽車黑科技
反正自己这一次要抬举他,索性就抬举到底吧。
朱由校从台阶上走了下来,直接来到了左光斗的面前,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把他搀扶了起来。
不但降阶,还亲手搀扶,这种待遇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有的。在朝中能值得陛下这么做的臣子可不多,这是左光斗都没有想到的。
“臣惶恐!”左光斗连忙说道。
“爱卿这几年在各地可以说是受了不少的苦,这些朕都知道。在各地推广新的作物是一个苦差事,爱卿做得很好,这份功劳朕也记着。”
一边说着,朱由校一边转头对陈洪说道:“给左爱卿搬个凳子来。”
“是,皇爷。”陈洪答应了一声,就让人准备了凳子,直接送到了左光斗的面前。
看到这一幕,朱由校就是一皱眉头,脸上顿时就露出了不悦的神色。
他说道:“外面天寒地冻,左爱卿一路走来甚是寒冷,让人准备两个碳盆送过来。”
“是,皇爷。”陈洪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答应道。
这就是典型的收买人心。
明明已经准备好了,但也是要表演一番的,这些事情现在朱由校做起来如行云流水一般,根本没有丝毫的难度。
左光斗连忙说道:“陛下对臣如此关心,臣实在是……”
“咱们君臣就不用说这个了。”朱由校拍了拍左光斗,脸上带着笑容说道:“爱卿做的这些事情朕都知道,这都是爱卿应得的。”
“都是陛下谋划深远,百姓感恩戴德。臣不过是做了一些琐碎事情罢了。”左光斗连忙说道,
皇帝想要收买你的心,不管手段多么不成熟、你有多么的聪明能够看得出来,但不能表现出来,而且还要表现得自己非常受用、非常享受。
这也是君臣的默契,不然的话你让皇帝怎么想?
一时之间,大殿之中温暖如初,君臣之间默契十足。
朱由校回到了龙椅上,左光斗也坐了下来。
等到左光斗坐下之后,朱由校继续说道:“朕对爱卿这几年的所作所为很好奇,虽然平日里也有题本送上来,但终究是不真切。所以爱卿和朕说一说吧。”
皇帝想询问你的办差经过,这是一种对你功劳的体现,同时也是给你一个自我表达的机会。一方面是表达一下这些年都干了什么事、经历了什么辛苦、立下了什么功劳?这是在给你奖赏。
另外一方面也表达了皇帝对你得看重,这是难得的机会。
左光斗的心里面很暖,自己这些年的辛苦终归没有白费,皇帝都看在眼里面了。
这让他心中原本提着的一口气也松了下来。
皇帝没有计较之前的事情,果真是宽宏大量,盛世明君就该有这个样子。
这让左光斗对自己的未来更加期待了起来。
于是左光斗就把这几年所经历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时而严肃时而认真,偶尔还说一些糗事,把朱由校逗得哈哈笑。
这样的分寸,左光斗掌握得很好,朱由校配合得也很好,两个人似乎一副畅聊的样子。